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302】竖子不足与谋

【302】竖子不足与谋

进入新版阅读   魏老鬼微微一笑,心中早已经有了定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到了这个时刻,方柳此时还敢如此,看来,已经是铁了心要和自己做对到底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只是他有何依仗呢?”这正是魏老鬼心中所担心的,按道理说,刚才一战,防御被迫使出了红灯照,虽然在场的很多人,没有参加过当年的那一场恶战,或者他们的先辈在那场恶战中都已经身亡,对红灯照只知其名,却不知其真身,不足为奇,但是,祝由中藏龙卧虎,想必刚才已经有些人猜出了方云使出的最后法宝是什么了,只是这些人大多人老成精,不愿惹祸上身,宗主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也不会点破。

  但是,纸焉能包得住火?

  魏老鬼其实明知这方柳早有不臣之心,加之方云已经有了光明琉璃之体,所以早已有了二计:一,若是唐方获胜,则一切均好,唐方可以顺利的接位,一切计划都会按着他的走向发展,这自然是上策,至于方家父子若是听话的话,他魏老鬼此时也不会当众点穿,因为一旦将方家父子点穿了,便是要将方家父子逼入死地,唐方原本就是新人,即便是由他扶持,祝由之中肯定多有不服之人,其中更多的是魏姓嫡孙,是想,魏老鬼虽然靠着在魏家积年的威信,暂时弹压住魏家旁脉,但是他们心中的怨恨也是可想而知,对于唐方这个‘外姓’之人,肯定不服气,即便是卖了他一个老面,恐怕也是阴奉阳违,所以,首先要将唐方这个‘傀儡’率先树立起来,然后再慢慢地去铲除其他。二计;毕竟唐方虽然是赢勾之后,但是光明琉璃之体不可小觑,毕竟古往今来,无人能坐过这死关,唐方今日能得胜,实在是有些侥幸,若是失败的话,魏老鬼自然会毫不留情地将方家父子与塔教勾连昭告天下,到那时候,方家父子必成过街之鼠,这祝由宗主之位,自然也是唐方的,不会旁落。

  所以次二计,无论方云胜败,他魏老鬼都是智珠在握,所以才会如此从容镇定。

  原本魏老鬼今日已经暂且打算放过方家父子,哪知道方柳反而会倒打一耙,乱了他的整盘定数,实在可恶!

  魏老鬼淡淡地道:“方柳,胜败自有天定,今日唐方败在唐方的手里面,有目共睹,你还有何话可说?难不成你堂堂一家之主,也是个输不起的破皮无赖吗?”

  果然方柳一句不服,顿时激起了下面人很多激烈的声音,特别与方家没有沾亲带故的,虽然忌惮方柳身份,不敢仗义执言地出面反对,但是下面嘘声已经此起彼伏。

  方柳脸色阴沉难定,阴深深的一笑,道:“今日一战,我儿惜败,我无话可说,但是祝由之主的地位,兹事体大,唐方来历不明,如何能堪当如此大任。”

  魏老鬼朗声一笑道:“唐方乃是我魏家的孙女婿,底子干净得很,难道你以为我会瞎了眼,将自己的孙女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吗?倒是你方云,呵呵。”

  魏老鬼已经微怒,话语中威胁之意十分明显:方柳,你今天在多说,老夫就要点破你父子的身份,到时候鱼死网破,看到底是谁吃亏!

  方柳微微一笑,硬着头皮道:“那么,诸位,谁可以给我说明一下,此女的身份!”

  说完方柳将手指向紫玲玎,阴森道:“刚才此女为了相救唐方,可是舍命出手,她与唐方的关系,想必不用我说,大家应该清楚得很。此人有人认识吗?”

