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僵尸有泪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此时的紫玲玎因为进入血池之前已经衣裤全无,此时浑身上下没有片丝遮掩,但是此时性命关攸之际,紫玲玎也顾不得许多了,倒是欧阳风骨将目光留在了紫玲玎的雪白的身体上面,故意用猥亵的目光上下打量紫玲玎,奸笑道:“紫玲玎,果然是天下道门的第一美女,想当年我的眼光也不差吗?是不是我是天下间第一个看到你一丝不挂的男子?若非我此时已经是僵尸之身,早已经没有七情六欲,不然我非得将你压在我身下,大肆猥亵一番才好。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说完,欧阳风骨仰天长笑道:唐方,你看到没,你看到么,你心爱的女子现在正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

  紫玲玎顿时羞愤难当,再次扑了过去,但是此时的她如何是准备许久的欧阳风骨的对手,欧阳风骨轻松地将紫玲玎的长剑击落,冷笑道:“紫玲玎,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去的,我欧阳风骨虽然对你不感兴趣,但是我相信天下的男人对你这身体还是很有兴趣的,等我收了你本尊,你这副皮囊我还会有用处,不羞辱你三五年,让你成为人尽可夫的烂货,我如何肯让你便宜的死去,紫玲玎……我高高在上的道门第一美女!”说完,欧阳风骨那血淋淋地手掌在紫玲玎的脸上一摸,故意在鼻尖一闻,道:“虽然这脸已经没有当年的模样,但是一个铜板一次,我相信还是不少山野村夫会趋之若鹜的,紫玲玎,你不要怪我,只怪你为什么是唐方的姘头!”

  紫玲玎一掌闪了过去,但欧阳风骨已经绕到了紫玲玎身后,用手狠狠地揪住紫玲玎的长发,把紫玲玎地头扬了起来,此时紫玲玎在僵尸之身的欧阳风骨的手里面,根本没有半分挣扎的机会,紫玲玎银牙咬碎,鲜血从嘴角渗出,狠狠地道:“欧阳风骨,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何必如此折磨我”

  “好个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句话你怎么不对唐方去说。”欧阳风骨将紫玲玎地头搬了过来,让她的眼睛和自己对视,狠狠地道:“你看看我,你仔细看看,我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地模样,是谁造成的,你唐方,是你那个爱的死去活来的姘头!”

  “呸!”紫玲玎一口血痰吐在欧阳风骨的脸上。

  欧阳风骨不怒反笑,甚至连脸上地唾液也不擦拭,阴声笑道:“好,我今天就要你亲眼看看,我是如何将你地本尊炼成我这九幽神塔的护塔神尊,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说完,欧阳风骨将九幽神塔祭出,九幽神塔顿时化作万道霞光,在空中渐渐变大,欧阳风骨地脸上露出了乖戾的神情,用手一指,九幽宝塔应声而下,死死地将那条青蛟压在了塔下,青蛟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哀鸣,身子开始慢慢地收缩,而塔身却是越变越大,将青蛟整个收了进去。

  轰!

  “不要!”紫玲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此时的她连动一个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什么,”欧阳风骨将这些日子在唐方处忍受的一切全部发泄在了紫玲玎身上,他尖声笑道:“不要什么?紫玲玎,你这是在求我吗?你求我,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

  “不要炼……”紫玲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地道:“算我求你了……”

  说完,一滴清泪滴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唐方,你听听,你听听,你的女人在求我!”欧阳风骨将紫玲玎的头发猛地揪起,然后用手掐住紫玲玎的下颚,强迫紫玲玎和自己的四目相对,此时的欧阳风骨,早已丧失了常性,整张脸扭曲的狰狞恐怖,道:“可是,没有用,求我也没有用!”

  说一指,九幽神塔中火焰四起,青蛟在塔中开始剧烈的翻滚。

  “不要!”紫玲玎发出撕心裂肺地吼声。

  “唐方,你当日让我所受地痛楚,我要在你的女人身上,一点一点连本带利的找回来。”忽然欧阳风骨将紫玲玎整个人高高举起,用手猛地在紫玲玎地胸口一掏,一颗冒着热气的心脏被欧阳风骨抓在了手里面,紫玲玎一声惨呼,差点昏死过去。

  看着手里面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欧阳风骨眼中射出了贪婪的神色,喃喃地道:“七巧玲珑心,这就是七巧玲珑心,有了此物,我何愁天下不在我手中!”

