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815】众叛亲离

【815】众叛亲离

进入新版阅读   张若昀重重地点头,大畜整个人如同隆冬中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他深知法海的强悍,也知道法海的雄才大略,但是这种想法,简直已经超出了他所有可以理解的范围。

  如今,用疯狂二字,已经无法形容法海。

  黄沙飞卷漫天,而里面的一切,作为旁观者的张若昀等,都已经无法知晓,但是身在其中的判祖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我是判祖,我是判祖,我有九世罪恶之身,你们谁都杀不了我,谁都杀不了我!”判祖仰天长嚎,可是哭号却不能带来丝毫痛苦的减免,他在挣扎,在求饶,但是已经一切都于事无补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融化,变成日月星辰,变成山河大地。

  这个术,没有人能破得了,判祖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只能等死。

  “你就想这么完了吗?”忽然一个声音在判祖的心中响起,“破这个术。给我破了这个术。”

  判祖泣声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你是无能为力,但是你天地有力,你要借天。”那个声音在判祖的心中狂吼:“任何术都会有破绽,这个术也是一样,他的破绽,就在法海的这张脸上。”

  判师顿时醍醐灌顶,轰然醒悟,不错,法海能以自己的身体炼成此术,但是有一个部位却练不了。

  那就是自己的脸。

  因为他的脸在王仙峤这里,法海的这个术就算是已经完美得无可挑剔,但是,他缺了一张脸!

  这就是致命的破绽。

  判祖明白了。

  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对着法海一字一句地道:“师尊,您的脸呢?”

  这次轮到法海一愣,然后判祖看见了眼前的一幕飞快的闪现,法海原本的那张脸开始变得溃烂无比,上面爬满了蚊蝇虫蚁,鲜血淋漓,十分恐怖。

  “这张脸,应该不是您的吧。”判祖猛地抓到了法海这个术的破绽。

  法海以本尊入道,以身化作轮回,但是他的脸却没有遁入这个轮回之中。

  他的脸在自己的后颈之处,也就是现在的王仙峤。

  判祖笃定,现在眼前看到的这张法海的脸是法海用的别人的脸,只是用幻术变成自己当年的模样,脸不入轮回,身入轮回又如何?一个术,一旦有丝毫的破绽,即便是在坚固的城堡,也会变成沙雕,被风一吹,灰飞烟灭。

  法海的身影在判祖的眼前消失,周围的江南美景也依次消失,判祖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漫天黄沙的战场,只是此时黄沙已经停歇了不少,不再似刚才那般激烈。

  判祖仰天长啸,声贯天地。

  这声凄厉的叫喊声传入了大畜的耳中,大畜顿时脸色大变道:“糟了,裴兄的术被姓方的那小子破了!”

  张若昀摇头道:“姓方的没那么大本事,破这个术的肯定是王仙峤那小子无疑。”

  在风沙中,判祖高约十丈的骨架隐约可见,只见他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大声叫道:“我以本身为引,十世血仇为器,无前世,无今生,无来世,天地可愿助我降魔!!”

  天空中化出阵阵轰鸣之声,如雷贯耳,轰响不绝。大畜脸色更加难堪,道:“这小子疯了,这小子疯了,裴兄会有危险,怎么办。”

  张若昀冷冷道:“你能救他吗?这天地之判,怕是你连碰都不能碰,你应该庆幸,这小子没有拿你开刀。”

  “可是裴兄……”

  “别忘了,他坐过天人五衰!”张若昀一句话让大畜稍稍安定了下来,但是心中不敢笃定,“就算是过了天人五衰,也难敌天地一判啊!”

  “他死了,不更好?”张若昀冷冷道,“这样,你就不用任凭他摆布了。”

  “你!”

  “我说的是事实。”张若昀耸耸肩膀,“时代变了,愚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人说话间只见天空中一个黑洞中,开始蜂拥出无数的阴灵,这些阴灵飞快的集聚,融合,成为了一只判官笔!

  风沙中,法海的本尊终于再次现身,虽然刚才被王仙峤破了自己引以为豪的术,但是他看上去依然平静,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这只判官笔,无动于衷。

  “裴兄怎么愣在那里了。”或许是太过关切,大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天空中的那只判官笔一抖,便是画出了十万张鬼脸,一个个发出恐怖的嘶鸣,向着法海扑下来。

  法海就在这鬼脸大军靠近自己的一瞬间,单手一抖,一个白色的烟圈在他的指尖扩散出来,然后飞速放大,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如同有着无尽的吸力一样,将所有的鬼脸全部吸进了这个黑圈之中。

  这一次,轮到判祖惊慌了,他没想到,自己以身为引的引出的十万阴灵,就在瞬间就被法海破的一个不剩。

  这又是什么术?

