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384】离开花苗

【384】离开花苗

进入新版阅读   待那声音消失,所有人这才猛地似乎从梦境中醒来一般,不由得抹了脸上的一把汗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只有王仙峤似乎还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秦满好心地走了过去,想将他拉起来,王仙峤低沉地吼了一声;“走开……”

  秦满不敢得罪他,只得默默地退开。

  唐方的脸此时比阴翳地天空更加阴翳,这判师走的时候,他每一个字都听的很清楚,他走到了王仙峤的身边,沉声道:“站起来。”

  王仙峤有些后怕地站了起来,众人这才发现,这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居然整张脸都吓青了,失魂落魄。

  “那人是谁,你认识?”唐方的声音不怒而威,双目紧紧盯着王仙峤,静静地等他回答。

  王仙峤心有余悸,甚至还不敢将自己的头抬起,紧紧闭着双唇,默然不语。

  唐方微微动怒,道:“王仙峤,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快说!”

  王仙峤终于抬头,看着唐方,声音居然有些沙哑,道:“老祖,走吧,回到落洞中,然后在那里永远不要出来,不然……你逃不过他的手心。”

  唐方道:“你说此人到底是谁,难道连你千年的修为,都忌惮此人之极么?”

  “千年修为?”王仙峤摇了摇头道,“千年修为对于此‘人’来说,不过是反手可灭,老祖,不是小人夸大,若是一般的判师来了,老子也不怕,老子也就是千年僵尸之体,判师如何能够断我命数,但是此人——此人乃是判师之祖,乃是天不敢收,地不敢灭的人物啊……只是,这等人物,千年之前就早已是超脱了地仙存在,如何还会留在这个世界里面……如此存在,本应该不存在于此啊……”

  唐方瘪瘪嘴道:“别说的那么玄乎,此人到底是谁,你认识他么?”

  王仙峤长叹一口气,道:“何止认识,我能变成今日这模样,都是拜此人所赐啊……”

  唐方皱眉道:“难道此人比那灭了魏家的判师还利害吗?”

  “魏家灭了?”王仙峤微微有些诧异,道:“不过也不奇怪,魏家虽然有几手绝活,但是遇到了判师,到底还是死路一条。”

  “魏家没灭,只是被一个以生命的代价下了咒语的判师,魏家家主还在,而且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你,本人还是魏家的女婿——虽然只是名义上的。”

  王仙峤道:“那肯定不是此人出手的,若此人出手,魏家焉能还有活口,不过魏家敢得罪判师,倒也是有些骨气,这代的魏家家主是谁,有空我倒想会会,听听当年魏家与判师的这段往事。”

  唐方道:“此人到底是谁,王仙峤你快告诉我。”

  王仙峤看着唐方,可怜巴巴地道:“老祖,并非小人不敢对你隐瞒,实在是……我好不容易从落洞中走出,大爷,你能让我多活几天吗?”

  唐方盯着王仙峤,看了半晌,王仙峤眼中的惧意不似有假,联想刚刚他对判师的俯首帖耳,又相信了几分,道:“好,我不逼你、不过若是以后我能强大到与这判师一斗之力之时,你能告诉我么?”

  王仙峤看着唐方,眼中居然露出了真诚的感激,点头道:“多谢老祖。”

  唐方回首,看着那具倒霉的花苗已经化成的骷髅,唏嘘道:“祸从口出,秦满,挑个好地方,给他葬了吧。”

  秦满看着自家兄弟,眼眶不禁泛红,他知道,自己兄弟死的冤枉,若是死在白苗手里,他们还可以报仇,但是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刚才那个人手里,恐怕花苗一族,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起了。

  唐方对王仙峤道:“走了,这里没有什么大家什么事情了。”

  秦满道:“难道唐爷就这么走了。”

  “放心,那个判师是冲着老祖来的,若是他刚才要开杀戒,你们这谷里面的人都不够看的,秦满小儿,作为一族之长,凡是求人不如求己。”王仙峤道。

  “可是……”

