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48】魏家仇雠

【448】魏家仇雠

进入新版阅读   唐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这一瞬间,他都以为自己喝多了所以产生了幻觉,努力揉了揉眼睛,但是眼前的的确确,真真切切是唐梦琊,是自己朝思暮想,无时不刻不挂念着的唐梦琊。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当日,唐方将唐梦琊亲手葬入小山之上,便断了心念,专心致志地等着张若昀的复活,若是张若昀尚只是自己少不更事的时候,对爱情的一份憧憬的话,唐梦琊则是自己付出了全部力量去爱的一个女子,唐梦琊在自己的心中地位,比之张若昀似乎来的更重一些,尽管唐方自己都不肯承认。

  唐梦琊一死,唐方的心便如枯槁,再无半分男女心念,即便是面你着紫玲玎这般的绝色美女,唐方也自问没有半分绮念,紫玲玎三番两次的暗示,唐方又不是愚不可及的人,如何不明白这女孩儿的心思,只是因为心中依然记挂着唐梦琊,所以对于紫玲玎只能够残忍的拒绝。

  当然,在紫玲玎死在自己怀中的那刹那,唐方也是产生过感情,但是这份感情,更多的是悲悯,是歉疚,是无能为力的自责,但不是爱,不刻骨,亦不铭心。

  只有眼前的女子,才是自己付出了少年所有心思去认真喜欢的女孩子,他占据了唐方所以的喜怒哀乐,让唐方一夜之间,看透了世间的情爱,从此放下凡尘俗世,专心向道。

  曾经紫玲玎暗示过唐方,唐梦琊并没有死,唐方也曾心动,但是更多的是以为紫玲玎是在安慰自己,自己明明亲手葬了唐梦琊,难道世界上真有起死回生的道术不成?

  唐方看着唐梦琊,一瞬间变得张口结舌起来,一贯大大咧咧地他,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木讷起来,迟迟开不了口。

  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梦琊……真的……是你……”唐方的心中波涛汹涌,而唐梦琊没有开口,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瞬间,唐方如同醍醐灌顶,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飞身而起,对着魏家草堂的屋顶激射而去,厉声喝道:“何人在此!”

  “轰!”一声巨响,魏家草堂的整个顶棚轰然倒塌,一声长笑传来:“果然不愧是赢勾之后,居然能够探到老夫的行踪,魏家的那些蠢材果然还是不争气,连老夫亲到,都不懂得规矩,来迎接我!”

  刷刷刷刷!

  只在一瞬间,数十条人影齐动,在月光下如电射过,瞬间集结在外面的草皮之中,魏家数位长老,加上魏求喜,齐齐现身,将中间一人围住,全身戒备,随时准备动手。

  唐方手中挟着唐梦琊,瞬间赶到。

  而在此时,魏家的草堂这才轰然倒塌,尘土飞扬。

  魏求喜盯着中间之人,依着他的沉稳,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冷冷地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哈哈哈哈,”来人仰天长笑,道,“魏老四,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丝毫没有长进,连老夫亲到,你都没有察觉,还是一个后生小辈才喝破了老夫的身份,老夫真为你感到羞耻!”

  魏家老者们的脸色变得有些挂不住了,魏老八冷哼一声道:“孽畜!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

  魏求喜皱着眉头,冷冷道:“你是谁?”

  魏老鬼看了魏求喜一眼,道:“你可是魏家子孙。”

  “哼!”魏求喜冷哼一声,并不回答。

  魏老鬼点了点头道:“看不出你小子居然有些门道,能够逃过我恩师对你们的诅咒,想必你进过落洞,受过了洗毛伐髓的苦楚,小小年纪,心志坚忍,魏家有你,算是还有些盼头。比那个修道不成,整天就知道搞阴谋诡计的人强多了。”

  此人居然能够瞒过在场所有人,潜入到魏家之中,并且能够用掉包计换掉魏柔,显然功力必然在魏求喜之上,魏求喜不敢轻易出手,手中握着铜钱剑,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眯着眼睛,想了想道:“我是谁,说真的我的都快忘记了,若是论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十三叔。”

  魏老鬼喝道:“魏家没有你这等叛贼,你早已被逐出祝由了。”

  魏十三呵呵一笑道:“好像是的,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不过,魏小子,祝由这地方太脏,你在这里没多大出息的,不如跟了我,日后说不定还能有白日飞升的机会。”

  魏求喜朗声道:“我祖生于此,我父生于此,我生于此,我祝由脏不脏,轮不到外人来说,我祝由弟子虽然不才,但是自家门楣,还是自家守的好。”

  魏老四冷哼一声道:“难道你还记得你信魏。”

  魏求喜道:“魏柔呢?交出来?”

