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829】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829】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进入新版阅读   当所有的僵尸全部吸入了唐方的九幽宝塔之中,唐方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甚至在塔尖之上的他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栽下的危险,看得紫玲玎等人心惊胆颤,却没有一个人敢茅然向前,去阻止唐方的所作所为。938小说网 WwW.938xs.com◎頂點小說,x.

  因为,如果唐方不能将这僵尸的戾气所洗涤干净的话,这批僵尸一旦入世,后果可想而知。

  在远处遥遥观战的龙虎山诸人也再默默地看着唐方,虽然以他们的功力,在这场旷世大战中做做的一切已经是极限了,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诵读龙虎山的大道真经,为唐方祈福,而唐方这一刻的舍生取义,已经感动了在场所有人,无论他们过去对唐方的出身和作为抱有何等的偏见,此时所有人的心全部悬在了嗓子眼,眼神尊崇地看着这个已经成为道门乱世中唯一救星的唐方。

  当最后一个僵尸被唐方吸入之后,唐方纵身一跃,消失在半空之中,紫玲玎毫不犹豫,身形向前,向着唐方消失的地方猛地冲了过去,身后紧紧跟苏三娘子和唐忆等人,而最后,王云光也是咬了咬牙,紧紧跟了上去。

  龙虎山诸人眼睁睁地就看着唐方一行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遁入其中的紫玲玎等人,忽然眼前的场景一换,一条曲折的山路出现在紫玲玎的眼前。

  而唐方高大的身躯,就在他们前面,唐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眼前这条似乎无尽的山路。

  紫玲玎连忙跟上,叫道:“唐方。”

  唐方抬了抬手,示意紫玲玎过来,问道:“这里,你知道是哪里吗?”

  紫玲玎一扫后山,点头道:“这是大家龙虎山后山的必经之路,怎么有问题吗?”

  唐方摇了摇头,看着两处高耸入云的大树和树下已经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层的落叶。

  沙沙沙沙的扫地的声音传来,石阶上一个背影佝偻的人从远处慢慢地走来,他手中拿着一把扫帚,正在认真地清扫着落叶,石阶两旁静的出奇,甚至可以听见落叶慢慢飘落的声音。

  人由远及近,待那人扫到了唐方的脚下,才将佝偻的背影挺直,对着唐方微微点头道:“你终于来了……”

  这个人,在场所有人都认得,正是当日安倍**师肆虐龙虎山之际,从天而降的那个召唤仙虎的龙虎山无名高人,只是那人惊鸿一瞥,召唤出仙虎,露出一手旷世绝学之后,便又神秘地消失了,神龙见首不见尾。

  没想到此时他又主动现身,出现在了唐方等人的眼前。

  紫玲玎率先上前,对着老者恭恭敬敬的鞠躬道:“龙虎山当代掌教紫玲玎,见过师门前辈。”

  老者看着紫玲玎微微颔首道:“乌月鹤的位子,到底还是你这个女娃儿坐了,好得很,好的很。”

  紫玲玎身后的那只仙虎看见了老者,跳过了诸人,跑到了老者身边,亲昵地摇着头,老者轻轻抚摸着仙虎的头,眼神中露出了慈爱的目光,笑着道:“老伙计,想不到你这次入世的日子,居然被我还久,看来你是连我这个老头子的话也不肯听了。”

  仙虎亲昵地叫了一声,仿佛在撒娇一般。

  唐方看了周围一眼道:“老人家,你在这里多久了。”

  “多久了?”老人晃了晃手中的扫帚,笑着道,“不短了,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算算时日,快一百年了吧,只是我来这里再久,也就不过这里的树,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这么高,而现在我白发苍苍,将死未死,他们依然还是和我第一次来时候一模一样。”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些两旁的树木已经不知道生长了多少个世纪,百年光阴,对于这树木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自然看不出任何变化。

  老者招呼着诸人,道:“跟我上来。”

  虽然谁人都不知道老者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他既然是龙虎山的人,自然不会对唐方等人心怀杀机,几人想都不想,就跟着老人向山上走去。

  走到了山尽头,龙虎山的老人停了下来,回头道:“你们可知道,刚才一共走了多少阶梯。”

  唐方等人面面相觑,以他们的性子,谁人会数,倒是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王云光走上前来,轻声道:“前辈,大家刚才一共走了四百九十五道阶梯。”

  老人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你是王家的小子吧?”

  “晚辈姓王,正是祝由王家现存在世的唯一传人。”

  “你心细如发,品行端正,原本是一个难得的修道之才,但是为何我刚刚看你面相中,总是透着一丝莫名的戾气?你心中有结,尚未开解啊。”

  “还请前辈指点。”

  “解铃还需系铃人啊。”老者不再说话,指着前面道,“我家到了。”

  诸人一愣,前面并无房屋,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老者怎么说:我家到了。

  老者指着一快光洁如玉的石板道,“就是这里,修道者以天为盖以地为庐,何须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只是这几十年来,我从来没有请客入我‘家’,怕是委屈了几位了。”

  “不委屈,不委屈,”唐方哈哈一下,洒然坐在了地上,道,“我他妈的就喜欢这样,要你是那种婆婆妈妈的女人,我才懒得和你说话呢。”

  几人也纷纷坐了下来,唐忆躺在苏三娘子的怀里,眼睛好奇地盯着眼前的这个老者,似乎想等着听爷爷讲故事的小女孩一样。

  诸人坐定,老人率先开口了:“刚才我仿佛听见龙虎山有大变,可有此事?”

  “唉,刚才法海那个老不死的家伙又跑来跟我约架,结果半途中又开小差溜走了,看来下次约架改约炮好了,直接一炮子干死他娘的。”唐方嚷道,身边的紫玲玎等人已经羞红了脸,只有唐忆不喑世事,还想再问“叔叔约架是什么,约炮又是什么呢?”被苏三娘子死死按住嘴,不等她开口。

  紫玲玎死死地掐了一下唐方的手腕,示意他在前辈面前多少要注意一点形象,好歹他现在也是所谓的“众望所归”的大侠士,别整天跟王仙峤混一块,好的不学,乱七八糟的学了一肚子。

  唐方不以为意,笑着道:“我说错了吗?前辈,你不会和这些娘们一般见识吧?”

  老者笑了笑道:“唐先生性格直爽,也是一大优点。刚才后山震动,法海可曾有何异样?”

  “法海那小子把你的祖师爷爷们全部刨出来了,娘的,杀人妻女,刨人祖坟,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法海都已经做全了,娘的,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能忍,老子的刀不能忍,下次遇到这小子……”

  唐方言语恨恨,但是到底还是不敢托大,毕竟他现在知道,法海高不可测,自己和他几次相斗,都是以惨败告终,法海虽然可恨,但是道法高绝,天下无人能及,这又是任何人不可能否认的事实。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