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七步尘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283】七步尘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换句话说,也就是:若是今日谁人胜出,便是祝由之主!

  底下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终于悟出了这次为何魏老鬼要如此着急地召开赶尸大会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祝由要变天了!

  魏老鬼这一脉势单力孤,只有魏求喜一脉单传这是祝由中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为何魏老鬼不再其他分家中挑选一个出来作为祝由宗主而要靠着赶尸大会上挑选呢?

  将祝由交给一个不信魏的人,这可是祝由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不少年长之人已经砸吧出其中的滋味了:魏家向来不和,魏老鬼看来这次是要将祝由宗主之位宁于外人,不予家奴了。

  摄魂铃!

  当顾峰捧起这传说中祝由中最为神秘的神器的时候,手都不禁开始有些哆嗦,他强自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激动的情绪,猛地一把将手中的摄魂铃举起,高声喊道:“大家可知道此为何物?”

  诸人在下齐声高喊:“摄魂铃!”

  “对,这就是我祝由的无上神器,摄魂铃!”顾峰顿了顿,道:“这神器的含义,还需要我给大家说明吗?”

  “不需要,不需要!”

  顾峰道:“那好,今日彩头便在此,我祝由有本事的,就来取吧!”说完将摄魂铃放在台几之上,摄魂铃似乎配合气氛的响起了一阵轻吟般声响。

  地下的轰喊之声更甚,在台上的两人更是双目激动,眼睛一闪不闪地看着放在那儿的摄魂铃。

  “开始吧!”顾峰清脆地道。

  缓缓地退到了台后,给场地让给了在场的两个主角。

  顾五因为有一个八面玲珑的父亲,所以自幼也耳濡目染之间有了些处事之道,微微一笑道:“古家兄弟,师弟这厢先有礼了。”

  古云缓缓地将身后的一个黑色的尸袋放在竖放在地上,道:“昨晚,见顾兄一双肉掌,不用道法,便连克十三个强敌,小弟心中甚是佩服,不知道顾兄弟所用武器为何?”

  顾五道:“到时候,有必要的时候,我自然会拿出来的,古兄弟还是快些动手,你我打完之后,再去喝酒。”

  古云点头道:“好。”缓缓地将手中的尸袋打开,从里面露出一个颜色古朴的裹尸布,顿时尸体恶臭之味便传来出来,让不少人眉头大皱。

  古云将裹尸布一扯,大声道:“顾兄小心了,”裹尸布拉开,顿时三具骷髅露出出来,古云手中挥舞着裹尸布,三头骷髅不由分说,像大鸟一般向着顾五飞了过来,顾五脸色变得沉重,单手打出一道符咒,贴在自己面门之处,顿时整个人蓝光闪烁,如同穿了一道蓝色的盔甲一般,三头骷髅探出鸡爪般的手骨,对着顾五当面抓来,顾五不知道深浅,不敢硬接,脚下连闪,堪堪躲过了这三个骷髅的围攻,间不容发问空翻而起,在刹那间冲上了高空,躲避过了那只鬼爪。而后头下脚上俯冲而下,手中蓝色的光芒激发出一道刺目神光。斩向下方的一具骷髅。

  古云手中裹尸布发出瑟瑟之声,激发在场上战斗的三具骷髅,同时发出一声低吼。连连后退,顾五动作如风似电,且轻灵如光影一般,在空中扭转身躯,不依不饶地手中蓝光向着其中的一具骷髅再次斩去。

  “好符!”场下观战的一名老者大声道,“此符咒绝非等闲之物,不知道顾兄从何而来?”

