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305】破铜烂铁

【305】破铜烂铁

进入新版阅读   唐方对着王仙峤招了招手,王仙峤顿时满脸堆笑,走了过去,道:“老祖招我有什么事情?”

  唐方对着王仙峤微微一哼,道:“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你现在已经得到自己的真身,你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你答应我的呢?”

  王仙峤知道,事已至此,自己已经完全被唐方控制了,只要唐方的心念一动,自己就可能生不如死,当下不敢怠慢了唐方,恭敬的道:“老祖,那大家是不是就启程?去找紫姑娘?”

  唐方五指一抓,将比开始更加身材短小的王仙峤抓在手上,对着端目微微颔首,道:“小老儿,老子现在没时间陪你玩了,你自己好自为之,若是还一意孤行,残毒生灵的话,我定然饶不了你的,到时候再来收拾你!”

  唐方抓住王仙峤,不再耽搁,脚下生风,飞速地向着落洞中走去,返回与紫玲玎相遇的那个大厅,道:“现在怎么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王仙峤哪里再敢欺骗唐方,用手一指,道:“老祖往那……”

  唐方微微点头,带着王仙峤飞驰而去,九曲十八弯的落洞中,若是一般人进入,恐怕一辈子也走不出去了,好在王仙峤熟门熟路,很快便来到了魏求喜两人经过的那个暗道,王仙峤从唐方的手里下来,试探着推了推那道暗门,喜道:“老祖,我果然猜的没错,这里动了,肯定是魏求喜他们进去过。”

  唐方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地安定了下来,知道紫玲玎的下落,不管这里面如何危险,总比像个没头苍蝇乱撞好好得很多,唐方踏前一步,便要推开这道暗门,王仙峤上去按住了唐方的手,道:“老祖且慢。”

  “怎么?”

  “这里面便是进入幽冥血海的必经之路,里面凶狠非常,连魏求喜这样的人物在这里吃过苦头,差点死在里面,老祖虽然是赢勾之后,有僵尸不灭,不过不可不防。”

  唐方冷哼一声道:“连紫玲玎和魏求喜都能进去,老子比他们难道差吗?”

  王仙峤尴尬一笑道:“那倒是……不过紫玲玎有两把极其利害的镜子,但是老祖……”

  “少啰嗦,”唐方心系紫玲玎一把拧着王仙峤闯了进去,王仙峤吓得哇哇大叫,但是身体根本不再自己的控制,唐方推开门,一股刺鼻的味道穿了出来,唐方捂住口鼻,骂了一句,道:“什么鬼地方。”

  抬眼处,一片黑暗,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要知道,此时,唐方的目力已经达到了人类难以企及的地步,一般只要在稍稍有夜色的晚上,唐方都可以视如白天一半,但是在这里,唐方和所有人一样,如同目盲了一般。

  唐方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吹了吹,但是却丝毫没有点燃的痕迹,急的唐方一把把这玩意扔了,王仙峤在旁微微有些幸灾乐祸地道:“老祖,我说了……这里面乃是幽冥血海,凡火又岂能点燃,老祖还是不要枉费精力了……”

  唐方顺着声音来地方,一把抓住了王仙峤,嘿嘿然笑道:“老子晓得,你肯定有办法对不?”

  王仙峤苦着脸道:“我有什么办法……”

  唐方一把提起王仙峤,作势要摔,王仙峤连忙急声道:“老祖,有了,我忽然想到了,我似乎好像曾有一个玩意,但是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你小娃儿最不老实,快拿出来!”

  王仙峤脸如丧考妣,极不情愿地掏出一件东西,顿时四面八方光芒四射,甚至比当时紫玲玎地双镜还要管用,唐方眯着眼睛,看着前面地这条幽冥小路,问道:“你这是什么玩意。”

  “哈哈,一个小玩意而已,当年从清风门里面偷来的……不足挂齿,想当年……”

  “嘿嘿,看来你小子藏私还不少啊。”

  看着唐方有些古怪地眼神,顿时王仙峤有些警觉了,下意识地双手护住胸口,急急的道:“老祖,当年我确实……确实攒了不少的私货,但是都扔在尸鬼村里面了,没有带出来,随身带的也就是这个玩意了……”

  唐方哪里肯信这个大话精的话,微微一笑道:“你这个贪财如命的小人,恐怕自己命可以不要,这随身携带的法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弄丢的吧?”

