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65】天才的夭折

【465】天才的夭折

手机阅读

唐方缓缓地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入眼处一片黑暗,就算是连唐方这等目力,在这黑暗中依然如盲了一般,唐方只觉得头大如斗,本能的地想站起来,但是却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无法动弹半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妈的”,虎落平阳的感觉涌上全身,唐方下意识的骂了一句,用尽浑身仅有的力气大声道:“魏家小贼,你若是有本事,便和爷爷出来大战三百回合,躲在暗处算什么东西!”

声音在不停的回响,唐方暗自道,应该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山谷或者是山洞中,根据回响的时间,唐方断定此处必然奇大无比,魏十三并没有回答,唐方心中虽然焦躁,但是凭着这些年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的经验,他知道,此时想要逃出升天,只能靠自己,唐方强自镇定下来,忽然笑道:“小老儿,我好歹也算是你们祝由的宗主,你把我捉到这里,大鱼大肉没有也就罢了,怎么着也得弄伤一两个姑娘让大爷爽爽,不然岂能是待客之道?”

魏十三的声音冷冷响起:“你比起当年来,可真是成熟了不少,明知大难临头,还能强装镇定,不过,很快你便会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我和你远无仇,近无冤,你趁着老子新婚之夜抢走了老子的婆娘,这笔帐老子不计在你头上了,这样把你把我婆娘还给我,然后在恭恭敬敬的送大家出去,大家这笔帐就算两清了,日后我保证,只要你不找我麻烦,我也不找你麻烦。”

“哼!”魏十三冷冷道,“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我苦心算计,才将你引入此地,又岂能轻易放你离开!”

唐方双手一摊,苦笑道,“那你还要怎么样,难不成还想收我做徒弟吗?好好好,你先出来,大家再细细详谈,其实我对前辈早已经心向往之,能做你的徒弟,嘿嘿,我也很开心的。”

唐方暗自运足身体中的最后一点力气,只等魏十三出现,便以雷霆手段击杀,奈何这手却如同拖了千金重物一般,根本抬不起来,唐方心中暗自骂娘,但是也无可奈何,为今之计,只有用缓兵之计,拖住魏十三,等着王仙峤等人来救自己。

忽然,一道光猛地出现,即便是唐方的眼睛,也似乎受不了这霎时的刺激,眼睑一闭,在证言时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山洞之中,在眼前,一个高数十丈巨像巍峨耸立,足足有七八个人那么高,散发着无尽的威压,几乎让唐方有些呼吸不畅,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

这巨像,非人非魔,一张英俊绝伦的脸庞,看上去即便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子都黯然失色,在他的身上穿着一个古朴的巨型战甲,在战甲的身后,一对黑色的双翼巨大无比,他手中拿着一把唐方叫不出名字的兵器,似枪非枪,似矛非矛,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唐方似乎见过此物,但是一时间却又似乎想不起来,怔怔的看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一句话:没事弄这么大一块石头进来,不嫌累得慌吗?

魏十三的声音响起:“若是我没有算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不,也许你不能算人。”

“费这么大周章,就是给我看这么一个鬼东西?”唐方吞了吞舌头。调笑道。

魏十三冷冷道:“你可知道此地是何处,此物为何物?”

唐方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你仔细看看四周。”魏十三冷冷道。

唐方四周仔细看看,这才猛地发现,在周围围了无数的红色的巨石,看似凌乱,但是唐方熟读阴符经,所以认得,这些杂乱无章的石头,其实是按照道门的手法,摆出的一个奇形大阵,而自己若是猜得不错的话,应该便是这阵眼所在。

这些石头,显然不是天然就是红色的,而是后天经人精血浸泡,才会发出这等晦暗的红色,这里,似乎是一个祭坛。

唐方心中已经暗自觉得不妥,难不成这老小子要把自己当成畜生,供了这劳什子的破像?

