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逆命魔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敢来吗?】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敢来吗?】

手机阅读

陈重说实话并不想理会这种人,从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来看,就是一个喜欢哗众取宠的人。

这一次,他无非就是看上了绣春的名头,他也不是真的要和绣春对决,而是想要借着这种机会,抬一抬自己的名声。

因为他料定绣春不敢来,今天不比昨天,天海坪四周围都是军队,暗中也绝对有高手布防,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来说,绣春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场合。

本质上,他和昨天的林子息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这么想着,陈重忽然很不想让这种人好过,尤其是,当他走进天海坪之中,看到周迟荒盘腿坐在一块空地上,身后竖起一杆旗幡,上书‘武道唯我,魔刀退避’的字样的时候,他决定再为绣春这个名字做点事。

他和绣春算朋友吗?

不算,但是陈重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刀,那一刀里最后的光辉灿烂。

绣春完全算不上一个好人,但是他做事起码坦荡,杀人就是杀人,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

哪怕明知道要杀一个人会被无数人算计围杀,他想杀一个人,就一定要杀。

哪怕明知道是陷阱假象,他喜欢一个人,想要见一个人,千山万阻,他一往无前。

这样的人,配有那样的一刀。

他可以被很多人唾骂,痛恨,却不应该被周迟荒,林子息这样的人羞辱。

陈重刚想动,却有人比他先动了,这个人陈重实在是没想到。

宁偏。

宁偏今天自然也是跟着一起来的,本来她一直就沉默地跟在一旁不说话,也没有人注意到她,毕竟今天是司命大会,是男人的世界,是强者为尊的场合,哪怕宁偏长得的确很好看,也不会有人看到她。

本来也就这样过去了。

结果就在有关于周迟荒挑战绣春的话题被人传开的时候,宁偏的脸色已经不对,当她听完所有,她的气息已经不稳,然后当她看到周迟荒,以及他身后的旗幡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

其实宁偏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她自然知道周迟荒在打什么主意。

而绣春也真的好像成为了她心中的某种存在,就连宁断,这个她平日里最尊重的兄长都拦不住她了。

宁断早就发现了宁偏的异常,在宁偏跨步的时候,就出手想要阻拦她。

结果宁偏倔强地看了一眼自己哥哥,宁断被自己妹妹的眼神给击退了,居然就让开了。

“喂,小妹妹,你干嘛?”赵空达到底也是机灵人,马上想要替宁断拦住宁偏,毕竟今天这种场合,也算是很重要了,他可不想有人影响了陈重。

然而陈重却很乐于见到宁偏的反应,挥手让赵空达不要拦着宁偏。

“大人……”赵空达很不理解。

“大人,偏偏她在胡闹,请让我……”宁断也立即开口,他在为人处世方面的确薄弱,却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宁偏如果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在今天这种场合,也许会牵连陈重,让陈重很难堪。

“没事,让她去吧。”陈重只是微笑着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袁中道。

袁中道多么油滑,只是被陈重看了一眼,就知道了陈重的意思,当下立即说道:“陈大人,放心吧,周迟荒也只不过是个武者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说话间,宁偏已经来到了周迟荒的面前。

本来周迟荒还在装模作样的闭目养神,结果大概是感觉到了有人来到了自己面前,当下便睁开了眼睛,然后当他看到面前站立的是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

“姑娘是?”他也找不到宁偏什么意思,什么来头,所以说话倒也客气。

他一开口,四周围本来有些没关注他的人,这时也看了过来,加上之前本来就在围观他的人,一时间,几乎天海坪里一小半的人都在看着这一边了。

“什么情况这是?”

“不知道啊,这女娃娃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会是看上周迟荒了吧?”

“说不定啊,周迟荒长得一表人才,武道修为不弱,日后若是能在武举之中有所斩获,必然可以飞黄腾达啊。”

“不过我听说周迟荒一向不近女色啊,东海洲也有不少姑娘对他表达过意思,却都被他冷面拒绝了,这姑娘虽然长得很美,怕是也打动不了周迟荒那颗冰冷的心啊。”

结果就在这个人话音都还没有落下的瞬间,宁偏开口了:“你不配。”

“什么?”周迟荒皱起了眉头。

四周围的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个姑娘是被周迟荒始乱终弃的,今天来讨说法了?

“我听不懂姑娘在说什么。”周迟荒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我说你根本不配挑战他。”宁偏又说了一句。

这一次,终于,大家明白了,原来这姑娘是为了绣春而来,她居然是来维护绣春的。

这……

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昨日落日峡一战,但凡是在场的女子,怕是最终都或多或少被绣春那一刀在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了,今天有人站出来为绣春说话,也不奇怪。

而且,周迟荒的行为的确不地道。

大家也都不是傻瓜,只要脑袋聪明一点的,都能看出来周迟荒打得什么算盘,只是碍于周迟荒的声名,武功,很多人也就是想想,站在一边看看。

毕竟如果真的说他不要脸,借着这种机会蹭绣春的名声,他万一反手来一句,那么不如阁下先跟我斗一场,那就真的要傻眼了。

周迟荒此人此举虽然令人不齿,但武道修为摆在那里。

不过如今是一个女子出来说话,周迟荒倒是不好用这种手段了。

耳听得宁偏的一句你不配挑战他,很多已经进入了天海坪的人,昨天也是落日峡的见证者,也是被绣春所救之人,之前就不满周迟荒的行径,现在听到有人说出心中想法,顿时都是大爽。

“说的好哇,这小姑娘,周迟荒做的是不地道。”

“今天这种局面,换谁也不会来应战的吧,这是摆明了想不战而胜啊。”

“真是鸡贼的让人恶心。”

四周围的人这时也是窃窃私语起来。

周迟荒听了却是脸不红心不跳,道:“小妹妹,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家去吧。”

“你不配。”宁偏不说别的,就说这一句话。

周迟荒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好,你说我不配,那么我问你一句,那绣春,他敢应战吗?我就坐在这里等他,他敢来应战吗?”

他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非常霸道,好像光明磊落的很,其实在场的都知道他耍的手段。

但是又没人能说什么。

因为以绣春的身份,他今天来了,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那还用你周迟荒出手啊。

宁偏听了,沉默了一会,忽然抬起头,看着周迟荒,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说:“要是他知道了,一定会来。”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