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神话禁区 > 第二三四章尸中藏谜2

第二三四章尸中藏谜2

进入新版阅读

薛雨露扶着长剑怒吼道:“圣可压邪!那是探神手的话!圣字,我只能喊一遍,你能理解圣道,就能压制怨气,理解不了,大家全都得死在这里,你的时间不多了。”

“圣?”我忍不住一阵恍惚:“什么是圣?”

我没修过道法,也不是儒家子弟,佛门的经典倒是看过几本却丝毫理解不了。让我怎么悟那个“圣”字?

我脑海在不断飞转之间,却只想到《说文解字》里面的内容。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过“古代汉语”,我记得当时好像还考过“圣”字的说明。

“圣”字在《说文解字》当中的说明与现在流行的玄幻小说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圣,可以说明为人格最高尚的、智慧最高超的人;可以说明为最崇高的,对所崇拜的事物的尊称,可以代表封建时代美化帝王的说法,也可以称乎知识、技术有极高成就的人。

可以说现在的小说里,圣人却是相当于神明的存在,可以与天道契合,这种说法未必没有道理。

人不成圣,永远忘不了七情六欲,永远看不开喜怒哀乐,没有谁能做到真正的无情。成圣?成圣的人恐怕早就已经失去了人的本性了吧?

不对,圣人无情,正是他们看穿了世间的一切,直达事物的本质。

我的脑袋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冒出一个传说“庄子鼓盆”。

传说中,庄子妻子离世。亲友悲怆痛哭时,他却敲盆长歌,在他的眼中人的生死,就像是春夏秋冬一样,是自然的规律。

虽然后世的学术界也有人说:庄子鼓盆其实是真悲伤中的真性情,他是用悲歌代替了悲意。

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庄子成圣因为他的智慧,超越死亡,甚至超越了一切的智慧。庄子走向生命尽头时悠然而去,很有诗意。 他不敬畏死,但没有随便而活,他看穿了生而在世的本质才忘却了生命,精神是那样的愉快。

看穿所有才能淡漠一切立身天地,看万物轮回。

那一瞬之间,我好像是从怨气的包裹当中挣脱了出来,重新站在无数冤魂面前,看着他们在身前拼命的哭号,却无喜无悲,他们经历的一切在我眼前盘旋,可我却把看到的一切当成的幻影。

我正想要从怨气当中脱身而出时,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不错,不错,我要人终于凑全了。”

我猛然回头之间,却看见在鬼船上消失的徐佑出现在了山洞当中,刚才鼓掌的人就是他。

薛雨露厉声道:“保护王欢。”

将军尸稍一摆手,他所带的清军立即沿着阶梯快步而上,把我围在了中间,枪尖向外的对准了徐佑。

徐佑淡淡说道:“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可不怎么友好啊?”

薛雨露沉声道:“王欢,我拖住他,有机会,你赶紧走。”

我平静的说道:“不需要走,有机会杀了他不是更好?”

薛雨露顿时急了:“你想什么呢?你……”

薛雨露的话没说完,我手中长刀泛起的寒芒就在她脸上一扫而过。

“王欢,你听我说明!”薛雨露惊叫之间想要抽身而退,我的刀锋却在距离她不到两寸的地方横扫而过,瞬间压到了李青阳的脖子底下。

“王……”李青阳刚刚说了一个字,我手中长刀就猛然一沉从他脖子上割了进去,我手压刀柄向后抽刀之间,李青阳的首级之下却浮现出了一副穿着道袍的身躯。

“住……住手……”李青阳的话没喊完,我就已经把他的人头割了下来,重新提在了手里。

李青阳断开头颅的尸体,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立而不倒。

等我冷眼看向徐佑之间,对方却向我摆了一个“无所谓”的手势。

我顿时就是一愣:难道远处的徐佑不是幻象?

这个念头刚从我脑中闪过,我手中的人头就忽然化成了一片磷火飘散在地,紧接着,李青阳跪在地上的尸体也随之崩散,炸成了满地游动的荧光。

我松开手掌再次看向徐佑时,后者忍不住笑道:“李青阳那边只不过是我故意卖给你的一个破绽,我的幻术无懈可击,就连无面女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我故意卖给你破绽,你能乖乖的往积尸地里走吗?”