  说完,张开了嘴,整个要吞了下去。

  忽然!

  一声惊天动地地吼声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飞驰而来,只见唐方一张愤怒到了极点的脸出现在欧阳风骨的眼里。

  “孽畜,你敢!”

  欧阳风骨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唐方居然会忽然出现,停下了动作,乖戾笑道:“唐方!”

  “欧阳风骨!”

  紫玲玎胸口依然在喘息不定,迷蒙的目光中隐约看到了唐方身影,用尽全部的力量,挤出了一句话:“你来了……”

  唐方看着此时的紫玲玎,心痛到了极点,轻轻地道:“可惜来迟了……”

  说完,双目如刀一般锁定了欧阳风骨,一字一句的道:“欧阳风骨。”

  “哈哈,好朋友,没想到我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你居然还认得出来,不错,很好,只是此时你的女人,你是不是认得呢!”

  说完,将手中血淋淋的紫玲玎扔给了唐方,阴笑道:“你的女人,你自己照顾吧。”

  唐方伸手,将紫玲玎搂在怀里,而此时,欧阳风骨的身影已经快如闪电地站在了自己地面前,对着唐方好不犹豫的一拳轰出!

  唐方同样毫不思索,右拳迎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气流乱窜,将在旁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王仙峤吓得一大跳,忙不迭地向着洞外飞跑。唐方将紫玲玎一抛,头也不回地道:“照顾好她,若是她死了,你也不用活了!”

  “哎呀,这人心都没了,还怎么活,老祖你这不是玩我啊,”王仙峤万般无奈地将空中的紫玲玎一把搂住,嘴里喋喋不休地道:“人要是没有心了,还怎么活,好,就算没心了,我王仙峤尚且还有一法子,但是这女子经脉全部断了,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好,我王仙峤也可以想办法……问题是,这女子地三魂七魄都没有了啊……这个,老祖,老祖……不带这么玩我的啊……”

  王仙峤抬头,就在他说话间,唐方与欧阳风骨已经在血池上空对了数百招,两人身法都是快如闪电,一瞬间,在血池上空全部都是两人的残影,根本分不出谁是谁,王仙峤擦了擦眼睛,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才是高手啊。”

  “哎呀!”王仙峤顿时感觉手上劲道加重了,急的跳脚道:“你这婆娘不要死啊,你死了我也得陪葬,把眼睛睁开,快睁开啊,哎呀妈呀,求你了,祖宗,女祖宗……”

  王仙峤忙不迭的在怀里面摸出还带着汗味的药丸,扔进了紫玲玎的嘴里面,喃喃地道:“还好,还好,当年在蓝三那里弄来的这药丸还没吃,应该这女娃可以支撑一时,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那老妖怪的这玩意有没有过期啊……”

  “呸呸呸!晦气,各路神仙,如来,观音,保佑这玩意管用啊,不然这小祖宗发起狠来,我也得跟着陪葬,天灵灵,地灵灵……”

  “轰!”一声巨响,欧阳风骨的身影急促后退,撞碎了一块巨大的石块,顿时石屑纷飞,吓了在旁的王仙峤一大跳,忙又后退数尺,生怕殃及池鱼。

  欧阳风骨顿了顿身形,血红的眼睛盯着唐方道:“唐方,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完,欧阳风骨将手里的心脏高高举起,道:“看到没,这就是你心爱的女人的心脏,你很爱她吗?我看她心脏都没有了,你怎么救的活她!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死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唐方双目赤红,狠声道:“欧阳风骨,就算紫玲玎死了,我也要你陪葬。”

  “陪葬?”欧阳风骨仰天长笑道,“我已经”被你葬过一次了,我现在和你一样,是不死不灭的僵尸之体,你如何灭得了我!”

  “那就给我永世不超生!!”说完,唐方嘴一吐,杀生刃在手,对着欧阳风劈头而下,欧阳风骨何曾不不知道此物的凶猛,哪敢硬碰,身影急退,手中一招,那九幽神塔在手中,欧阳风骨狞声笑道:“唐方小儿,当年你以此物压我,可想到也有被此物压制的时候!”