  “真的啊,老祖,爷爷,祖宗,我可是对你的忠诚,青天可见,若是小人有半分藏私,就叫小人……”

  “好了,收了你这些牙疼咒吧。”唐方不屑的道,“走吧。”

  王仙峤拿出的东西,看似是一个夜明珠般的玩意,但是比唐方见过的所有夜明珠都要大——其实,唐方这辈子,见过的宝贝也就是当年在魏家祖宅收的那些孝敬,但是唐方没见过,不代表不识货,眼珠子一转,开始打这王仙峤这珠子的主意了。

  王仙峤看唐方不坏好意的笑容,心中顿时凄凉一片……

  不过此时,不是心存贪念的时,举目四望,那枚不知名的宝珠,即便比紫玲玎的双镜发出来的光芒亮了不少,但是毕竟在这个无尽的黑暗中,这光芒也不过是米粒之光,成不了气候,,再往深处,便是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除此之外,唐方还发现,脚下有着不到宽度不到半尺,一条延伸道不知道何处去的细长通道,通向未知的黑暗。

  再看脚下,是无底地深渊。

  在王仙峤的操控下,两人沿着这条细长通道,踏上了和紫玲玎进来时相同的道路,走了一会,王仙峤的神色越发古怪,又走了一段路,终于,王仙峤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老祖,你难道没有觉得,觉得有些不对劲吗?”

  唐方摇了摇头。

  王仙峤有些如同看着怪物一般,在身后将唐方再看了一遍,摇了摇头,哑然道:“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难道这赢勾血脉,传到这一辈,居然能够利害如斯?”

  唐方似乎听到了王仙峤的切切自语,转头问道:“你在我身后嘀咕些什么,是不是皮又痒了?”

  王仙峤自然是挤出一脸虚假到了极点的笑容,尽其歌功颂德和表白忠心之能事,唐方摆了摆手,道:“够了。”

  忽然唐方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来了!”

  王仙峤一愣,道:“什么。”

  话音刚落,王仙峤也是马上心念一动,感觉到了前方的异样,果然,在黑暗中,一阵风起之声很快响起,很快,声音越来越大,如同潮水涌动一般,在目力所及的最远处,一点腥红的斑点出现,很快,越来越大,如同红色潮水一般,向着两人涌动过来,王仙峤脱口而出道:“这是血蝙蝠,老祖,快逃命啊。”

  说完,抱着头便往后飞跑,被唐方一把拧了过来,厉声道:“慌什么!不就是一群畜生吗?”

  王仙峤慌声道:“老祖有所不知,这些畜生不是一般……”看着这血红的潮水很快便蜂拥而至,王仙峤甚至连说明的时间都来不及了,飞声道:“总之,惹不起,老祖现在跑路还来得及……”

  唐方哼道:“你在聒噪,我就把你扔进蝙蝠堆里面。”

  王仙峤果然收声,唐方站在甬道上,用及目力,死死的盯着前面涌过来的血蝙蝠,血蝙蝠越飞越近,满眼赤红充塞天地间,成千上万,根本无法数清,而且这些蝙蝠,似乎都已经受了惊吓,显得仓皇异常。

  王仙峤已经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面目发白,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昏死过去,血蝙蝠越来越近,瞬间便要飞到了两人身边,唐方微微一笑,居然将王仙峤当成盾牌,一把把王仙峤抵在了自己的前面。

  王仙峤魂飞魄散,哇哇大叫,都快哭了出来,

  “老祖,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王仙峤带着哭腔,一只血蝙蝠便要撞到了王仙峤的胸口。

  忽然,王仙峤的胸口一道刺目的光芒一闪,那只蝙蝠便如同撞在一堵墙上一般,直接摔下了那无尽的深渊之中。

  接着,那身后的蝙蝠便如同着了魔一般,相互撞击,一排排的血蝙蝠在高速中伤亡惨重,一片片地跌进了身下地血池,而那些侥幸没死地血蝙蝠,也根本无法靠近两人半尺地距离,跌跌撞撞的向前飞了去。

  待所有的血蝙蝠全部飞过,唐方这才松了一口气,将王仙峤放了在地上,王仙峤整个哭丧着脸,想被邻居家小孩欺负过的孩子一般,委屈到了极点。

  唐方心中松了口气,他这一赌,果然没有错,这老小子,果然身上还藏了不少好东西,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是断然不会拿出来的。

  唐方一指王仙峤胸前发出的光芒,笑道:“你不是说周身上下已经没有宝贝了,这又是什么呢?”