我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我提着李青阳的人头赶往积尸地时,就发觉手中人头的重量发生过几次微弱的变化,那时候,我就怀疑,李青阳只不过是用幻术掩盖掉了自己的身形,只让我看见一颗人头,他本人却一直半蹲着身子随着我快速前行。

直到我把人头挂在腰间去冲击魔花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对方在使用幻术。

就像是徐佑说的一样,就算我知道,他在用幻术又能如何?不到积尸地,我不敢轻易揭穿他的把戏,我看不穿幻术就只能选择有绝对把握的时候拿下李青阳,一旦让他逃脱,我还怎么去救司若?

我冷声道:“你究竟是谁?”

徐佑笑道:“我已经先容过了,本人徐佑。至于,我的另一重身份嘛,你们可以把我当成徐福的后人。我来到丹岛,是想取走先祖留下的东西。”

徐佑顿了一下道:“丹岛上的几样禁制,必须特殊的人才能打开,所以,我不得不施展一点小小的手段,去找些合适的人过来帮我。只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们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惊喜。”

徐佑倒背着双手像是用长辈点评弟子口吻说道:“这个叫薛雨露的小丫头不错,修为虽然不算太高,但是胆子不小。看穿了我埋在你们当中的暗线。”

徐佑摆手道:“你不是想跟王欢说明么?直接说吧!”

我转向薛雨露,后者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和小妖姐下去寻找龙龟时,我就发觉,大家的队伍不对了。我的眼功虽然没有练到家,但是也能看出一些问题。比如被你杀掉的张元,其实他一直都在被人控制。”

难怪我杀了张元,阮大龙和桃小妖还能忍得住,原来他们早就发觉张元身上有鬼儿,才放任我干掉了张元。

我微微点头道:“你继续说。”

薛雨露道:“大家分不清队伍当中究竟有什么问题,只能想办法从别的方向试探。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你,只有把你逼出队伍,才最为合适。至少,让潜在队伍中的人觉得比较合理。”

“可是,大家却被食龙草给挡在了山上,不得不跟你会合。那时,小妖姐就把任务交给了我。让我想办法脱离队伍,暗中辅助你们。所以,我才会处处找你麻烦。”

这就对了。

狐妈跟我说过,探神手里没有一个人是笨蛋,笨蛋也当不了探神手。薛雨露在食龙草地之前种种表现跟白痴毫无区别,偏偏作为主管的桃小妖却还奈何她不得,虽然桃小妖当时给人的感觉是她在忌惮薛雨露的背景,才会对她处处忍让,实际上这个理由,在这种环境当中显得极为牵强。

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并没往这方面去想,只是单纯的把薛雨露的行为当成了在针对魔门,针对我而已。

薛雨露道:“我离开队伍之后,就按照你说的地方游向了文德成的军营。”

原来,那具将军尸叫文德成,据我所知文德氏应该是满八旗正蓝旗的老姓,看来对方在石台上的留言应该没错。

薛雨露道:“文德成当初带领探神手冲进丹岛之后……”

薛雨露复述的事情就和我在李青阳船上的看到情况一模一样,只不过主角换成了文德成,不愿服用化尸丹被活活饿死的人却成了那个探神手的前辈。

按照这样看来,李青阳确有其人,徐佑是把李青阳和文德成经历的事情各取一段变成了幻象,呈现在了我和阮大龙的眼前。

薛雨露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说道:“那位探神手的前辈不愿意化成僵尸牺牲在丹岛上,可他临终之前,却告诉文德成,以后如果有能认出令牌的人出现,一定要助他离开丹岛,只有探神手才能攻破丹岛。这就是,我能带回清兵的原因。”

薛雨露看了看我的脸色才说道:“我也是根据文德成的说法,找到了积尸地。那时候,我看见你身边好像是围绕着幻象,才想阻止你进入积尸地。”

“那时候,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又怕被那个给你制造幻象的人看出问题,才不得不拿司若说事儿,想要把你留下,谁知道……”

薛雨露略带委屈的说道:“谁知道,你的手段如此激烈,差点把我留在积尸地外面。”

我静静的看着薛雨露道:“你被人给骗了。”

“被骗了?谁?”薛雨露惊恐道:“你是说……”

薛雨露的话没说完,大家周围的清兵忽然调转了枪尖指向大家两人要害,站在薛雨露背后将军尸更是出其不意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他说的人是我。”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