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始作俑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长老?张启山?翠花?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柏生见到了台下的几道熟悉身影,不是被抓而是很自然的下跪着。

  小血挂着邪恶的微笑道:“众弟子受苦了,快快请起,这次我从天外天回来,带来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场中血魔洞弟子,一一起立退与两旁。

  小血环视了四周,四周的血魔洞弟子对于柏生有点敌意。

  “这位,是我刚认的大哥,以后也是你们的大首领,见他如见我。”小血似乎明白了什么。

  柏生忽然瞄见小血脖子后面有一道红色的鱼形标志,想起了之前小小说的话。“如果你见到脖子上有鱼形标志的人,记得刀下留情。”

  但是血魔洞与药王谷的仇不共戴天,当柏生瞄到大长老的时候,大长老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奇怪,大长老不是被抓吗?怎么好像没事似的。

  “金真,你好像与我大哥认识,你可是有话要说?”小血对着血魔洞二护法金真道。

  “回大人,此子与我在药王谷有过一面之缘。”金真尴尬道。

  三护法见状讥笑道:“金老头,据线人所知,药王谷最后几滴灵池玉液,你拱手让人,好大的胆子。”

  二护法金真道:“外人?血魔大人的大哥就是大家血魔洞的老大的大哥,这算外人?”

  三护法脸色发青:“你,你,你.....”

  二护法金真道:“你什么,老三,你什么时候有胆子戳我背脊梁了,难道是我不在的这些年,你听信了谗言,受人唆使的?”

  金真说完用眼睛瞄了一下大护法,大护法装作不知道,因为整个血魔洞上下只有大护法才有实力排挤二护法,原因就是大护法的儿子喜欢二护法的女儿,多年前的往事涌上金真心头。

  “大家血魔洞,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团结了,我不在的这些年你们几个都干什么去了?”小血气势逼人,虽然没有修为上的威压,但骨子里掌权者高高在上的气质是没法模仿的。

  大护法观察了一阵,隐隐一笑,越笑越大声:“哈哈哈哈,我的血魔大人啊,我追随你征战了六百年,现在卡在元婴大圆满,一直以来,你口口声声说要给我寻得破婴丹,到现在漫长的岁月都已经过去,你寻到了么?”

  一声寻到了么震撼了小血的心,似乎脑海里有一点以前的记忆片段开始慢慢苏醒。

  这一次的神魂复生,是当年血魔寄放在小女孩身上的一份魔血。

  那一次的出征,血魔就下了必死的决心,但是尚留了一丝希翼给血魔洞,让血魔洞得以保留部分实力。

  待吸食了一万多名生灵气血以及肉身精华,那份魔血就会重生,拥有血魔五分之一的能力,但血魔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说重生归来。

  大护法以为血魔重生,能力依然是巅峰状态,所以还是忠心的,但这一次他得知,血魔力量的微弱,他知道,血魔洞该易主了。

  自己苦心经营血魔洞六百年,血魔只管练功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这一切就是自己的。

  他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他开始对血魔复生的小血叫板。

  “我屠杀了五十三个门派,夺取了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宝,难道都是为了你?错,我是为了我自己,我才是血魔洞的主人,你只不过是之前血魔的几滴精血而已,你凭什么当血魔洞主?我的血魔大人。”最后一句玩味的看向了小血。

  小血面无表情,随后叹了一口气:“傲拜,你就这么想当血魔洞主么?”

  “是,我为血魔洞积累了六百年,从我跟你,不,以前的你开始,两个人建功立业到现在让各大门派闻风丧胆的规模。全是我一人包办,当初的血魔大法,你不是也分给我一半了么?你把另一半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傲拜恶狠狠的说道。

  小血望了他一眼,这一眼是那么决绝,毫无生气:“当初我把后半部分给你,自己练最基础,要不是没日没夜的练怕是达不到你的高度,这就是我为什么不管事,一直练功的原因,如果你想要基础,你的后半部分重要的血魔大法之中用心参悟就能习得。”

  “你骗我,一直以来你都是在骗我,我永远活在你的光辉之下,我永远超越不了你,你是我心底的一根刺,不将你除了我傲拜此生誓不为人。”傲拜话没说完飞了上来欲致人死地。

  柏生见状,赶紧抱着自己刚认的妹妹急速飞跑,场中人物谁是谁非当下立判。

  台下血魔洞众弟子分为两派,开始剧烈厮杀,一边是老血魔忠心耿耿的弟子,另外一边则是以大护法为主的叛逆弟子。

  二护法金真见状与张启山相互一点头加入了战局。

  金真与大长老修为相近,勉强能打个平手,张启山为血魔洞十二煞血主的首领,指挥着十二煞血主组成血魔大阵,包围住了三护法四护法,虽然单体实力有所不如,竟也斗的旗鼓相当。

  傲拜与金真各自使出了看家本领。

  “血魔大法”

  只见傲拜全身通红,毛孔中聚集出了一团团粘稠的血质,伊然成了一个血人,散发着强大的血气流光,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玄真药镜”

  金真道袍鼓荡,散发着绿色雾气,以真气凝聚成了一个圆形藤质古镜,映射出一道耀眼的绿色镜光直照,傲拜本体。

  二护法金真乃是正宗药王谷传人,之前迫于傲拜以及血魔的淫威才投靠的血魔洞,当然使出看家本领。

  两人交手不下三百回合,绿光夹杂着红色血光,旁人无从插手。

  柏生则抱着小血,左右突围,只要不是护法级别的对手以他的能力尚有自保能力。

  有不怕死的人见柏生两人好欺负,抱团杀了过来,可还没到柏生跟前,一个个被从地上穿刺而出的魔血藤吸干了生机,丢在一旁。

  整个血魔洞场中数千人,此间战况十分激烈,刀光剑影,法宝横飞,洞内塌了大半,压死了好几批人,战斗持续了足足两个时辰,混战人数逐渐减少到一千余,五百,三百.....

  至最后的百来人的时候,洞口的禁制已被各大门派攻开,乃是神剑宗请来了裂天神剑,一剑劈开了禁制。

  傲拜见状自知不敌拼死一击,将金真猛烈震飞,便化作一团血雾遁光,带起一道残影,迅速往洞外飞遁而去,片刻消失不见,有名门弟子架起法宝追赶,神剑宗长老道了句:穷寇莫追,宝物要紧。

  这才停止了追击的脚步。


寻苍天 /html/book/54/544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