若是唐方没有遭到魏十三的算计,心中自然是不会丝毫慌张,依他的性格,就算天塌下来也会当成被子盖上,但是此时受制于人,唐方便如同没有金箍棒的猴子,纵然有千般本事,也是使用不出来的,现在唯一能用的兵器便是口中这三寸不烂之舌,能拖延一会,便有一丝求生的机会。

果然,魏十三缓缓开口道:“这里是当年判师之祖修真之地。”

果然来了!唐方心中冷笑,似乎所有人在面对将死之人的时候,都会把这人当成自己唯一的知己,将自己这些年的心酸苦楚和盘托出,以彰显他如何如何不容易,看来这魏十三也不能免俗,他一定要将这些年的心酸吐露干净之后,才会弄死唐方,而唐方则只能因利势导,将时间拖得越久愈好。

唐方七情上脸,将这巨大无比的神像细细端详,啧啧称奇道:“原来如此,难怪我老早就感觉到一股铺面而来的神圣之气,能够在风景雅致的地方成仙得道,看得出这判师之祖也算是也是个风雅之人,我倒是对这判师之祖产生了强大的好奇心,前辈能够给我仔细说说当年他的故事吗?越详细越好,能够在判师之祖得道之地死了,我唐方也不枉此生了。”

唐方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心中早已将王仙峤的祖宗十八代操了一个遍——当然如果他有的话。

判师之祖,原本乃是我祝由之人……魏十三缓缓地道,判师之祖,原本姓方。

啊,唐方心中一个炸雷响起,这魏十三果然开口便惊人,心中也隐隐对在眼前的这尊雕像有了印象……

当年与方云一战,方云曾经从祝由尺中放出方家世代尊崇的大魔禹溪的一抹虚影,但是仅仅只是大魔禹溪留在祝由尺中的那一抹虚影,也让唐方终生难忘。

眼前的这雕像,轮廓与当日方云放出的禹溪大魔的轮廓极为相似,难道眼前的这尊雕像,居然会是禹溪大魔不成!?

唐方心如电转,魏十三已经冷冷道:“判者,判天地阴阳,判世间轮回,不坠轮回,不在六道,天生孤独,游离天地,而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叛!”

“只有叛天叛地叛阴阳法则的人,才能真正掌控轮回,成为命运的主宰,让天地颤栗,让人间俯首。在判师的心中,无情无义,无欲无念,大家只为叛而生!人世间,只有大家判师一脉,才敢真正自称逆天!”

“哈,好利害,好利害。”唐方拍手叫好,道,“难怪你敢叛出魏家,原来只有叛徒才配做判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魏十三冷冷道:“我等叛天,是因为天不仁,我等叛族,是族不义,既然天不仁,既然族不义我等为何要为天地效命,为宗族效死,天不仁,我便捅破这天,族不义,我便灭了他族!”

魏十三的声音隐隐有些激动,显然对当年魏家之事还不能释怀,唐方知道,若是能让他勾起回忆,恐怕这槽可能三天三夜也吐不完,忙故作关心问道:“我还有一事不解,当年你为何叛出魏家?”

“是魏白慈那个贱人逼我的!”魏十三情绪有些失控,大声道,“当年魏家十三子,唯我天分聪颖,能够继承天罡五雷掌的衣钵真传,但是奈何庶出,魏十三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从我一出生,便处处刁难于我,奈何他资质愚钝,根本不及我千分之一,于是便恶语中伤,说我天性狂妄,目中无人,若是祝由交到我手中,必然会毁于一旦,因此老大听信谗言,不肯将魏家真正绝学传我。”

“童年的阴影果然很深啊,魏老四虽然道貌岸然,但是这点到看得很准,若是你继承祝由宗主大位,整个祝由还真的是大难临头了。”唐方心中暗自想到,但是表情上却是一副深恶痛绝的模样,骂道:“这魏老鬼果然是个伪君子,真小人,说什么把孙女嫁给我,无非就是想将我牢牢困住,成为他的傀儡。”

“不错。”魏十三对于唐方的话深以为然,道,“这老小子就是这么一个伪君子,可惜世间的人皆眼盲,宁肯相信他满口的道德仁义,也不肯相信我!”

