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24】除生我者与我生者,余者皆可杀

【424】除生我者与我生者,余者皆可杀

进入新版阅读   一念至此,唐方心中一横,咬紧牙关,单手猛地一扯,哪知道这男童如同双腿如同扎在地上生了跟一般,不懂分毫,女童嘴里的毒针贴面而至,唐方心下大骇,另外一只手用杀生刃在身前布下一片光幕,只听见蹭蹭蹭蹭数声,那些毒针被唐方用杀生刃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打落,堪堪避开了这女童的绝命一击,饶是如此,此时的唐方也已经狼狈不堪,汗如雨下。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这军统的之中果然是藏龙卧虎,自己孤身前来,又夸下海口,实在是太为托大了。

  唐方心中隐隐有些悔恨,但是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见到唐方有些不支,那坐观门人更是得意,桀桀怪笑道:“好你个唐方,居然能够避开我的毒针,下面这一招,我看你如何破!”

  说完,那坐观门人连连掐决,意念传出,从那女童的嘴里吐出一道烈火,呼啸着向着唐方飞了过来,那烈火一靠近唐方,便整个炸开了,顿时唐方身上熊熊烈火吞噬全身,火苗直窜青天。

  见此一幕,坐观门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更是红光阵阵,喜道:“僵尸害怕火,这火乃是我坐观脉千年积攒下来的神火,其质地不比三味真火差多少,就算是唐方是赢勾血脉,我也有把握将此人烧成灰烬。”

  说完讨好的看了一眼在旁默然不语的李鑫,道:“李先生,这仗我坐观脉出力最多,先生可要记得我常春的好处。”

  李鑫心中虽然暗叫可惜,但是他也知道,这唐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若要生擒,谈何容易,现如今能够灭了此人,不论生死,也就算是成功了,至于以后,只能再从长计议了。

  李鑫点头道:“常老板辛苦了,为我军统效命的人,大家一向不会亏待的。”

  说完,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在火焰中的唐方,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火焰如同浇上了火油一般,冒着浓烟,举火向天,根本看不清唐方的身影,虽然常春这般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唐方的体格,这火焰到底能不能彻底灭了他,只能等待了。

  就在所有人看不见的火焰中,唐方只觉得烈焰袭人,整个人皮肤都似乎炸裂开来一般,十分难受,奈何这霎那间,那男童的舌头已经将自己捆了一个死结,身躯根本动弹不得,难道自己当真会阴沟中翻船,被这名不见经传的坐观门人困死吗?

  一声叹息,似乎传自唐方的内心深处。

  “我到你还有些用处,没想到也是一个一味逞强的莽汉,算我看错你了。比法海,你差太远了。”

  “你什么意思?”

  连一个小小的坐观门人都对付不了,你如何跟我斗?”

  唐方冷哼一声,停止了和身体中的那个怪物对话,整个人顿时进入天地冥想新的阶段,

  无物无我无生无死。

  很快唐方的祖窍穴中一到柔软的光芒顿时炸开,照亮了唐方原本乌黑一片的内天地,那人接着道:“阴潜阳内,阳伏阴中,阴阳相磨,天地为荡!”

  唐方垂手闭眼,在火中如同佛子一般,脸上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似乎这可以吞噬天地一切的毒火,在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忽然唐方口中猛地一口白气吐出,那气息在空中凝而不散,仿佛成为了一朵盛开的白莲,而周围的风汩汩刮来,仿佛以此为中心,不断地向着唐方的这团白气聚集,各种气息在不停的翻滚交合,不停的吞噬着对方,终于,这五道气息变成了黑、白、青、红、金五色,五色在半空之中交缠,甚是好看。

  众人看得脸色同时一变,同时大喝道:“怎么回事!”

  忽然只听见火中一人大喝道:“震而为雷!”

  忽然那五道气息从火焰中窜腾而出,在空中形成一道紫色的闪电,猛地劈下来,正好劈在了那男童的舌上,男童猛地一声闷哼,整个人向着后面倒卷而去。

  “怎么回事!”诸人似乎被这忽如其来的变化搅得措手不及,就在众人惊叹之间,唐方的身躯如同大鹏飞天,从这火焰中猛地飞了出来,手中再无任何滞碍,大手一挥,翻天印决已经默念而出。

  手中手决连变,翻天印迎空光芒十丈,搅得人眼目生疼,就在常春脸色急变,正待遁逃之际,翻天印已经毫不留情当空砸下。

  “啊!”一声惨叫!

  常春已经被这翻天印砸成了肉酱!

  刚才那个术是什么!

  唐方到底用了什么术?

  所有人又怕又惊,而此时唐方已经站立在战场的中央,虽然须发已经焦枯,但是气质却并无半分减弱,站立当场,宛如天神下凡。

  浓郁的死气萦绕在周身,双目电射四周,一字一句地道:“如再有人,此人便是榜样!”

