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明月沟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四人在房中只等了片刻,便有人送来早饭,除了大病初愈的唐忆之外,几人都很少用餐,唐方和王仙峤自然是不用说,早已经练成了辟谷的境界,而花蔠则是因为原本吃得就不多,稍微意思一下之后,下人便将食物撤了下去,唐方忽然道:“张若龙在哪。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仆人道:“张将军正在和几位将军在大厅议事,从张将军回来之后,就没有出来过。”

  唐方哦了一声,又问道:“还有多久才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张将军只是交代,唐先生今日若是无事,可以在长沙城中继续游玩,钱财可以在帐房处直接支取。”

  “我找张若龙,你给我通报。”

  “这……”那人显然有些为难,唐方摆摆手,道:“算了我自己去。”说完,便向着大厅走去。

  大厅之中,挤满了人,有的军装革履,有的便服便衣,或站或立,均是表情严肃,所有人都眼眶微微红肿,显然都通夜未眠,大厅中的灯光明亮刺眼,让里面的人分不清白天黑夜,门外站了一群挺直如标枪的战士把守着,长枪上膛,似乎只要稍微有人敢轻举妄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将来人击毙在枪下,远远看见唐方,便开声喝止道:“来者何人,此乃是军区重地,速速离开。”

  唐方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道:“我乃是你们张爷的朋友,唐方,有事见你们张爷,速速给我通报。”

  “张将军等人正在里面议事,没有时间见你,等张将军议事完毕,我自然会通知你。”那军人显然知道唐方的来头,语气稍稍缓和了不少,但是却自己职责所在,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

  “我要见张若龙,立即,马上。”唐方淡淡地道。

  “唐方,你也是当过兵的人,知道军中的规矩,别逼大家难做。”那人见唐方越走越近,丝毫不给自己面子,离开有些急了,手微微地握在扛在后肩的长枪。

  “哼!”唐方冷哼一声,步子不停,依然越来越近。

  “嗖”数十人整齐划一地将长枪拿起,瞄准唐方,厉声喝道:“唐方,你若是再向前半步,休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唐方嗖的加快身法,诸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唐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欺身进来,单手堵在那人的抢眼处,淡淡地道:“你若是知道我是谁,就当明白,这些东西吓不倒我的,”

  那人脸色顿然一变,只见唐方慢慢地握住枪口,居然整个人枪身在他用力之下,慢慢的玩去变形,向上翘了起来!

  这个……诸人看得面面相觑,他们何曾见过这等恐怖之人,被唐方握住枪管之人,脸色更是吓得惨白,但是军人的常年训练,让他依然下意识地实行命令。

  “砰!”一声响起,那人扣动扳机,顿时子弹在弯曲的枪管中一声闷响,枪管产生巨大的摩擦让枪身急剧升温,那人烫得急忙将枪一把扔在地上。

  “日本货,果然质量太差!”唐方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开了大门。

  “谁!”里屋的人显然听到了门外的异动,纷纷扭头向门外望来,只见唐方身影出现在门外,身后一群人用枪指着唐方,但是这次,再也没有一人开枪。

  唰唰唰,里面的一群人纷纷掏出手枪,对准唐方。

  “误会,误会!”张若龙显然也没有想到唐方此时会进来,顿时一脸苦笑道,“唐方兄弟,怎么是你进来了,进来之前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大家这……”

  “我打了招呼,可是没人肯放我进来,我只好自己进来了。”

  “唐方,你,”张若龙一边招呼着自己一方人放下枪,一边苦笑着道,“大家正在议事,所以实在是没有时间……怠慢之处,请慢慢体谅,唐方兄弟你暂且回房,等会为兄亲自上门告罪如何?”

  “我有几句话问你,问完我就走。”唐方站在原地,丝毫不理会张若龙的尴尬,但是旁边的人却没有张若龙这般好的脾气,一人已经忍不住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祝由宗主唐方,不过你既然是大家军统的人,就应该知道大家军统的规矩,上级在议事的时候,是你应该进来打断的么?”

  另外一个更是丝毫不假情面情面地道:“张若龙,你怎么管你的手下的,若是哪天上峰在此,他也这般放肆的话,岂不是惹得上峰大怒,到时候如何收场,这事不能这么过去,你必须好好管理一下你的手下。”

  更有一人阴阳怪气地道:“山野匹夫,果然不懂得规矩!”