  九幽神塔迎风暴涨,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向着唐方当头压下,唐方双手一举,将宝塔擎在手上,道:“此乃是我之物,当日被你这不屑畜生偷走,今日居然想用我的法器来压我!”双手用力一举,欧阳风骨笑道:“唐方,此物在你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我就让你看看这九幽神塔真正的威力!”说完,单手一指,那九幽神塔如同瞬间重了千百斤般,死死压住唐方,唐方将杀生刃含在嘴里,双手用尽全力,但是脚下依然不堪重负,开始缓缓地塌陷进去。欧阳风骨呵呵一笑,道:“唐方,看我今日如何收了你,有了你这赢勾血脉,再加上紫玲玎的本命青蛟,一起炼化,我欧阳风骨今日便是得到了天大的造化。”

  “就凭你?”唐方喝了一声,道:“别忘了,你是我炼出来的,你的生死掌控在我的手里!”

  唐方一用力,将神塔顶起,用力一抛,就在这一瞬之间,唐方脱离九幽神塔压制,电射在了欧阳风骨的身边,即便是欧阳风骨的眼力,也看不清唐方身法,唐方的杀生刃已经贯体而入,唰!

  唐方无坚不摧地杀生刃顺着欧阳风骨的身体毫无滞涨地切开,直接将欧阳风骨劈成了两半!

  欧阳风骨的半张脸还在笑,嘲笑的意味更浓。

  “唐方,”欧阳风骨道,“我已经进入幽冥血池,早已经不在你的控制之下,你即便将我粉身碎骨,依然杀不了我,谢谢你啊,给了我不死不灭之身!”

  “废话真多!”唐方手中一横,欧阳风骨劈成四块,手足散落一地,仅存地四分之一张脸依然挂着不屑地笑容。

  “唐方,看你的身后……”

  “老祖,当心,那玩意邪门的很!”

  话音刚落,只见那九幽神塔飞驰而来,一道金光将唐方罩住,塔下熊熊烈火顿时如出现,将唐方整个人灼烧,唐方惨叫一声,只觉得浑身温度开始急促升高,皮肤如同爆裂了一般难受。

  此时,已经成了四块的欧元风骨的尸体开始渐渐聚拢,又变成了那血淋淋的僵尸:“火!永远是僵尸的天敌,即便是你拥有赢勾血脉也不行!唐方,当日你以火对我,可曾想到会受到同样的苦楚!”欧阳风骨迎风一指,火势更旺,唐方的浑身衣服顿时烧化,露出一身肌肉,那副在火中焚烧的刺青,张牙舞爪,显得格外醒目。

  “唐方,你服不服!”欧阳风骨高盛呼喊道。

  “服你奶奶。”唐方咬紧牙关,大声叫道。

  “好。”欧阳风骨点了点头,火势顿时更猛,即便是在旁观战地王仙峤也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烈焰,在那里急的直跺脚道:“祖宗,这可是九幽神火,取自于地狱最深处,就算是阎王老子被点燃也要老猫烧须,吃个大亏,我的祖宗啊,你倒是服个软,让那个祖宗放你一马,大家有话好好说……”

  欧阳风骨这才似乎才注意到旁边还站着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矮子,看了王仙峤一眼道:“眼里不错你是谁?”

  “我……”王仙峤愣了愣,眼珠子一转,愁眉苦脸地道:“我路过,你们忙,你们忙……”说完讪讪的抱着紫玲玎正要离开。

  “放下她。”欧阳风骨一边操控九幽神火,一边冷声道。

  王仙峤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眉头深深地皱起,隔了好久,才似乎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从怀里极不情愿地扔出了一件东西,道:“罢了,罢了!祖宗啊,不是你死了我也得死,我才舍不得这玩意,这可是一次性的好东西,我原本留着是保命用的……没想到今日……算我倒霉……”

  那玩意儿看似不起眼,似乎只是一见花子穿的烂衣服,但是当他落下来,刚巧不巧的的落在了唐方的身上,一道温润的光芒将唐方整个裹住,唐方大喝一声,居然冲出了九幽神塔拢出的神光,直接冲杀向欧阳风骨,一拳之接打在欧阳风骨胸口,欧阳风骨即便是僵尸之身,也是吃不了唐方势在必得一拳,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唐方哪肯停留,又是一拳!

  “轰!”

  “轰轰!”

  “轰轰轰!”唐方一连串拳打脚踢,将欧阳风骨几乎打的变了型,依然不依不饶,这次唐方学乖了,根本不给欧阳风骨丝毫喘息地机会,单手插进了欧阳风骨的胸膛中,将欧阳风骨地心脏整个掏了出来,然后又一拧,将欧阳风骨地脑袋提在手上。

  欧阳风骨喉间一声嘟囔,整个人这才倒了下去。

  “掏了你的心,卸了你的头,我看你还能活!”唐方将欧阳风骨的头颅往地下一扔,又狠狠地踩上几脚,道:“我造得出你,便灭得了你!”

