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06】呼风唤雨

【406】呼风唤雨

进入新版阅读   不知道走了多久,唐方仿佛真的累了,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尽管是在这大街之上,唐方眼中似乎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整个人空空荡荡,仿佛漂浮在半空之中,他盘膝而坐,双手上翻,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有理会世人的眼光。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而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只是急着赶路,根本没有注意到唐方,偶尔的惊鸿一瞥,也只当是一个精神时常之人,并没有多加留意,只是若是细心之人,或许会发现,虽然这街上大雨倾盆,但是雨滴尚未落在唐方的身上,便被某种气罩一般的物体给弹开,唐方处于雨中,但是实际上此时未能有半滴雨水能够沾到他的衣服。

  唐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全身高度集中精神,几乎将所有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一个圆点智商,排除所有的私心杂念,保持着灵台上那一丝清明,很快便进入心如止水的境界,周遭的一切,唐方都无法感知,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先天原界之门!”

  唐方再次用阴符经中的手法开启了先天原界之门,一口生气,带着唐方最原始的意识,缓缓地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在他浑身慢慢地移动,唐方的周身,似乎发出一种几乎肉眼难以发现的毫光,他面色平和,宛如结跏跌坐的佛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在那道体内的毫光指引之下,慢慢地再次向体内的那个神秘深处慢慢推进。

  在这种玄妙的境界中,忽然,一道熟悉的蓝光又重新出现,唐方精神为之一振,小心翼翼地向着这一处‘明点’缓缓地推进。

  忽然,那一道明点和上次一样,毫无征兆地放大,唐方只觉得头昏目眩,但是早已有准备他,并没有和上次一样,陷入昏迷之中,整个人如同中风了一般,在地上开始瑟瑟发抖,面色惨白,瞳孔放大,嘴唇乌黑。

  “快,快来看……”不知道是谁率先发现了异样的唐方,高声喊道,“快来人啊,死人了,死人了……”

  “快来,快来!”很快一群人便围拢了过来,纷纷窃窃窃私语,这三大五粗的汉子怎么会忽然在这街上犯病,但是怕闹下祸根,都不敢前来搭救,终于一个在旁做生意的人,怕自己门口死人了晦气,不得不招呼身边的人过来搭手,将唐方抬走。

  “啊!”这人刚刚一接触唐方,就觉得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疼得大声叫了起来,很快,几个挨过唐方的人,也七嘴八舌的痛苦地喊叫起来,众人面面相觑,忽然不知道谁大声喊道:“你看,你看……”

  顺着那人惊恐的吼叫声,众人这才发现,唐方的头发早已披散下来,脸庞变得狰狞恐怖,而在嘴角处,两颗森森獠牙正在渐渐的伸了出来……

  “妖怪!”

  “僵尸……”

  “鬼啊……”

  在旁围观的人,顿时间都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顾得上唐方的死活,纷纷做鸟兽散去。

  而此时,开启了先天原界之门的唐方,整颗心脏就如同被重鼓猛击,每击一下,便要将心脏撕裂一分,唐方四肢匍匐在地上,双手十指缓缓地长出数寸长短的指甲,将这千百年来被人类磨平的青石地板抓出深深的痕迹。

  “你到底是谁?你可是赢勾!”唐方的心中开始猛喊。

  “我的儿,你终于还记得回来看看本尊。”一个桀桀的怪声音在唐方的身体中传来,“我本不欲这么快便与你想见,但是你违背本尊的意愿,偷习道念,若是我不及早将你降伏,来日只怕你又是一个和那个畜生一样无法无天之人!”

  “你……你是……赢勾真身……”唐方的心中呐喊着,猛地一跪,一声轰天巨响,将身下的一块千年青石板磕得粉碎,石屑纷飞而起,吓得旁边的店铺纷纷关门,不敢出来偷窥。

  “我赢勾千年轮回,吸取人间香火,本就是为了对付蚩尤,但是没想到既然出了一个法海这等不肖之人,为此我将本尊一分为二,分别以血脉和记忆加以轮回,就是为了控制后世的力量,让他们不能融合,成为第二个法海!没想到王家孽子,居然找到了你和我记之传承,并且欲再次合二为一,造出第二个赢勾!天理难容,我赢勾乃是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僵尸真主,岂能容你等下界蝼蚁摆弄!”

  说到这里,忽然间唐方的冥冥意识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个轮廓,轮廓慢慢的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出现一张宋代妇人的脸面,脸面格格一笑,瞬间消失,化成了一个五大三粗将军,对着唐方微微一笑,接着又消失,变成了手中拿着屠刀的屠夫模样,同样一笑,又消失,又变成读书郎、元代教书先生,明代妓院名妓、清代抗清义士……一幅幅人脸宛如走马观花一般在唐方的脑海中慢慢的闪过,最后定格在一张小孩的脸上。

  那小孩脸色惨白,嘴角却始终紧紧闭住,一脸的倔强,他看着唐方,忽然开口道:“你想起我来了吗?”

