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05】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405】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进入新版阅读   “啊!”饶是历经百年枯坐,又经历了数次生死一线的唐方,依他如今心性也不由的失声叫了出来,因为青仙子和紫玲玎的关系实在是太过错综复杂,当年紫玲玎‘濒临死境’的时候,曾经一股脑给他吐露了很多辛密,直到现在唐方还尚且还有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唐方脑海中心如电转,紫玲玎曾经说过,当年林不依为了将她炼化成人,曾经请过一个畜道的高手帮忙,难道……

  唐方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希翼的目光,缓缓地道:“畜道可曾有个一个叫做白娘子的高人?你认识么”

  段观音眼中露出了追思的神色,淡淡地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唐方急切地道:“这么说来,你认识了,你可知道,此人曾经炼化过当年青仙子留在人间之物?”

  段观音笑了笑,道:“先师已在十年前驾鹤西去,留下了我和苏三娘两个不成器的徒弟,要不然,如今畜道如何会如此凋敝,能够真正精通造畜之人寥寥无几……”

  “白娘子死了?!”唐方心中猛地一震,当日他听到白娘子名字的时候,就暗自记了下来,这畜道的高人,能够将还只是一块顽石的紫玲玎炼化成人,如今紫玲玎三魂七魄尚被自己的一滴僵尸泪妥善保存,若是此人有神通,如何不能再复活紫玲玎一次?只是这次从段观音口中听到了白娘子死了的消息,让他又少了一条线索,不由得暗自喟叹紫玲玎时命不济。

  不过,虽然白娘子已经死了,但是眼前的段观音乃是畜道高人,又是当年白娘子的嫡系传人,说不定此人也能有大神通,救活紫玲玎。

  唐方缓缓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缓缓地打开,顿时一滴晶莹剔透,宛如珍珠的僵尸泪出现在了段观音的眼中,段观音浑身如遭雷击,似乎感应到了这僵尸泪中的气息,惊呼道:“这是我畜道先祖的气息,此物如何能够在你手中!”

  唐方目光紧紧地盯着段观音,道:“你可有办法,如当年白娘子一般,为她再造魂魄,重新立人?”

  段观音看着这滴僵尸泪,想了想,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仙师之力,功参造化,是我不能及她万一,造畜之法,也非我主修之功,说实话,我爱莫能助。”

  唐方的心顿时一下子又凉了下来,喃喃地道:“难道连你们畜道也没有办法么?”

  “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

  “什么,你快说……”唐方急不可待的道,“只要你说出来,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段观音低吟半晌,看着唐方,一字一句地道:“我问你一句,若你真心回答,我便告诉你。”

  唐方此时那还会和段观音讨价还价,拍着胸脯道:“前辈尽管开口询问,只要我唐方知道的,必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段观音指着锦盒,道:“此人……你是否爱上了她?”

  “没有。”唐方不假思索地道,“此人曾经对我有大恩,现如今变成这副模样,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欠她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我不想一辈子都欠她的。”

  “你撒谎!”段观音断声道,“若是如此,就当老夫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恕不远送。”

  唐方站立原地,忽然之间,觉得心中的某个地位,猛地疼了一下,沉吟了良久,才轻声道:“好吧,就算是吧。你可以告诉我答案了么?”

  “什么‘就算是’!”段观音不假辞色地道,“我要你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唐方似乎想了很久,这才涩声道:“喜欢有能怎样?我是僵尸之身,不祥之人,凡是跟我有瓜葛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我已经害了小紫一次,不想再害她一次。不过,若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或者,我愿意娶她为妻子。”

  听到这个答案,段观音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这就是我今天想知道的答案。”

  唐方顿时有些啼笑皆非,难道这段观音废了这么大的力道,将自己引到这里,就是要听这些最为隐私的儿女风情之事么?难道这老不死的恶心老头还有窥阴癖这种高端嗜好。

  不过唐方很快否定了自己脑中这个龌蹉的念头,提出自己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告诉我,若是让小紫复活,你有什么办法。”

  “小紫就是当年我先师应了林不依的约,造出来的那个小女孩么?世道轮回,到底还是逃不过宿命,赢勾血脉,你终于和青仙子的后世再次重逢了,只是老夫猜不透天机,你这次与她久别重逢,不知道是喜是悲……”

  两人均顾左右而言其他,关心各自的问题,唐方心中关切紫玲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急声道:“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你快回答我的问题!”