  不再看欧阳风骨,连忙急急地冲向紫玲玎处,此时紫玲玎地胸口已经被欧阳风骨掏出一个大洞,鲜血汩汩流出,面色惨白,若非是王仙峤那一枚不知名的药丸再给她强自续命,加上紫玲玎到底不是凡人之躯,恐怕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王仙峤如同完成了天大的事情,如同捧着烫手地山芋般将紫玲玎递给唐方,长吁一口气道:“老祖你是亲眼看到了的,这小妮子在我手上这会,可还没死啊。”

  “闭嘴。”

  王仙峤连忙捂住自己地嘴巴。

  “小紫,小紫,你醒醒。”唐方抱着紫玲玎,轻轻地道,似乎此时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让紫玲玎魂归地府。

  紫玲玎悠悠的张开了眼睛,看着唐方,眼角划过一行清泪,用尽力气道:“你终于来了。”

  “我来迟了。”唐方哑声道。

  “不迟,来的正好。”紫玲玎勉强笑了笑,道:“我知道,我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不要说话,听我说,我要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你听着。”

  紫玲玎深吸一口气,微弱地道:“唐方,在我的心里,藏着很多秘密,我快死了,所以我再不说的话,以后就没有时间了,我不是骗你,只是我以为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地告诉你,唐方,我真的从来没有骗过你……你信吗?”

  唐方点了点头。

  “第一,唐方,我喜欢你,我是真心喜欢你。”

  “嗯。”唐方面容悲戚,点头道:“我听着,你说。”

  “第二,我不是人,我是一块石头,确切的说我是一块被封印在石头里面地怪物,二十年有人捡到了我,然后把我打开,找来了七巧玲珑心封在我体内,让我有了七情六欲,并且请畜道的祖师白娘子给我造了一张人皮,于是我便是人了……”

  “我听着呢,你继续说。”

  “他表面上对我很好,其实,在他的眼中,我只是他的武器,一个人形的武器,你懂吗?他一直培养我,让我任他做义父,然后又教我道法,让我拜入龙虎山下,成为现在所谓的掌门弟子,这都是他的计划,他唯一地目的,就是炼器,把我炼成一柄天下举世无双的利器。”

  “林不依?”

  “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我不是任人摆布的道器,我也是人,所以我恨他,我要杀他,我只有进入血池之中,才能将他封印了的本尊融合,解除他对我地封印,我想成为真正的人……”

  尽管这一连串紫玲玎如同奇峰突起的话语让唐方心中震撼,但是此时他依然没有反问,只是在点头,安静的听紫玲玎说下去,因为他知道,这是紫玲玎剩下的只有最后一点时间。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那张蛇皮,我知道了,你就是当年青仙子的那张蛇皮……”忽然在旁的王仙峤手舞足蹈起来,“我说,怎么我感觉不到你的三魂七魄,原来你只是一张蛇皮罢了……啊哈哈,我记起来了,青仙子的血玉玲珑在你手里!”

  “闭嘴。”唐方怒目而叱,王仙峤吓得用手再次封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错,青仙子的血玉玲珑的确在我这里,唐方,看到那塔里面的青龙了么,那就是我的本尊,也就是青仙子留在世间的宝物,血玉玲珑。”

  “当年青仙子自知大限以至,但是又担心自己归墟之后,世间便无人再可以克制住法海,于是便褪下一层蛇蜕,并将自己的内丹留在了蛇蜕之中,只要内丹能够和蛇蜕结合,便可以重生,当年的蛇蜕便是后来被林不依造出来的我,而这内丹,便是血玉玲珑。”

  说到这里,紫玲玎的气息更粗了,显然知道支撑不久了,于是加快了速度:“我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被林不依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挖了出来,并造成了人,但是林不依迟迟没有找到真正控制我的方法,所以便把内丹和我分离,设下禁制,封在我的那面镜子中,直到他找到控制我的方法为止,我知道,林不依乃是天纵奇才,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能找到方法,所以我等不了,我不想成为一个没有灵智,任人摆布的道器……唐方,所以我明知道此处危险,也没有办法,我只有铤而走险,别无他途了,唐方,你理解吗?”

