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279】心照不宣各藏刀

【279】心照不宣各藏刀

进入新版阅读   唐方和魏老鬼两人星夜兼程,在赶尸大会开始前一天到了檀溪,此时月朗星稀,天地间一片幽暗之色,倒也和这赶尸大会的气氛应景,赶尸大会设在一处人迹罕至的乱葬岗中,这里在湘西一代,早就已经是禁地,方圆数百里之类都罕无人烟,但是此时,乱葬岗上忽然一夜之间出现了无数孤魂野鬼一般,鬼影重重的,无数的冷翠烛燃起,把整个气氛渲染到了极致,在一座较大的坟头上面,一盏破旧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里面数年一度的长明红烛再一次点燃。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这片乱葬岗占地极宽,四面环山,又有无数树林做遮掩,若不是有人刻意寻觅,根本找不到它的所在,看来祝由的先祖是刻意选在此处的。

  或许因为本次赶尸大会乃是魏家老者“一时兴起”而为之,所以到场的人很少,大多数祝由在附近的一些旁门,因为消息灵通,所以特地赶来观礼,但是他们心中其实也知道,这赶尸大会,基本上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前来,最多只是凑个热闹,不过能够看到一些在祝由中最为顶尖的人物,也是一饱眼福,不枉此生了。

  唐方看着这一切,心中一犹豫,想了想赧然一笑道:“我看我还是……”

  魏老鬼微微嘲讽地道:“怎么到了地头上,就要做缩头乌龟了,收了人家的钱,却不帮人家办事,这好像不是我熟悉的唐大将军的作风啊。”

  唐方嘴角嘿然一笑,挺直腰板,道:“老子是怕老子出场太拉风,太霸道,惊吓了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山野小民。”

  魏老鬼似笑非笑地道:“是吗?到时候老夫可就要拭目以待了。”说完大踏步地走了前去,唐方有些做贼心虚地跟在魏老者身后,佝偻着身子,有些怕被人认出来一般。

  此时月过中圈,这原本不大的乱葬岗中,已经乱糟糟地挤满了人头,所有的人都是统一的青布长衫,腰间系一腰带,颜色不一,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这是祝由一脉最正式也是最庄重的装束,但是他们所系的腰带无论什么颜色,腰带均为布料制成,不似魏老鬼一般,系着麻绳。魏老鬼和唐方初进人群之中,其貌不扬的魏老鬼并未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其中一个眼尖之人,无意中瞄了一眼魏老鬼腰间的麻绳,顿时神色大变,“麻绳,这是宗家之人,却不知道是宗家的哪位前辈?”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魏老鬼的身上,所有人都面上露出了崇敬之色,自动地为魏老鬼和唐方让出一条路来,忽然从旁边猛地钻出一个年轻人,跪倒在魏老鬼的跟前,高声道:“秦风拜见宗主。”

  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私下暗自道:“那人难道就是大家祝由的宗主?”

  “是啊,不然怎么连秦风都会拜倒在他的跟前。”

  “原来他就是宗主啊,快快快,你我也跟着前去拜他一拜,说不定他一时兴起,会教给你我祝由的几招秘术,那你我就发达了。”

  “我看你是疯了吧,你又不是第一天入门,怎么不知道,祝由真正的秘术乃是家传之术,传男不传女的,你这样冒冒失失的上去,惹恼了宗主,我怕性命难保啊。”

  “对对对,你我本就是旁门弟子,能够瞻仰到宗主的威风,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切莫惹火烧身。”

  魏老鬼对着跪在前面的秦风道:“你伤势好些么?”

  秦风顿时脸上露出了喜色,道:“承蒙宗主还记得小人,上次承蒙宗主援手,我才捡回了一条小命,伤势已经无碍。”

  魏老者和蔼地道:“下次记住走脚之时,一定要量力而行,否则若是在引起诈尸的话,你就不会还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秦风恭恭敬敬地道:“谨遵宗主教导。”

  “退下吧。”秦风连忙退下,脸上遮不住的得意之色,在众位同门的面前,自然是免不了要吹嘘一番了。

  唐方没想到魏老鬼的架子这么大,顿时跟在后面狐假虎威,挺起胸膛,一摇三摆地走起了台步,大有不可一世之状。

  “那跟在宗主身后之人是谁?”唐方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兴趣,纷纷猜测他的身份。

  “肯定是魏家的后起之秀,看他这么得宠,很有可能是魏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那他不是可能成为下一代的宗主?”

  “不对啊,”一个年长的人皱眉道,“魏家的后辈,不是人丁凋零了吗?特别是宗主这一脉的,不是都夭折了吗?应该不会有这么年纪的后生啊?”

