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赌国博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金子悬停在空中陡然心中有几分悲凉。

  战争,生灵涂炭,死伤无数,但不反抗任人鱼肉只能助长敌人的气焰,只能以杀止杀。

  看了下,下面厮杀的如火朝天的军团,金子再次喊道:“你们的主帅已死,投降者,可饶不死,俸禄照旧,勿用再参军。”

  场中稀稀落落的停下了手中的兵器,有一个安庆国士兵愣在那边,被大昌国的士兵一刀劈成两半,随后身边的兄弟又围了上来,愤怒的厮杀了在一起。

  金子摇摇头,任其自行发展,回河洛城楼,自斟自饮的喝起了酒,向问天见状便笑道:“自古英雄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安庆国的军魂可歌可泣,如大家也有这样一只军队,何愁没有良才可用?”

  金子闻言停了下:“是啊,不过是狗是熊,只有磨砺过才知道,顺其自然吧。”又倒了一杯酒仰头而尽,随后将酒壶丢给了向问天。

  向问天顺手接住也倒了一杯,站在了城楼之上望向远方。

  金子微摇折扇道:“你猜大家拿下安庆国需要多久。”

  向问天沉思了会:“快了,后院起火,边关就起不了多少风浪,待使者到达大昌国都基本也就成了。”

  金子转头一看,顿时觉得向问天其实智谋还算不错,连这一点也能看透,虽是修行者,实则说之谋士也不为过,自己跟小血所做的事情,瞒不过他充满睿智的双眼,心中暗自佩服。

  另外一边,莫西国,柏生本体跟阿三莫撒旦已经谋划好计划。

  深夜,一道金光从天边降落在了博罗国国都之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博罗国国都红岩城门口有几个小兵打着瞌睡,柏生与阿三轻轻的走了过去。

  “汪汪汪!”

  阿三顿时生气,这该死的狗腿子,就想上去打它。

  柏生拦住了他,拿出一条腊肉丢了过去,狗狗十分温顺,打瞌睡的士兵也醒了过来,柏生一人分了几块黄金,皆大欢喜的放了行。

  来到城中找了一处客栈,当晚住了进去。

  第二日,柏生收买了几十个侍从,以及精致的马车,将阿三莫撒旦精致的打扮了下,让车夫将马车插着金光闪闪的锦旗,上书大大的莫字,浩浩荡荡的往红岩城王宫驶去。

  来到王宫门口,一队队士兵整齐的站立两旁,见到马车行来,有个首领模样的士兵上前盘问。

  “什么人,来王宫做什么?可有拜帖?”兵首说道。

  车夫恭敬的下车,操着一口浓厚的本地番邦口音说道:“兵大哥,里面是邻邦莫西国王子,秘密觐见大家至高无上的国主。”

  兵首一听家乡话,顿时放下了几分戒心。

  然后还是例行检查似的吩咐后面的卫兵,搜查了下有没有凶器啥的。

  检查完毕,兵首进去汇报了下,约莫盏茶功夫,里头出来一个大官,骑着高头大马,对着车夫微微点头,示意跟上。

  一路行进之后,走了大约三炷香时间,终于穿过重重阻碍来到了王宫的王殿。

  此时王殿在早朝,但是看气氛好像在聚众赌博,博罗国的国风就是好赌。

  在国主还在沉迷小九九的时候,有侍者高喊道:“莫西国王子,献上万年寒冰骰子!!!请国主觐见!”

  国主眼前一亮,并不是因为听到莫西国王子,而是听到万年寒冰骰子这六个字。

  “准!”

  场中人员顿时散开,各就各位。

  不一会儿,一个全身华服的少年领着八人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走进殿中。

  莫撒旦扯着装着沉熟稳重的嗓音一边喊道一边拜倒:“尊重的国主陛下,我父王最近得到了您一直寻找的万年寒冰骰子,故让我等带来敬献与陛下。”

  国主仿佛毫无心机道:“快快快,来给本主看看。”

  后面的随从将手中的托盘递给王殿上的宦官,那宦官打开看了下,确认无任何危险之物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将托盘端到国主面前。

  国主打开托盘中的金匣子,一股清爽的寒气涌上来,仿佛让这常年见不到冰的国度,多了一丝丝清凉。

  国主开心道:“果然是此物,果然是此物!本主从祖上开始找到现在,一直没有找到,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啊。”

  莫撒旦道:“陛下,我带着我父王的真诚来到贵国,希翼贵国与我国成为永恒邦交之好。”

  国主道:“非常感谢莫西国王进献的宝物,不过,我得到消息,安庆国最近与贵国有所瓜葛,我不想牵扯而入,我只想好好玩我的牌。”

  莫撒旦不慌不忙道:“那是他跟大昌国的瓜葛,大家莫西国也只不过是个看客而已。”

  国主盯着莫撒旦看了会,心中有所顾忌,便说道:“据我所知,是贵国公主去拜访大昌国国王,引发的一系列血案,难道王子殿下也想效仿?”

  莫撒旦吹着口哨,似乎不讲这句话放在心上。

  国主微皱眉头。

  莫撒旦往前走了两步,气势凛然的笑道:“国主陛下,我先前那一句是客套,现在,我是以个人名义来挑战你的赌术,我赢了你就认我做大哥,我输了,反正莫西国以后也是我的,就以此当赌注吧,莫西国输给你,怎么样?”

  朝中大臣权衡利弊,眼睛个个亮了起来,稳赚不赔的买卖谁不做啊!各个官员朝国主挤眉弄眼。

  国主见这阵势,爽快的应了下来,随后说道:“怎么个赌法?我也不让你吃亏,主随客便。”

  莫撒旦也不扭捏大声说道:“我头脑比较简单,就赌大小。”

  国主一脸阴笑音调高了几分道:“来人!拿骰子来。”

  莫撒旦说道:“慢!我只要万年寒冰骰子玩这几局,让我再摸几下我父王的宝物,三局两胜就好。”

  国主见莫撒旦执意要万年寒冰骰子,心中有几分疑虑,那骰子有问题?

  下面的国师出列敬了一礼说道:“陛下,用万年寒冰骰子没关系,大家也用九离火罐当骰盅。这样大家就公平了。”

  国主眉头一挑,果然是自己的国师有计谋,九离火罐,任何材质的东西在里面甩几下就成了碳灰,而且可以隔绝神识,无法动任何手脚。

  莫撒旦面带微笑似乎胸有成竹。

  国主安排了下去,不一会儿场中已然摆好一局,一张金质边框玉石雕花赌桌,被抬上来静静的放在了场中,九离火罐,以及万年寒冰骰子,静静的放在边上。

  众人都围在了赌桌之前距离一丈远,场中的国主上前就欲亲自筛盅。

  莫撒旦突然说道:“国主陛下,你我双方最好都别参与筛盅,你我各自选一个宫女去玩这个,这样不失公平对吧。”

  国主闻言笑道:“好好好,本主,也是想亲手抚摸下嘛,来人,叫几名宫女来让王子殿下挑选。”

  马上有几名宫女莺莺燕燕的来到众人面前,姿色一般,可能给是地域的缘故,一个个皮肤黝黑,不过这并不影响这场赌局。

  


寻苍天 /html/book/54/544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