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入我之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383】入我之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唐方一愣,想也不想道:“和那个日本女人有关?”

  王仙峤白了唐方一眼,道:“不然,你当秦满这小子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和判师打交道?”

  秦满在旁道:“唐爷,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大家,那个女人到底怎么样了?难道是这女子回来报仇了吗?”

  想起那女子的降头之术,秦满至今还心有余悸,道:“我就算敢惹一百个断粲,也不想惹这么一个女人,唐爷,你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将这个祸害除了呢?”秦满抓耳挠腮,一时间不知所措。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我做事要你管吗?”唐方淡淡地道,“这事,花苗的人都知道吗?”

  秦满道:“暂时不知道,今早我发现身上这个黑印的时候,只当是一般的疾病,所以问了一下王大先祖,他老人家一看就……”

  “当时我都吓到了,”王仙峤接过话头道,“按理说这判师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但是这胎印乃是判师的标志,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我当时也很纳闷,想来想去,只能连上那骚娘们这条线了。”

  “贡师……判师……”唐方深吸了一口气,道,“想不到这小小的苗疆居然能引出这么多深不可测的老江湖,此事暂时不要在花苗之中传播,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秦满点头道:“这点我晓得……”

  “迟了!”忽然王仙峤望向天空,没来由地道。

  三人一齐望天。

  天边的落日已经渐渐消失在谷口,只留下一抹绯红的夕阳将半边染得血红,隐隐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一种不详的警兆在唐方心中生起,唐方淡淡地道:“清场,将所有人退到谷中深处,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出来。”

  秦满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连忙点头,传令下去,所有花苗族人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三人的表情也知道,必然是有大事发生,不敢多问,纷纷退到了深谷之中的洞穴里面,偌大的鹰嘴峡,只留下了秦满三人。

  安抚完了族人的龍蛰等人出来之后,便一脸焦急地看着唐方等人,忙声问道:“唐爷,王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唐方不做声,静静地看着天空渐渐消失的那抹红霞,如同一尊万古上佛一般,而王仙峤也是收敛了脸上的往日的戏谑,很少有的认真。

  来头可是江湖五邪之中,最难惹的,最无解的判师,任凭王仙峤数千年的道行,恐怕也是暗自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之所以无畏,是因为无知,但是王仙峤不可能不知道判师的恐怖。

  残阳如血,引起一阵阵风吹草动,只要在场的人都能感到宛如实质的压迫感,就如同猛虎出现前那一阵阵心惊肉跳的恐怖。

  王仙峤低沉地道:“判师作怪,通常是在日夜交接之时,这一刻,天地倒转,日月交替,人之生气极易走失,可以让他的判命之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唐方皱眉道:“有解么?”

  王仙峤道:“判师判人性命,如同阴司勾魂,以命填命,你见过在阴司的阎王簿上勾了名号的人,能够逃脱吗?”

  唐方道:“人命天定,判师何德何能,可以代天取命。”

  “判师原本就是命格五弊三缺之人,阴间不收,阳间不留之‘人’,所行便是阳人代行阴司之事,白日为人,定人间定数,夜间为鬼,判阴间命运,穿梭阴阳二界,天地无人可治。”

  唐方皱眉道:“难道世间上真有这等不受阴阳束缚的存在,那岂不是逆天之‘人’,上天真的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当你真正作恶十世,恶贯满盈,杀气冲天到连阴司都不敢留的时候,便有了判命的资格。”

  唐方冷笑道:“想不到阴司也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狗玩意。”

  王仙峤脸色一变,道:“老祖,休议阴司是非,此乃大忌。”

  就在说话间,忽然那片残云猛地一变,似乎流动起来,在天空慢慢地聚拢,形成一张模糊不清的人脸形状,两只空洞的眼睛盯着站在谷中的几人,此时的王仙峤不自禁间便汗水淋漓,盯着那张由残云形成的人脸,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惊怖。