  “不,魏老四这一脉还有一个没死,他应该是魏求喜。”

  “魏求喜?”另外一个人压低了声音,似乎怕人听见了一般,“不是传言他被关在落洞之中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谁知道,宗家行事,你我又岂能妄加揣度,我怕这次宗主召开赶尸大会,大有深意啊。”

  “此人我见过。”一人缓缓地走了过来,道,“我曾经去过王家,见过此人一面。此人就是灭了王氏一族上下七十二口人的那个僵尸。”

  “啊!”在附近窃窃私语的几个人同时变色,低声道,“方兄,你确定你没有看走眼?”

  “不会错的,”那人将声音压得更低,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只是怎么他会在宗主的身边。”

  “不要猜了,当心惹祸上身,”一个长相敦厚的老者道,“看,好像又有人来了。”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刚刚在密谈的几人其中一人伸长了脖子,眯着眼睛道:“邬兄,好像是你们宗家的人来了。”

  果然,一行人越走越近,只见十来个人年轻人拥簇着几个年长之人,领头的正是邬家的老六邬无霜,在最后拖着的是一个面容瘦削,双手插在袖中的病秧子,不用猜,正是邬蠹。

  顿时不少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跪倒在地,高声道:“邬家弟子参见七师祖、八师祖、五师祖、四师祖。”邬无霜冷哼一声,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冷冷的道,“起来吧。”

  众人这才起身。

  原本志得意满的唐方抽空后瞄一眼,顿时成了霜打了茄子一般,嘴里啧啧羡慕道:“老鬼,看看人家的排场,那才是大门大派的风范,你也太弱了吧,还他娘的宗主,我看你趁早回家种田去吧。”

  魏老鬼似乎没有听见,脚下不停,往人群中走去。

  就在此时,在西方的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众人又将目光移了过去,疑惑地道:“这次又是哪个大人物来了?”

  来人只有两个,一老一少,待走到跟前,已经有人认出来了,来人正是方家家主方柳。

  “方兄,你家宗主到了,还不去迎接?”

  方姓老者不说话,默默地走了出去,人群中也有不少方家旁支的弟子凑近方柳,前去接驾,只是在方家身后的那个少年却没人认出来。

  那少年看着含笑前来的方家老者,含笑道:“八叔,好久不见啊,没想到您老的身子骨还这么硬朗。”

  方家老者疑惑地看着方云,他虽然是方家旁门,但因为在方家资历不浅,每年在年关的时候,都有机会去一趟宗家拜会家主,所以方家宗家之人,上上下下,他都有留意,可是眼前这个长相英俊得令人只见一面便终身难忘的少年,他却丝毫没有印象了。

  正当这老者心中揣测如何称呼眼前的少年的时候,方云已经抢先道:“八叔,我是方云啊,我记得我小时候,你还抱我呢?”

  “方云?”方家老者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要知道一年前他还曾见过方云,当时的印象中他不过还是一个黄毛稚子,为何一年之内,变化会如此之大,偷瞄了一眼方柳,只见他含笑看着自己的儿子,慈爱之情尽显,自然不会有错了。

  “难道?”方家老者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心中猛地一沉,但是他在人老成精,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对着方柳道:“方承志见过柳家主,见过云少爷。”

  方柳微微颔首道:“方八,你也是我方家的老前辈了,就不用这么多礼。”

  方八见礼之后,心情复杂地回到了人群之中,几个要好之人凑了过来,打趣道:“方八,没想到你在方家还蛮有声望的啊,不像大家,连个屁都是不是,以后可要多多的照顾兄弟几个啊。”

  方八叹了口气,没来由地道:“恐怕方家,此番将有一劫了啊。”

  几人不解,但是方八也没有心思跟他们说明,闷闷不乐地站在暗处,神情沉重万分。

  几人也不再搭理方八,继续兴致盎然地谈笑,话题自然是离不开此次赶尸大会,忽然一人面色猛地一沉,瞳孔放大,失口道:“他怎么也来了!”

  “谁!”众人齐齐摇头望去,同时脸色大变,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居然是他!”

  人群中骚动更加利害,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缓缓走上乱葬岗的一个人,只见他不紧不慢,从阴暗处孤独地走着,若不是事先有人发现,并发出惊呼。恐怕大多数人都不会注意到此人。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他,眼神中都是和前人一样,不可思议。

  很快,人群的骚动引起了唐方的注意,他回过头来,借着朦胧的月色,也看清了来人。

  唐方目光一寒:“王云光!”

  王家硕果仅存的弟子。王云光也来了!