  唐方浑身如坠冰窟,整个人刷的一下,瘫软在雨水中,此人正是当日与王云光所救的白童子!

  白童子摇摇头道:“是我低估了祝由那些蝼蚁的道术,他们居然真的算准了本尊今世血脉轮回和记忆轮回的真身,并且将我前生记忆强行关灌注在你体内,我原本不想这么快与你相见,因为你的这副身子实在是太不堪一击了,我纵然匆忙将你我融合为一,恐怕也难以达到我心中最理想的那副身躯,我赢勾千年隐忍,为的就是等到一副完美无缺的肉体,但是现在也只有将就了……谁让你修出了道念,擅自打开先天原界之门,发现了这个你不应该发现的秘密!”

  忽然白童子双目圆瞪,大吼道:“王家孽畜,快将盗走本尊的一部分记忆还回来!”

  唐方此时只觉得浑身仿佛被什么物体牵引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一道白光闪出,杀生刃猛地冲向半空之中,那些雨水仿佛都有灵了一般,居然纷纷忙不迭地避开这杀生刃的光泽。

  这是唐方第一次看见杀生刃如此光芒四射的场景,仿佛就如同夜空九天高悬的皓月,或万里晴空的毒日一般,让人不敢窥伺,唐方浑身似乎千百道绳索捆绑,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可以动一根指头的力气,而那杀生刃却一点一点的带着寒光向着唐方的咽喉处逼了过来。

  唐方的瞳孔放大,眼中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他知道这杀生刃的威力,若是被这杀生刃直接抹去了脖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命在!

  一寸一寸,这杀生刃缓缓地靠近,而唐方体内的那个声音又再一次传来:“当年法海误我,让王家小儿盗去我了一部分记忆,炼成此物,没想到今日还有归还之时,你我三物合为一体之后,便均再无半分神智,便重新又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赢勾天尊!”

  那杀生刃的光芒靠的越来越近,唐方几乎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风划过脖间,只是奈何此时他纵然有千般本事,却完全不能动上半分,只能闭目等死!

  难道我唐方今日便必死于此吗?

  唐方的心在呐喊,那颗心脏在勃勃跳动,将雄浑的生机不断的传向唐方的全身。

  忽然,那个白童子猛地一惊,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迟疑道:“不对,还有……”

  噌!就在这杀生刃在唐方的脖子间微微划开的瞬间,一只手伸了过来,两只手生生的夹住了杀生刃,那人手中捏了一个道指,加了几分力道,那杀生刃刀刃不停地嗡鸣,他急声道:“虚元一窍在玄关,正在人身天地间!”

  此人一语,虽然对于凡夫俗子,根本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唐方此时已经是将阴符经熟读百遍,顿时如同黄钟大吕,醍醐灌顶,放下心中所有一切,甚至无视在自己喉前不到一寸的杀生刃,整个人顿时进入天地冥想新的阶段,

  无物无我无生无死。

  很快唐方的祖窍穴中一到柔软的光芒顿时炸开,照亮了唐方原本乌黑一片的内天地,那人接着道:“阴潜阳内,阳伏阴中,阴阳相磨,天地为荡!”

  唐方垂手闭眼,忽然口中猛地一口白气吐出,那气息在空中凝而不散,仿佛成为了一朵盛开的白莲,而周围的风汩汩刮来,仿佛以此为中心,不断地向着唐方的这团白气聚集,各种气息在不停的翻滚交合,不停的吞噬着对方,终于,这五道气息变成了黑、白、青、红、金五色,五色在半空之中交缠,甚是好看。

  那人再喝道:“震而为雷!”

  轰隆,唐方双唇猛地一吸,五道气息如同压盖而来的乌云隆隆之下,一声巨响,将地上巨大的青石板砸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洼!

  那人再次喝道:“击而为电!”

  唐方双唇再次呼吸,那五道气息瞬间聚拢,一道力劈华山般的闪电带着可以刺下任何一人的光芒急促而下,一栋民房轰然倒塌,雷电过去,居然碎成齑粉!

  “鼓而为风!”

  唐方嘴唇啐起,五道气息如同轰然扩大,变成一股无人可敌的龙卷风,将这四周的民房全部连根拔起!

  “结而为雹!”

  唐方依言,顺势一吸,那五道气息便瞬间凝固,天地之间无端端六月飘雪,周遭的气温瞬间跌至零度一下,一头来不及逃走的家犬瞬间被冻成冰棍!

  “蒸而为云!”

  唐方哼哈一声,瞬间云破天开,骤雨立止,周遭的一切云蒸霞蔚,如同到了神仙府邸,煞是好看。

  “啊呀!!!”