  判祖不服,再次催动天空中的那支判官笔,一画,又是接天盖地数之不尽的鬼脸出现,以比第一次更为迅猛的速度扑向法海。

  法海如法炮制,又只是一招,轻描淡写地将再收十万阴灵。

  “再来!”判祖狞声尖叫,“我就不信,你真有举世无双的神通!”

  这一次,轰轰烈烈的生声音震耳欲聋,一声声凄厉的嘶吼之声传来,不仅从天空中,从地底中,从判祖的七窍之中,数之不尽的鬼脸纷纷出来,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几乎有百万之众。

  法海不动如山,等着所有的鬼脸全部靠近的时候,手中的那个白色烟圈状无形气息更加浓密,深不见底的深渊开始如同疯狂的将所有的鬼脸全部吸入其中,有多少,收多少!

  忽然,就在这一瞬间,法海的术戛然而止,烟圈瞬间消失。

  “怎么回事?”判祖也同时愣住了。

  法海在这上百万的鬼脸中,忽然看见了一张脸。

  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法海停下了所有的道法,咬牙切齿地叫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王仙峤!”

  道法一停,尚未被法海吸入黑洞中的鬼脸疯狂的扑了上来,开始啃噬法海的身体,而王仙峤的那张脸在百万鬼脸中显得那么的刺目,那么的得意。

  “死!!!!”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从判祖的嘴里发出,天空中的那支判官笔瞬间抓住了法海露出的这个破绽,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劈了下来。

  瞬间,法海的身体化作齑粉。

  “死了,你终于死了,法海,你要知道,我不是杀不了你,我不是杀不了你!!”判祖的怪叫之声充斥了整个战场,他的那张骷髅脸上变得乖戾莫名,积压在心中数百年的怨气,此时一齐爆发。

  然后,忽然判祖表情僵硬,保持这最后的一个固定的姿势,参天骨架开始如沙一般唰唰掉落,成了一堆黄沙。

  “裴兄。”大畜尖叫一声,向着法海的方向猛地掠去,可是那里哪里还有法海的半分踪迹。

  难道法海真的就这么死在了判祖的手里?

  张若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表情复杂,不知道是喜是悲。

  在那堆黄沙之中,一个赤裸的身体吃力地爬了出来,判祖浑身鲜血淋漓,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步一步地走向青仙子,嘴角鲜血不断流出来,但是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青仙子,你看见了,你看见了,我终于杀了法海了。”

  青仙子看着判祖,幽幽地道:“你能伤他,也算难得了。”

  “伤!”判祖浑身僵立,站在那里,“不,我杀了他,我已经杀了他,法海死了,他一定死了。”

  “好好去吧……”青仙子叹息道,“我会为你寻一处风水宝地,给你建一个衣冠冢,虽然你已经没有来世了……”

  “不!!”判祖嘴里发出凄厉的声音,“我杀了他,我杀了他,我已经杀了他了!你骗我,你在一定是在骗我。”

  “哇”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从判祖的嘴里喷出来,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我……不甘心……”

  “你不是要这个吗?”青仙子走到判祖的身前,“给你。”

  一个锦盒抛在了判祖的手里,判祖双手颤抖着拿着这个锦盒,喃喃地道:“蚩尤心,想不到最后,蚩尤心还是在我手里了,法海,你输了,你输了!!”

  判祖面色张狂,已经失去了理智。

  “趁你还有一线生机,拿着蚩尤心去找唐方,他会替你报仇的。”

  青仙子有些不忍地看着判祖,当年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如今却变成了这副鬼样子,造化弄人,苍天不仁啊。

  “青仙子,蚩尤心是裴兄拼了性命才得到的东西,你怎么可以给他?”大畜脸色大变,道,“你背叛了裴兄吗?”

  “背叛?”青仙子呵呵一笑,“我什么时候‘是过’法海的人了?”

  “你!”大畜不由得勃然大怒,大声道,“我不会让你们得到蚩尤心的……”

  话音未落,忽然间,判祖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疼,一把剑不动声色地穿过了他的胸膛。

  回头一看,持剑之人,是一个他几乎已经忘记的小角色。

  王云光。

  青仙子叹息道:“法海,你终于已经众叛亲离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