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276】启程

【276】启程

进入新版阅读   当唐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魏家家中了,唐方瘫软在床上,觉得四肢百骸宛如火烧过一般疼痛无比,魏家老者坐在自己的床头,见唐方醒了过来,盯着唐方道:“你用过内视之术?”

  唐方觉得口干舌燥,很久不成有过的虚弱涌了上来,艰难地点了点头,魏老者淡淡地道:“此术乃是上等之术,连老夫都不敢轻用,你功力尚浅,以后最好不要轻用,否则后患无穷,你好好休养一番,明日清晨,你我山中见面。938小说网 www.938xs.com”说完魏家老者走了出去,唐方虽然知道,这魏家老者肯定知道不少关于王家的秘密,但是此时自己若是问了,恐怕不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还会打草惊蛇,引起了魏家老者的防范,想了想,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唐方独自呆在屋中,外面的一束阳光打了进来,唐方这才觉得有些身体有些灵活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起,平日里的常规动作,这次却疼得唐方几乎要了老命,好在唐方也是在军中经受过锤炼之人,咬了咬牙,出门上了和魏家老者约定的地方。

  魏家老者早已经好整以暇地在吐纳练功,唐方坐在他的身边,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开始吐纳,清晨的灵气果然极足,几个周天下来,唐方顿觉神清气爽,四肢百骸的疼痛也消散了,此时魏家老者也吐纳完毕,两人又在在山中,魏家老者如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一般,为唐方讲经布道,不觉又是一天。

  此后几天,两人在山中作为论道,唐方从中受益匪浅,而唐方在阴符经中的独到理论,也为魏家老者解惑不少,要知道,魏家老者的功力,在祝由之中已属登峰造极,但是若是再有寸进,比之登天还难,虽然阴符经属于太平一道,但是道法相同,且阴符经中记载了前人不少修炼心得,对于魏家老者的裨益,可谓不小,只是来日慢慢吸取炼化,便是一场不小的造化。

  几日来,一老一小相得益彰,互师互友。山中岁月倒也过的极快,但是两人似乎也很默契地不提唐方独自晕倒的事情。

  终于一日唐方起来,却发现魏家老者并未如同往日一般,及早在山林中去修习吐纳,而是在堂屋之中,静待唐方,唐方一看魏家老者,一身洗的发白的褐色道袍,脚下穿着一双五色麻绳变成的草鞋,腰间用一根麻绳系着,唐方跟祝由打交道的日子也有不少了,知道这乃是祝由中最正式的装扮,若无重大事情,一般祝由弟子很少穿着,不由得一愣,问道:“老鬼,你这是——这是要出门?”

  魏老鬼微微一笑道:“再过一天,便是祝由的赶尸大会了,大家也该启程了。”

  “哎呀!”唐方一拍脑袋,怪叫道,“差点忘了,嘿嘿,怎么你老鬼打算走了?”

  “先不急。”魏老鬼拿出三缕清香,点燃之后,用嘴一吹,青烟袅袅而上,递给唐方道:“你也算是我祝由半个人了,若是这次赶尸大会事成之后,你便是我祝由宗主,先给我祝由老祖上三炷香吧。”

  唐方恭恭敬敬地走到神龛前,神龛中供的乃是一个人面牛头的怪物,这玩意儿,唐方在王云光处也曾见过,不用说,这便是祝由的所敬的宗主蚩尤了。

  唐方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魏家老者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要跪!”

  在魏家老者面前,唐方可不敢如王云光一般放肆,只得满腹牢骚地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站了起来道:“大家可以走了吧?”