  “你说谁山野匹夫。”唐方紧紧盯着他,慢条斯理地道。

  “我说……”那人话音未落,唐方已经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眼前,单手掐住他的喉咙,将他高高的举起,顿时间那人觉得呼吸困难,双脚离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唐方掐死。

  这里的人,都是张若龙紧急招过来的议事的,在军中的地位不少人都比张若龙要高上半截,各个都是军统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张若龙都不敢轻易得罪,见唐方与这些人闹僵了,顿时有些急了,连忙道:“唐方,你先下去,等会我再去找你!”语气中已经微微有了些不满,但是依然还算是客气。

  “是么?”唐方手一松,那人顿时仰面跌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爬起来掏出枪抵在唐方的脑门处,声色俱厉喝道:“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谁么?”

  “开枪,你要是不开枪你就是孙子。”唐方淡淡地道。

  那人面色狰狞,狠狠地道:“你不要跟我赌,老子手里面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杀你一个不算多。”

  “开枪,不开枪你他妈的就是孙子。”

  “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都是自己人,传出去让人笑话!”张若龙大声道,“自家兄弟有必要这么闹这么僵吗?许都你把枪放下,唐方,你先出去!”

  那人也知道,杀了张若龙的人,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用枪抵着唐方的脑袋,无非是面子上挂不下,冷哼一声,缓缓地放下枪,冷哼道:“算给你姓张的一个面子,姓唐的,下次最好不要栽在我手里!”

  张若龙沉声道:“唐方你先下去,等会我再找你。”

  “我来,就问你一句话。”唐方丝毫不将这群军统中有头有脸的人看在眼里双眼紧紧的盯着张若龙,一字一句地道:“张若昀,到底是怎么死的!”

  “嗯?”张若龙显然没想到唐方大清早的跑过来,就是问自己这件事情,道:“我妹妹怎么死的,你应该最清楚,你那日不是在他身边吗?这事,大家等会再说。”

  “我知道,我想问的是……”唐方盯着张若龙,沉声道:“张若昀肚子里面的孩子……”

  “是不是你的!”

  张若龙立在那里,足足呆了半晌,随后一阵哈哈大笑,道:“荒唐!我若昀的哥哥,岂能做出这等人兽不如的事情。”

  唐方是何等人物,张若龙这区区一句‘荒唐’又岂能打破他心中的疑虑,,面色丝毫不为所动,道:“当日我在若昀的床头,曾经发现过一个东西,姓王的小子曾经说过,那玩意叫做勾魂钩,只有精通道术的人,才会明白他的作用,张家的人,都是平民百姓,根本无人懂得道术,更加不会有人有意加害若昀,当然,凡是都有例外,”唐方抬头,目光炯炯地盯着张若龙,道:“在张家中,会道术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你,张若龙!”

  张若龙微微一怔,淡淡地道:“唐方,你这个玩笑开的有些大了,若昀可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我和她自幼一起长大,我疼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害他呢,唐方,我明白你对我妹妹的感情,也明白你急于为她报仇的心态,但是凡事过犹不及,若是你i一味的偏执,就会有解不开的死结,到时候,只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我相信这不是若昀所想看到的,若云的事,大家稍后再议,你在后院等我,我开完会之后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唐方不理张若龙,自顾自道:“若昀是个听话的孩子,从小家教甚严,张家大院又戒备森严,一般的登徒浪子莫说亲近若昀,就算是走进张家大院不被人发现也是很难的,若昀肚子的孩子只可能是张家大院中混蛋东西才做得出来,但是若昀直到死,都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只有一个原因,此事不仅仅关系到他张若昀的脸面,更是关系到整个张家的脸面!”

  唐方续道:“此人原本想杀人灭口,用勾魂钩慢慢消磨她的生气,让她在被人发现肚中怀了孩子之前死了,这样,就没人会发现这桩丑事,而此人也可以保全名声,继续做他的官儿,我说的对么,张大将军?”

  张若龙饶是脾气再好,此时在众多同僚的面前,被唐方一番数落,未免也有些怒意,冷冷地道:“唐方,你想象力太丰富了,你是我军统的人,便应该遵守军统的规矩,上级在议事的时候,岂能让你随意进出?你退下!”