  唐方也不忍不住插话道:“你在梦琊身上做了手脚。”唐方心中最怕的就是此事,若是这老家伙不守道门规矩,强行将唐梦琊起棺,然后变成一个不生不死的怪物,那唐方就会肝肠寸断的。

  唐方当年本有机会保留唐梦琊一命,那就是用自己的僵尸血将唐梦琊变成僵尸,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原因就是,希翼唐梦琊能够如正常人一般的轮回转世,变成不生不死的怪物,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自己的无知,唐方曾经错过一次,每次看到张若昀变成的那只黑猫,唐方都会自责不已,同样的错误,唐方不想犯第二次。

  魏十三桀桀怪笑道:“大家急什么,这个游戏才刚刚开始,难道你们就这么没有耐心吗?”

  魏求喜手中铜钱剑光芒闪烁,一直以来,魏柔都是被他视为最亲近的人,若是有人敢动她一根毫毛,就算是对手是天王老子也要斗上一斗,魏求喜冷冷地道:“交出魏柔,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小娃儿,和我动手,你还嫩了点。”

  这个时候,不知道王仙峤又是如鬼魅般的出现,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笑呵呵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道:“我就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场,咦,小妖怪,居然是你!”

  魏十三看着这陌生的小孩,先是愣上一愣,嘴角居然露出了笑容,道:“老妖怪,居然是你!”

  “呵呵,好极,好极,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能够再见到老夫,恐怕又让你感到三生有幸了吧。”王仙峤啃了一口苹果,一脸诡异的笑容,唐方一愣,问道:“你们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那小娃儿贼精贼精的,我老人家都差点上了他的当了。”王仙峤不以为意,看上去和魏十三十分熟络。

  魏十三嘴角牵出了一抹难得的笑容,道:“说起来,我正打算回去见你一面,没想到你这老妖怪居然能够突破禁制,自己走了出来,也省的我一个大麻烦。”

  “我老人家洪福齐天,自然是轮不到你这小妖怪出手救我了,”

  “我一贯恩怨分明,不喜欢欠人人情债的,当年我欠了你的,我自然是要还的。”魏十三道。

  “那就好,在这里把衣服脱光了给我跳一支舞吧,好久没有人给我跳脱衣舞了。”王仙峤笑呵呵地道。

  “……”

  “唐方!”忽然魏老鬼一声大喝,显然是按捺不住了,你可曾记得当年大家之间的约定!”

  魏老鬼一指魏十三,道:“此人就是当日我提起过的,判师传人,你帮我杀了他,我帮你复活张若昀!”

  唐方冷眼看了魏十三一眼,道:“此人就是判师传人?不是你们魏家的人么?你们魏家的丑事,到真的不少啊。”

  “家丑自然不可外扬,”魏老鬼道,“此人助纣为虐,狼心狗肺,判出祝由,转投判师门下,早已经是我祝由中人人可诛之人,你杀了他,正是清理门户,一振祝由威风的大好时机,快动手!”

  唐方点点头道:“我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我唐方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但是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我杀之人,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辈,此人到底如何,我必须明白,可杀不可杀!”

  “笑话,就凭你也想杀老夫?”魏十三仰天长笑道,“这天下间除了一人,还有谁能取我性命!”

  “啊……老祖宗……”王仙峤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颤声道:“你怎么来了……”

  魏十三脸色一变,回头一看,却发现身后并无任何人,就在此时,身边掌风响起,魏老鬼已经电射而来,一掌而下,魏十三瞬间连变几个身法,堪堪避过了魏老鬼一招,魏老鬼暗叫一声可惜,收了身法,退了回来。

  “呵呵,我只是开个玩笑,想到你还是这么没出息……”王仙峤一脸人畜无害,笑嘻嘻道。

  魏十三不由得气结,狠狠地瞪了王仙峤一眼,转身对着魏老鬼,冷冷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出息,这偷袭的毛病始终改不了。”

  魏老鬼脸色煞白,冰冷道:“对你这种小人,还有什么道义可言。我祝由弟子听着,杀了此人,不论生死。”

  魏老八道:“老十三,当年你判出祝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今生如回祝由,必是我等之死敌,若是当年不是你,老大如何会死!这笔债,隔了这么多年,也该算一算了!”

