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357】牡丹花下死

【357】牡丹花下死

进入新版阅读   “啊”,顿时檀香吓得花容惨淡,急忙道:“阿婆,不要……”

  卓静道:“那你还不将那个秦满给我交出来。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秦满……”檀香用贝齿咬住自己的下唇,终于开口了,“秦满……秦满确实来找过我……但是……但是已经在三日下山了。”

  “此话当真!”卓静道。

  “不敢欺瞒阿婆,”檀香轻声道。

  卓静点了点头,对着唐方道:“唐方,你刚才也听到了,难道还要我重复一遍吗?”

  顿时唐方不由得大感失望,难道秦满当真已经下山了,若是如此,自己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自己自从上山以来,凤凰山忌惮自己的身份,所以一直隐忍,说起来自己先是无理闯山,然后再是以凤凰树为要挟,逼着凤凰女交出秦满,大有盛气凌人之势,若非自己断了龍蛰一臂,心中急迫,依着唐方的性格,也不是如此嚣张跋扈,凤凰山一再退让,难不成自己当真要把凤凰山翻个遍不成?再说,即便是自己将凤凰山翻了底朝天,若是凤凰女有心隐藏秦满,自己也是断然找不出来。

  一时间大感头疼,不知道如何是好。

  对付都把事情做到了这个份上,于情于理,若是再一味威逼,倒是显得自己胡搅蛮缠不识好歹了。

  唐方从树下跳了下来,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也算对得起龍蛰了,先下山与龍蛰汇合,若是秦满当真已经回到了苗寨中,此事与自己便再无瓜葛,若是秦满不再,在做打算。

  一念自此,唐方点了点头,道:“既如此,算是我唐突了,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不送。”

  唐方对着王仙峤微微颔首,王仙峤嘴角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颇有深意地看了檀香一眼,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道:“小娘子,我相信大家很快就会又见面了。”

  说完跟着唐方的身后,在凤凰女怒目而视的目光中走下山去。

  卓静看着唐方下山的背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看了檀香一眼,道:“行了。人走了。”

  檀香微微一笑,道:“阿婆好生利害,寥寥数句就将这两个傻瓜打发了。”

  “只是暂时的,相信只要他们不是蠢到了极点,很快就会反应过来,不过到时候秦满对大家已经没有用了,檀香你要加油啊,我凤凰山的这一代倒真是都指望在你身上了,血娘子,你给我用心点。”

  檀香笑道:“檀香知道了。”

  “无尾啊,无尾,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给我好好的查清楚,为什么大家无尾会在他的身上,等此事了了,大家便要全力将无尾夺回来,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应该快了……我凤凰山失去了的东西,一定要找回来!”

  “檀香知道,到时候檀香会亲自部署此事的。”

  “这次多亏了若只提前报信,大家才有了准备,布下了这个局,将这两人骗了下去,唐方有魏老鬼撑腰,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得罪了。”卓静不禁有些唏嘘,道,“不过若是大家血娘子炼成了,便是祝由我奈何不了大家了。”

  唐方两人走了下山,唐方头也不回地道:“你怎么看。”

  “老祖怎么看我就怎么看……”王仙峤笑嘻嘻地道,“老祖慧眼通天,说的定然是真理。”

  唐方冷冷地道:“你不是拍着胸脯说这秦满定然在凤凰山上的,现在呢?”

  “现在我更加确定秦满定然在山上。”

  唐方沉着地道:“说来听听。”

  王仙峤好整以暇地道:“凤凰山这些年来本事没有进展,但是撒谎骗人的本事却是精进了不少,刚才若是我发现了一个破绽,当真就被这些小娘们骗了呢。”

  “说下去”。

  “哈哈,依着老大的智慧,想必比小人我看得更为通透,凤凰山的这拙劣之技必然是没有逃过老大的法眼,不过,这些凤凰女果真是爬了老大,不然也不会苦心孤诣地想出这么一出,用苦肉计骗过老大。”

  “不过,刚才虽然这群小娘们满嘴的胡话,但是有一句倒是真的——这卓静的确十分看重檀香那个小娘们——老大注意到了没,檀香小娘们的耳上穿得两只小蛇,若是大家没有猜错,这小蛇便是凤凰山求之不得血娘子!”

  王仙峤愈发得意地道:“这血娘子世代传承,每一代都会有一个凤凰女成为他的替身,用自己的精血豢养血娘子,以保证这血娘子能够活下去,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代便是那个檀香小娘们,若是檀香小娘们能够用自己的精血做到与血娘子心意相通的话,血娘子便会被唤醒,否则不出五年,檀香便会被血娘子吸干精血,被另外一个凤凰女代替,而檀香就会变成一具干尸——这小娘们长的花容月貌,可惜了——不过我刚才见血娘子隐隐有了苏醒的迹象,这是我所知道的最接近能够唤醒血娘子的蛊女,难怪那个卓静会这么看重檀香。”

  “那又如何。”

  “这就是关键所在。”王仙峤润了嘴唇道,“血娘子需要的精血极多,若是只是一个女子的话,没有一天便会被吸干了,所以这些血娘子的所有者,只有不断的吸取男子的精血来补充,凤凰山为什么不断的下山虏获男子,其实很大一部分便是为了供养血娘子的所有者,再加上血娘子天生性淫,因而会影响到所有者的心性,别看那个檀香表面上清纯无比,其实内心却是一个骚到骨子里的淫娃荡妇,老祖觉得,一个淫娃荡妇会对男人产生真情吗?”