  那张‘人脸’俯视下界,嘴角似乎还形成了一丝不屑的笑容,盯着王仙峤,王仙峤仿佛觉得一种强大到了极点的压迫力从天而降,汗水淋漓的脸变得越来越不安,这是他自从出落洞之后,第一次露出真心的恐惧。

  嘎砸,嘎砸,嘎砸。。。

  忽然一阵宛如机械牵动的声音响起,从谷口缓缓地走进了一个白衣白裤地人,渐渐地走进了,诸人这才发现,这眼前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玩偶,一个木刻的玩偶。

  整张脸就是一片木,脸面光滑,无耳无眼无嘴,穿着宛如一身洁白的丧服,每一步,都发出木屑摩擦的吱吱声,僵硬到了极点。

  王仙峤的脸越发阴晴不定,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忽然,那张木雕的无脸木偶开始慢慢的变化,仿佛就像出现了一把利刀一般,开始慢慢地在那木偶的脸上雕刻,一点一点,鼻眼开始出现,眉眼渐渐地有些相似这在场的某一个人。

  王仙峤的身子开始瑟瑟发抖整张脸变得扭曲莫名,忽然间,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压力彻底压垮了心防,大叫一声,扑到在地上,几乎带着哭腔道:“奴人王仙峤参见判师大人,大人住手,大人且慢……”

  天空中那张人脸露出了不屑之笑,如同雷鸣般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失魂落魄之人,总算认识我了……”

  “奴人不知是判师大人降临,有失远迎,还请判师大人恕罪。”王仙峤的身子开始瑟瑟发抖,“请大人高抬贵手,不要夺了小人的命数。”

  那张慢慢形成的人脸慢慢地停下了变化,诸人这才发现,这张人脸的模样虽然未成型,但是已经隐隐和王仙峤有了几分神似。

  王仙峤这才猛地松了一口气,不自觉间已经汗水湿透了整个后背。

  连这深不可测的王大仙人都吓得屁滚尿流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龍蛰等人心中不由得疑心大起,其中一人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大声道:“哪里来的人混账,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大胆!”忽然猛地一声大喝,从半空中的那片人脸血云中响起,如同平地惊雷,让所有人耳膜震荡,可是王仙峤早已经吓得爬倒在地下,半句声音都不敢吭。

  忽然,那张木质人脸开始渐渐发生变化,仿佛一把无形的刀,刻着那张无脸脸孔,一刀一刀,滋滋的声音,在谷中响起,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不敬之人,就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僵直的僵立在那里,如同一具僵立的僵尸……

  然后就在谷口的穿堂风中,脸上的肉一块块的掉落下来。

  而那人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痛苦一般,站在那里,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

  所有人都被这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般,秦满正要上前去拉那人,王仙峤忽然鼓足了勇气一般,低沉地提醒道:“别碰他。”

  站在谷口的那木偶的脸面渐渐地开始出现,每刻下一刀,那人脸上的肉便掉下了一块,一刀刀,深入骨髓,整张脸很快便露出了森森的白骨,那人依然似乎没有半分的疼痛,目光空洞地直挺挺的站着……

  肉,一片片地掉落下来,很快,那人半张脸变成了半边骷髅,而那谷口的木人,也半张脸渐渐出现。

  眉眼正是此人。

  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妄动半步,甚至大气都不敢出,如同泥塑木雕一般,愣在了哪里,强大的压迫感,让他们无所适从,就如同一只蝼蚁,仰望苍天,震撼着苍天的宽广和自己的卑微。

  甚至连一战之力的勇气都没有。

  无形的刀锋森森刻在那泥塑的木偶上面。

  眉眼……

  口鼻……

  双耳……

  而那个站在原地的倒霉的花苗汉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风干成了一个骷髅……

  脸上连一片肉的都没有留下!

  那个木偶终于刻成,栩栩如生,就算是在精通刀法的木雕高手恐怕也无法刻出这等活灵活现地木偶,特别是那嘴角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似乎在嘲弄在场的人,也似乎在警告着在场的所有人。

  你的命,在我手……

  轰!