  王仙峤咬了咬牙,万分不情愿地把胸口地宝贝掏了出来,唐方斜眼一看,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看成色似乎很不错,既然能够让这些血蝙蝠失去常性,相互攻击,想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道器,王仙峤郝然道:“这原本只是一块凡玉,因为跟着当年全真的臭牛鼻子老道有了年岁,所以也有些灵性,刚才老祖……所以我才拿着试一试,没想到还有那么一点用,真的只是一块很普通,很普通的玉而已……”说道后面,王仙峤眼眶都红了。

  “拿来。”唐方摊开手,王仙峤心疼得都想直接抱着玉从这里跳了下去,极不情愿的将玉递给了唐方,唐方借着王仙峤扔出来的珠子,左看右看,有些爱不释手,王仙峤就更是心疼地要命,但是自己小命捏在别人手里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王仙峤试探道:“老祖,这玉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地,若是老祖喜欢……”

  “算了,一块破玉而已,没什么稀罕的。”唐方将玉递给王仙峤,王仙峤顿时感激涕零,连连道:“多谢老祖,多谢老祖。”

  王仙峤为人善变非常,唐方根本不知道他说的那句是真的,但是,他肯定,这次王仙峤的‘多谢’,是真心的。

  唐方眼珠一转,道:“王仙峤,你不是说没有任何宝贝了吗?”

  王仙峤又吓了一跳,落地的心又悬了上来,大摇其头道:“这下真没了……”

  “果真?”

  王仙峤真诚无比地道:“真没了。”

  “哎呀……”王仙峤顿时感觉浑身皮囊开始紧缩,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跌了下去,王仙峤如何不知道这下面是什么,连连喊道:“老祖,收了神通吧,小人还有,还有,还有,都给你还不行吗……”

  “还有什么,统统拿出来。”

  王仙峤定了定神,心中极不情愿的从怀里掏了一样宝贝,是一个看上去根本没任何特别的古鼎,但是此时的唐方,已非当年吴下阿蒙,他知道,真正的道器,并非当真光芒璀璨,外形漂亮,越是不起眼的东西,可能越是利害,唐方问道:“这个是什么。”

  王仙峤哭声道:“这是当年六一真人用来晚上小便的夜壶,真的没有特别的。”

  唐方似笑非笑地道:“用鼎装尿,这六一真人的爱好当真特别啊。”

  “所以,所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东西,”王仙峤急不可耐地便要将东西收了起来,唐方一把抓住了他瘦弱的手臂,道:“这就没了。”

  王仙峤摊手道:“真没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

  王仙峤看了看唐方,咬了咬牙,又从怀里面掏出了一个香炉,道:“这是当年紫薇老道士神龛上的香炉,”

  “还有没有。”

  王仙峤长叹一声,哀莫大于心死,又掏出一件,唐方再问,王仙峤在掏,再问,再掏……如同挤牙膏一般,从怀里面掏了七八件东西,依次依他的说明是当年阴山罗端洗脚的脚盆,天门薛断早上漱口的牙缸……连夜壶就又三四个,最后一个是当年魏家家主晚饭后,剔牙用过的牙签。

  王仙峤哭声道:“老祖,这次真没了……”

  王仙峤是尽其可能的羞辱自己身上带的玩意,但是对于这个满口谎话连篇的人,唐方连他一个说明都不信。

  看着在这窄窄的甬道上横七竖八摆满的‘破烂’唐方嘿然笑道:“王仙峤,你当真是不负一个‘贪’字,偷东西还真是不挑啊,有没有女人用的裹脚布啊?”

  王仙峤这次倒是爽快地点头道:“有的有的,”王仙峤从怀里果然掏出一块布匹,道:“这是最后一件了——老祖干嘛这么看我——真的是最后一件了。当年青仙子用过的裹脚布,这真的是青仙子用过的裹脚布啊!老祖。真没骗你。”

  算了,唐方挥了挥手,斜眼看了这些王仙峤嘴里面被贬低地一无是处地破铜烂铁,道:“收了吧,我才懒得管你。”

  王仙峤如蒙皇恩大赦,连忙将所有地东西全部兜了起来,比起他拿出来地速度快了十倍,腆着脸道:“老祖对我真好。”

  唐方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一地,王仙峤这如同变戏法地怀里,到底还有多少破铜烂铁,估计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过,唐方可以肯定的是,依着王仙峤的身份,这一千多年都不肯扔的东西,一定不会是‘破铜烂铁’。

  不过这时候,唐方已经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件事情,他缓缓张开手,手里面握住一只蝙蝠,唐方看着手里面蝙蝠道:“看到了没,这是剑上,紫玲玎他们肯定也遇到过这些血蝙蝠,这蝙蝠身上地血渍未干,他们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走。”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