  唐方微微一想,点了点头。

  “所以,”王仙峤自鸣得意地道,“所以,这点就成了卓静唯一疏忽的地方,大家只要证明了檀香不可能爱上秦满,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推翻,这凤凰山的刚才定然是在演戏无疑。想必卓静或许根本不知道我对凤凰山这么了解,可能天上地下能够看穿这一点的,也只有我王大仙人和老祖两人而已。”

  “那大家该怎么做。”

  王仙峤笑道“如果一个小偷指明了要到主人家偷一件东西,主人家将这件东西藏到自认为小偷如何找都找不到的地方,当确信小偷走了之后,主人家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唐方道:“看看那件东西是否还在。”

  王仙峤打了一个响指,道:“老大果然聪明,想必这一切都在老大的计算之中,先是敲山震虎,光明正大地上山要人,然后再杀个回马枪,可笑凤凰山的小娘们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底还是着了老大的道儿。”

  夕阳西落,夜色逐渐降临。湘西日夜温差极大,入夜后很快便得阴冷森寒起来。狂风卷过,林涛阵阵,山涧水声轰隆作响,雾气迅速弥漫。月亮缓缓升起,凤凰山对岸的树木如在云端,影影绰绰瞧不分明,只有那颗巨大的神木,宛如从半空中插下的一把刀,举头望不到尽头。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阴寒妖魅的无形之气正无声无息地渗透飘荡。

  王仙峤缩了缩脖子,道:“老大,看,这些小娘们在那里!”

  唐方借着无比精纯的目力,抬头看去,果然所有的凤凰女都集合在凤凰树下,面容神色皆是平静如水,其中可以清楚地认出卓静和若只,但是却不见檀香。

  “他们在干吗?”

  “蛊女拜月,每当有月色的晚上,蛊女都会有拜月的习俗。”

  “为何不见檀香。”

  王仙峤脸上露出了一丝淫色,笑道:“但是这血娘子不同,每当月圆之夜,便会发作,檀香若是此时不与自己的面首行云布雨,吸取男人的元精的话,根本无法活下去。”

  “做记号了吗?”唐方轻声问道。

  王仙峤微微一笑道:“这自然是不必老祖担心的。”说完王仙峤如同变戏法一般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罗盘,道,“有了这玩意,只要那个小妮子在世间,便是逃不出爷爷的五指山。”

  唐方微微点头,这王仙峤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精,做事滴水不漏,若是不是因为当时得到皮囊的时候一时大意,被自己算计了,他如何能够对自己这般俯首帖耳,只是这王仙峤并非真心效忠自己,不然身边若是当真能够有此人作为助力,自己当真是会如虎添翼。

  王仙峤将罗盘一转,罗盘的指针疯狂的转动,最后落在了一处停了下来在杂草斑驳的断壁之处,若是不是有罗盘指引,很少有人会发现,在这杂草的后面,隐藏着一个隐秘的山洞。

  王仙峤笑了,道:“原来这小妮子躲在这里面。”

  “你来过?”

  王仙峤居然出乎意料老脸一红,搪塞道:“都是些成年旧事了,不值一提。”

  说完率先走了进去。

  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地道,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往何方,很快道路便出现了岔口,王仙峤似乎极为熟悉地形,一边回忆,一边带着唐方在洞中穿梭,里面很黑,看上去浑然天成,每个石洞旁边都有无数的小洞,密密麻麻,曲曲盘旋,盘根错节,若不是王仙峤以前来过,换做唐方,若是稍有不慎,便如同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迷宫一般,永远不能出来了。”

  终于,王仙峤在一处尽头停了下来,回头笑道:“好戏就好开始了。”说完,不知道在哪里按住了一个机关,缓缓地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小门。

  眼前骤然豁然开朗,洞中彩光流离变幻,数百只桃红色的飞萤交织飞舞,异香扑鼻,一切宛如梦境。

  “谁”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唐方若是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秦满。

  这小子果然在这里。

  唐方正要回答,这时候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三人之多,远而近,唐方和王仙峤寻了一处暂时隐藏起来,凝神倾听。

  秦满又道:“檀香,是你么?你终于来见我了?”话语中居然带着一丝欣喜。

  唐方心中一叹,看来这秦满已经泥足深陷,被这檀香彻底迷住了。

  檀香的声音响起:“是我。”

  “你终于来了,”秦满似乎松了一口气,道,“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檀香幽幽一叹,道:“你真的不该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么?”

  “血娘子。”秦满语气一沉,有些自嘲地道,“若是在一年前,我说我会爱上凤凰山上的血娘子,恐怕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世间男子皆是无耻之辈,哪有男子真心会对男子会对女子真正用心的,秦满,你这不是情,是痴,是傻,你是花苗的首领,日后很有可能继承老司的位置,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秦满苦笑道:“檀香,大家可以不说讨论这些问题,今晚是大家的洞房花烛夜,难道你不高兴么?”