  台下很多人一脸茫然,当然也全非无人认识紫玲玎,紫玲玎乃是龙虎山第一女弟子,艳名远播,特别是连欧阳风骨这等人物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对他垂涎的祝由之中的不肖之徒肯定不再少数,相信在他们的手里面,多多少少会有几张紫玲玎的画像或者照片,只是一时间,谁也不会将一个仙子般的女子,和眼前这个容貌已毁去的女子联系到一起。

  当然,艳闻八卦,古往今来,人们都是十分喜欢的,顿时人群中开始交头接耳,开始猜测台上那个拼死相救唐方的女子的来历姓名。

  魏老鬼的脸色寒意更甚,隐隐闪动着杀机,方柳这是一脸豁出去的模样,抱着怀里的儿子,屹立台前,丝毫不惧魏老鬼森寒的眼神。

  “此人……”忽然,许久未有开口的邬家长老,邬无霜缓缓地道,“此人乃是龙虎山掌教女弟子——紫玲玎!”

  “啊!”

  “不可能吧!”顿时此言一出,台下激起了一片如潮般的讶然,邬蠱祭出金光幻身的时候,没有如此,唐方拿出杀生刃的时候没有如此,甚至方云拿出红灯照的时候,人群也没有这样,而此时不少祝由弟子已经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心中曾经在梦里梦到过,睡前意淫过的女神,形象轰然破灭,当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魏老鬼面色更是一沉,此话谁都可以说出,但是偏偏邬家不能说,邬无霜在这个时候说出了,就标志着,邬家与他的某种默契此时已经彻底撕破了,邬家反水了!

  方柳则是稍稍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似乎已经争取到了一个同盟,一个举足轻重,能够左右整个大势走向的同盟者!

  方柳冷冷地道:“不错,此人正是龙虎山掌门女弟子,紫玲玎!试问诸位——我祝由宗主若是和龙虎山的妖女为伍,来日我祝由可能被这小子整个卖给了龙虎山也为未可知!诸位请想一想,为我祝由一脉千年大计想一下,祝由宗主之位,能否交给唐方!”

  所有人都默然了,包括刚开始对唐方崇拜得无以复加的弟子都默然了,虽然这几十年来,祝由和龙虎山并无恶战,但是千年累积下来的积怨,岂有是一次偶然的合作所能有丝毫减免的。在所有祝由弟子入门的第一天,长辈们必然会交代——龙虎山,永世为祝由之敌,我祝由先祖,某某,某某某,便是死在了龙虎山的谁谁谁的手里面!

  而对紫玲玎,他们大多也是抱着亵玩的淫念,想的也是某年某月自己大发神威,带领祝由攻破龙虎山,然后将紫玲玎生擒,肆意亵弄而已。

  现如今,此二人已经是生死相伴的情侣,你让祝由诸位弟子如何能够接受!

  方柳咄咄逼人道:“魏宗主,敢问宗主,此人是否就是紫玲玎!”

  魏老鬼环顾一下四周,顿时已经知道,此时自己已经陷入劣势,已经有不少弟子对自己投来不信任的目光,魏老鬼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人正是紫玲玎,但是此事我定然会解决的。”

  “怎么解决?”方柳嘲弄道,“效仿娥皇女英,两女共侍一夫不成?”

  “大胆!”魏老鬼终于忍不住动怒,“方柳,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请注意你的身份。”

  方柳一笑道:“难不成我说错吗?说真的,刚才若非是紫小姐飞身救夫,替唐方挡下一劫,今日胜败恐怕还难料。好,也罢了,成王败寇,我方家认栽了,只是魏宗主,今日之事,你当如何处理,若是不能给我祝由上下一个公平,我方家不服!”

  魏老鬼心中叹气,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有想到这方柳居然会拿紫玲玎来借题发挥,这全然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一步,这紫玲玎不是体内中了自己的毒,根本没有可能站起来的吗?怎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刚才魏老鬼因为形势急迫,没有细想,现在想起了,当真是自己一招错,好不容易赢来的优势瞬间化为乌有了。

  魏老鬼冷冷地道:“你认为如何处理,才公平呢?”