  在旁的一群将领何曾见过这等飞扬跋扈的人,一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冷冷地道:“唐方,你虽然是大家军统中极为看重的道门高人,但是你也必须自重身份,得罪了军统,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唐方何曾理会这些人,环顾四周,冷冷地道:“你们哪个自己觉得有本事的人,就上来。”

  “放肆!”一名军官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上前,便是一拳,唐方身形微微一矮,以闪电般的速度避开此人势在必得的一拳,砰的一声,铁拳直接垂在了此人的右肾之处,要知道,唐方乃是在军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阴人的功夫绝对是炉火纯青,这右肾之处,乃是男人命门所在,一旦中招,带来的剧烈疼痛感绝对的其他地方的十倍之巨,也是唐方手下留情,不然依着现在唐方的膂力,这一拳要是当真打实了,此人怕是十天半月下不了床。

  饶是如此,被击中的人,也是疼得整个人如同虾米一般弓了起来,脸上豆大的汗珠掉落下来,好在也是军统中千挑万选出来的人才,只是哼了一声,退了三步,硬生生地站稳脚跟,不至于当场出怪露丑。

  唐方一出手,顿时激怒了在场所有人,刷刷刷刷,所有人掏出手枪,指着唐方,显然形势的发展,已经不再张若龙的掌控之中了。

  厅中的火药味顿时浓烈起来,战事一触即发。

  唐方何曾将这些人放在眼中,双目之中,只有张若龙一人,唐方从慢慢的掏手入怀,缓缓道:“张若龙,若是凭我一面之词,恐怕你是不会承认的,但是幸好当年若昀死之前给我留下了一物,有此物在手,我看你如何抵赖!”

  顿时,张若龙的整张脸骤然一变,脱口道:“什么东西?”

  仅仅是一个面部表情细节的变化,落在了唐方眼中,就已经足够了,张若龙心虚了!

  瞬间唐方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向前一冲,单手掐住了张若龙的咽喉,厉声喝道:“果然是你!"

  说着将张若龙高高举起,厉声道:“张若昀死前根本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我,但是若是不是你做的,你会心虚吗?”

  张若龙只觉得唐方的手如同两把铁钳,夹得他喘息不过来,在空中断断续续地道:“误会,误会,唐方你当真是误会我了!”

  “误会?”唐方冷声道,“若不是你,还会有谁?张若昀肚子里面的孩子会凭空冒出来吗?只是,张若龙,若昀当真是瞎了眼,宁肯自己死了,也不肯将你供出来,若昀有你这样的哥哥,当真是她生命中最为可悲的事情,今天,就是你为你自己所做的苟且之事偿命的时候!”

  说完手中一紧,忽然,只听见砰砰砰砰砰砰,数十声枪响,数十把枪同时开枪,一枚枚子弹砸在唐方的身上,冒出缕缕青烟,唐方吃痛,一声嚎叫,将张若龙扔在了地上,飞也似的遁了出去,大声吼道:“张若龙,此事大家没完!”

  砰砰砰,外面再传来一阵枪响,紧接着便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等众人赶出去的时候,早已经不见唐方的身影,只留下一群在地上哀号的守卫。

  “没用的东西!”张若龙气急败坏地骂道。

  “张若龙,这就是手下的人?”

  “幸好这事没在戴老大的面前发生,否则,张道士我看你如何收场!”

  诸位军官均是一脸铁青,唐方如此藐视他们,又在诸人面前生生逃走,这些人都是刀口舔血的阴狠人物,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诸位,”张若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愤怒到了极点的心情,道,“此事我自然会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唐方穿着一身被枪子打的稀烂的衣服飞也似得闯进了门中,虽然经过在王家祖宅中的身体重组,此时唐方早已经刀枪不入的强悍体魄,但是子弹带来的强大冲击力还是让他感到身体疼痛无比,走到床边,不由分手一把将唐忆抱起来,对着王仙峤和花蔠大声道:“走!”

  “怎么回事”看着唐方浑身弹孔,花蔠顿时吓得六神无主,一时呆在那里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仙峤却是在旁幸灾乐祸拍手道:“嗷,翻脸了,翻脸了……”

  唐方此时知道不是说明的时候,一把牵过花蔠的手,沉声道:“此处不宜久留,等会再跟你你们说明。”

  说完不等花蔠反应过来,一把拉着她冲了出来。

  咚咚咚咚,脚步声瞬间响起,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出现在门外,唰唰唰,黑色的枪管直接瞄准唐方和花蔠,花蔠吓得花容失色,死死拽住唐方的肩膀。

  很快,张若龙便出现在诸人的中间,看了唐方一眼,面色居然还能够带着些许笑容:“唐方,误会,误会,你真的是误会为兄了,若昀的死我也很痛心,我发誓,我比任何人都想找出凶手,但是你不能因为自己无端的猜测,就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吧,听我说一句,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今天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唐方森森地道:“张若龙,收起你那张虚伪的脸,我现在只觉得恶心。”

  张若龙道:“唐方,凭良心说,你来我府上这么多天,我待你可曾丝毫怠慢?”