  魏十三仰天笑道:“笑话,老大明明是被人谋害的,你们却不分青红皂白,算在老子的头上,老大怎么死的,你们问问老四,他应该最清楚!”

  魏老鬼冷冷道:“当年的那场公案,早已经有了定论,你又何必狡辩,明明是你利欲攻心,想谋取祝由宗主的位子,才谋害老大的。”

  “如此说来,你倒是对祝由忠心耿耿了,那我问你,当年老大为何不将天罡五雷掌传授给给你!”

  “老夫资质愚钝,自知若是勉力修为必然被此功反噬,所以才和老大商量,暂不修炼此功,没想到你居然下此毒手,和塔教余孽勾结谋害老大,这件事,大伙都看着的,岂是我支语片言能够定下的。”

  “因为当时跟着你的,都是像这些人一样的蠢!”魏十三一指在场的诸人,道,“祝由正是有了你们这群蠢猪,才会每日始终被正一的人压着,你们才是祝由千古罪人!”

  诸人齐齐色变,道:“魏十三,此事我等都是亲眼目睹,你再狡辩又有何用,今日你既然来了,就留下一命,抵了当年的公案。”

  “唐方,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魏老鬼嘶声道,“难不成当真要我‘请’你吗?”

  “你到底把梦琊怎么样了!”唐方根本不关心魏家的这些成年旧事,在他的眼中,唐梦琊才是最重要的。

  “放心,不过是封了气血,等时辰一过,自然就好了。”魏十三道,“你们这些无胆匪类,知道我乃是判师传人,所以不敢对我出手,选了一个赢勾血脉来对付我,倒真是用心良苦,唐方,这是大家魏家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插手,免得惹火烧身!”

  唐方喃喃地道:“如此说来,梦琊没事,梦琊没事。”

  “小情种子,放心我保你的小情人没事,不过你另外一个新娘子有没有事情,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闻言魏求喜神色大变,厉声道,“交出我妹妹。”

  “我不是你们魏家杀之后快的人吗?你说那小妮子在我手上,我会怎么对她呢?”

  “操!”魏求喜双目几乎冒火,很罕见的说出了一句粗话,再也等不下去了,手中的铜钱剑幻出一道光幕,狠狠地向着魏十三刺去。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魏十三冷哼一声,身形退了几步,就在这瞬间,猛地一个俯冲,如同一道闪电,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冲进了魏求喜几乎毫无破绽的招式之中,魏求喜原本凌厉无比的一剑,在魏十三眼中,就如同小儿的胡乱招式一般可笑。

  魏求喜变掌为爪,向着魏求喜的胸口抓去,魏求喜脸色连变,铜钱剑瞬间回身,护住要害,魏十三的一爪毫无花俏地抓在了魏求喜的铜钱剑上。

  轰,魏求喜脸色瞬间惨白,当机立断地扔下了铜钱剑,身形急退。

  一招,仅仅就只有一招,魏求喜便惨败在了魏十三的爪下,这是魏求喜自出道至今,从未有过的事情。

  即便是眼前是自己的长辈,是祝由中百年难得一见的枭雄。

  魏十三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在你这般大小的时候,也不不一定能够毫发未损地避过这一招,你有我当年五分本事了。”

  魏求喜在祝由年轻一辈中,也是超绝的存在,恐怕除了邬蠱、方云和王云光之外,罕有敌手,而魏十三的评价仅仅是只有‘他当年的五分’,可见当年魏十三的天分,是何等的骇人听闻。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百年难出的奇才,不应该是魏家的宝贝吗?为何他会判出祝由?

  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呢?

  魏老鬼大声道:“对于这等畜生,大家还讲什么道义,祝由魏家子弟听命,大家一齐杀了他,为老大报仇!”

  魏十三仰天长啸:“魏老四,你终于憋不住了,来来来,我就看看这些年,你到底修出了什么乌龟王八功!第三层境界,你突破了没!”

  瞬间魏家场外杀气弥漫,所有人都拿出看家法器,杀气凌人地看着魏十三。

  “好戏开场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王仙峤笑嘻嘻地后退,为这些人腾开施展本事的地方。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