  顾峰看着场面上自己的儿子暂时占据了上峰,稍稍宽心,应道:“难得燕兄眼尖,这符咒乃是当日魏家先祖传给我我家的,威力自然非同一般。”

  说道此时,顾五的身体连动,一层蓝色的光幕如同护盾一般保护着他的身体,丝毫不惧这骷髅中的带着地刺鼻尸气,单手狠狠劈在劈在那只其中的一只鬼爪上。顿时那个骷髅的鬼爪被砍落在地,黄色的尸水喷溅的到处都是。

  “吼……”虽然是鬼物。但是他仿佛也感觉到了剧痛,发出了让人心神皆寒的咆哮声,其中两只未有受伤的骷髅不退反进,向着顾五的后背空档处猛地袭击了过去,顾五单脚一踢,那只掉落在地上的鬼爪倒飞而去,电射其中的一个骷髅,将其中一个骷髅头颅打落在地上,再顺势起脚,一个侧踹,将仅剩下的那具骷髅踢散在地,做完这一切,顾五站立当场,遥遥抱拳,:“古师兄,承让!”

  一切的动作,都干净利落之极。自然是赢来了台下不少的叫好之声。

  “如此,就够了?”古云嘴角微微一笑,丝毫没有显出任何挫败感,手中一抖,裹尸布猎猎作响,如同长卷一般,向着台前抖落而来,卷起在地的三具骷髅,顺势在一放,三个骷髅一声咆哮,双目中惨碧色地光芒剧烈跳动。崩碎的左掌竟然重新鼓胀了起来,而被顾五打断的头颅竟然再生。三只骷髅完好地出现了。

  “嘿嘿,有些意思。”唐方饶有兴致地看着以前两人的比拼,此时恐怕只怕差上一壶好酒,一碟花生,才配上此时他这般闲情逸致地光景。

  顾五倒吸了一口惊气,顾峰也眉头紧皱。暗道:“这古云平日里在祝由之中,并没有显山露水,看来正是为了赶尸大会一鸣惊人,他的战力相对这些年轻弟子来说,已经是非常恐怖了,估计破他之法,唯有断了他手中的裹尸布,否则怕是如此耗下去的话,老五的那张符咒效果一旦消失,必输无疑,希翼他能够看到这点……”

  “吼……”三只骷髅咆哮着冲了过来,荡起阵阵黑雾,顾五脸颊上涌起丝丝血色,蓝色光幕大开,双手合十,深吸一口气,如同离铉之箭一般,绕过三只骷髅,直接向着古云狠狠地劈将过去。

  古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乖戾之气,双手一挥,裹尸布骤然展开,如同一段云锦一般,直到这时候,顾五才看清了这裹尸布的真实面目,只见在这裹尸布上,血渍斑斑,里面刻画着无数的骷髅状的画面。黑气在裹尸布上层层而出,到现在,任谁都知道,这古云手中的裹尸布,绝非寻常,应该是一件极其利害的凶煞邪物。

  鼓荡出阵阵阴风。吹的顾五感觉头晕目眩,一道道幽冥之光缠绕在他的周围,像是重重鬼影在舞动一般。顾五竭尽全力挣动,但是裹尸布非常地邪异。竟然无法真个损毁。从裹尸布上面发出的黑色之气,很快便要将顾五吞噬进去。

  顾五身上的护身蓝光越来越暗,神智都似乎都有些迷幻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三只骷髅见缝插针地冲了上来鬼爪挥动间划出一道道森然地死亡之光,死亡气息向着顾五笼罩而去。

  成败胜负转化如此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不少弟子大开眼界,大呼过瘾,而古风则是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喃喃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此物为何了!只是为何,会出现在古家弟子的手里面!”

  “我知道了!”顾峰眼中灵光一闪,道:“古家向来是王家的分支,隶属王家调遣,古云与王云光自幼交好!这东西,不是古云的,是王云光那小子的!”

  一念到此,顾峰大声道:“古家贤侄,暂且住手,我顾家认栽了!”

