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40】邬家的紧逼

【440】邬家的紧逼

进入新版阅读   朝霞入血,温暖的阳光洒下了淡淡地金光,魏家的祖宅前面,流水席一字排开,到处都是热闹的人群,各个脸上洋溢着笑容,毕竟这祝由宗家嫁女,乃是祝由中一件难得的喜事,加上唐方当日在赶尸大会上技压群雄,连挫高手,早已经成为二代弟子中顶礼膜拜的对象,能参与他的婚事,不少好事的祝由弟子都大感荣幸,相互之间不断的攀谈,当然话题自然是离不开今日的主角,唐方和魏家的大小姐,魏柔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轰!礼花上天,炸开了点点星光,不少小孩子穿着喜庆的新装,在流水席边不停的跑动,每每有礼花炸响,便尖叫着捂住耳朵,惹来旁边大人们既无奈又好笑的摇头。

  祝由的其他分支,已经来的七七八八了,只有剩下的三大宗族未见踪影,要知道,祝由四大宗不和的消息早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王家一脉已经徒有虚名,虽然王云光在第二大弟子中,朵儿很响亮,但是毕竟王家只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而且王家灭族之事,正是今日的主角唐方做出了,虽然王云光在赶尸大会上有过说明,但是说明得实在是太过于蹩脚,很多人都嗤之以鼻,认为是王云光怕了魏家,怕了唐方,这才编撰出来的一个理由,为的就是和今日祝由中名声震天的唐方化干戈为玉帛,让唐方不至于找他报仇。

  而方家,更是在赶尸大会上损失惨重,方柳身败名裂不说,方家少主方云也被方家的三个老家伙带走了,而方家的其余的人,因为家主与塔教扯了关系,被祝由中其他门派所不齿,纷纷夹起尾巴做人,再加上与魏家已经势同水火,今日能不能来人,实在是很难说。

  邬家与魏家的关系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最为和谐,但是只要稍微聪明点人都知道,邬家这些年实力最为深厚,如今王家灭族,方家身败名裂,而魏家又后继无人,是邬家崛起的最佳时候,邬家野心早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次会不会给魏家的面子,会不会承认唐方的地位,这还需要看邬家当家的人的脸色。

  其实,这些混惯了江湖的人,哪有不知道,魏家嫁女实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段婚姻,正是将他们的过门女婿唐方台上祝由的台面,正是完成祝由最重要的权力交接,所以在这欢闹的人群中,其实暗波涌动,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出现人来搅场子。

  正是因为这中不可预知性,吊足了所有在场的人胃口,纷纷翘首以盼,窃窃私语,卖弄着小道消息,反而这桌面上虽然朴素,但是不缺乏特色的菜肴就显得无趣地多了。

  忽然一阵礼炮齐鸣,烟花四溅,诸人知道,这定然是又来了大人物了……

  果然,一行人缓缓地上山,对着诸人挥手致意,面带微笑,立即有眼尖的人认出了来人:是邬家的老人,邬无霜。

  邬家家主很少在外面走动,邬家的一切大小事物,很多都是由他在打理,所以认识此人的颇多,不少人已经离席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邬无霜微微点头,然后向着里屋走去。

  礼花声刚停,已经有人大步而出长笑道:“不知道贵客降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邬无霜看到来人,微微脸色一变,接着换上了一副笑脸,道:“原来是魏五哥,五哥亲自来接,实在是折煞小弟了。”邬无霜按年岁来排其实在魏家老五之上,两人在各自宗门中的身份地位相当,何来折杀一说,显然是邬无霜对魏老鬼为亲自来接自己微微有些不满,故此一说。

  魏老五哪里听不出来这话中的意思,自然也是不会点破了,走过去亲热的拉着邬无霜的手,呵呵笑道:“邬老哥,大家已经多年不见了,今日一定要好好的喝上几杯,你要是敢装怂,我定然不放你会邬家,呵呵……”

  “老五你的酒量全祝由都知道,有人喝的过你的,站出来,我奖他一百块大洋……”邬无霜打着哈哈,下面自然是一片嬉笑之声,纷纷摇手,都知道这是邬家的客套话,哪能当真。

  邬无霜忽然向着四面八方打探了一下,惊异道:“咦,今天怎么没看到主角呢?新娘子不出来可以说的过去,怎么唐方也看不见,老五,你魏家不会是把大家的新宗主当宝贝给藏了起来吧,若是这样的话,待会你可要发酒三杯哦。”