  唐方点了点,紫玲玎惨笑一声道:“可是我到底还是失败了,不,我也算是成功了,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认那个恶魔肆意摆弄的,唐方,我要死了,你能……你能……亲我一下么?就像……就像……当年你亲唐梦琊一样……”

  唐方低下头,亲亲地吻在紫玲玎的嘴唇上,紫玲玎的嘴唇好冷,就像寒冰一样冷,就像她身体一样冷。

  唐方怀抱紫玲玎,感受着一丝一点的热能渐渐地从紫玲玎的怀里流逝。

  紫玲玎脸上充满了满足的微笑,喃喃地道:“此一吻,足够……这趟成人,能够认识你,唐方,我满足了,我没有来生……所以,不能跟你再见了……”

  “唐方……把我搂紧一点,我有点冷了……”唐方用力将紫玲玎搂在怀里,紫玲玎神智迷糊,此时已经不知道嘴里在絮絮叨叨什么,但是,无论说什么,唐方总是能清晰的听到。从紫玲玎嘴里吐出在清晰不过地两个字:

  “唐方。”

  在搂紧一点,我刚刚被火烧过,应该会暖和一点,这样,你就不会冷了吧……

  我喜欢过的女人。

  张若昀……

  死了,以一种刚烈到了极点的方式,剖腹取子,眼睁睁的在自己眼前,死了……

  唐梦琊……

  原本她可以不死,但是为了自己,当那冷冰冰的刀刺过来的时候,是她挡在了自己身前,在自己的怀里面,含笑而逝。

  此时,梦琊的坟头,应该绿草荫荫,那些小白花,也应该开了吧。

  现在又轮到了紫玲玎……

  甚至,唐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她,若是喜欢,为何当初没有表白……若是不爱,为何心头如此这般疼痛……

  现在,这个女子也躺在自己怀里,眼看着死神一丝一点的接近,自己却好无能为力。

  难道这就是我唐方的宿命,难道我当真是命犯天煞孤星,凡事我喜欢的女人,都会以这种悲凉的姿态离开……

  亦或者,这就是赢勾血脉的代价!

  我唐方,不争,不抢,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为何老天总是这样玩我!

  唐方心情激愤,差点好狂喊出来,但是他不敢,生怕吵了怀中人。

  一只手,颤巍巍地摸在了唐方的脸庞,紫玲玎微微睁开眼睛,微弱的道:“唐方,以后你会去看我吗?”

  你死之后,可以祭坟之人?

  唐方想起了紫玲玎时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死命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紫玲玎没有温度的手,缓缓地划过唐方的脸颊,然后跌在地上。

  “啊!”唐方心中如同万匹野兽嘶吼,但是嘴里却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一滴泪。

  从唐方的眼中划过。然后……

  被这生离死别感染了的王仙峤已经许久没有张开他那张聒噪地嘴,但是此时,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张脸都变形了……

  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僵尸泪!”

  僵尸居然有泪。王仙峤如同看到怪物了一般,死死盯着唐方,“不可能,不可能!老祖是赢勾之后,是不死不灭的僵尸,怎么可能有泪!怎么可能。”

  一滴泪,凝在了半空之中,散出了晶莹到了极点的光芒。

  然后紫玲玎整个人便凭空消失了。

  “小紫,小紫。”唐方被着忽如起来的一幕吓到了,慌乱地喊道:“小紫,你到哪儿去了,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那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凝在半空之中,仿佛失重了一般,迟迟不曾落下……

  唐方如同无头的苍蝇一般,手忙脚乱起来,四处张望,紫玲玎不见了,她去哪儿了……难道当真连尸首都要凭空消失吗?

  王仙峤过来,耸了耸肩膀,道:“老祖,紫姑娘……”说完,往凝在半空中的那滴僵尸泪指了指,“在那里。”

  果然,那滴僵尸泪里面,隐隐透出一个女子的轮廓,一袭紫衣,安然长眠。

  “僵尸泪啊……”王仙峤长叹一声,道,“今生能见僵尸流泪,死也瞑目了……”

  半空中,一句若有若无的话缓缓传来:

  今生我成不了你的妻子,那么,就让我成为你的一滴眼泪。

  从今以后,你的泪,只为我而流……

  ……

  王仙峤走了过去,用一个锦盒珍而重之地将这滴僵尸泪收了起来。拍了拍失魂落魄的唐方,道:“海枯石烂,尚且换不来僵尸有泪,紫玲玎的命,保住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html/book/1/11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