  一阵清风吹过,那个花苗之人,整个骨架灰飞烟灭,剩下地只有一堆衣服掉落在地上。

  而那张木偶却忽然如同活了一般,和那个一模一样的脸面,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刚才那人,就是此时的木偶。

  森森地声音从那木偶的口中出现:汝之命,控我手……

  第一次,唐方感觉到这判师的诡异与强大,甚至感觉到,此人可以掌控天地一切的力量,世间万物,六道轮回中,无物可抗。

  难怪连祝由中实力最为强横的魏家,也对判师噤若寒蝉,甚至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有。

  这还是人吗?!

  那只木偶的‘眼睛’忽然在眼眶中一动,微微张嘴,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赢勾……大家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唐方心如电转,难道自己曾经与此人见过,还是此人与自己的前世有过瓜葛……

  唐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收起心中恐惧,朗声道:“你是谁。”

  “旱魁为虐,如惔如焚,果然是乱世出妖孽,辗转千年,你到底还是又出现了……”那木偶发出刺耳的声音,“来来来,过来,让我好好地看看你……”

  “嗯。”唐方忽然间变得双目迷茫,身子几乎不听使唤了一般,一步一步地走靠近那个木偶。

  “不要!”秦满再也顾不上危险,大声叫道,但是唐方置若罔闻,仿佛被牵引了一般,不自禁地向着那木偶越走越近。

  走到了那木偶的身边,那木偶机械地从白袍中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唐方的头顶,低沉地道:“仙人拂尔顶,助尔得长生,赢勾,你若入吾之门,我可赠你千年怨念。祝你修成千年魔体……”

  唐方依然无动于衷,仿佛灵智已经消失了一般,那木偶嘴角露出一丝浅笑,道:“很好,很好,你辗转千年而不得之怨念,尽控我手,当年你求之不得之物,今日唾手可夺,只要你入我之门,拜我之魂……”

  “我是判……判阴阳命数,判天地机变,判风雷阴雨,可入我门,便可缝补你当年破碎的魔心,再战蚩尤,我亦可以助你……”

  唐方依然面无表情,任凭那木偶抚摸,木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赏:“你乃是天地之势,六道之中,当年蚩尤以一滴僵尸血,造赢勾、禹溪、后卿,你因取自人道污秽,三大真主之中,只有你有轮回之力,乃是天地间人势,应劫而出,所以人间大劫,你的实力便越甚,可你因为人间情欲勾扯,所以不能入魔,连三大真主中的禹溪都已经成魔,而你还在人世徘徊,孤独无依存,缺的不就是人间怨念么?如今怨念唾手可得,只需你入我之门,任我差遣千年,便可,千年对你来说,不算久吧?”

  唐方依然不答话,那木偶嘴角牵扯一道阴翳的笑容,抚摸唐方的顶,淡淡地道:“跪下,你便可以拥有这一切,当年你求之不得之物,便可瞬间拥有,这个诱惑你没有理由拒绝。”

  忽然,唐方的嘴角同样一笑,淡淡地道:“可惜我不喜欢做别人的狗。”

  说完嘴一张,杀生刃在手,猛地一刀向着那木偶劈去,厉声喝道:“装神弄鬼的玩意,给我死!”

  木偶脸上笑容凝固,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是道念,是道念!”那木偶猛地如同触到了某种不可置信的能量,喃喃地道:“僵尸修道,僵尸修道,不可能……魔道殊途,不可能……”

  “可是这明明就是道念啊……”

  杀生刃力劈而下,那个木偶瞬间飞灰湮灭,天空中的人脸同时也消散,只留下一道宛如惊雷般的声音:不可能……赢勾……你居然……居然破了那道禁制……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赢勾,千年你居然想出这等方法……

  原来如此,小子,你终究不过是别人的嫁衣……

  但是赢勾,蚩尤不会放过你的……不会的……你是他造出来的,你终究是他的狗……不和我合作,你只有死路一条……

  等死吧……

  蚩尤会来找你的……

  他肯定已经发现了……

  你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件好玩的玩具而已……

  玩具而已……

  话音越来越低,但是尾音依然在空谷中不断的回响……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11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