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唐方猛地向秦满的人中处一掐,秦满幽幽的醒来,首先看见的是唐方一张冷峻到了极点的脸,在看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大麻袋之中,仅仅只露出一个脑袋,大抵已经明白自身的处境了,冷冷地道:“汉人,这里是苗疆,而我是这里的族长,若是你放了我,我保证不再追究此事,并且任凭你离开,只要你今生不再踏足苗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唐方冷冷地道:“我废了这么大心思去捉拿你,难道就是等你说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威胁吗?”

  秦满咬了咬牙,道:“说,你要多少赎金才肯放人。”

  唐方摇了摇头,秦满笑了笑道:“看来的胃口还不小,你们这些汉人从来就是诡计多端,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放你们这些汉人进入苗疆半步。”

  唐方开门见山道:“告诉我,落洞怎么走。”

  秦满将唐方上下打量一番,忽然仰天大笑,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落洞是什么地方,就凭你去落洞,与送死无异,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到你们汉人的地方,看你年纪不大,何必为了钱财送了性命。”

  “你只需要回答知道,还是不知道。”

  秦满看了看身上的麻袋,眼中戏弄之味更浓,道:“你真当以为这个破麻袋能够困住我?你知不知道,我乃是苗疆端目老司的弟子,此地苗人的族长。”

  “如果你不信的话,大可试一试。”唐方淡淡地道。

  秦满再次将唐方打量了一番,这个男子,已经根本没有初次打交道的那种市侩油滑的气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随时可能爆炸而出的力量,双目中闪动着精芒,如同一头随时可能扑向猎物,将猎物撕碎的雄狮。

  这等人物,光看气质,在苗寨之中,也只有如他这等终日在山林中捕杀大型野兽的男子才会有,沉着,沉着,等待时机,一击致命。

  “你根本不是商人,你到底是谁。”

  “这个你不用管,总之,你只要带我找到落洞,我就可以放了你,否则。”唐方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丝冰凉的杀意,“我不介意在这山林中,多出一条无主的尸首。”

  “打过我再说大话吧。”秦满猛地站了起来,用力一撕,身上的麻袋便如同碎纸一般被他撕得粉碎,猛地向着唐方挥出一拳,秦满自幼便是得到了端目老司的真传,终日在山林中捕猎,练成了他如熊的力量,如鹰般的眼神,如豹般的敏捷,在苗疆之中,除了少数几个优秀的猎手,他根本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何况,眼前的只是一个在他眼中,一贯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汉人!

  拳风刮面而至,唐方居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拳头离着眼前只有半公分的时候,唐方手不知道如何已经挡在了秦满的前面,用手一扭,秦满一声闷哼,整只手臂已经脱臼。

  秦满眼中露出惊怖的神色,这点疼痛,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而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怪物,他根本没有看清他出手,而他的膂力,更是让他从未见过!

  难怪他根本不用绑住自己,因为,他有着庞大的信心,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一只手,是你自己不老实的代价,下一次,就是另外一只手了,若是还不老实,就挖掉你一只眼睛,我说得出做得到,杀人,对我来说只是生活中最普通的一件事,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唐方看着秦满,冷冷地道。

  “你到底是谁?”秦满面目有些狰狞,盯着唐方,咬牙道:“你去落洞到底干什么!”

  “你们上次可曾将一个女子送到落洞之中?”

  “不错,”秦满干脆地承认。

  “是个汉人?”

  “嗯。”

  “她是我朋友,我这次来就是来救她的。”唐方毫不隐瞒自己此行的目的,道,“所以你必须要带我找到落洞。”

  “她已经进入落洞,便是洞女,你不可能将她就出来的,”秦满深吸一口气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我也承认,你很强,但是你若是想单独进入落洞,还是死路一条……因为没有人。”

  “聒噪!”唐方耐心有限,猛地上前一把捏住秦满的断臂,稍稍用劲,秦满豆大的汗珠便顺着额头滴了下来,但是依然一声不吭,跟别说求饶。

  “算条汉子。”唐方点头道,“此女对我有恩,所以即便冒着危险,我也要将她救了出来,秦满,我脾气不好,别逼我杀人!”