  一位骑在墙上偷窥了很久的小朋友,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直接从墙头翻了下来,大惊失色道:“呼风唤雨之术!!这不是当年龙虎山失传已久的绝招吗?怎么我家这位祖宗也会??这,这可是当年龙虎山祖师爷的看门法宝啊,当年只有张道陵那个等级的高人才会学会的吗?爷爷,你怎么也会,你到底是唱的哪出啊?我跟不上爷爷您的节奏啊!”

  唐方做完这一切,只觉得神清气爽,丝毫没有刚才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此时的唐方,浑身的衣衫早就已经破烂不堪,但是站在这长沙城的街头,赤。裸。裸的身躯上面,纹着一身彪悍的纹身,看得闻风而来的市民们目瞪口呆,不知道是谁领头,所有人都跪倒在唐方的脚下,齐声喝道:“下界草民参见上界大仙!!”

  “草民参见神仙!!”

  “我等参见上界大仙,愿上界大仙指点我等神功,让我等在有生之年能够参悟天道,白日飞升!”

  黑压压的一片,跪倒在唐方脚下,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虔诚,似乎此时的唐方,和传说中的铁拐李,吕洞宾一样,都是下界的神仙。长长的一条马路,跪满了几乎所有前来参拜的人群,所有人都低着头,眼中露出恐惧而期盼的目光。

  “哼!”

  一声冷哼从唐方的心中传来,“是太平一脉的阴符经!”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倒真是低估了你,居然能在我即将吞噬你的片刻,瞬间开悟,开启了玄牝门,进入先天原界之门的第二重境界,保持住了自己的一丝灵台清明,我就算吞噬了你,恐怕也会留有后患,我原本以为你产生道念不过是巧合,没想到你居然也修了太平一脉的阴符经,有趣,有趣。”

  “也……”唐方微微皱眉。

  “没人跟你提过么?当年法海就是因为偷学了太平一脉的阴符经,所以才能摆脱我的控制,修出真正的‘真我’,想不到太平一脉居然又想故技重施,效仿当年的故事,只是不知道这次,太平一脉又派出的是哪个国色天香的小娘子呢?”

  ”赢勾!”唐方忽然沉声道,“当年法海能够摆脱你的控制,我也能,我是唐方,不是赢勾血脉之后,更不是任你摆布的工具,我是有血有肉之人,不是僵尸!”

  “是么?”那个声音阴恻恻地在唐方的体内响起,”那我就拭目以待好了。”

  “唐方,大家这场游戏,没有完,还没有完……”

  那声音原来越小,终于消失在唐方的体内。

  唐方张开了眼睛,却不知道何时,天色尽没,圆月高悬,而周围却是一片打斗过后才会留下的残垣断壁,自己刚刚隐隐记得,似乎用了自己体内的生死二气流转,然后吸取了天地之间的五色之气,分别化作了雷、电、风、雹、云,肆虐这一代,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亲手造成的。

  可是,自己还记得,刚才,似乎有一个白衣人就在此处出现,是他出手替自己挡住了那杀生刃的割喉,又是他点醒自己,让自己的先天原界之门能够陡然开悟,躲过了赢勾记忆的吞噬。

  也是他,将这手以气化作风雷的道术交给自己的,可是转眼之间,却没有看到此人的踪迹了。

  而杀生刃还在躺在地上,只是光明不在。

  唐方心情复杂,走过去,拾起了这把与自己生死与共多次的兵刃,感慨一叹,收了起来。

  转身便要离开。

  “上仙请留步……”

  忽然一群人大声喊道,唐方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跪下了无数的平民百姓,一脸虔诚地望着自己,似乎期待着什么。

  唐方不由得哑然失笑,定然是自己刚才不禁意地露了一手,被他们当成世外高人了。

  话说世外高人下凡,见者有份,怎么着也得留点什么才像那么一回事吧。

  唐方一摸怀中,除了张若龙给自己的一些散钞之类,还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可是若是被人知道一个陆地神仙,给凡人发些黄白之物,岂不是会被‘同行’笑掉大牙?

  这个时候,一人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家不要挤,不要慌,我是上仙太乙真人的守门大弟子小木吒,大家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太乙真人的徒弟不是哪吒吗?怎么又是木咤了,再说……太乙真人是个白胡子老头……”

  “咦咦咦,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还要不要上仙的好处的,要的话赶紧闭嘴。”

  唐方莞尔一笑,听声音就知道是王仙峤来了,这等擦屁股的事情,他干起来最为欢实了,让他尽情去忽悠吧。

  唐方摇了摇头,不理王仙峤,径直走出了人群。

  “不要挤,不要挤,五两银子一粒,人人有份,人人有份——哦,现在不流行银子了,那一块光洋一粒,有钱的把钱拿在手上,没钱的就散了,别挡着后面的人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