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任云飞追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柏生不躲不藏,任由任云飞劈砍在自己身上,任云飞一招得手,变本加厉,抄起身边的阔剑直刺了过去。

  一剑刺透柏生,任云飞见流出了鲜血,更加疯狂,拔出再刺,刺入拔出,就这样持续了三个时辰。

  地上已经淌满了鲜血,柏生已经成为了血人,任云飞完全丧失了之前的仇恨,在那边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不还手?”

  柏生断断续续道:“如果恨......能让你舒服点..........你就.........继续吧........我还.......承受得住。”

  “咣当!”

  阔剑丢在了地上,任云飞也瘫软在了地上,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跟柏生不在一个层次之上了,当年他是蝼蚁,自己是天纵英才。

  而今,自己仿若是蝼蚁,他如圣人,究竟是自己弱了,还是自己错了!

  “啊~~~~~”

  任云飞吼了出来。

  柏生身体内脏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着,伤口融合,慢慢的消失,连疤痕都恢复正常,好像之前没发生过受伤一样,只有衣襟之上那一大片鲜血证明,刚才确实受伤了。

  柏生气息平缓,深吸了一口气道:“任兄,我到现在才明白,修为并不代表什么,我一点也不想要修为,修为越高责任越大,我开始害怕,怕我离我的家人越来越远,离我的朋友越来越远!”

  任云飞颓废道:“成王败寇,高位者,说什么都是对的,你别在安慰我了,本来我想到了死,但是我想到了如果有一天我能杀了你,我想我就能报仇了,现在……我根本杀不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任云飞爬向阔剑,就想结果了自己。

  柏生来到他的跟前,用脚踩住了阔剑。

  用很平淡的眼神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淡淡道:“你不是我认识的任云飞了,我认识的任云飞,英姿煞爽,无惧一切,一往无前的气势,至今我还历历在目,在血魔洞一战,你没输,你赢在了气势。”

  任云飞苦笑道:“气势?能值几个钱?”

  柏生放出了自身的气势,周围的空气凝固,任云飞透不过气,心中骇然,这?这是剑意?这是战意?

  他不知道柏生在祖剑堂见到了祖剑,柏生已经将祖剑中参悟出的剑意提升了一个境界,可以任意转换为武器的意境,哪怕他拿着一支笔,自然而然会有一种笔意,意在笔先,笔在意后,而且这种意象可以融入战意,那是一种气势,针对大量弱者,这一种气势就可以足够秒杀。

  任云飞吞咽了一下口水:“拜服在地,三人行必有我师,云飞拜服,达者为先,以后云飞愿意侍奉在柏峰主身边,清扫一切阻挡峰主的障碍。”

  柏生知道任云飞已经开始折服自己了。

  柏生上前,将任云飞扶起,扶到一处石床之上,运起真气开始改造起了任云飞的身体。

  足足过了六个时辰,任云飞的断手已经生长出来,五指清晰,只不过皮肤如新生婴儿,脚也已经长齐,连体内的经络也搭建的畅通无阻,柏生还将他体内的经络扩大了一倍,输入了不少真气,任云飞直接突破到了分身期。

  任云飞从床上下来,双膝跪地道:“生我者父母,养我者师父,再生我者柏生,我任云飞今生必不负众望,达至剑道巅峰,守护该守护的人。”

  柏生笑道:“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任云飞!快快请起,你我不必见外,以兄弟相称即可!”

  任云飞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好像想到了什么道:“柏兄,可否将我师叔看看,只要他能活下去就行。”

  柏生来到剑仁身边。

  只见剑仁死气弥漫,了无生机,可能是由于身躯的原因,神剑宗仅仅是将他的身体拼合在一起,并没有将内脏经络恢复到正常,元婴在体内得不到滋养逐渐退化,已经变为透明状,要不是宗主的功力维持,怕早在三年前归西了。

  柏生略皱眉头道:“情况不容乐观,如果找一具躯壳将元婴融入进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任云飞左思右考,就是想不到。

  柏生说道:“真没有,找一通灵物也可以,我的功法特殊,必须要有灵气,天地孕育的有灵之物也可。”

  说到这里,任云飞想到了铸剑池中的神剑,这一把神剑,不知道是某一天从不知名的地方飞来神剑宗的,很多人都不知晓它的来历,但是自从有了这把神剑之后,乾金山才更名为乾金神剑山。

  山峰才渐渐变为剑状,所有花草树木不生长,不断的生出上等好剑,好剑树。

  不过,铸剑池是神剑宗的禁地,每百年修复裂天神剑一次,这一次也需要十五年后才能修复断剑。

  任云飞道:“有是有,不过得征得宗主的意见,全宗上下只有铸剑池的神剑有灵。”

  柏生道:“人命关天,先斩后奏!”

  于是柏生跟任云飞将剑仁残缺的身体小心翼翼搬至铸剑池。

  圆形的铸剑池之中伫立着一把高五丈宽约六尺的石质神剑。

  柏生来到铸剑池边上,对着神剑连弹法诀,全身散发出了金色符文,赫然就是融字诀。

  融字诀一出现周围充满着神秘的气息,铸剑池中的神剑似乎得到共鸣,开始有频率的散发着剑意。

  柏生见状连忙道:“云飞,你速速感悟这股即将飘散的剑意,对你有帮助。”

  任云飞坐了下来,盘膝而坐,闭目仔细感悟着周围的异动。

  不一会儿剑意消散于无形,任云飞继续在感悟,柏生点点头,开始施法将剑仁元婴提炼而出,一道几乎透明的元婴从躯壳里缓缓飘出,微闭着眼睛,他见到了柏生。

  眼睛陡然一睁,柏生已经将他打入神剑,元婴在嘶吼着,好像很烦躁,很痛苦,又带着很深的仇恨。

  这时,任云飞醒了,他见到神剑之中的剑仁,心里有点期待但是从剑仁的表情神态来看,好像是有极深的怨气。

  “不好,怨气炼剑必成魔剑,云飞,用你的纯阳之血先让神剑开灵。”柏生说道,尽管有风险,柏生有把握将神剑开灵识之后,会辨别是非,吸取好的排斥不好的,没别的,只因为他的特殊功法,融字诀!


寻苍天 /html/book/54/544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