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征文】花落流年错 > 【138】狂砸珍珠,豪气冲天

【138】狂砸珍珠,豪气冲天

进入新版阅读   “刚才我只是想说,我没有仙器至宝,但是若是你那样的珍珠,我可一点都不缺,这些每一颗都是粘了蓬莱仙气的珍珠,最少的年份也应该有个几千年,拿着还可以延年益寿,若是按照你的算法,这也许就是至宝,甚至比什么灵芝要珍贵得多。”



  “你……你是说这些……是……沾了仙气的珍珠?”玉莫天听完,不由得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是这样的,这些筹码足够了吗?不够还有。”落花说完便看着怀里的小白,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看着玉莫天的脸色,落花便知道,这些应该已经够了。



  玉莫天已经被这豪气给镇住了,不由得抓住了落花的手臂,“莫兄,你不缺弟子,那缺管家吗?”



  “呵呵……”落花不由得被逗笑了,“我都没有家,自然不需要管家。”



  “那我先预定着,说不定以后能用得上。”说完还傻呵呵的笑了,不过落花只是将其手给扯下来,这才继续问到,“你现在可以说那个血夺老人在哪里了吧?”



  “可以,自然可以,那个血夺老人就在余留小屋。”说完之后玉莫天就说了这余留小屋的地点。



  余留小屋,就在这陵城里,只不过比较奇特的是,这余留小屋却不是每一天都对外开放,而是一月开放三天,逢年过节就不开,着实奇怪得紧。



  这血夺老人也很奇怪,说他爱财吧,也有些人挑着三千金去寻消息,却被一句天机不可泄露给挡了出来,而有的人却只花了一只鸡或者鸭,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不过这是少数。



  大部分的还是用了足够的金银宝物才获得消息。



  落花是决定了过几天去,听说今天今天刚好是这月的第一天,还有两天,而明天,落花还有些事情要办。



  这一趟出去,自己也不是什么都没找到,至少自己想到了明天这冷家老太太的寿宴,这冷家大小姐的回归宴,自己该怎么做。



  这次,若是没有意外,这莫熙雯的三个愿望,怕是都能一起完成了,那么自己也就可以自由的去找花落流年,去找她的阿夜转世。



  若是找不到,便还至少可以浪荡山水,找下一世也不错。



  ……



  第二天,这陵城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冷家要为冷老太太办一场大寿宴,而且,还寻回了以前失踪的大小姐。



  而冷府今早上也发生了一件大事,琉秀园里的巧儿丫鬟死了,被整个人砍死在了后院,面目全非。



  只是前一件事的发生,冷府只是草草的将人给埋了,便开始热热闹闹的准备寿宴。



  而这个巧儿的死,却没有在冷府激起任何的水花,只是却少了许多来琉秀园串门的丫鬟小厮,而莫奕欢,也从那天之后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在了琉秀园。



  既然是冷府的寿宴,这排场自然不会少了去,几乎邀请了这陵城的所有的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还有一些其他地方的,与冷府有交集的,当天可以算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落花倒是不急,一大早就将自己收拾好,依旧是坐在原来的窗边,仔细的看着对面冷府的热闹非凡,嘴角轻轻的噙起一抹笑。



  “热闹好,越热闹,这戏才会越精彩不是吗?”



  ……



  冷诚站在门口,欢迎着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些客套话,也仿佛孰能生巧,张口就来一大段的恭维之话。



  “张老爷,你带着儿子来了?你这儿子,听说可是个不得了的商业能手。”



  “李兄,你这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了礼物,果然是太见外了。”



  “哦,陈兄,大家好久没有见面了吧?这次定要好好大醉三天三夜,还记得以前大家一同经商的日子,现在也甚是怀念啊!”



  ……



  说了一会儿,冷诚就不自觉的感觉到了口干舌燥,只是心里高兴,也就没觉得疲累。



  只是却不由得感觉到了后背发凉,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暗中窥伺一般,人都说作为商人,冷诚最信任的,就是自己的感觉,也是这种本能,在许多的时候也对自己开辟冷家产业做出了很大的作用。



  抬头不由得朝着一个方向看了看,却也什么也没有发现,之后客人来了,冷诚也就只能先招呼客人。



  而落花,却因为刚才冷诚的那个抬头,心里不由得一惊,过后倒是自己把自己逗乐了,这冷诚怎么可能会发现自己在这里呢?