  所有人呆立当场,却一人再出半声,李鑫更是气的差点吐血,为什么,为什么唐方总能在最后关键一刻,用所有人想不到的手段逆转,难道赢勾血脉,当真是不死不灭吗!

  我不信!

  李鑫气的睚眦欲裂,但是偏生拿着唐方没有半点办法,高声叫道:“在场诸位,凡是有人能杀唐方者,赏金百两。”

  百两黄金,那可是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啊,所有人都不由得吞了吞舌头,但是没有勇气出手。

  终于,一人按捺不住了,双手正要捏决,忽然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已经笼罩了他,翻天印当空砸下,这人甚至来不及惨叫,已经化作一团血水!

  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唐方淡淡地道:“再来。”

  这声音如同一道魔咒,让所有人都不由得浑身一哆嗦,此时的唐方,哪里还是人类,简直就是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唐方的眸子冷了下来,单手将杀生刃平举,指向了李鑫,淡淡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拦我杀人?”

  “无冤无仇?”李鑫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恨意,忽然笑道,“与我无冤无仇?你当真不记得了吗?”

  唐方想了想,道:“原来你是……”

  可能是怕唐方当着众人的面喝破自己的身份,李鑫忽然截口道:“不错,她就是我师妹。”

  唐方叹了口气,道:“你居然能混进军统之中,倒也是个人物,难道军统之中就没有人能够识破你的身份吗?”

  “这与你有何关系?”李鑫恨恨地道,“你若杀我,我师父必然找你报仇,唐方,你纵然是赢勾之后,也定然躲不过我师父惊天一击!”

  “呵呵,你师兄被我所杀,你师妹被我所辱,早已经与你们日本阴阳派结下了不死不休的血仇,你师父若是有本事,就来找我唐方,我必杀无误!”

  “日本阴阳派?”

  “日本人!”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不可思议地叫喊声,声音此起彼伏,都不可置信地看着李鑫,窃窃道:“难道李鑫是汉奸?”

  “他是日本人?”

  “不错!”唐方大声道,“刚才他与我一斗,用的便是日本阴阳术的式神,可笑你们这些所谓的道门高人,被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心甘情愿地做了日寇走狗!”

  “李鑫,唐方说的是真的吗?”

  “唐方阴险狡诈,为的就是挑拨大家的关系,难道你们这都看出来吗?我身世清白,在军统档案中一查便知,怎么可能是日本人!”

  “也对!”有人点头道,“若是日本人混进了军统,军统中不可能没有人知道,军统可是我国最为严密的特务组织,凡是进入之人,都是身世清白的人,怎么可能被日本人混进来。”

  “可笑!”唐方冷冷地道,“好吧,我今天就让这小子的狐狸尾巴彻底的暴露出来!”

  唐方不由分说,身形如电,向着李鑫杀去,杀生刃如同长河落日,卷过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劈李鑫要害,李鑫一声大吼,连连掐决,身形急退:“凡是给我出手杀了此人,我军统必然以国礼相待,赏金五百两。”

  赏金再次加大,但是此时,所有观战之人的脸色却变得无动于衷,只是双目紧盯唐方和李鑫之战。

  李鑫正待在放出黑烟,笼罩自己,但是唐方岂能如他所愿,张口一吸,那黑烟尽收口鼻之中,李鑫如同一个被人看光身子的大家闺秀一般,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是这次却当真不敢再将式神放出。

  一旦放出式神,便是承认了自己日本阴阳道弟子的身份,那么这些年,在军统苦心经营的一切,就要毁于一旦了!

  李鑫牙关紧咬,且战且退,但是唐方如何饶他!

  “轰!”唐方一拳轰出。这一拳,包含了唐方全身的精气神,是他自出道以来道念升华的体现,以为往无,狂暴到了极点的气息未纳入惊涛拍岸,乱石穿空,有着碎金裂石的威力。

  一往无前,无可阻挡!

  李鑫再无半分可以躲闪的机会,手中罗盘飞转,终于,身后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见到此物,果真有人忍不住的叫了出来:“是安倍那个老怪物的式神!”

  “这人果然是日本阴阳道的汉奸!”

  借着安倍的十二式神中太阴的力量,李鑫终于逃过一劫,但是由于他功力不够,勉力运起十二式神的威力,已经让他此时油尽灯枯,再无半分战力,如同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李鑫惨笑一声,道:“你赢了,唐方。”

  唐方平静而立,负手身后,却再无半分出手的意思。只是淡淡地道:“你走吧。”

  李鑫一愣,想不到唐方居然肯放过自己,有些不信道:“你到底玩什么?”

  “你师妹的那笔账,我算还了,从此我与你师妹两不相欠,再见你阴阳一脉的时候,我绝不会在放过你了。”

  “你!”李鑫嘴角鲜血汩汩流出,但是却没有擦拭的意思,嘴角苦笑道:“唐方,你果然是个有趣的男人。”

  说完再也不看一眼,仓皇逃窜。

  “不能让他走!”人群中猛地高声喝道。

  “不错,不能让这个汉奸走了。”

  “杀了他!”