  “很简单!”方柳冷冷地道:“只要唐方能亲手杀了这个妖女,我等便相信他与这妖女之间没有私情,我等便相信他是一心为我祝由,我等便承认唐方的宗主之位,诸位意下如何?”

  魏老鬼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暗自道:好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唐方的性格他如何不了解,让他做出这等背信弃义、卖友求荣的事情,简直就是不可能,好就算是唐方肯,要知道紫玲玎是何等身份,若是在这等公共场合公然被杀,那便是祝由全面决定对龙虎山开战,试问,龙虎山的掌教女弟子被祝由杀了,龙虎山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到时候局面即便是他恐怕也将无法掌控。

  此计谋好毒!但是方柳一向性格懦弱,缺少决断之心,紫玲玎的出现也是偶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依着自己对方柳的了解,他决然难以想出这等诛心之计,能想出来的此计的只有可能对唐方的性格和唐方与紫玲玎的感情了如指掌之人。

  在场附和这条件的只有一个人!

  方云!

  方云一战,早已经身负重伤,居然还能在这等危地想出如此毒计,此人恐怕胜过其父百倍!

  此人不除,必成日后无穷祸端!

  魏老鬼心如电转,正在思索万全之策,在旁的唐方已经冷冷地道:“做梦!”

  “哇哈!”果然,下面一阵轰天般的哗然,所有人矛头直指唐方,隐隐有了敌意。

  魏老鬼轻轻按了按手,示意场下的人安静下来,目光直盯着在方柳怀中似乎随时都可能死掉的方云,点了点头道:“不错,有些本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这等毒计,不愧是黄莲圣母。”

  “啊!!”下面又是一阵不可置信的惊呼,黄莲圣母四个字如同炸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响,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哪里还顾得上这小小的唐方与紫玲玎之间如何取舍!

  方柳脸色一沉,不愧是见过大场面,人老成精的魏老鬼,淡淡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黄莲圣母的身上,以攻为守,利害。

  方柳正待反驳,方云轻轻扬了扬手,皱眉道:“魏宗主,你这话的意思,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

  魏老鬼面色沉痛,摇了摇头道:“诸位,是老夫太过仁善,原本为了祝由的声誉,此事我不想在赶尸大会上公开,我知道,此事如果我一说出来,必然成为我祝由千年以来最大的丑闻,原本老夫是想此事了结之后,在私下处理,但是,此时形势所迫,老夫不忍将祝由千年基业葬送在塔教余孽的手中,所以,此时也不得不说了。”

  “塔教?”

  “塔教不是早就三十年前就灭了吗?”

  “黄莲圣母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会和我祝由扯上关系?”

  “塔教之人各个凶狠残暴,若是我祝由落到塔教余孽的手里面,后果不堪设想,大家稍安勿躁,且听宗主怎么说。”

  诸人一头雾水,根本不明就里,当然,除了几个白须老头,站在最外圈,面带冷笑,如同欣赏着台上几个演技精湛的专业人士的表演。

  邬家为首是瞻的邬无霜不动神色,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邬家弟子自然也是一脸的铁青,但是丝毫不敢放松对场面局势的关注。

  “诸位,或许你们不知道,若是老夫没有看错的话,刚才方云招出来的最后的那盏红灯便是当年黄莲圣母仗以行凶天下的绝世凶器——红灯照!而招出的那个蛙面人身的怪物,就是塔教的塔神!”

  一波接着一波惊骇无比的消息,在诸人中响起,虽然诸人都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这话,是从魏家家主,祝由宗主的嘴里说出来,让他们如何不能不信!

  方云清咳一声,有气无力地道:“看来魏宗主果然对唐方爱护有加,居然到了不问是非,含血喷人的地步,我最后祭出的明明是我方家千年来无数英魂先祖用大智慧凝成的九幽神灯,现在居然成了宗主嘴里的无上凶器红灯照,倒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是宗主为了让唐方继位,我方家父子从此退出祝由便是,又何必这么大一顶帽子扣在我父子的头上?”