  之后新桐牵着小白走了过来,自从那天说开之后,落花便不再随时随刻抱着小白,这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新桐的身上,而新桐也自然乐见其成,正好也能逐渐将姐姐的目光给转过来。



  只是,在新桐身后,却还跟着一个黏皮糖,玉莫天。



  自从昨天过后,这玉莫天算是缠住落花了,硬生生在落花落脚的这家客栈,落花旁边要了间房,时时刻刻,无止无休的要自己教她法术。



  自己拒绝得已经很决绝了,可是这玉莫天的纠缠却更加的持久,最后还是多亏了新桐将人治住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玉莫天谁都不怕,看见新桐的时候,却感觉多了几分的畏畏缩缩,反而有了几分的紧张。



  落花问过新桐,可是新桐却说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也就就没有了后续。



  “莫兄在看什么?”



  “哥哥,你这是算计人吧?”新桐紧随着玉莫天问到,落花已经对新桐有过交代,在外面,他与小白都要叫自己哥哥,绝对不能叫姐姐。



  新桐倒是没有意见,只是认为可能是姐姐男装上瘾了,若是落花知道新桐在想些什么,绝对会说一句:知我者,新桐也。



  她的却是扮男装上瘾了,感觉很新奇,而且也是不一样的体验。



  轻轻的点了点新桐的额头,落花不由得失笑,“就你是个小机灵鬼,等会带带你们去看场好戏。”



  “好诶,看戏……”新桐还来不及说话,旁边的小白就急忙张着口喊到,还直接想要扑到落花的怀中,不过被落花给阻止了,毕竟抱着个孩子,始终还是不太方便。



  小白委屈的看着新桐,却没有发现新桐暗地里带笑的嘴角,新桐明显开心了,毕竟这姐姐不再随时随地的带着小白,这样也好。



  过了大约半刻,落花便悄然离开,并没有告诉几人她去了哪里?



  新桐抱着小白,坐在位置上紧紧的盯着玉莫天,眼里倒是没有多少善意,满满的都是委屈,还带着一丝的嫌弃。



  “哥哥走了,现在可以说你跟着大家是想要做什么了吧?”说话间,新桐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防备,而玉莫天却只是怔愣了一瞬,便立即恢复到了原先嘻嘻哈哈的模样。



  慢慢的坐到了新桐的旁边,玉莫天摸了摸新桐怀里的小白,小白立即将头偏了过去,既然新桐不喜欢他,那自己也不要喜欢他。



  没办法,玉莫天只能无奈的左手搓右手,“额……我不就想要交个朋友罢了。”



  “真的?”新桐不相信的看着玉莫天,想要从其表面看出些什么,然而果然是老狐狸,新桐一点也看不出来。



  新桐本来想要用一些其他的方法,可是这玉莫天完全阻挡了自己,所以新桐才会如此的怀疑。



  这人出现得十分的巧合,长着一张与那个寂夜相似的面容,还说着要去寻找花落流年,这种种,明显的诡异,就连他也不能确定,所以才会一直怀疑这些。



  玉莫天看着面前的新桐,不由得心神一惊,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我没有什么目地的,不过是想要交个朋友而已。”再一次强调,新桐也没有看出什么露出马脚的地方,所以也就放弃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落花就慢慢的走了回来,只是面上却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而且还有些诡秘,只是却在看到几人的时候,却尽数隐藏了去。



  “哥哥回来了。”



  “哥哥。”新桐和小白两人一前一后的说到。



  玉莫天看见落花,也不由得说了一句,“莫兄这是遇见了什么好事?”



  “哦?”落花不由得在桌上倒了杯茶,然后这才继续说到,“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我猜的。”



  落花却莫名的笑了,然后紧紧的盯着玉莫天,“那你可猜准了,我这遇见的事,可是与你那未婚妻有关呢?”



  “额,什么……未婚妻?”说着看向落花脸上的调侃,玉莫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比武招亲的那位陈家二小姐,立即炸毛了,“那陈高贵不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可能看上那么粗鄙的人,就算我是个断袖,也不可能看上一头猪。”



  把一个女子比喻成猪,怕是这玉莫天真的是害怕到了极点,只是落花的脸色却不由得沉了下来,“这比武你可胜了,可不就是你未婚妻,我刚才去了冷家,可是发现了你岳丈也在,你要不等会陪我去看看?”



  “谁他妈是我岳丈,莫兄这是在开玩笑?”说着还多了几分的气愤,落花看也调侃得差不多了,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