  古云哈哈一笑,急速后退,双手将裹尸布一合,顿时黑气消散,而三只骷髅也在瞬间消失,古云道:“顾师兄,刚刚多有得罪了,恐怕师兄请我喝酒,还要等上几时了。”

  顾五叹了口气道:“技不如人,理应如此,多谢刚才古师兄手下留情。”说完,也不在台上耽搁,向着在场的诸位长者鞠躬,便飞也似的下台。

  顾峰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自己精心调教出来的弟子,一场未胜,便被逼下台去,面子上确实不好看,干咳一声道:“不知道还有哪位俊彦,向这位古兄请战?”

  古云刚才大显身手,那神秘莫测的裹尸布已经让不少人望而却步,断了心思,但是仍然不少弟子对自己的身手抱着极高的自信,话音刚落,一人又翻上前来。

  但是,这古云的裹尸布确实利害非常,已经连连挑翻了前来挑战的数人,有的人甚至连比顾五还要差劲,只觉得黑雾一闪,便整个人头昏脑胀,陷入迷幻之中,轻轻松松地便被古云踢下台去,这一来,挑战的人越来也少,等待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

  顾峰高声道:“还有没有弟子,前来向古家挑战?”

  台下鸦雀无声,几乎已经无人赶上,古云傲视全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那摄魂铃上。若是昨日之前,这摄魂铃,他是想也不敢想,但是如今,有了手中的这个道器,他已经触碰到了祝由最高的边缘。

  “还有人前来吗?”顾峰一连三喊,都没有人回应,顾峰顿了顿道:“那……”

  “慢!”忽然一人冷冷地道,“我来!”

  “不就是当年赢勾归寝的时候,用的一张裹尸布而已,有何玄奥,我邬蠱上来破了他就是!”

  一人从邬家长者的身后走了出来,踏上前去。

  邬蠱!

  邬家年轻一辈最有希翼的第一高手。

  他终于出手了!

  赶尸大会的第一个高潮这么快便掀起来了!

  在祝由邬家中,邬蠹虽然是邬家公认的第一智囊,但是由于自身的原因,道术并不是很高,再加上邬蠹性格韬晦,所以在祝由中,声望并非最高,风头自然也是被邬家年轻一辈,最为被外人看好为下代家住的邬蠱牢牢压住。

  邬蠱因为上届赶尸大会惨败在了王云光的手中,一时间声望大跌,这些年卧薪尝胆,原本就是想在赶尸大会上击败王云光,夺回祝由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美誉,这五年来,功力大增,奈何王家惊变,让他复仇的希翼几乎化作泡影。

  幸好,这次王云光孤身前来,给了他希翼。

  邬蠱走了前去,冷冷地看着古云,道:“叫王云光那小子出来,藏头露尾,派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上来,算什么本事。”

  见是曾经高不可攀的邬蠱前来挑战,古云的气势不禁弱了三分,但是一握手中的裹尸布,道:“你不过是王师兄的手中败将,有何面目向王师兄挑战。”

  邬蠱看着古云手中的裹尸布道:“此物,是王云光传给你的?”

  古云想了想道:“不错,王师兄说了,对付你,只要这裹尸布就可以了,根本用不着他老人家亲自出手。”

  “哈哈!”邬蠱不怒反笑道,“好,我到要看看,这曾经包裹着王家先祖赢勾的裹尸布,到底有何玄妙!”

