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山间摆渡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白狼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身往后山跑去,柏生见它跑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咚”

  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了脑壳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嘶~~什么鬼东西。”

  柏生揉着脑袋四处张望,看到了地上还蹦着的石头,心想估计山崖上掉下的落石吧。

  又有几颗石头砸在了柏生的肩膀.腰上,还带着几颗砸空的石子,柏生怒了,显然是有人蓄意为之。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有本事别疑神疑鬼,给我出来。”

  柏生的叫声,引起了柏母的注意,想起来看看。

  几个敏捷的灰色身影攀在峭壁上,上下欢乐的蹦跳着,略带挑衅的做着鬼脸,还时不时的从峭壁上扣下几颗石子,瞄准柏生投来。

  “死猴子,你们也来欺负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好看。”

  柏生知道自己不是这些本土动物的对手,它们飞檐走壁异常矫健,追又追不上,打又无从下手,互丢石头,又处于数量上的劣势。

  赶紧跑去,背起母亲,辨了一个方向,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管他黑夜白天,逃命要紧。

  后面的猴子们,不知是有意无意,还是好玩,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用石头砸,砸中了还捧着肚子在那边笑。

  柏生,被驱赶着实在憋屈,这不像狼能碰的到,这些崽子,在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还在山间突出的树枝间甩跟头前进,不紧不慢的跟着,看样子,只是为了驱赶柏生母子,离开此地的意思。

  就在跑了两个时辰之后,渐渐跑出了乱石堆,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切断第二座山与第三座山之间的大河,河面很宽,水流很急。

  看着前面的大河,柏生站在原地,愣愣发呆,直到头被两块石子砸中才回过神来。

  这该怎么办,那讨厌的猴子还在紧追不舍,前面是一条死路,后面虽然死不了,但迟早会被耗死,在这紧张的时刻,柏生迅速思考着,分析着各种可能,只要有一线生机,自己总能抓住。

  有了,往上游走,这边水流急,上游可能好点,按照这些年流浪的经验是这样的。

  柏生加快脚步往上游跑去,约莫跑了十多里地,后面的猴子开始速度慢了下来,柏生既觉得奇怪又是兴奋,终于快摆脱这班猴子了。

  前面是一片小树林,当猴子们见到这片小树林的时候,身上的猴毛一根根倒立起来。

  “吱吱吱吱~~”

  猴子们心有不甘,却又很害怕,不一会儿渐渐有点不舍的陆续放弃追赶柏生。

  柏生见状松了一口气,在原地将母亲放了下来,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平复着自己的脉搏。

  须臾,一阵阴风吹过,小树林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

  “我在清水河畔,等你回魂,你在山间小屋等我永生.......”

  瞬间,身边的气温低了几度。

  “娘,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柏生问

  “什么声音?就是猴子的吱吱声啊,现在听不到了,刚才我被那该死的猴子砸的痛死了。”

  “哦,那就好没事,大家甩了猴群了。”

  柏生以为是错觉,看看附近并没什么异样,便放心的起身去寻找渡河的方法,朝小树林走去,找找有没有可以用的木头捆扎着漂过去也行,因为上游的水流很平静,静的跟镜子一样,能映出天上的银月还有点点繁星。

  进入小树林后,看到有一根藤条栓在一棵树上,沿着藤条望去,是一艘有点年代的的小木舟。

  “咦?这里有一艘小船,可以容纳两三个人的样子,刚好可以用来渡河,唔,还差一根桨。”柏生喃喃自语,一边在寻找着可以当桨的工具。

  有了,在拴着藤条的大树附近有一根被磨的光滑的木棍,有三四丈长,可以用来撑船,看来就是那小船配套的撑子。

  柏生有点小开心,心想只要过了这条河,对面就是玄霄宫的山脚了,离目的地又近了一点,一路小跑着来到母亲身旁,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母亲。

  柏母也很开心,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终于快到了,虽然不抱有可以重见光明的心,但还是有点小期待的。

  两母子很快登上了船,晃悠悠的朝对岸划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近在咫尺的对岸一点都没有要快到的样子,柏生刚开始以为水流的原因,可无论柏生撑船速度的快慢,似乎就在原地似的。

  也看过原来出发的位置,那里哪有什么树林,都是一片坟地,墓碑七歪八扭的立着,有大有小的木头墓碑,也有石头的,还有十字叉着一具尸体迎风飘荡着,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腐臭。

  柏生,第一时间反应为,可能遇到民间所说的鬼打墙,心中默念阿弥陀佛。

  一声难听的鸟叫,惊醒了柏生。

  柏母似乎感应到了周围的气氛:“生儿,循着声音而去,诡异的地方,只有这些长期居住在此的生物才知道怎么走。”

  “嘿嘿嘿……想走……你们问过我么……你以为偷别人的船很好玩么……”沙哑的声音叹息着,柏母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黑影,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身穿已经烂成布条的衣服,随风飘着......

  “你是什么东西,别动我母亲,有种冲我来!”柏生紧张了下,因为刚才明明没东西在船上,他是怎么上来的?

  “哈哈哈,好小子,老夫可不是什么东西,更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夫乃这冥河摆渡人,啧啧,从没见过你这么有骨气的人了,你就这么在乎你母亲么……你完全可以自己逃命的。”那黑影贴着柏生的脸,那是一张烂的不能再烂的脸,从那脸上蠕动着几条蛆的样子就可以知道这不是一张活人的脸。

  柏生毫无畏惧的迎着那烂脸上闪烁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敢动我娘,我挖光你祖上十八代祖坟,将你乃至你祖上的尸身放进油锅里炸熟喂狗吃。”

  “哟呵呵,好玩,有趣,小子,三百年了,从来没有人对我出言挑衅过,他们无不是害怕,求饶,甚至有人跳河,而你,嘿嘿,你符合老夫的胃口。”黑影忽隐忽现,仿佛不存在一样。

  “少说废话,你可以给我个痛快,但是我有个要求,你送我娘去对岸,放他一条生路。”柏生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啧啧,啧啧,你们还不够资格跟我讲条件,进我的冥河,当那第九十九条,跟一百条冤魂吧,三百年了,终于等到第一百个人了,哈哈哈,呜呜呜呜~~~香香,我快将你召唤回来了。”黑影说完,将船打翻,柏生母子落入水中。

  坟场里,飘荡着的恶鬼,成群结队的飘入这冥河,争先恐后,看这架势是要生撕了这对母子饱餐一顿。

  突然,从天上打下一道金色符箓,穿过恶鬼,将鬼魂腐蚀成青烟,再直直打入河底,发出沉闷的声响,河水逐渐由黑转清,恢复正常。

  “孽畜,至今还不悔改,人死不能复生,你将自己炼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以为你真的能让香香回阳吗?”


寻苍天 /html/book/54/544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