  台下立即有方家弟子道:“这明明就是我方家的九幽神灯,哪里是什么红灯照,魏宗主私心偏袒,我方家不服!”

  “对,我方家不服!!”

  无数方家的弟子在下面大声吼道,义愤填膺,方柳嘴角微微一笑,当日他与方云在魏老鬼走后,想下的计策,现在已经渐渐开始生根发芽了。

  不过到也真是天助方家。

  红灯照乃是绝世凶器,当年见过此物的人,大多都已经死了,祝由中如今能认出此物的不过数人,而在这赶尸大会现场,能够认出此物的人,其中魏老鬼便是其中一个,而另一个就是同样参加过那场大战的邬无霜。

  当然,若是没有紫玲玎的忽然出现,依着魏老鬼的威望,魏老鬼的话在祝由便是圣旨一般,他方家根本没有半分反驳的机会,但是如今魏老鬼偏袒唐方之心,路人皆知,明知唐方与紫玲玎的关系而不点破,已经让他一瞬之间,威望大跌,说出来的话,也并非完全让人毫无思考的信服。

  看来,当日自己父子未有杀死紫玲玎,倒是给现在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正所谓福祸相依,其中玄妙,果然是无法能够用语言所能形容。

  两人各执一词,顿时场面上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所有人都在猜测,但是又不敢妄下决断,毕竟,刚才那盏红灯的出现,跟传说中的红灯照出现的时候,迹象很是相似,大多数人还是愿意现在选择相信魏老鬼的。

  这个时候,邬无霜缓缓地站了起来,温温吞吞地道:“当年,灭塔一战,老夫有幸参与,也万幸能够从黄莲圣母的手里面逃过一劫,那盏灯给老夫的印象十分深刻,老夫一辈子不会忘记——”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甚至魏老鬼,这邬无霜的话,便是一锤定音之语!

  邬无霜续道:“不错,刚才那红光确实很像红灯照出现的前兆,但是坦白说,㊣(11)若是刚才那物果真是红灯照的话,唐方小友万无生还的可能。”

  “哇!”邬无霜一语言毕,顿时激起台下一片轰然,很显然——魏老鬼在撒谎!

  他为了捧自己的孙女婿做祝由之主,居然不惜陷害方家。

  方家弟子更是义愤填膺,强自弹压这心头的怒火,即便是魏家交好的很多世家,也是面色犹疑,但是此时

  邬家反水了。

  魏老鬼因为一意孤行,力捧唐方,得罪了魏家其他的兄弟,魏家的人,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再为魏老鬼说话!

  苍凉的孤独涌上了魏老鬼的心头,自己苦心孤诣出来的这局面,为何会变成这样!

  难道祝由的人,永远只会守着这湘西的一隅之地,而不懂得放开眼界,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吗?

  此时的祝由,早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境界,可惜没有一个人感受他危险的临近,反而还在不亦乐乎的窝里斗。

  魏老鬼心中不由得响起当年大哥的那句话,心中喃喃地道:“大哥啊大哥,你到底早比我看透了三十年,三十年前,你一语,如今果然一语成箴”

  竖子果真不足与谋!

  形势已经开朗了,如今魏老鬼,休说想保住唐方的宗主之位,恐怕连他自己的宗主之位都难保,形势如此急转直下,幸福来得让方柳都有些措手不及,不禁有些得意忘形,道:“魏老鬼!当年见过真正的红灯照的只有你和邬家八爷,如今八爷都说了我方云的神物不是红灯照,你还能找出谁人能够证明。”

  “我能证明!”忽然远远的声音似乎在天边响起,一语落地,人已经在人群之中,所有人主动让开一条路,王云光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走了上来。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