  魏家老者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魏柔,你在家好好‘照顾’好紫小姐,我和唐方兄弟去赶尸大会了,切记,切莫怠慢了紫小姐。”

  魏柔在里屋里面不耐烦地答应了一声,接着大声道:“唐方,祝你这次赶尸大会上,横死当场,尸骨无存。”

  唐方嘿嘿一笑道:“多谢魏大小姐,唐方若是这次去了,当真如你所愿,你便去找你那奸夫吧,若是老子一不小心,嘿嘿,你就等着八抬大轿来迎娶你吧。”

  “啪!”屋里面一把板凳飞了出来,唐方闪身躲过,魏老鬼沉声道:“柔儿,够了!”

  魏柔在里屋连连冷哼,里面一阵噼噼啪啪的乱响,显然是在屋中的家具撒气。

  魏家老者不再多言,领着唐方上路。

  隔了好久,魏柔才从屋里面出来,撅着嘴对着唐方的背影呸呸呸连吐了三口唾沫,这才钻进了厨房中,一阵倒腾之后,端着一小碗的菜粥走进了紫玲玎的房中。

  紫玲玎依然在睡觉,魏柔拍了拍紫玲玎的肩膀,余怒未消地道:“喂,那个谁,吃饭了。”

  紫玲玎微微转过身来,从魏柔的手里面接过了菜粥,勉强道:“多谢。”

  魏柔扶着紫玲玎喝了几口之后,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唐方那个臭小子啊?”

  “咳咳!”紫玲玎一口热粥几乎呛进了肺里面,忙不迭地咳嗽,魏柔忙轻拍紫玲玎的后背,越带埋怨地道:“当心点,烫着呢?——我问你,你不会是真的喜欢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吧。”

  紫玲玎轻轻地将碗放在桌子上,微微坐直了身子,淡淡地道:“你觉得呢?”

  “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不对,是云光先看出来的。”魏柔越带得意地道,“当时云光出手救唐方的时候,唐方那小子无耻的开溜之后,当时云光还着急了一阵子,生怕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又撞到了谁的手上,你后来也不见了,云光居然就一点也不着急了,居然还笑了。”

  “我当时就问他,干嘛不追唐方那个臭小子。云光就说,有你保护着他,那臭小子一定没事。”

  “我当时还很奇怪,现在想想,原来云光当真是有先见之明,原来他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那个臭小子!哈哈,我说得对不对。”魏柔学着王云光说话语气与神态,倒真有三分相似,看得出魏柔平日里多在意王云光,且说起王云光的名字的时候,眉眼中就不觉露出的一丝柔情。

  “唐方不信‘臭’也不叫‘小子’,他有名有姓的。”紫玲玎淡淡地道。

  “这么护着那‘臭’,嗯,小子,还说不喜欢他,”魏柔道,“我就不明白,那小子到底哪一点好,论身手,十个他都不是云光的对手,论气度,和云光相比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就算不和云光比,这世间的男子,哪个不比他强上一百倍,你是龙虎山的掌门女弟子,当时追你的不少吧,我可听说当年的欧阳风骨,徐牧迟等人可都是对你垂涎三尺的,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么一个天仙一般的人,怎么就看上了唐方这只癞蛤蟆,还有云光,我也不懂,云光是何等骄傲的人,怎么也对这小子推心置腹的,视为知己,说实在的,云光我了解得很,但是我就是不明白,唐方明明杀了王家那么多人,云光为什么一点都不责怪他,而且,还想这如何去救他——还有爷爷也是的,不知道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居然想让一个外人来做魏家的家主,还,还要将我许配给他,这唐方——真不知道哪点好,你们各个都围着他转。气死我了。”

  “因为他真。”紫玲玎淡淡地道。

  “真?”魏柔不明白,“什么意思。”

  紫玲玎叹了口气道:“你我都是道门众人,从小便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唐方不同,只要你肯对他好,哪怕是假意的对他好,他都会真心相待与你,把你当成朋友,和他在一起,你可以很放心,比如在战斗中,你可以很放心的和他联手,不用担心他是不是在身后阴你一刀,你可以很放心的和他分享食物,也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在食物中动了手脚,再比如,当你生病的时候,你可以很放心的去喝他端过来的药,不用去费劲心思的去猜,他在药中有没有动手脚。”