  “唉,算我欠你的,”王仙峤闷闷地道,显然因为刚才的事情,心情大坏,“此物能助你逃过三次大劫,只是你以后花苗之人须得安守本分,不要在做逞勇斗狠之事了。”

  秦满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王仙峤手中的一件器物,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驼铃,但是他知道,这王仙峤的来头,那可是连他师父都忌惮三分的人物,他能够拿出的东西,自然是珍贵无比,秦满无比珍重的藏好,点头道:“多谢老祖。”

  对着唐方又道:“大恩不言谢,我花苗能保存血脉,都是拜唐爷所赐,唐爷一路珍重,不管唐爷何时想回我花苗都是花苗最珍贵的朋友。”

  唐方点头道:“来日珍重。”说完,想了想,道:“替我好生照顾你妹子。”

  秦满点头道:“此事不用唐爷操心,小人自然知道——只是唐爷,若是以后小妹侥幸有了身孕的话——”

  唐方摆手接过了秦满的话头道:“此事日后再议。”

  秦满点头,不再言语,唐方看了王仙峤一眼,道:“怎么,被吓得腿都软了么?还有力气走路没,有的话,给大爷腿脚利索点。”

  两人说完出谷,两人心思都大坏,唐方再思索刚才那判师留下的半截话,想问王仙峤,但是王仙峤守口如瓶,好像真的透露了半个字就当真会脑袋搬家一般,唐方知道,这道门中大神通者太多了,自己不过井底之蛙,连窥其门径的资格都没有,有的时候,当真是觉得自己就像抱着一个金元宝,走在闹市中的三尺稚子,似乎谁人都想算计自己,只是忌惮在闹市中同样有着这念头其他成年人,所以才迟迟不出手。

  走了不久,天色便全暗了下来,唐方凭着直觉很快便找到了一处乱葬岗,自己这些日子太过忙碌,早已忘了好好修炼,趁着机会,倒是要好好地补一补才是。

  唐方早到这坟头最上方,盘膝坐了下来,很快便进入了入定之中,王仙峤也找了一处,盘膝打坐,两人便在这罕无人迹,偏生又恐怖莫名的地方开始修习。

  不久,唐方长长的吐出一口白气,在黑夜中依然清晰可见,白雾如同一道蘑菇云一般,在唐方鼻间出现,然后散开,照定了唐方举头三尺之处,遥望之下,倒也真有些仙风道骨,唐方嘿的一声,所有白雾便全部一吸而灭,不留半丝痕迹,唐方顿觉浑身舒爽,一种久违的神清气爽涌上全身,唐方觉得,现在自己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

  不知不觉间,天色大亮。

  忽然,唐方心念一动,大声道:“何人在旁,鬼鬼祟祟地,给我滚出来!”

  在旁的一处低矮地坟头,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响起,唐方冷哼一声,身形如电,五指探爪,向着那处凌空抓去,一声惊慌失措地叫声响起,唐方待看清楚这人,不由得下了一跳,连忙将往一偏,但是强烈的风声,已经将这女子吓得惊慌失措不已。

  王仙峤走了过去,看清这人,哈的一声,笑了,道:“小娘子,你怎么也跟上来了。”

  来人居然是花蔠,这小女子身上的衣衫已经很多处被勾破了,一只鞋子也不知道那在哪里了,脚踝处处处伤痕,看得触目惊心,不由得让人心生爱怜。

  唐方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秦满小子让你跟来的。”

  “我哥哥没有让我来,是花蔠,花蔠自己……跟上来的……”花蔠始终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唐方,俏脸已经涨的通红。

  “你这是何苦呢?”唐方叹息道,“大家都是亡命江湖的人物,随时都可能丢了脑袋,想必你也知道,今天我就惹了一个大仇家,你跟着我,只有吃苦的份,快回去吧。”