  魏老五微微一笑道:“唐方还有点小事情,等会一马就到,我定然要让他给你敬上三杯。”

  “宗主敬我的酒,你老五又想让我折寿了,这可不好,来来来,差点忘了,邬家的子弟们,把我邬家的贺礼送上来啊。”

  身后数十个邬家子弟一起大喊,几个翻身,如同鹞子一般在空中辗转腾挪,引来了一阵阵叫好之声,然后忽然十几个人如同叠罗汉一般叠上了数丈高,顶头的一人,在手中一掏,一副烫金对联立即抖了出来,上联:白首齐眉鸳鸯比翼。下联:青阳启瑞桃李同心,字是好字,但这十几个邬家弟子的身手却更是让人叹为观止,邬无霜呵呵点头,从手中摸出一对璀璨的夜明珠,笑道:“出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好东西,这副对联是我家主亲手所写,礼轻情重,莫要嫌弃啊。”

  “怎么会。”见到这十几个龙精虎猛的邬家弟子,魏老五心中微微有些不悦,这哪里是贺喜,分明是讽刺他魏家后继无人,弟子不如他邬家的威风,脸色一沉淡淡地道:“猴戏耍的不错。”

  邬无霜脸色微微一变,呵呵笑道:“都是些不成器的小子,在老五你的眼里确实跟耍猴卖艺的差不多,早听闻你老五膝下有两个儿子,都是一时俊杰,不如叫他们出来,跟邬家的弟子过过招,也算是为在场的诸位兄弟们添点热闹,为唐宗主的大喜之日助助兴。”邬无霜将唐字故意说的很大声,唯恐在场的人听不见。

  魏老五不由的心中暗骂,这邬无霜果然不是好东西,这不是让他魏家出怪露丑吗?众所周知,这魏家的宗门,在灭塔之战中由于诅咒的原因,早已经断了香火,虽然他们几个也曾在旁门中找了一些魏姓子弟过继过来,但是,这一代魏家的子弟,就像是感染了瘟疫一般,没一个争气的,资质平庸的让人发指,就是连他们这些老家伙都看不下去,不然为何会便宜的将这宗主之位传给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他魏老五虽然也收养了一对儿孙,但是他自知自己的一对儿子的本事,走走脚赶赶尸还可以,当真和这邬家的二代精英较量,只有自取其辱的份。

  魏老五淡淡地道:“别急,宗主尚有事未归,让他陪你们邬家的高手过过招也是可以的。”

  邬无霜眼中闪过一丝得色,道:“今日乃是唐宗主大喜之日,岂能由唐宗主亲自出手,再说了唐宗主在赶尸大会上力挫群雄,我邬家的这些破烂货又如何能入唐宗主的法眼,我看还是请令公子出来比划比划,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就当是给诸位祝由的英雄下酒助兴了。大家说可好?”

  自然一些好事者大声起哄,将魏老五搞的尴尬不已,邬无霜眼珠一转,步步紧逼道:“也罢,就算令公子不屑和大家这些旁门的子弟过招,你们魏家随便派出几个少年高手都可以,老五,你不会想当着我祝由英雄们的面,承认你们魏家后继无人了吧?”

  “哼!”魏老五心中气的将邬无霜杀了的心都有了,在看着邬家二代弟子们趾高气扬的姿势,心中更是不是滋味,若是不是自持身份,怕是早已经要下场教训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了。心中不由得暗道:若是我魏家尚有一子在世,岂容你邬家这般嚣张!

  魏老五冷冷道:“今日乃是我魏家大喜之日,不宜动刀动枪,我看还是免了吧,等有空暇的时候,我老五亲自上你们邬家的门领教一番,你看如何?”

  “我邬家的孩儿们,魏家的五爷如此看不起你们,甚至连让你们见识下宗家的祝由顶尖道术的机会都不给,你们可心服?”

  “大家不服?还请魏家公子出来,让我等一见!”