  王云光因为这几年在祝由中走动频繁,所以认识他的人极多,特别是上次赶尸大会上,王云光风头尽出,给人印象深刻,被誉为祝由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是不少年轻一辈的偶像,而王家此时家族大变,更是在祝由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使得王云光的人气不降反增,人们都很想看看,这个年轻高手,在遭此大变之后是一蹶不振还是卧薪尝胆,矢志复仇。

  可惜此后王云光在道门中消声灭迹,让不少人扼腕叹息,认为王云光就此沉沦,一代天骄,从此夭折。而这个时候王云光的意外出现,顿时勾起了无数好事者的兴趣,这次赶尸大会,似乎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王云光似乎对大家的目光根本没有在意,只是缓步向前,人群中自动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忽然人群中有人大叫一声,道:“王兄,王家遭此大难,不仅仅是你王家的事情,我曾大牛挺你,只要你说出谁是杀害王家的凶手,我第一个不放过它。”

  “对,王家被人灭了,是大家祝由一脉所有人的奇耻大辱,大家应当团结一致,为王兄弟复仇!”

  “王兄,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赵三思万死不辞。”

  人群中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王云光在祝由中行事谦和,对人有礼,人缘极好,加之同仇敌忾,不少人加入到了声援王云光的队伍中来。

  王云光微微一笑,依然保持一贯谦谦君子的作风,道:“多谢大家美意,大家的心意,云光心领了,但此事乃是我王家家事,就不劳烦诸位了。”

  王云光虽然如此,但是声浪越来越大,在前面的唐方嘴里冷冷一哼,正待出口,魏老鬼一把抓住了他,淡淡的道:“切莫轻举妄动,坏了大事,凡事听我安排。”

  此时魏家老者已经走到了乱葬岗的中心,此处用临时的木架搭着一个高台,上面摆放着几张太师椅,魏老鬼不动声色,径直在最当中那把最大的太师椅中坐了下来,这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凑了过来,恭谨地道:“自从接道了宗主重启赶尸大会的消息之后,我等兄弟日夜不停赶工,已经将一切事宜筹备完毕,如今只等宗主在此主持大局了。”

  魏老鬼颔首道:“辛苦你了。”

  此时邬家众人也来到了高台之上,邬无霜上前一拱手,道:“邬家弟子,见过宗主。”

  魏老鬼和蔼地道:“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如此见外。对了,无锥兄弟为何没来。”

  “家主如今正在闭关,因为宗主召集的时间太过仓促,家主闭关尚未完成,所以只得缺席今年的赶尸大会,还请宗主海涵。”

  “无妨。今年我原本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见见几个老兄弟,好好聚一聚,无锥既然还在闭关,就由他去吧,对了,回去之后,代我向无锥兄弟问安。”

  唐方在一旁看得暗暗心折,姑且不论这邬家家主是否真在闭关,但是这邬家众人的嚣张气焰,他唐方是看不下去了,若是他是魏老鬼,说什么也要借着宗主的辈分,借题发挥,好好的压上压他们,但是魏老鬼居然丝毫不怒,对答得体,不卑不亢,一代宗主虚怀若谷的气度尽显,看来自己跟在这老鬼身边,在气度修养之上,还有得学。

  此时方柳父子也上台,方柳看见魏老鬼,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当日在方家祖宅中发生的事情,上前一躬身,道:“方家家主方柳,见过宗主。”

  魏老鬼也似乎并没有马上就要找方柳麻烦的意思淡淡地道:“你来了?坐。”

  方云走上前,热情地对着唐方道:“原来唐方兄弟也来了,你我两人等会可要好好的叙叙旧。”

  唐方两字一出,底下一片哗然,众人终于知道唐方的来历,顿时将目光均投向王云光,都想看看他如何面对这个天字第一号的仇人。

  唐方心中暗骂方云歹毒,但是受了这魏老鬼的影响,也想表现地十分有‘风度’,淡淡地道:“原来是方云兄弟来了,不知道方云兄弟来之前,有没有忘记给自家院内的花花草草浇完水啊。”

  方柳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了,倒是㊣(11)方云,哈哈一笑道:“唐方兄弟说笑了。”

  王云光缓步走上台,径直坐了下来,众人一阵失望,但是也知道,前台之人,都是有身份地位之人,即便仇深似海,也不可能一上来就要打生打死,好戏还在后头。

  其中有着敏锐嗅觉的人已经感觉出来了,这次赶尸大会,意味非常啊。

  邬无霜和方柳两人各自而坐,邬家几位老者也在在邬无霜的身后,而年轻一辈众人则是拥簇在众位老者的身后。

  唐方立在魏老鬼身后,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四下观望,虽然月光黯淡,但是依着唐方的目力,居然在人群中找到了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白寒,隐在人群最边缘处,因为刻意隐瞒,所以并未引起任何人注意。

  唐方目光再搜寻,忽然心中猛地一震,看到了一个人,那人似乎目光也有感应了一般,和唐方遥相对望,缓缓地摇了摇头。

  “紫玲玎?她怎么也来了?”

  魏老鬼、方家父子、邬家诸子、白寒、紫玲玎、王云光,这些道门中响当当的人物,难得同时出现,其中恩怨交缠,复杂万分,但是难得人人保持平静,心照不宣各自藏刀。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