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某D级人员的scp生活日记 > 第一百五十四章:魉灾

第一百五十四章:魉灾

手机阅读

“轰——轰——轰!!”

雨一直没有停,雷声也没有减小,但林子中除了这些杂音外有多出了一种重物撞击地面的声音。

“轰——轰——轰!!”

“吼......呜.......”

地面被砸出了深深的大坑,该亚踩在野兽的身上,将断刀慢慢的推进奄奄一息野兽的脖子里,浑身已经染满了鲜血。他的右臂被自己斩断,血肉模糊的此时正在流血,但他本人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首领已被斩杀,其他的那些怪物似乎也并非不知‘惧怕’为何物的杀戮机器,看向该亚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恐惧......并不单单是因为首领被杀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该亚此时身上正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

而除此之外最为骇人的就是他的眼神了,与他对视就仿佛眼睛前面立了把刀,他的眼睛看向哪,那把刀就移向哪,随时准备把你捅穿。

“.......给-我-滚——”该亚一字一顿的道。

话毕,几只野兽便腿脚颤抖的向后退去,原始的求生欲在这时候开始发挥了作用。

“吼......”

“滚!”

“......吼.......嗷呜......呜......”

野兽们终于是站不住脚了,在该亚的眼前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就逃跑了,像是一条被抓起来暴打了一顿的大尾巴狼。

“啪啪啪......”有节奏的鼓掌声从该亚身后传来,一个全身披着黑袍看不见脸的男人拍着手走了出来:“不愧是第三子,魉灾大人还是威风的很呐。”

“我说了,魉灾是什么我不知道,你再敢这么叫我......我让你死,你信吗?”

该亚转过身来与男子对视,对上该亚的眼神男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哈哈哈,就是这种眼神,我刚才差点就以为你已经想起以前的事了......魉灾真是吓人的紧呐,我差点都想要跑路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该亚的眼里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就是这个家伙袭击的他们,兄弟们也都是因为他而死,也是他斩断了该亚的刀。

“其他人怎么样了?......告诉我,不然我宰了你。”

“别这么凶嘛,他们去的地方你是去不了了,因为你是主的弟弟,大家留着你还有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走的很痛快,你队伍的那个副队长还有点能耐,可惜只是个人类,不够看呐,呵呵呵......”

“......你说什么?你把叶戈尔怎么了?!”

“哦?你真的想知道吗?呵呵呵呵......算了算了,我可扛不起魉灾大人您的怒火,要知道当年您可是二话不说就废了我的手......以至于我再也不能锻造哪怕一把兵器。”

说着,黑袍男子的语气逐渐有些咬牙切齿了起来。

“但看看今日,我虽然不能杀你,但报仇的方式有千万种——你就.....”

“闭嘴......”该亚打断了他,微微低下的脑袋抬了起来,眼神更加可怖了:“最后一遍,告诉我,你把他们怎么了?”

“......”黑袍男子愣了一下随后身体微微抖了几下大笑了起来:“还能怎么样?魉灾大人您还想要我怎样呢?难道非要我那么直白的说‘死’这个字吗?还是要我说全一点?在活着的时候被野兽分而食之,最后痛苦而死?”

“死了?......”

“哦?魉灾大人您耳朵似乎有些欠佳啊?你的队伍已经消失了,现在去刨开那些野兽的尸体你说不定还能翻出来点残肢什么的,那么大,那么多的惨叫声回荡在林子里您原来什么都没听到——呵呵,不仅仅是他们,我要将所有与你亲近的人都杀掉!......莉莉,希里雅,莱茵,你身边的人我全都清清楚楚,这只是开始罢了,我要将她们全都杀掉!特别是你喜欢的那个女人类,我要把她在你面前活活折......”

“轰——!”

黑衣男子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颗巨大的树木被该亚单手连根拔起直接朝他的脸上扔了过来,他先是眉头一皱随后袖子一挥,不知用什么东西将飞来的树木斩断。

然而树木刚斩断,他便发现该亚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蓝色的眸子散发着阴森的光芒,紧接着迅速出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你在骗我......这让我很不爽——而且我刚刚说了,再叫我一句‘魉灾’我就让你死——可你好像没听见?连续叫了我四次魉灾......看来你求死心切呢。”

“你!......”黑袍男子先是一愣随后便感到了愤怒,刚想出手却被一句话震在原地。

“当年我废了你的手,你因此对我心怀恨意一直到了今天......呵呵呵呵,当初我就该把你的手脚一起给废了,我本以为你这个废物不值得我杀,可现在我倒是觉得杀你有些太便宜你了——回想一下吧,我废你双手的那一天,今天我要让你承受比那天还要多出百倍的痛苦......哦,对了,你说你要把希里雅怎么来着?”

“你......你想起来了!?”黑袍男子一惊,眼神里出现一丝惊恐。

“在我斩断手臂与那野兽战斗的那一刻就想起来了,那股感觉我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以至于我瞬间就回忆起来了,伤口流血的痛苦,以及将鲜活的肉体-碾成-渣滓的-快感——”

“魉、魉灾你!......”黑袍男子瞬间便失去了先前的镇定与嚣张,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他一挥袖子斩向该亚的头颅,而该亚则偏身躲过,但抓着黑袍男子的手也松开了。

“你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你以为你有活下去的机会?”

黑袍男子惊恐的咆哮着随后颤抖着转身化作一道黑烟四散而去,一路飘向远方。

见敌人远去,该亚眯着的眼睛又睁了起来,他丧失了右臂,伤口正在疯狂的失血,再算上天降大雨,该亚只觉得浑身都像结了冰一般的冷——他咬着牙左手按着右肩膀跪倒在地上,刚刚只不过是做架子将敌人吓退罢了,该亚根本就没有想起什么‘魉灾’,不过是刚才那家伙太好骗了而已——说实话,该亚现在根本没有继续战斗的力气了。

脑袋晕乎乎的,视线也越来越黑暗。

“该死的......”

该亚咬着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色越显苍白。

“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嘁,这个玩笑可让人笑不出来啊......”

腿已经软了,但该亚并不想死,至少不想在今天就这么死掉——他缓缓的迈动沉重的步伐向着林子外走去,血液跟着他留了一地,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噗通!”

被石子一绊,该亚跪在了地上,他很清楚这一跪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

该亚跪在地上缓了好一会,但不管怎么使劲都站不起来,身子越来越虚弱甚至最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虽然很冷,但该亚却感到非常的困倦,伤口的疼痛也不见了,浑身仿佛结了冰似的一动也动不了,只想闭上眼睛就这么睡过去。

“......我还不想死......”该亚强撑着睁着眼睛不让自己睡过去,同时脑海里闪过了一个高傲但又有些可爱的金发女孩:“.....我还不能死......我不能再让她——噗通。”

该亚一咬牙,单手撑地使出最后的力气想要站起来,但伴随着眼睛一黑,他再次倒在了地上。

但这时,一个黑色的瘦高身影出现在该亚身边。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