  “可是明天你就会死了,秦满,你这又是何苦呢?”

  秦满期待地道:“你爱上我了?”

  檀香娇躯微微一颤,声音有些颤抖道:“唤醒血娘子,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

  秦满笑了笑道:“当年在苗寨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你是凤凰女,但是还是中了你毒,我曾经也再犹豫要不要上山找你,但是直到我认识了一个人之后,我才下定了决心。”

  “谁?”

  “唐方,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子,他为了自己的心爱的女子,可以不顾一切地闯入落洞之中,他能为自己心爱的女子献出性命,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唐方骤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若是秦满当真受了自己的影响而上山的话,自己可真是作孽深重了。

  “可是我不同,我只是一个凤凰女,不值得你爱。”

  “又有什么不同,”秦满笑了笑,道,“当日我还骗唐方说,你们凤凰山的人都是受人尊重的奇女子,不过,其实我也没有骗他,我知道其实你们凤凰山的女子,并非表面上那样,其实你们你们下山的时候常常也会帮人,当年我遇到你的时候,你不正是在给我族人治病吗?”

  檀香笑了笑道:“那些都不过是大家为了勾引男人的手段而已,你知道这几年,有多少男子死在我的手里面么?”

  “至少你记住我的名字。”秦满柔声道,走了过去,牵起了檀香的手,喃喃地道:“檀香,今天是大家大喜的日子,开心点。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檀香香肩微微耸动,秦满凑了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檀香的香唇,檀香耳边那条血娘子似乎有了感应一般,瞬间一抖动,檀香浑身一颤抖,整个身躯慢慢开始发烫。

  秦满喉间咕哝一下,低首看了一眼檀香,喃喃地道:“直到今日,我才知道,什么叫红颜祸水,原来世间真的有女子会让男人心甘情愿地去死……若是只要今日一过,你便可以唤醒凤凰山几百年来无人可以唤醒的血娘子,从此摆脱那灼骨刺心的疼痛,那么,我便死了也能含笑九泉了……”

  檀香微微闭上了眼睛,眼角似乎有些湿润,就在这时候,浑身猛地一颤,似乎疼到了极点,秦满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道:“怎么又要发作了?”

  檀香点了点头,耳上的两只血娘子也同时微微地摆动起来。

  秦满笑道:“过了今天就永远不会了。”

  说完轻轻牵起檀香的手,向着洞中的一处石床上走去。

  王仙峤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道:“又是这张床啊!”话语中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不知道何时,檀香已经已襟半解,素胸如雪,即便是隔着这么远,唐方和王仙峤都可以看见他浑圆雪丘急速起伏,秦满吐气如牛,用手用力地将檀香搂在怀里,两人肌肤相亲,几乎没有半分间隙,十指交缠在檀香的黑发之中,用力的摩挲着。

  王仙峤好整以暇,兴致盎然地看着眼前这场即将开始的盘肠大战,而唐方也是心底龌龊地没有上去阻止。

  室内流萤飞舞,清寒幽香在室内缭绕周转,软玉温香,春色满怀,最原始的欲火轰然蔓延,秦满双目骤然一合,将檀香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檀香也是晕红,花唇微启,发出一声低低的颤抖呻吟,毫不客气的将一双雪白的大腿死死勾夹住秦满的腰腹,如八爪鱼般将他紧紧缠住。

  此时,饶是神仙下凡,恐怕也难阻止秦满内心的欲望,滚烫到了极致的情欲在焚烧他所有的理智,他双目迷蒙,口干舌燥,喃喃地道:“今日,就算死了,也是值得了……”

  檀香似乎情欲催动,整个人变得狂野非常,主动地将自己柔软的舌尖伸入了秦满的舌颚之中,如同一点火苗瞬间将秦满浑身整个点燃,毫不客气地粗鲁地撕下了檀香身上的衣服,一把抓住了檀香胸前那盈盈一握的新剥鸡头,在自己的手中肆意爱怜抚摸玩弄,秦满只觉得眼花缭乱,天旋地转,琼津暗渡,唇齿留香。丰满温软的乳丘在他胸膛的挤压下颤动,滑腻的肌肤冰凉而又滚烫,这一切如此真实又如此虚幻。忽然,檀香猛地她咬破他的嘴唇,吸吮秦满从唇下流溢的鲜血,颤声叹息,他体内的火山终于崩爆,喉中蓦地发出一声狂暴的喘息。

  一把撕下了檀香的下身蔽体的渎裤,便要挺身而入。

  理智,生死,责任,在这一刻统统被秦满抛开,此时的他,心中只是充满了最原始的欲望,如同一头正直发情的野兽,肆意地索取着与生俱来最原始的需求……

  檀香的耳边两条血娘子瞬间如同激活了一般,吐出嘶嘶的红杏,就在两人耳鬓厮磨的时候,缓缓地向着秦满的耳边钻了进去……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