  “嗖!”魏柔猛地站了起来,可是紫玲玎的反应比她还快,手腕一抖,一道符咒已经打了出来,贴在了魏柔的脑门上面,魏柔顿时呆若木鸡,全身半分都不能动弹。

  魏柔整张脸都变了,冷冷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紫玲玎叹了口气道:“除非我是傻子,我才会以一个龙虎山门人的身份去相信一个祝由弟子。可惜,邬蠹虽然把我容貌虽然毁得七七八八了,但是我的脑筋却没有变笨。”

  “你要杀我?”

  紫玲玎摇了摇头道:“魏姑娘,我怎么会杀你呢?若是没有你这些日子的悉心照料,我断然不会好的如此之快,再说了,你在药中并没有下什么歹毒的药,只是一种软骨散而已,看样子你只是想将我困在床上,然后成为你们的人质以备不时之需,而且我看得出,这也不是你的主意。”

  魏柔咬着嘴唇,半天不曾开口,确实,对于此事,她内心挣扎颇久,但是奈何魏老鬼的威严,她不得不从,原本想着,当爷爷回来之后,再央求他,放过紫玲玎,没想到现在居然被紫玲玎当场揭破了。

  紫玲玎柔声道:“魏姑娘,你天性善良,确实不适合在道门中生存,要知道,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凡事多留几个心眼总是好的,你不是唐方,没有他那番好运气——不过若是有王云光在旁照拂,旁人也伤不了你。”

  魏柔犹疑了一下,问道“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紫玲玎道:“祝由与龙虎山争斗千年,彼此知根知底,我只要尝一口你们的药物,便知道有没有动手脚。”

  “但是不可能,你可以瞒过我,但是你定然瞒不过我爷爷的,他每天都会为你诊脉,肯定会看出这里面的不妥。”

  紫玲玎叹了口气道:“若是没有唐方的话,我确实即便是明知你药里面有毒,也是要喝的,但是幸好有唐方在,他的生死二气很是玄妙,他不仅可以用生气帮我抽出体中的毒素,让我伤势恢复的速度快得超出了你们想象之外,并且可以用死气造成我经脉虚弱的假象,所以即便是魏老鬼为我把脉,也没有想到这一层,至于你,就更加不可能发现了。”

  “什么!”魏柔面色大惊,道,“难道我和我爷爷给你下药的事情,唐方也知道?”

  “嗯。”紫玲玎点了点头道,“是我告诉他的。”

  “那为什么?”魏柔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既然知道了,为何在我爷爷面前一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难道,难道——他的城府居然这么深?连我爷爷都骗过了?”

  紫玲玎笑了笑道:“告诉你一个真理——千万不要小看唐方,否则,你会付出超出你的想象的代价。”

  说完,紫玲玎从床上跃了下来,回头道:“我这张符咒,只是一张普通的定身符,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副作用,只是这几天要稍稍委屈你一下。三日之后,你便可行动自如了。”

  魏柔赶紧追问道:“你要去哪?”

  “赶尸大会㊣(9)那么热闹,我也想去凑个热闹,顺便会一会——那两个人。”紫玲玎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不由自己的摸了摸脸上的伤痕。

  “赶尸大会都是祝由的高手,去了会暴露身份的!”魏柔急声道。

  紫玲玎回首一笑道:“魏姑娘,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若是你我二人不是仇敌之后,或许,真的可以做很贴心的姐妹呢。顺便说一句,你这几天做得菜粥,很好吃。”紫玲玎笑了笑道:“至少比某人做得好很多。”

  “那你当心点,你伤势还没有痊愈呢。”魏柔大声道,“你这么急着去,是不是担心唐方那个臭小子?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

  紫玲玎的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肩膀猛地抖了抖,断声道:“是!”

  人影已经消失在魏家之外。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