  唐方想了想,道:“你待我确实不错。但是你害死了若昀。”

  “大丈夫自在四方,建功立业之后哦何愁没有如花美眷,唐方你乃是上峰极为看重的少年高手,只要你肯为我军统卖命,天下女人你想要哪个我军统就可以给你哪个,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丧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唐方,为兄劝你三思。”

  “一个女人?”唐方冷笑道,“张若龙,那可是你妹妹啊,你亲手设计害死了你亲妹妹,难道你良心上就没有一点点不安吗?”

  张若龙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承认,若昀的死,我是脱不了干系,但是此事之中另有隐情,绝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想想,我张若龙是何等人物,会缺女人么?我再禽兽不如,也不会打我妹妹的主意啊。”

  唐方握着花蔠的手,示意她不用害怕,扬声道:“张若龙我问你一句话,若昀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张若龙想了想,终于生涩地道:“是,但是此事……”

  唐方哪有给他说明的机会,截口道:“你既然承认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张若龙,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连自己的亲生妹妹都加害,你当真是禽兽不如!”

  “哎呦,有好戏看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仙峤探出脑袋,手里面拿着一个苹果笑嘻嘻地道:“两兄弟玩过家家呢?”说完啃了一口苹果,笑吟吟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张若龙满脸的阴翳,唐方乃是祝由宗主,更是军统湘西计划中一枚极为重要的棋子,为了唐方,甚至折了一位金眼贡师,即便是事到如今,他还是不想跟唐方闹翻,竭力争取:“唐方我待你不薄,已经为你在上峰面前谋了一份极好的差事,跟着我,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男人一生,不就是图个出人头地吗?现在机会放在你眼前,希翼你能好生想想,和军统为敌,没人会有好下场,就算你是赢勾之后,祝由宗主,军统要除去你,依然简单得很。”

  唐方丝毫不为张若龙的威逼利诱所动,站在那里,如同一根标枪般笔直,冷声道:“张若龙,就算是你能除去我,我也保证,让你付出你想象不到的代价,首先,我唐方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你们军统的人,其次我唐方要来便来,要走便走,绝不是你张若龙够资格指手画脚的,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走,你若是敢动手,我保证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看得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一手牵着花蔠,一手抱着唐忆,转身看都没看张若龙一眼,扬长而去。

  “嘿嘿,孙子,有空再找你逛窑子啊。”王仙峤走进张若龙,毫不忌讳地拍了拍张若龙的肩膀,跟在唐方后面,啃着苹果,满嘴嘟囔着追了上去。

  张若龙面色阴晴不定,手微微上扬,所有人枪口对准唐方,子弹上膛,只等张若龙扬起的手落下来。

  但是直到唐方走出大门,张若龙扬起的手依然没有放下来……

  “唉!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张若龙仰天长叹一声,看着唐方越走越远的身影,呆立在原地久久不做声。

  “老大,就这么放他走了?”

  一人极为不忿,放下了手中的枪,埋怨道:“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这唐方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老大就是太惜才了,这种人就是养不熟的狗,你说大家老大对他,好吃好喝供着,这倒好,随便找个借口就撂下摊子跑路了,什么玩意!”

  张若龙的心腹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均为张若龙鸣不平。

  “老大,不如……”一人走了上前,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和阴山的欧阳风骨比,哪个利害”张若龙横了他一眼,道,“连阴山这等大门大派都被这小子闹得底朝天,然后扬长而去,就凭你们几杆破枪就能弄死他吗?”

  “那怎么办,要是这小子当真走了,岂不是让军统其他人看笑话了?”那人闷闷地道。

  “唐方啊唐方,荣华富贵,高官厚禄都不能打动你,你到底要什么呢?”张若龙仰天长叹,喃喃地道。

  “每个人都有价,只看他值不值这个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旁边走出了一个人,缓缓地道。

  看见此人,顿时所有人都停下了聒噪,张若龙更是神色一变,恭敬地道:“李先生?您怎么来了。”

  “唐方乃是赢勾血脉之后,自然是心性高傲,寻常的凡间富贵,又怎么会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你效死呢?若龙啊,从一开始,你就错了。”

  “还请李先生点拨一二?”张若龙神情恭谨。

  此人不过二十余岁上下,长的清秀无比,甚至比一般女子都长的娇媚动人,但是一双眼睛却铮亮无比,闪动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寒意,来人缓缓地道:“唐方此人,重情重义,你只要找准了要害,不怕他不从你。”

  “你是说。”

  “要想唐方为你效命,你必须从她身边的女人下手啊。”那人呵呵一笑,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至于如何取舍,张先生乃是聪明人,自然不要我教你了。”

  张若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html/book/1/11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