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383章 纳鲁穆鲁

第383章 纳鲁穆鲁

进入新版阅读

面对无比谨慎小心的莉亚德琳,桑拉有些不以为意,但还是体谅了对方,毕竟他感觉自己这身份也确实挺敏感,等就等一会儿吧!

桑拉看着不停自转或旋转的纳鲁各部位,在等莉亚德琳召集来几个魔导师,以及对纳鲁有过研究的辛多雷,跟他们交流了两句,而后便自走向纳鲁的圆台上。

面对走上圆台的桑拉,赶过来的阿斯塔洛、泰瑟兰等辛多雷既紧张又好奇,他们想像不出来桑拉会用怎样的方式和纳鲁交流。

就在那些辛多雷大师暗自翘首之时,桑拉坦然得走到纳鲁的下方,而后在众人有些错愕的目光中直接坐了下去。

盘膝坐下,调整呼吸,桑拉闭上了双眼,而后开始调整自己的心灵,开始进行冥想。

桑拉已经很久没有冥想过,但是毕竟有过根底,很快他便进入了状态,调整清理自己的杂念,并且将心声进行外放,与飘浮在头顶的纳鲁进行接触。

仅仅是心灵接触头顶纳鲁的一瞬间,桑拉便感觉眼前蓦得一白,眼睛被无数强烈的亮光直射,有些不适应得闭上,等再睁开双眼时,自己正处于一个光亮世界,而所有的光亮都从面前巨大的纳鲁身上放射而出。

“你来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除去四周的环境有所不同外,情况与上一次在赞达拉碰到戈霍恩差不多,嗯,还有纳鲁的声音与态度也截然不同,戈霍恩隐在暗处,飘渺的言语处处充满引诱,而面前的纳鲁则更像是个打禅机的僧侣。

“是的,我来了。”桑拉面对着巨大的纳鲁,自如得摒除掉自己的一切杂念,不将纳鲁与戈霍恩进行对比,也不想起任何有关穿越的事情,因为他碰到的洛阿或古神,大多都有能从人的杂念中读取记忆的能力,只是程度不同。

“你想要做什么?”纳鲁的声音犹如唱歌,犹如高峰冰雪,又似金玉交击,透着一股直击心灵的蕴味。

“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桑拉玩味反问的同时,回想了一下莉亚德琳曾经向自己求救,而自己答应来奎尔萨拉斯的片段。

“现在知道了。”纳鲁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桑拉的意料,他是能读心的,尤其是在现在这种心灵世界里,他和桑拉都是内心直对,他并不需要任何语言转述就能够念起觉知,直接从桑拉升起的杂念里看记忆。

“那么你呢,你的态度是什么?”纳鲁觉知桑拉的来意后,再次提问道,他想知道桑拉是来作什么的,因为在记忆里,他没有看到桑拉答应帮助血骑士!

“我的态度很重要么?”桑拉浑不在意得回问。

“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态度,但是我想知道,你到这里来是作什么的?为他们作说客?”

“当然不是,我到这里来,就是想看一看你,你呢?”桑拉摇了摇头,帮助血骑士不是这个时候,他主要是奔着纳鲁来的。

“我……”纳鲁的声音略有些迟疑,就在这迟疑之中,桑拉便自感觉面前一变,陷入到一个画面中。

寂静的厅间中,桑拉看到一个人形生物朝自己走来,这个人形生物额头有着极深的皱纹,仿佛颅骨天生与人不同,他的眉心还有着光亮符文,全身肤色紫蓝,双目瞳色银白,下颌上生着蓝色肉须,身穿复杂的长袍,满头白发梳在脑后,手中拿着一串念珠,径直便自开口。

“穆鲁,大家需要撤走。”虽然来人的语言发音闻所未闻,但桑拉却听得是清清楚楚,因为这是名为穆鲁的纳鲁记忆,而他现在所用得是穆鲁视角,与穆鲁共享记忆单元,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是障碍,甚至他能知道眼前这人叫维伦。

“不,我不能走,维伦,我已经预见了我的命运。”纳鲁的声音自然响起,桑拉只是静静得听着。

“所以,你要……”维伦的银白双瞳微讶,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我决定接受这个命运,那是一个可以救赎的种族,而且他们能够在对抗军团的过程中出力,我已经从圣光那里预见了。”穆鲁作出了选择,紧接着喊杀声音传来。

“大主教,大家得要走了,那些屠夫杀进来了。”整个房间都在震动,伴随着外面的呼声,维伦低头行了一礼,而后径直转过身离去,桑拉能看到他的袍子后面拖着一根肉肉的蓝色长尾。

紧接着维伦的离去后,桑拉感觉面前画面再次一转,这一次穆鲁已经不在原来那个房间,而是一个魔法圆台上,数道魔法光线纵横交错,将他困在一个魔法平台上,那些魔法光线被目放绿光的辛多雷法师所把控。

桑拉使用的是第一视角,也既是穆鲁的视角,对穆鲁的感受心理都与身俱同,他作好了迎接命运的准备,他拼命得想和那些生物,也既是辛多雷进行交流,但是辛多雷粗鲁、野蛮得困住他,并且强行从他身上抽走圣光。

穆鲁离开了飞船,又被不停得压榨,开始不停虚弱,他趁着那些生物汲取圣光时想要和他们交流,但是他们的心灵太过脆弱了,而且,他们遭遇到了很大的灾难,但这不是他们从自己这里压榨圣光的理由。

桑拉细细体会着穆鲁的内心,这个神圣生物的心中既抱有完成命运的神圣,亦有对辛多雷的慈悲,更有对辛多雷的愤恨,因为他们粗鲁野蛮得从他身上压榨圣光,在这种复杂的心理中,他不停得忍受着折磨,并且不断得衰弱。

“怎么样?”就在桑拉细细体会着穆鲁的内心时,画面不知何时已经停止,穆鲁的询问声传来。

“你所预见的命运,是什么?将自己奉献,救赎整个辛多雷么?”桑拉睁开双眼,向着面前的穆鲁问道。

“是的,我看到了,这是我的命运,但是我退缩了。”穆鲁非常的理智,他并没有给自己找借口,他愤恨于辛多雷对自己的粗暴,因此对预见的命运产生了一定的怀疑,虽然不大,但并非没有,他不甘心再奉献救赎折磨自己的辛多雷。

“事实上,我更在意得是,辛多雷为什么需要救赎?”桑拉伸手挠了挠鼻子,救赎,这个词听上去很伟大,但是怎么说呢,在他这类人看来,没有谁该救赎谁,也没有谁必须要被救赎!

“如果按照既定的命运走下去,他们最终会倒向军团,成为毁灭万物的刽子手。”穆鲁很实诚得给出了答案,他的救赎就是用奉献自己把辛多雷从这个命运中拉出来。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