“后来你怎么判出魏家的……”

“那老小子自己没用,老大苦心栽培他,希翼他成为祝由之宗主,但是却不及我这旁门修得快,在我二十岁那年,便具备了修习天罡五雷掌的能力,而那伪君子,苦练四十余年,始终还只是一个废物,祝由向来强者为尊,老大不得已便定下了赶尸大会上比武夺魁的规矩。”

“啊!”唐方道,“若是当年比武夺魁的话,魏老四定然不是你对手,这祝由宗主原本应该是你来当才对啊。”

“本来就是!”魏十三截口道,“可是这魏老鬼如何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当年正直塔教为祸中原,魏老鬼为了拖延赶尸大会,便怂恿我祝由参战,魏老大一时不察,便中了他的诡计,居然和龙虎山那群无胆匪类联合,展开所谓的‘灭塔之战!’”说到这里,魏十三有些怒不可遏,道,“龙虎山一脉乃是我祝由千年的敌人,手上不知道蘸了我魏家先祖多少鲜血,魏老四居然于他们言和,弃祖宗血仇于不顾,他死之后,如何面对地下的魏家先祖!”

魏十三接着道:“当年他灭塔为假,其实真正目的是想借助塔教的势力将我铲除,当年他诓我,让我去暗害塔教的大人物,我当年年少气盛,也没有多考虑,便一口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小子心肠之毒,原来他叫我所杀之人,正是人间阎王阎书勤!”

唐方道:“于是你发现魏老鬼的阴谋,所以一气之下,叛出了魏家,投了人间阎王阎书勤的门下?”

“没有!”魏十三截口道,“人间阎王虽然利害,我承认当年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从他手中保住一条性命却不是不可能!”

“啊!”唐方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人间阎王阎书勤可是判师啊,一张口便能判人生死,魏十三居然能够从他的手中全身而退,可见当年魏十三是何等利害,也难怪强如魏老鬼的人物,也对他处处忌惮,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后快。

“那后来呢,虽然你没有杀了人间阎王,但是也算是立功一件,为何还要判出祝由?”

“这正是那小人的阴狠之处,他见我没死,便一口咬定,我定然是与人间阎王互通款曲,所以他才饶我不死,认定我叛出了祝由,并集结祝由所有的高手,围攻我,当时我年少气盛,受不了这口窝囊气,便一气之下,承认了是人间阎王的弟子!”

“魏老四纠结了魏老九,魏老八那群垃圾围攻我,但是就算他们人多,又怎么样,十几个人都不是我一个人对手,若不是后来惹出了老大,他们那群废物都不够我一个人杀的!”

魏老四的实力,唐方是知道的,十几个人祝由高手居然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见当年魏十三的功力到了何等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听魏十三的口气,这魏家因为忌惮他的性格,并没有将真正的精髓相授,魏十三能修成这等利害全凭着自己的天资。

若是如此,当年魏十三的天资会到了何等骇人听闻的地步,恐怕现在祝由中所谓的少年天才如王云光之辈,与他想比较都是云泥之别!

魏十三续道:“后来魏老大出手,用天罡五雷掌毁去我一身修为,并将我判入落洞之中,魏老四又谋害魏老大,借着军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祝由宗主,而我,却在暗无天日的落洞中,受着无尽的煎熬,凭什么,他魏老四的资质比猪还差,却成了祝由宗主,而我却背负着叛徒之名,被废了修为。”

“也许当年……”唐方犹豫一下,道,“当年只是一个误会,因为毕竟你在判师的手下全身而退,不免让人产生怀疑,你若是能够当年把事情说清楚也许就没事了。”

魏十三冷哼一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且,这根本就是魏老四为我设下的一个圈套,我不可能是判师的弟子,这点他心中有数!”

“为什么?”

魏十三惨声道:“因为判师根本不收弟子!”

“不对!”唐方皱眉道,“你根本就是判师,你在撒谎!”

魏十三道:“我是判师没错,但是我不是人间阎王阎书勤的弟子,我这一身判术,另有奇遇。”

“是谁?”

“是我教给这个没有心肝,忘恩负义的畜生,人渣,垃圾,不要脸的东西的!”忽然暗处一个声音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唐方欣喜若狂,若不是不能动,他恨不得冲上去亲他一口。

王仙峤到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