  “你可以去找你的好姐姐——苏三娘子。”段观音终于给出了答案。

  “她是大家畜道这一脉中,柳脉最正宗的传人,也是最接近继承师尊‘白娘子’名号的人,不过她只能说是接近,但是真正能达到‘白娘子’的高度,或许是一瞬的顿悟,也或许是五年,十年,百年,甚至更长……”

  “苏三娘子”唐方心中听了这个答案,不由得苦上心头,当年张若昀因为苏三娘子的造畜手法,让自己足足登了九十年,而如今又是紫玲玎,同样是一个漫长没有尽头的等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历史,难道又要再一次重复上演么?”

  唐方蓦然抬头,一双眼眸已经充血,变得绯红,沉声道:“我乃是僵尸不死之身,莫说五年,十年,就算是百年我也能等,可是他娘的,我这辈子已经等得太久了,我不想,也不愿再等了!”

  段观音用手摸了摸怀里面的狸猫怪物,点头道:“不错,等待是一个太过熬心的过程,世间多少天纵奇才,就是因为受不了时间的煎熬和清修的苦楚,最后却一事无成,若是你还有良策,可以自行寻找,但是老夫只能言尽于此了。”

  唐方苦笑道:“这世间有十万年不死的僵尸真主蚩尤,有百世轮回才积攒十大罪恶的判师,有不生不死不知生死的王家老祖王仙峤,有玩弄魂魄于鼓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贡师,能有点石成人,重塑七魄的白娘子,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一人,能够复活我家小紫!”

  “世间道法万千,无穷无尽,就算是我,修了一甲子的道,其实也不过是井底望月之蛙,也许世间真有此人存在,不过,这等高人,又如何能够轻易现世呢,唐方,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若是执意寻找,若是没有大机缘,我怕你就算踏破铁鞋,也无从下手啊。”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唐方在所不惜。”唐方斩钉截铁地道。

  段观音叹息道:“看来,王家的人,在你身上,当真花了大心思,动了大手脚。这个局,布了一千年,看来真到了官子的阶段了,老夫能够恰逢此时,当真希翼能够看看,这解局之日,到底是谁输谁赢!”

  唐方问道:“你是说王家与法海之斗吗?”

  “不仅仅是这两人。”段观音摇了摇头,“这盘棋,早已经下乱了,局中早已没有执棋之人和棋子,祝由、赢勾、甚至包括尸鬼村中的三大真主,甚至还可以扯上大家畜道和太平一脉,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我等这种身份之人,不过是神仙打架,小人遭殃,不过唐方,你是一粒极为关键的棋子,就看握在谁的手中了。”

  唐方反问道:“为何我不能成为执棋之人,而让他们成为我的棋子。”

  段观音盯着他,看了很久,仿佛要重新审视唐方一遍,良久之后,才缓缓吐出一个字:“难!”

  唐方道:“为什么?”

  段观音振声道:“你有当年法海横空出世,横扫天下的气魄吗,你有赢勾百世轮回,世俗洞彻的智慧么?你有王家数千年苦心孤诣,在生与死之间煎熬的痛苦吗?你什么都没有,你不过是恰逢其时继承了赢勾的血脉,若不是一连串让你猝不及防的‘巧遇’你恐怕这辈子也只是一个兵痞油子,碌碌而终,而赢勾血脉依然在人间转世,等待时机,法海依然在等待破开封印,再次横扫天下的那一天,而王家,也依旧在为了如何遏制法海现世,一代代遵守着他们祖上的誓言。”

  “若是如此,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唐方苦涩一笑,道:“若是我不是赢勾血脉,王家小儿就不会找上我,我依然只是一个没钱没地位的下人,就不敢对张家小姐产生不敬之心,更不会遇到小紫,若是如此,我也许会战死沙场,也许年纪大了,退伍之后领赏一笔赏金,过上安安稳稳的小日子,不会有人追杀我,也有人因我而死,而我也不会欠人任何债……”

  “上天的智慧,不会让一个人白白活在世间一世,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意义,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讨论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但是你必须知道,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宿命的久别重逢。当你真的能弄懂这一点,就是参悟天机的时候。”

