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378】情欲挑逗

【378】情欲挑逗

进入新版阅读   如今的唐方,不知道是因为修炼道法的缘故,心中的欲火在不知不觉中降了很多,特别是在唐梦琊死后,他更是变得庆幸寡欲了很多,早已经没有当年动不动就要逛窑子的冲动,但是在此时,一方面因为唐梦琊牵扯到了心中的某处回忆,更是因为痛恨眼前的女子,所以干脆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毕竟,如今他才是二十多岁的男子,面对眼前的这个可以予取予求,毫无反手之力的女子,不可能没有反应,而当这种反应一旦来临,就会如同决堤之水,如何收也收不回来。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唐方嘴一张,杀生刃出现在手中,用刀在安倍沙罗的眼前晃来晃去,然后耀武扬威地把玩着,安倍沙罗只觉得寒气逼人,似乎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倒竖起来,骇然道:“别碰我!”

  唐方似又变回了当年的那个破皮无赖,笑嘻嘻地用匕首在安倍沙罗的额前慢慢靠近,安倍沙罗一点一点的向着后面后退,直到整个身子退到了一颗树旁,身后没有半分空间,这才停了下来。

  唐方的匕首紧紧地跟上来,用匕首在她的脸蛋下肆意摩挲着,安倍沙罗又羞又怒,偏生此时奈何不了此人半分,唐方的匕首猛地一下抵在了安倍沙罗的喉间,刺骨的寒意森森地涌进了安倍沙罗的身体里,安倍沙罗不由得轻声“呀”了一声,没有选择的昂起了俏脸,盯着眼前这个男子,用颤抖地声音道:“你想干什么?”

  “嗖!”唐方手似乎有意无意地抖动一下,安倍沙罗黑色大袍服被划破了一个大口子,半边雪白而丰满的胸肌露了出来,连深深的乳沟都一览无余出现在唐方的眼中。

  唐方的喉间微微耸动,双目一闪不闪地盯着安倍沙罗的乳沟处,邪邪一笑道:“是真丝的么?”

  指的自然是安倍沙罗最贴身的胸罩,相信这辈子,唐方是惟一一个见过此物的。

  安倍沙罗整个身躯瑟瑟发抖,但是受着杀生刃的巨大威胁,根本不敢乱动,正要开口唾骂,唐方的匕首微微上扬,又抵住了她的咽喉,却没有伤到她半分皮肤。

  “这玩意虽然没毒,但是被弄伤了,相信很不好看,如果你不介意以后永远带着面具的话。”安倍沙罗心中一沉,唐方是什么人物,他如何不知道,传说中心狠手辣之极,一夜之间,王家上下七十一口人,就是他杀的,还有在阴山上,那累累的死尸也是他的杰作,杀人如麻的他,绝对不在乎在一个女人最看重的脸上留下一些不美好的回忆的。

  安倍沙罗颤声道:“你这么做,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唐方依然紧紧盯着安倍沙罗,身躯似乎还狭促般的靠近了三分,顿时安倍沙罗感觉到唐方男性的特征已经毫无遮掩地暴露在自己的身下,顿时更加羞愧难当,唐方淡淡地道:“你师父会不会放过我,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一定不会放过你。”

  安倍沙罗鼓足勇气,唾骂道:“畜生!”

  “畜生?”唐方哈哈大笑,转眼间面色一敛,变得阴沉难定,道:“畜生,你也配骂我是畜生,你们日本人在我族人身上犯下的淫行可及我万一?我是畜生,那么你们又算什么?”

  安倍沙罗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唐方恢复神色,似色鬼一般贪婪的看着安倍沙罗的乳沟,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道:“若你你不听话,我相信外面的那个人一定有足够的手段让你变得服服帖帖,当然,如果他还治不了你,不要紧,大家可以慢慢的找,一定会找到一个让你听话的男人,你说对不对?”

  安倍沙罗几乎绝望,唐方,一个人还不够,居然还要和外人一起……而且还要……

  安倍沙罗气的差点哭出来,道:“你,你以为我会任凭你摆布吗?”

  “难道不是么?”唐方凑到了安倍沙罗的耳边,温热地气息扑在安倍沙罗的耳朵里,让她觉得一种奇特的滋味,十分难受,偏生又一种莫名的受用,唐方似老友般在她绯红的耳珠边轻声道:“若是我废掉了你,然后再挑断你的手筋和脚筋,你还有反抗的机会么?啧啧,倒也是天生尤物,相信很多男人会对你感兴趣,让大家算算,你说把你卖进去,会值多少钱呢?”