  “杀了他!!”喊杀之人此起彼伏。

  唐方轻轻道:“我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吗?”

  一瞬间所有声音停下来,场上鸦雀无声。

  唐方说完,不再看场上任何人一眼,径直走向后院,一脚踢开大门。

  噌噌噌噌,数十把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唐方,数十个面容惊慌的军人,手握长枪,守护着最后的一关。

  张若龙坐在太师椅上,面如死灰,看着进来的唐方,喃喃地道:“你到底还是来了。”

  唐方不说话,径直走到桌前,抓起一大壶茶水,咕隆咕隆地喝了下去。擦擦嘴上的水渍,点头道:“不错,要债的人来了。”

  张若龙似乎在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十岁,再无半分叱咤风云的张大将军的样子,垂头丧气地道:“看来连我军统中最精锐的人都不能阻止你了,你们又留在这里干嘛,多增加几具尸体吗?”

  “大帅,大家跟你,”一人带着哭腔道,“大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谁要是杀你,除非先杀了大家。”

  张若龙笑道:“这辈子能有你们这几个兄弟,我也算是值得了,你们去戴将军那里吧,在那里我已经给你们谋下了一份好差事,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为我不值得。”

  “你为什么要设计杀了若昀。”

  张若龙苦涩道:“算是我鬼迷心窍吧,我为了炼一个术,原本以为只要此术成功,便可进入尸鬼村,得到长生不老的秘密,可是后来一招错,导致功败垂成,连陪我练术的人,也被你的好兄弟王云光给杀了。若昀的死,我罪有应得。”

  “你杀了我,也算是了我这些年的心愿,其实这些年我也被若昀折磨得够呛,每天都做噩梦,梦到她来报仇,你杀了我,也算是让我摆脱了。”

  说完张若龙站了起来道:“你说得没错,世间,除了禽兽,还有谁会谋害自己的亲妹子。”

  张若龙的脸色越发阴寒,似乎连说话都有些吃力,道:“唐方,你虽杀我,但是我心中未怨你,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我也算是朋友一场,多余的话我不说你也知道,但是临别赠你八字;匹夫无罪,怀璧自罪。”

  唐方面无表情,点头生硬地道:“谢谢。”

  “你是有大能力的人,就应当有大担当,我张若龙无德无能,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希翼你,凡是大局为重,现在天下纷乱,国器倒悬,若是我的死,能唤醒你,为这个民族做点事情,我也值得了。”

  说完,张若龙开始大口大口喘息,道:“安倍大法师不日便进入中原,世间走狗,皆是唯利是图之辈,若是让安倍大法师进入中原,那我中原道门必然会遭到灭顶之灾,中原道门中,只有你有能力去阻止他。”

  唐方道:“我已经与日本阴阳道结下死仇,即便我不去找他麻烦,他们也会找到我的,安倍我不想惹,但是若是他真惹上我,我也会让他知道,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咳咳咳。”张若龙开始不停的喘息,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冒了出来,唐方斜眼看了一下,道:“你服毒了?”

  “作为一个军人,这是我最后的尊严。”张若龙凄然道,“钱色权利,皆留不住你,我军统已经对你无能为力了,但是你杀了我,便是与军统为敌,军统的实力遍布天下,你日后还要小心。”

  “谢谢。”

  “我终见不了你与安倍那场旷世奇战了,但是我在九泉之下,会保佑你的,若是你真有了通天的本事,请把若昀复活,带我对她说一句“:哥哥对不起她。”

  “若昀乃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一定会将她复活的,这点不用你担心,若是没事,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是啊……我是可以去了……可以死了……”张若龙喃喃自语,瞳孔开始渐渐放大,气息越来越微弱,终于头一偏,僵死在太师椅上。

  唐方一把扛起张若龙的尸体,头也不回的离开。

  屋内哭声震天。

  “天下人,除我生者,生我者,不可杀,余者皆无不可!”

  一行沾血的猩红大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

  ""

  “我以卑微之躯参道,奈何天下之人皆要与我为敌,至今日起,天下人,除生我者与我生者之外,余者皆可杀!”

  落款一个硕大的唐字!

  残阳如血,长沙城头,这片血红的大字,似乎与天色连接到了一起,分外的凄艳。

  起风了,大风刮过空旷的城头,发出呜呜之声,唐方大不不停,双目闪出阴寒而坚定的光芒,向着前方走去。

  至今日起,因为三女的香消玉损,唐方终于幡然醒悟。

  这个年代,这个乱世,没有情理,没有人性,没有恩义。

  这是一个谁够狠,谁才能活下去的年代!

  他唐方就要做这个乱世中最狠的那个!

  谁不服,他就打,就杀。

  这才是他的身份,赢勾之后,不死不灭的赢勾血脉,世间至尊的赢勾血脉传承!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