  秦满看着唐方,他知道,唐方说的话,绝非恫吓之词,因为唐方的眼神,他只是认得的,这种眼神,他们只有在追捕猎物的时候才会有,那是将猎物时候,那份无情,淡定,和从容。

  秦满咬了咬牙道:“走。”

  唐方也不答话,跟着秦满的身后走了,秦满在路上早了些草药,将断臂稍稍处理了一下,山路并不好走,很多地方都是齐腰深的高草,好在秦满对此地极为熟悉,两人在山中盘旋了半日,不知不觉日落西头,唐方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地问道:“到底还有多远。”

  秦满回话道:“这苗疆中,有十万大山,山山相连,连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落洞本就是神秘之处,岂能谁人都能找到,你也算是有心机了,知道擒我,若是你当真随便抓个人,可能还真的不知道落洞的所在。”

  唐方不耐烦地道:“到底还要多久。”

  秦满想了想道:“估计怎么也要走七八天吧,不过我看你也算是身体不错,应该不会落下太多,我就算全部抄近路的话,也得五六天才能到。”

  唐方上前一把抓住了秦满,道:“我带着你走,你只要指点方向便是。”说完,不等秦满同意,将秦满卡在腰下,加快速度,秦满只觉得耳旁生风,身后的景物如同飞速的在身边后退,如同腾云驾雾了一般。

  天色终于完全暗了下来,秦满叫停,道:“不行了,太晚了,若是再赶路的话,恐怕连我也拿不住方向了,明天再说吧。”

  唐方想了想,停了下来,秦满停了下来,老练地升起了一堆篝火,道:“这深山老林里面一到了晚上,便露气深重,若是不点火的话,老了会落下病根的。”唐方懒得管他,独自盘膝坐在原地,秦满问道:“你不是一般的汉人吧?”

  唐方不答,秦满自问自答道:“我知道,在你们汉人之中,有很多人都知道一些法术,你应该也是其中之一,我认识一个姓魏的年轻人,他也和你一样,不过他说话更少,总是冷冰冰的一副死脸,好像也在落洞里面呆着,不知道干什么。”

  唐方心中一动,问道:“可是魏求喜。”

  “嗯,你是祝由的人?”秦满问道。

  唐方摇了摇头道,秦满续道:“祝由的宗主和我师父的关系不错,十年前就是他把魏求喜带到了我师父那里,是我师父亲自把他送到落洞里面去的。那小子刚来的时候,满身的戾气,好像看着谁都想捅上一刀子,这些年我去落洞的日子多了,也曾见过他几面,似乎好了不少,但是也还是一副死人脸,不惹人喜欢。”

  忽然一声野兽的嘶吼传来,秦满心中一惊,脱口而出道:“糟了,有大虫,我这里又没有弓箭在手,这下糟了。”

  果然风声响起,一只吊睛白额野虎慢慢地靠近两人,可能是惧怕秦满升起的火堆,迟迟不敢靠近,只是在旁不断地嘶吼,围着两人踱步,秦满的神色紧张,悄声道:“别动,只要靠着这堆火,这大虫就不敢靠近,只是我收拾的柴禾不多,万一撑不到天明的话,可就糟糕了!”

  唐方心中一动,道:“你饿了没。”

  秦满有些不好意思,唐方忽然长身而起,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省的你没到落洞之前就活活的饿死了。”

  秦满似乎猜到了唐方的意图,急声道:“你不会是想去弄死这条大虫吧?这山中野虎最是凶猛,即便我有刀弓在手,也不敢轻易下手,你就算本事再高,赤手空拳的,恐怕也不是它的对手,妄自松了性命!”