  诸位邬家弟子一起高喊,十分有气势,魏老五气的浑身直哆嗦,偏生拿着这邬无霜无法。

  “不就都是一群云光手下的败将,有什么本事,我来!”忽然一声娇喝从屋中传来,只见一片红云飞了出来,魏大小姐已经柳眉倒竖,手中提着三尺宝剑,一身鲜红的衣裳更是将她衬托地泼辣非常。

  显然是魏柔在屋中听到了邬家弟子的叫嚣声音,依着她的脾气如何按捺得住,婚可以不结,但是这口气,不能咽下!

  身后跟着的喜娘如丧考妣,手中拿着喜帕,哀声道:“我的亲娘啊,魏大小姐,您的喜帕……”

  魏柔粉脸寒煞,紧紧地盯着邬家的弟子,冷冷道:“你们这群邬家的无耻小贼,当年的教训就忘记了吗?”

  魏柔自然是指的是当年赶尸大会的时候,王云光力挫邬家众弟子后,邬家弟子不忿,暗中偷袭王云光,魏柔为了报仇,打上邬家老宅为王云光报仇的往事。

  邬家弟子顿时全部脸色一寒,那一战,他们视为奇耻大辱,这些年来埋头苦练,就是为了一雪当年魏柔和王云光带给他们耻辱。

  邬无霜顿时脸色一变,魏柔乃是女流之辈,若是当真和她过招,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邬家都要落个欺负妇孺的话柄,实为不智,当下道:“这打打杀杀的,乃是男人的事情,柔儿你瞎掺和什么,再说了,今日乃是你大婚之日,不再屋里好好坐着,见了血腥,兆头不好啊。”

  魏柔冷冷道:“不是你们欺负大家魏家后继无人吗?今日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魏家的利害!”说完剑锋一挑,厉声道:“哪个不怕死的先上。”

  “胡闹!”忽然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柔儿回去!”

  魏柔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魏老鬼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拿剑的那只手顷刻间就变得动弹不得,魏柔回头委屈地道:“爷爷……”

  魏老鬼走上前,淡淡地道:“邬无霜,你是来闹事的还是来贺喜的。”

  见到了魏老鬼,邬无霜嚣张的气焰顿时矮了三分,嘿然一笑道:“当然是贺喜来着,只是……”

  “要打,赶尸大会上,有你邬家弟子出头的时候,今日是我孙女大喜的日子,我不希翼发生任何的不愉快。”

  “是是是,您老说对的,是无霜放肆……”邬无霜眼珠子飞快的转动,道,“原本我是看大家在此无聊,所以才想我邬家的这群耍猴的出来给大家逗乐逗乐,没想到把您老也惹了出来,无霜知错了,无霜知错了……”

  说完邬无霜已经说走边退,摇头道:“原来魏家的年轻一辈,当真是……难怪魏家要改姓唐了,我祝由也要改姓唐了……”

  一句话,顿时激起了不少祝由老人的共鸣,只是奈何魏老鬼坐镇,没有人敢发作。

  魏老鬼的须发无风自动,显然也再强自按捺着心中的愤怒,魏家的这个短命诅咒,就如同一根刺永远插在他的心上,无时不刻不为他带来锥心的痛。

  若是魏家二代弟子中只要还能存活一个半个,或者在旁门魏家弟子中能出个出类拔萃的人物,他魏老鬼也心甘情愿地将魏家家族之位传给他,何必要假借他人之手,让千年绵延的祝由宗更名改姓!

  台下的诸位祝由门人也是一阵唏嘘,或感叹,或惋惜,或和魏老鬼一般无言以对,但是在所有人的心中一个问题都萦绕而上:难道执掌祝由牛耳数千年,号称祝由第一大宗的魏家——果真要落寞了吗?

  不然,为何连一个江湖中最常见的笔试,也没有人敢出来迎战呢?

  就在诸人唏嘘不已的时候,忽然一个冷冷地声音响起:“谁说我魏家宗家的子弟都死绝了?”

  诸人纷纷回头,只见一个葛炮少年缓缓地向着人群中心走来,只是此人低着头,任谁一下子也没有认出此人的身份。

  可是,站在最远端的魏柔,看到此人的身段,浑身一震,凤目中泪如泉涌,哐当一下,扔下了宝剑,然后不顾一切地向着此人冲了过去

  “哥哥……”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