  说完,邬蠹踏步向前,脚踏禹步,不由分说,手中挑起一根赶尸棍,棍尖直指古云,古云顿时大惊失色,咬咬牙,手中的裹尸布一抖,三个骷髅同时放出,与邬蠱纠缠在一起。

  “来得正好!”邬蠱一声清啸,手中赶尸棍化作看不清的青芒,将整个身子裹住,抵住了三只骷髅的攻击。

  整个台上只看到青芒一片,看得人眼花缭乱,光芒中只见一道身形如电射出,直接对着古云而去,邬蠹的手戟张,对着古云的裹尸布便要割裂而下。

  擒贼先擒王,看了顾五和古云一战之后,邬蠱心中已经有了定计,便是一上来便要夺走这古云手中的唯一屏障,没有了裹尸布的古云,便是没了爪牙的老虎,任其宰割了。

  在场的老者眼中都露出了赞许之色,这邬蠱不愧是邬家第一高手,眼光了得,手段更是狠辣,邬家弟子更是在下面呐喊助威,声震四野。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在邬蠱的障眼法中,古云根本没有想到邬蠱会忽然杀出,加上邬蠱的积威,让他未战先怯,士气已经跌了大半,仓促之间只得猛抖手中的裹尸布,这裹尸布不愧是邪异的凶物,在抖动之下,黑雾大盛,翻涌而出,涌向扑杀上来的邬蠱,顿时间鬼哭狼嚎,浩荡的死气弥漫而出,弄得在旁的唐方胃口大动,这些死气,对于唐方来说,确实一餐饕餮美味。

  黑雾将整个高台几乎全部淹没,只听见在黑雾之中,喊叫之声越发凄厉起来,任谁都知道,这黑雾之中,定然弥漫了无数的鬼物,邬蠱虽然是祝由年轻一辈的高手,但是在这神秘莫测的裹尸布下,是否依然能够稳操胜券,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十足的把握,均是翘首以盼,期待着这次比斗的结果。

  忽然只听见,在黑雾之中,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出来:“乾元北斗,太上神威,布云覆气,万邪不摧,超我成仙,度我金身,七七修炼,踏云升天。”一气念三遍之后,忽然云开雾绕,所有鬼怪收声,只见在台上,邬蠱单手剑指指天,右手赶尸棍横放胸前,头上云遮雾绕,宛如上仙。

  而那三个骷髅已然不战自溃,七零八落地散落一地。

  “七步尘技!”一人在台下已然大喝,“没想到祝由之中,除了王云光,还有人能够练成此术!邬蠱果然利害!”

  邬蠱不由分说,再此开口,手中赶尸棍一指,傲然道:“这赢勾裹尸布不过是邪魅的道器,留在世间始终是个祸害,今日,便由我毁去!”

  说完手指大动,一连捏了好几个法决,朗声道:“定你头,定你腰,定你腿。前不动,后不动,左不动,右不动!”邬蠹手一指,喊声“给我!定”!!

  顿时间,古云整个人如同点穴了一般,钉在当场一动不动!

  定身咒!

  他居然练成了这等神奇的咒语,这!

  太不可思议了!

  在场的人均是面面相觑,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要知道,定身之咒,在祝由中极为难学,平日里定身之法,大多是以符咒的出现,而且这等符咒极为㊣(11)难得,非门中长辈不可请得,而有此定身咒,在战斗中能够随时定住一人,予取予夺,悉听尊便,这等神奇的咒语,原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存在,在祝由之中,即便是有人会,也不敢说十拿九稳均能成功,十次中能有一二次定住对方,便是了不得了。

  所以不少人心中暗自安慰:这次一定是巧合,若是让邬蠱再来一次,定然是无法定住古云的。

  这里,只有一人,眼中露出了玩味的神色:定身咒,有点意思,不知道遇到了我的阴阳眼,谁又能定得住谁呢?

  邬蠱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宛然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伸手将古云手中的裹尸布一把夺过,淡淡地道:“我说你能有,你才能有,我说你没有,你就没有。懂了吗?”

  说完手中一动,一股青烟从手中出现,化作一团明火,缓缓地烧向这裹尸布,瞬间裹尸布化作一团灰烬。古云的眼中在滴血,但是又能如何?

  谁叫自己技不如人。

  举手投足之间,邬蠱便破去了这令人惊异的裹尸布,而且定身咒术一出,更是惊异一片,在场的弟子纷纷缩了缩头,不敢正眼看他。

  这位爷的脾气确实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邬蠱的目光锐利如刀,在人群中一扫,厉声道:“王云光,你还要躲到几时!”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112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