  “不要……”安倍沙罗轻声尖叫道,奈何唐方的匕首抵在自己的喉间,根本让她无处可躲,那娇羞而又怯弱的姿态,让所有的男人都不禁欲望升腾,难以把持。

  唐方在靠近半分,欢乐地吹响了口哨,啧啧道:“所以,你最好听话,否则,你会知道你的下场。”

  说完把脸凑到她耳旁,轻啮着她圆润嫩滑的耳珠,安倍沙罗的内心如同千万头小鹿乱撞,在唐方的轻轻啃噬下,只觉得浑身酥麻难忍,偏生内心又惊恐痛苦到了极点,两者折磨下,让她仍不住的地想叫出来,一边垂泪,一边喘着道:“唐方,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唐方又靠近了几分,两人之间再无任何滞碍,甚至安倍沙罗能感觉到唐方身上那纹理清晰的八块腹肌在自己光滑无暇地小腹下不停地起伏,而下面那东西更是坚硬如铁,抵着自己,偏生身后靠着树,让她连半分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唰!”唐方匕首再次下移,将安倍沙罗那胸前的带子挑断,顿时两个微微颤抖地雪白酥胸毫无阻碍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安倍沙罗又惊又怒,条件反射般的用手捂住。

  唐方匕首一挑,再次抵住她的咽喉,冷冷地道:“放开。”

  安倍沙罗羞愤交加,哭声道:“求你放开我,你这个魔鬼。”

  唐方微微一笑,手中稍稍用劲,匕首冰冷的边缘整个贴上了安倍沙罗娇红如血的脸颊,叹声道:“若是花上一道,恐怕就不值钱了……”声音骤然变冷,以不可质疑地语气道:“放开手。”

  安倍沙罗泪水长流整个人身子在剧烈抖动着,用手捂住胸口的手指尖都有些微微发白,唐方猛地一把将她的双手抓起,高举在头顶,单手按住双手,身体又靠近几分,两人之间再无半分缝隙,肢体交缠地味道,让安倍沙罗既害怕,又隐隐有些兴奋。

  安倍沙罗闭上了眼睛,悲戚地道:“你还是杀了我吧……”

  唐方呵呵一笑,道:“刀就在这里,你只要用力一点,便可以结束所有的一切,何必要我动手。”

  安倍沙罗神智陡然似乎清醒,雪白的脖颈微微向前倾上去,杀生刃顿时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丝浅浅的血痕,安倍沙罗吓得赶紧缩了回去,螓首摆动哭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唐方,你不要这样,不要……”

  唐方凝视着安倍沙罗被泪水化花的妆容,不得不说,这娇媚的小女子,确实有着一张精致的脸,可能比唐梦琊也不遑多让,只是自己以前从未注意这女子的长相罢了,唐方嘿嘿一笑,道:“这是你的选择。”说完收回匕首,猛地刺下!

  “不要!”安倍沙罗吓得魂不附体,一声响,匕首在离她耳边只有半寸的地方,钉在了树上,安倍沙罗心中隐隐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还没来得及庆幸,唐方的一张禄山之爪已经好不客气地覆在自己酥胸上面。

  “啊!”安倍沙罗如触电一般浑身颤抖,唐方单手抓住她的双手,抵在树上,另外一只手好不客气在她身上肆意抚弄,挑动着她的情欲,安倍沙罗的躯仍在他手底下扭动抖颤着,张开小嘴不住急喘。

  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吸入安倍沙罗的鼻尖,唐方已经毫不客气地凑了下去,紧紧地吸住了安倍沙罗的嘴唇,安倍沙罗紧闭双唇,死死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唐方轻轻地啃噬着她的红唇,强烈的挑逗意味,让安倍沙罗有些神智迷糊,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唐方的手继续下滑,拂过她没有半分赘肉的小腹,便要长驱直入,杀入她最为隐私的地方。

  “不要!”安倍沙罗情不自禁地开口低呼道,就趁着这个当口,唐方毫不客气地将舌头抵住安倍沙罗的牙关,强行扣关,安倍沙罗贝齿紧闭,咸咸的泪水滑入口中,但是偏偏唐方的单手如同铁箍一般,紧紧圈住了她的双手,让她丝毫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强烈的刺激让安倍沙罗浑身紧张,整个人身子崩得绑紧,唐方那只罪恶的手抚摸过的地方,如同一道道地热流穿过身体,刺激着她的浑身感官,强忍着对方无处不到的拔弄和让她神飘魂荡的挑引,安倍沙罗勉力振起意志恳求道:“放开……”