  花蔠抬头道:“花蔠……花蔠已经是爷的人了,爷不管要不要我……花蔠都要跟着爷……若是爷不要花蔠……花蔠除了死,没有别的办法。”

  “你这是何苦呢?”唐方心中有些不忍,他知道,苗女不比汉女,若是爱上了一个汉子,便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但是若是被人负心了,那报复心之重,也是令人不敢领教的。

  “我已经娶妻了,”唐方道。

  花蔠摇头道:“我不管……花蔠知道,在你们汉人中男人三妻四妾平常的很,花蔠只愿跟着唐爷……不敢奢望其他。唐爷若是不要我……”说完,花蔠猛地从怀里掏出匕首,抵住自己的喉咙,泣声道:“花蔠只有一死了。”

  “哇哦……”王仙峤高兴地拍手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么?好玩,好玩!”

  “住嘴!”唐方回首对着王仙峤吼道,然后在对花蔠柔声道:“可是……可是我还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处理,你跟着我,诸多不便,我还得照顾你,多不好,听话,先回去。”

  花蔠摇了摇头道:“花蔠不走,花蔠知道唐爷是要做大事的事情,花蔠知道自己是唐爷的累赘,花蔠只希翼唐爷把我安置在一处,三年五年回来一次就可以,花蔠等得起,但是苗疆我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

  花蔠抬头看着唐方,眼神中充满希望。

  “好好好!!”王仙峤火上添叶,道,“唐爷如此真心的女子,负了她可是会天打雷劈的,唐爷还是答应了她吧,不然你让着姑娘往哪去啊,花蔠,过来,唐爷不疼你,你王爷疼你。”

  “你少说几句会死么?”唐方恨不得将王仙峤拖过来暴打一顿,这贼人贼眉鼠眼的样子,真的太贱了。

  唐方皱了皱眉,道:“你当真愿意跟我。”

  花蔠似乎看到了一点希翼,抬起头看着唐方,有些期待地道:“唐爷……唐爷……当真愿意收留花蔠么?”

  “看你这模样……我也不忍心让你再这么回去啊。”唐方看着花蔠浑身的伤痕,有些不忍道,“不过我真的不能一直带着你,我还有一个侄女,若是你有心的话,就替我先照顾她,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花蔠脸上露出了喜容,满口答应道:“是,花蔠一定做到。”

  唐方正愁唐忆无处可去,始终留在那个张若龙的身边,成了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军统威胁自己的工具,而自己又偏生无法找到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照顾她,寄养在旁人的家里,毕竟不好,若是花蔠能够代为照顾的话,便是最好不过的。

  花蔠则是想,若是能够和唐忆处在一起,只要好生照顾好她,和她处好关系,说不定能够替自己在唐方面前美言几句,名正言顺进入唐家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再说了,唐爷的侄女在自己这里,唐方说什么一年也会回来见自己的侄女几面,这不就是给自己创造了无穷的机会么。

  这个结果,甚至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唐方道:“那就好。”看了看花蔠,又对着王仙峤大声吼道:“王仙峤,把你的鞋子拖了。”

  “为什么?”王仙峤一脸不情愿地道。

  “叫你脱了,你就脱了,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唐方将王仙峤的鞋放在了花蔠脚下,看都不去看一脸抗议的王仙峤,柔声道:“试试。”

  花蔠感激地看了唐方一眼,道:“多谢唐爷,”抬头对着王仙峤甜甜一笑,道:“也谢谢王爷。”

  王仙峤有气无力地举举手,算是回应。

  王仙峤本就是童子之身,而花蔠的脚也不大,居然不大不小刚刚合适,唐方点头道:“不错,天亮了,赶路吧。”

  “嗯。”花蔠乖觉地道。

  日头渐渐的上升,唐方带着王仙峤和花蔠,三人向着城里面走去,唐方接回唐忆之后,再找个干净的地方,将两人安排后,再图后事。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