  唐方哪里听秦满的说话,朝着大虫大踏步地走了上去,那大虫见唐方靠近,嘶吼更是凶猛,待唐方走到了一个可以攻击的距离,全身收缩,猛地一下向着唐方扑了过去,唐方嘴里一张,杀生刃在手,一矮身,躲过大虫的扑击,杀生刃应声插入了大虫的腹部,然后死命一拉,大虫落地。开肠破肚,秦满站了起来,赞道:“好身手,若是你在大家苗疆,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了。”说完熟练的开始收拾大虫,从怀里面掏出一把护身短刀,切割了一块虎肉,在火上炙烤起来,不用多久,香气四溢,秦满递过一块给唐方,唐方摇了摇头,秦满便独自大快朵颐起来。

  秦满擦了擦嘴,道:“那个小姑娘是你的情人吧。”

  唐方原本性格不是如此,只是为了省麻烦,才在秦满面前装出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架子既然端了出来,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收了回去,唐方脸色一变,冷冷地道:“少说几句不会死的。”

  秦满嘿然一笑道:“在大家苗疆之中,曾经也有过男子,为了就她的女人,进过落洞,但是从来就没有见人真的成功过,但是我秦满也是蛮佩服你们这种痴情的男人,也是,若是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还算什么男人。”说完面色有些惆怅,暗自叹了口气。

  顿时,勾起了唐方的八卦心态,唐方的本性露了出来,问道:“怎么,你也有喜欢的女人?”

  “唉,别提了。”秦满神情黯然,道,“她在凤凰山上,不可能了……”

  “凤凰山,什么地方。”

  “这都不知道,天下鼎鼎有名的蛊女集中地啊,这上面可是集中了大家苗疆最出色的蛊女,她们蛊术最高,为人性格也是乖僻,但是很少与苗疆其他的蛊女为伍,他们自称凤凰女,就像老司一样,极其受到蛊女的尊重,每年不少蛊女都要上山朝拜。”

  “我常常听人说,你们苗疆蛊女极为神秘,当真是吗?”

  “哪有,不过都是一群仗着有些鬼门道害人的吧——不过凤凰女不同,她们绝不害人,但是也很少下山,即便是下山,也做了很多好事,所以大家苗疆对凤凰女也是极为尊重,每年老司也曾派人送上一些衣食给她们,他们的蛊术自成一脉,绝非一些在苗疆的那些草鬼婆所能比的。”

  “草鬼婆。”

  “草鬼婆是你们汉人对大家苗疆蛊女的蔑称,其实大家也很是不喜她们,所以也就沿用了你们的称呼,若是一个寨子里面出现草鬼婆的话,是会被人活活打死的。”

  “若是如此的话,你们苗疆的女子还会有人去做草鬼婆吗?”

  “草鬼婆是一定要收徒弟,不然他们进了地狱的话,就无法转世投胎了,没有传人的草鬼婆婆死后会显身现形,赤身赤裸,双膝跪地,整个脑袋都会垂在裤裆里,死相是会及其悲惨的。所以草鬼婆一般的都是收那些孤苦伶仃的孤女,从小就相依为命,但是如果这个草鬼婆的身份在村上早已暴露,没人敢靠近她,她就会把蛊术传给女儿或儿媳。”

  唐方好奇地道:“那如果他们的女儿和儿媳不愿意当这个草鬼婆呢?”

  秦满回道:“那草鬼婆就会在临死前把一件念过咒语的东西放在门头上作法器,只要有女人进门,不管是女儿或儿媳,砸着谁谁就着魔似地成为她的传人。”

  “总之,那些草鬼婆,草鬼婆一生要救活十人,害死十人,所以专门找些不懂事的小孩子下蛊,极为可恶!”秦满砸吧了一下嘴道,“兄弟,虽然这次你害了我,还断了老子一只手臂,但是你能够为一个女子不顾性命去闯落洞,我秦满很是佩服的,所以还是劝你一句,落洞凶险,及早回头,还能保住一命,你的那个婆娘,还是不要救了,不然真的是去找死的。”

  唐方不答话,看着远方,月色透过密林洒在了他的身上,地上熊熊燃烧的篝火,映照这两人的脸庞,唐方淡淡地道:“如果你一个女人,曾经不顾性命,去救过你,你也会这样对她。”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html/book/1/11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