  话没说完,唐方的舌头已经毫不客气地窜入了她的口中,柔软的舌尖一挑,啐起安倍沙罗的香舌,无耻地嬉弄着,安倍沙罗咛嘤一声,偏生唐方紧紧贴着自己,连她偏过半寸地机会都不给。

  “啊!”安倍沙罗再次感到一种强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唐方的那只手已经开始探到自己的已经微微变得温润的地方,安倍沙罗用尽全力挣扎着,身躯如同蛇一般扭动,含含糊糊地挣扎道:“放开……我……我……哦……不……不要……”

  “撕”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唐方连同那件早就被他撕得四分五裂的黑色长袍和安倍沙罗身上的亵衣一同撕裂,安倍沙罗大半个酮体便暴露在唐方的眼皮底下,羊脂一般地肌肤挑逗着唐方的情欲。

  “求求你……求求你……”安倍沙罗泪水泉涌,此时那个在安倍大法师座下第一女弟子,在皇军中有着无比崇高威信的安倍沙罗,就如同受惊的小兔一般在唐方的身下苦苦恳求,再也没有半分傲气和尊严。

  唐方嘴角邪魅一笑,下腿猛地一抬,抵住安倍沙罗的大腿,强行将她的一条玉腿挑起,然后整个人贴的更紧,安倍沙罗明显感觉到唐方那庞然伟物散发出的高温,就在离着自己身体不到数寸的地方。

  芳径未曾缘客扫,蓬门初始为君开。

  只道此时,安倍沙罗才猛地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落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的魔爪中,甚至他的一举一动都完全可以左右自己的情绪,唐方的眼中闪着诱人的光芒,舌尖吞吐之间,顿时香津扑鼻,而唐方那双肆无忌惮的手在她的肉体上活动着,手到之处,一阵阵地引发着安倍沙罗的春情,不知道为什么,安倍沙罗从绝望中似乎振起了一丝兴奋的惶恐,内心的深处似乎开始隐隐期盼这个男子再进一步。

  唐方看着安倍沙罗的酡红的脸,心中已经了然,自己的阴符经中的催情手段已经开始起到了作用。

  唐方所习的阴符经中,不仅仅包含了博大精深的道法,更有不少注解中涉及到道家阴阳双修之术,当年唐方只是把他作为一种与唐梦琊调情的手段施为,每次用处,唐梦琊必然欲生欲死,用力迎逢,成为两人床第间不可缺少的恩爱手段,只是唐方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居然会用到这个女人的身上。

  时机已经成熟,此时就算唐方放开安倍沙罗,安倍沙罗也不会反抗,已经挑起的情欲已经开始渐渐侵蚀她的理智,让她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

  唐方猛地她最后一件蔽体的亵衣脱了下来,尽露出她羊脂白玉般的美丽胴体,安倍沙罗开始试探着颤抖地抖动她颤巍巍的舌尖,唐方张开大嘴,一把将她的舌尖吸入自己嘴里,两人唇齿交接,传来了安倍沙罗低声的呻吟,浑身滚烫如火,激烈地逢迎着唐方的所有举动。

  唐方死死压住安倍沙罗的娇躯,挤压在一棵大树处,放开了安倍沙罗的双手,安倍沙罗居然毫无征兆的一把紧紧楼主了唐方,唐方双手肆意抚弄,上下齐手,此时安倍沙罗被逗得春情勃发,不可遏止,不住喘息扭动逢迎,明知对方是魔鬼也忍不住热烈反应着。

  唐方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猛地抽出了插在树上的杀生刃,脱离了安倍沙罗的唇腔。

  嗖!一阵寒光闪过,安倍沙罗已经凌乱不堪的长发被唐方的匕首划过,贴面而过的寒风让安倍沙罗整个人如同被冷水当头浇下,灵台恢复了一丝清明。

  睁眼一看,唐方面容冰冷,双眸中清澈如水,哪有半分情欲。

  呸!

  唐方一口唾沫吐在安倍沙罗的脸上,如同看着一摊腐烂不堪的肉一般,转身扬长而去。

  安倍沙罗顿时羞愧欲死,浑身如同虚脱一般跪倒在地上,顾不得浑身一丝不挂,掩面嘤嘤的哭了起来。

  “唐方……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

  树林中传来安倍沙罗如泣如诉地哭声,但是唐方再没回头看她半眼。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