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你能抱抱我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乔一直都记得。

  她刚从少管所出来,她跟错了人,惹上了人贩子。

  如果不是桑烈,她现在恐怕早已经不知道被卖到那个大山深处无法出来了。

  救命之恩,她还了他两次。

  第一次,桑烈算计了她一次,让她帮他背了黑锅给抓到了局子里去。

  这一次,她成了桑烈能脱身的护身符。

  桑烈闻言,嘴角猖狂的笑略略缩减了一下,眼神已经是恢复了冰冷如刀。

  “林乔,你不该认识墨司霆。”

  如果不认识墨司霆,那么,就不会喜欢上他,就不会和苏兆焕分道扬镳,也就不会现在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上。

  林乔笑了。

  “烈哥,如果说这一辈子,我有过很多次悔恨的事情,唯独这一件事,我从来都没有悔恨过。”

  她从来都不悔恨认识过墨司霆。

  就算是后来,也没有过。

  从楼梯上走下来,走得很慢,但是却并没有横生枝节。

  一直到了楼下。

  站在车前的是宋枫,宋枫听见耳机里响起了一个声音:“队长,出来了。”

  宋枫也已经看见了。

  从楼道之中,走出了三个人。

  林乔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能看出来,她整个人都是在强撑着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往下坠。

  宋枫咬着牙,“桑烈!车给你准备好了!方辉也就在上面!”

  方辉就坐在驾驶位上面。

  桑烈走了过来。

  他还是没有放开林乔。

  “让你的人都往后退!都后退!”

  宋枫抬手,“后退!”

  几个人都向后退,车辆也随即后退,只在一大片空地之中,留着有一辆给方辉准备好的车辆。

  桑烈空不出手来,就向旁边测了测身,对阿兰说:“开车门!”

  阿兰走上前去,拉开了车门。

  林乔被桑烈给塞进了车后座。

  她脚步踉跄,猛地就栽倒在后车座上,差点就翻身到下面的座位底下。

  忽然,从前面的车座传来了嘭的一声。

  身后,桑烈大叫了一声:“不好!”

  林乔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就已经弯腰钻进了座椅下面。

  从前面的座椅下面,竟然一跃而起一个人影,嘭的一声,手枪的子弹就朝着这边射了过来。

  “躲开!”

  方辉这才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而不再是胁迫!

  桑烈一个翻滚,躲在了车后。

  宋枫叫了一声:“行动!”

  阿兰和桑烈护在了车的另一边。

  阿兰去开了驾驶位的车门,才发现,方辉是被铐在了车的方向盘上。

  “车不能开!做了手脚!”

  在桑烈的意料之中。

  “能动么?”

  “能,就是被拷住了!”方辉说。

  桑烈扬手就把自己手里这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仍给方辉,“砍断,我去解决掉这个人!”

  在前面车座下藏着的,就是一个宋枫安排的特种兵!

  桑烈的伸手根本就够不上特种兵的水准,更何况,对方手里面还握着一把枪!

  方辉从后视镜里面看着后面的激战越来越激烈,心里也是急的很,匕首狠狠地就去砍手铐之间的链条。

  他眼角的余光从后视镜,忽然看到了后面的有一个人影。

  他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看了一眼几乎是纹丝不动的手铐之间相连接的链条,忽然收起匕首落下,一下就砍断了自己的手腕!

  阿兰就在外面,她口中发出尖叫的阻止声:“不要!”

  可是,鲜血就那样猛地迸溅了出来。

  方辉从车上跳了下来,只余下座位上那一滩鲜血,还有手铐上那已经断掉的手。

  阿兰一双眼睛似乎是染红了,她看着方辉竟然奔向了手持着手枪过来的宋枫。

  她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方辉。

  阿兰朝着方辉扑了过去。

  她挡在了方辉的面前。

  阿兰知道,这是她做的最快最迅速的一个决定。

  其实,她一直都很犹豫,性格也并不果断,总是拖泥带水。

  以前的闺蜜曾经劝过她,“方辉的心不会收的,你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他喜欢的是那种风骚的女人,永远也不会是你。”

  可是,她不甘心。

  曾经的阿兰,是一个比林乔还要更加清纯的小姑娘。

  她不爱化浓妆,不爱穿高跟鞋。

  可是,她为了让方辉喜欢上她,她做了改变。

  她将一头清汤挂面的黑直长发,烫了波浪,甚至开始学着化妆,穿高跟鞋黑丝袜包臀裙,甚至学会了跳钢管舞。

  当她第一次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她听见了满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欢呼声和吹口哨声。

  她避开了那些给她送花端酒杯的男人们,走到了方辉的面前。

  那时,她是第一次从方辉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的惊艳。

  只是,只有那样的惊鸿一瞥,她就听见了方辉口中几乎让她在一瞬间就打回原形的冷淡的话:“这不是你,阿兰。”

  从这一天开始,方辉就真的没有再主动和阿兰说哪怕是一句话。

  可是,阿兰依然一直在追着方辉的脚步,她的眼光从未离开过。

  当她的胸口蔓延开一阵尖锐的疼痛感的这一秒钟,阿兰觉得自己的身体骤然一轻,一下趴在了方辉的身上。

  她将发挥给压在了身下。

  这是阿兰第一次从方辉的眼神中看到了慌张的神色。

  “阿兰!”

  方辉伸手去摸,触手,就是手掌心里一大片鲜红。

  阿兰笑了笑,动了动唇,就呕出一口鲜血来。

  “没事,辉哥,我没事……”

  方辉摇着头,“你……你为什么要帮我挡枪?你怎么这么傻呢!”

  阿兰摇头,“我……我心甘情愿的。”

  她的嗓音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目光看向方辉已经缺了的手,“就、就像……你能为了……为烈哥豁出去自己一只手一样,我、我也能为你……豁出……出命去。”

  阿兰攥着方辉的衣角,“辉哥,我……不能……不能继续追着你了。”

  方辉自从走上这一条路来,就从来都没有哭过。

  可是此时,他留下了晶莹的眼泪。

  眼泪一直从眼角流淌下来,顺着流在了口中,尝到了咸涩的滋味。

  阿兰的眼皮越来越重,“辉哥,你……你能抱抱我么……”

  方辉用自己的一条手臂,将阿兰恨恨的抱住了。

  阿兰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一段人生离开的最后一刻,她的嘴角是向上扬起的。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 /html/book/53/534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