  说到这里,段观音似乎动情,轻轻地拍了拍唐方的肩膀,道:“我今天所说的话,你或许不懂,但是我希翼有一天你能够有时间参悟,你是这个世间上最为接近法海的人,法海与我畜道不共戴天,所以今日我前来,虽然不能点化你,但是我能做的就只有那么多,最后送你一句,希翼能够帮到你:无论如何,你要记住,你不是赢勾,你是唐方,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唐方。”

  唐方浑身猛地一震,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让他灵台霎时一清明,颤抖的说道:“你是说……我体内的……”

  段观音点头道:“邪恶的种子已经埋下,只要土壤足够肥沃,它就一定能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而给他提供营养的土地就会渐渐贫瘠,最后化成一缕黄沙,唐方,看来你已经发现了自己体内的这个秘密,也就不用我多费唇舌了,我希翼这不是你最后的宿命,否则我会很失望。。。”

  唐方点了点头,真诚地道:“多谢前辈。”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舒服,”段观音哈哈一笑,但是笑容出现在他这张丑陋的脸上,实在是不让人恭维,“唐方,希翼你有一天能够如法海一般破茧重生,成为真正的自己,不过你比法海幸运,你还有王家人在一旁协助,千年之谋,就为再造赢勾,祝由先祖的隐忍和智慧,实在是让我佩服地五体投地。放心,你和青仙子的后世自然还会有重逢之日,这是你们的宿命。”

  谈话至此,唐方已经被段观音的机锋彻底折服,在他的印象中,塔教十八魁的形象一直以来都是杀人盈野,心狠手辣的残酷之徒,实在想不通为何如段观音这类的高人,也会加入塔教,甘心情愿地为黄莲圣母效死。

  唐方不由得开口道:“前辈还打算去和肖三那些中统的人混在一起吗?”

  段观音眼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淡淡地道:“那些垃圾,值得我去花精力么?不过我只是欠了他们中某个人一些人情债,当年我被祝由和太平门人追杀的时候,中统中一个人物的前辈,曾经救我一命,所以他们后辈开口相求,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办完此事之后,我自然还会来找你,不过希翼到时候,你还有命在。”

  唐方点了点头,道:“前辈一切珍重。”

  段观音苦涩一笑道:“胜者为王败者贼,当年祝由太平灭我塔教,我本就应该死了,现在苟延残喘了三十年,也活够本了,若不是还有心愿为了,我何曾想再出现在这世间,我不过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有什么值得好珍重的,不过倒是你,我查过那个张若龙的底细,当年他本事太平道的一个弟子,却因为偷学了偷龙转凤之术,才被逐出了师门,此人面善心慈,表里不一,做事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你还需要多加小心……”说到这里,段观音看了唐方一眼,欲言又止,笑了笑,道:“再说下去,就是我在乱嚼舌根子了,死了都要下扒舌地狱。走了,见到你姐姐苏三,替我问候一声。”

  段观音不再停留,转眼消失在这破屋之外,留下了唐方一人,独自咀嚼着段观音的话中含义。

  段观音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他这段话,必然和刚才一样,有着极大的信息量,特别其中的两个关键词,引起了唐方的深思。

  偷龙转凤。

  六亲不认。

  唐方思绪不禁又回到了那日那一幕惨不忍睹的画面,张若昀在所有乡亲父老的见证下,为了表明清白,剖腹取子,自尽在自己的面前,由于那段记忆实在是太过残酷,所以唐方选择性遗忘,很少在去细细深究,如今想起来,依然很多疑点直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比如,张若昀怀中的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难道……

  唐方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陷入了痛苦的思绪之中……

  一个大胆的念头跳了出来,唐方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此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张若龙,若真是你,唐爷一定让用最为凄惨的死法去死!”唐方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眼中杀意浓厚。

  唐方走了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无数行人在雨中匆匆忙忙地赶路,路边的商贩也早已没有挣钱的心思,飞速的收拾着摊位,找个干净的地方赶紧避雨,唐方不闪不避,任凭雨水打湿浑身衣衫,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天色越来越黑,天空中乌云密布,雨水冲刷而下,唐方仰头,望着上空这片永远看不到边际的天空。

  “人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别重逢么?”唐方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僵尸泪,脸庞上已经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低声呻吟道,“小紫,大家何日再见面。”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