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84】龙虎后山

【484】龙虎后山

手机阅读

龙虎山乃是千年道派,不乏时有香客前来叩山,寻仙访道者有之,游山玩水者有之,龙虎山历来都是开门迎客,毕竟龙虎山炼丹是需要大本钱的,而若是没有香客们的功德,怕是会遇到不少麻烦,银子这玩意,无论是入世还是出家,都是极好的玩意。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但是龙虎山也有龙虎山的规矩,便是后山乃是任何人都禁足的地方,有专门的弟子把守,无论是你皇亲国戚,还是富甲四方,此处都是不能雷池半步,若是私自闯山,后果便是永远不可能有下山之时,千百年来,无论多少朝代更替,此禁令如铁,无人敢犯。

后山禁地,自然人迹罕至,只有一个老者在悠闲地打扫着石板上的落叶,脚步声由远及近,那老者微微抬头,很快又低下来头,专心致志地扫着落叶,一行人由远及近,很快便来到了此地,领头的正是龙虎山当代天师乌月鹤,而他身后跟着的居然是林不依,还有紫玲玎和唐方三人。

乌月鹤走到山下,微微迟疑,深吸一口气,道:“林施主,本天师可是冒着愧对祖宗的风险带你来此,希翼你说话算话。”

林不依微微一笑,道:“这个自然。”

说完,林不依慢慢地走到了那扫地的老者身边,恭谨地道:“大家许久未曾见面了吧。”

扫地老者似乎耳背,根本不理林不依,似乎身边无人一般,自扫落叶,乌月鹤也变得有些恭谨,轻轻地走到了老者身边,道:“师叔,师侄冒昧,要带这三人入山,此番关系到我龙虎山兴衰,所以师侄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您让开道路,这件事情,我以后自然会向您详细禀报。”

老子慢悠悠的晃开了步伐,让开一条道,示意几人可以入山,乌云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对着林不依使了一个眼色,暗示可以走了。

跟在乌月鹤的身后,几人快速绕过了老者,向着前方走去,忽然那个老者哑声道:“生不入龙虎,死不堕地狱,‘耆阇之地’岂是说复就复。前车已覆,后未知更何觉时!”

此话一出,顿时林不依浑身猛地一震,但是还是按捺住心中的震撼,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

山中林静,鸟木惊飞,到底是名门正派,所到之处,隐隐有种海外仙山的感觉,或许是常年无人行走,多了一份恬静和优雅,远远飘来的淡香,沁人心脾。

走了几处弯道,乌月鹤领着三人在一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木屋不大,年岁久远,而刚刚的清香便是从此地飘来,除了唐方外,其余三人都敛去了笑容,眼神中多了一种尊重,乌月鹤缓缓地道:“此地便是当年张天师炼龙虎大丹之地,我在龙虎山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近百年,却从未有幸进入此地,林施主,规矩我自不必多言,只是希翼你能善待此地,事成之后,切勿贪念。”

林不依点头道:“这个自然。”

乌月鹤微微有些疑惑道:“当年张真人道法通天,也需要一龙一虎守候,十数年方能炼成一炉,林施主,你自比天师当年何如?”

林不依道:“我不求一炉,只要一粒足矣。”

乌月鹤道:“你我既已经盟誓,无论你是事成与否……”说完看了唐方一眼,道,“切勿背了你我约定。”

林不依抬头望着眼前的木屋,道:“无论事成与否,我都会遵守约定的。”

乌月鹤道:“但愿如此,三日后,我再来此处,就不叨扰三位了,希翼林施主你能够马到成功。”

林不依不再说话,领着唐方和紫玲玎两人径直推开了这数百年已经无人推开的木门。

木门关闭,乌月鹤在门外待了片刻,转身缓缓地离开了。

下山之时,那个扫地的老者依然在重复着刚才的动作,虽然不是落叶的季节,但是不知道为何,树上的落叶嗖嗖而下,扫地老者刚刚扫完一处,另一侧已经落叶堆积,老者也不恼怒,只是安静的重复,一点一点地扫着,但是落叶和刚才一样,永远不见少。

乌月鹤在这里呆了半晌,老者视而不见,在他眼中,似乎永远只有这地上永远也扫不完的落叶。

乌月鹤微微一声叹息,离开后山,走回了大殿。

大殿之中,龙虎山的弟子早已经云集于此,其中不乏须发皆白的老者,看上去定然是龙虎山上极为权势之人,见乌月鹤走来,一名老者已经按捺不住,道:“掌教,我不知道为何你肯答应林不依那个叛贼,当年他判出龙虎山之时,给大家带来的麻烦还不少吗?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脸上山,还有脸讨要寂灭炉鼎!”

等这个老者发泄完毕,乌月鹤淡然道:“你们其中,自觉谁是此人的对手?”

顿时一屋尽寂,鸦雀无声。

乌月鹤冷哼一声,道:“既如此,为何冲着我火,林不依就在后山屋中炼丹,自己有本事去灭了此人,若是谁人能杀得了他,本人说了,掌教天师之位,拱手相让!”

“但是,但是……”一名老者身份显然不低,居然敢在乌月鹤动怒之时发言,“就算大家中间无人能杀得了他,但是我龙虎山中有十大奇阵,均是当年天师从奇门遁甲中衍化而出,威力惊人,就不信困不住他!”

乌月鹤眼皮子都没有抬,淡淡地道:“然后呢?”

“至少……”那个老者一时语塞,想了一回,道,“至少,至少大家为龙虎山清理了门户。”

“愚昧之极!”

乌月鹤丝毫不假辞色,道:“如今天下大乱,我龙虎山正是应当保存实力,以应对日后风云突变之局,若是为此人平白折损了无数高手,岂不是自废一臂,这几年来道门中风起云涌,你们当真以为今日的龙虎山还是平日的龙虎山不成?林不依固然是我龙虎山叛徒,理应清理门户,但是这几年也是与我龙虎山相安无事,你们可曾有听过我龙虎山一人折损在他手上。”

“此人投敌卖国,罪不可赦。”忽然一名年轻的弟子慷慨激昂道。

乌月鹤不屑道:“大道之心,岂是你们这等小辈可以胡乱揣测,义重千金,但是道重山河,你以为林不依是和你们一样,是目光短浅之辈吗,此人锦绣玲珑无数,行事必然奇诡无常,不是我龙虎山容不下他,而是他的心中,早已容不下龙虎山这等小小山岳了。”

“掌教,事到如今,难道你还要护着他么?”一名老者大声道。

乌月鹤双目中杀机隐现,冷冷地道:“我对他之恨,胜于切肤,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时辰未到?”诸人不由得狐疑,道,“那什么时候,大家才动手?”

“赢勾血脉。”乌月鹤淡淡地道,“便是我与他的天道之争。”

“掌教,林不依为人反复无常,难道你真的相信他会将唐方拱手让给大家吗?”

乌月鹤一声轻笑,道:“让与不让,到时候,恐怕由不得他了!”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