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加特帝国 > 第二百二十章 夹缝间生存的韦布奇

第二百二十章 夹缝间生存的韦布奇

手机阅读

轰的一声,其中一只飞行魔兽就炸了。

从空中掉了下来,被加特的人乱刀砍死了,这是第一只,很快第二只第三只...都掉了下来。

蒙希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她也在空中,脚下有一只飞行魔兽,动起手来非常容易。

加特本想着到了晚上,这些空中的威胁就不在是威胁了,没想到还没到晚上呢?这空中的威胁就这么解决了。

敌人的昏招,绝对是加特等人的幸运,丹顿·博库有十只飞羽雕,现在只有一只侥幸逃脱,还是蒙希脚下的那一只。

可以说丹顿·博库在短短的一瞬间吃了一个大亏,现在丹顿·博库能倚靠的只有自己麾下的士兵。

没有了空中的威胁,双方很快就拉开了一段距离,夜幕降临了,梅曜莎问道:“船长,要不要让下面的人休息一下。”

“不要,今天晚上就别休息了,明天一早再说。”现在就是让下面的休息,下面的人也不会休息好的。

如果休息不好,只会更加疲惫,还不如抓紧一点时间呢?加特已经不管什么队形了,只要能迈开腿就行。

加特这边能做的,帝国军这边就做不了了,丹顿·博库还是有很多顾忌的。

加特选择跋山涉水,大晚上的走山路还是有很多危险性的,但为了躲避帝国的骑兵,加特只能这么做。

丹顿·博库没有出动骑兵,但不代表他没有骑兵,帝国骑兵的实力,加特已经领教过了,面对眼下这种情况,加特不想再领教了。

加特所在的位置相对靠后,进入深夜以后,基本上在山里就看不清了,很多人已经开始迷失方向了。

加特不厌其烦的为他们指名方向,加特可以通过精神力不让自己迷失,突然前方出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有人说小心让开什么的?

加特一看,一个巨大的黑影向下滚落,这个黑影离加特的位置越来越近了,迭戈上前把这个黑影挡住了,“软的...?”

“哦....”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乌英嘎,也就是乌英嘎,要是换作别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死也重伤了,哪像乌英嘎呀?一点事都没有,撑起身子又站起来了。

这个突发的状况,到是给加特提了一个醒,山势越来越陡了,加特命令前面的人,几个人十几个人相互拉扯着一起走,别扭是别扭了一点但安全啊!

什么都没有安全重要,加特可不想有什么非战斗减员,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加特刚把命令传达下去,后面就传来了惨叫声,加特还以为是哪个倒霉蛋摔倒了呢?

“唐柯你去看看死了没有?”加特不知道唐柯在哪,但加特知道唐柯肯定能听见他说的话。

唐柯向后飞了过去,在地上发现了一具尸体,伤口在左胸,整颗心脏都被挖了出来,这个人绝对不是摔死的。

一阵风吹了过来,唐柯一下子就跳开了,因为唐柯在其中闻见了血腥味,身为吸血鬼的唐柯对这种味道是非常敏感的。

唐柯连忙飞到了加特面前,“船长,不好了,有敌人追上来了。”

“说清楚。”

“我发现了一具尸体,但后面的尸体肯定不止一具。”

加特想知道的不是这些,这唐柯说话怎么没有重点呢?算了还是加特直接问吧!

“有多少敌人?”

“不清楚,但绝对不多,要不然我早就发现了。”

对于唐柯这个回答,加特很不满意,他当然知道人数不多了,人数要是多了,怎么会只有这一点动静,加特要知道具体的人数,一句不清楚就想应付了。

“那你还不去给我看清楚到底有多少人?”

“我这就去。”唐柯又飞走了。

蒙希也是闲不住,也跟着去了,很快后方就传来了打斗声,加特让几个好手过去帮忙。

可这个时候神父出现了,还是那身修士服,加特一眼就认出了他,“我说你怎么阴魂不散呢?”

“我是来杀你们的。”

“芙罗狄在前面。”在此时加特不见意出卖一下芙罗狄,因为加特身边的好手不多了。

“杀了你,就没人保护她了。”

这话到是挺有道理的,但加特不会承认的,“谁说的?你去杀她,我肯定不管。”

“我不相信。”韦布奇冲向了加特,速度非常快。

加特现在只能靠乌英嘎了,“狗子咬他。”乌英嘎扑了过去,而加特跑了,虽说加特不了解这个神父,但加特知道这个神父的速度很快。

乌英嘎很利害,但就是速度不快,如果这个神父愿意跟他纠缠当然好了,但就怕他不愿意,那样的话乌英嘎是拦不住的。

加特也就跑出去几十米吧!神父又在后面出现了,他的后面就是乌英嘎,加特知道他被盯上了。

加特试图用精神力的攻击来阻挡,但效果不是很好,这个神父只是速度慢了点,但方向还是对的。

“障目术。”这是加特新学到了一种巫术,也是在那本无名书籍中学到了,很实用就是让人看不到东西。

从加特的手心处冒出了两股黑烟,向着这个神父的眼睛就去了。

韦布奇弯下了身子,这两股黑烟也跟着向下了,黑烟的速度很快,但韦布奇的速度更快,这两股黑烟对他来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是一点阻碍而已。

加特不能一直维持这种障目术,最后这两股黑烟还是消散了,这个时候加特命令一队人杀向这个神父,加特就不信了,他身边这么多人还解决不了他。

其中一个女人的表现,让加特刮目相看,这个女人是蒙希带回来的,加特还以为是个花瓶呢?没想到这个花瓶这么利害。

这个花瓶就是伊丽贝塔,伊丽贝塔一直想摆脱蒙希,但一直都摆脱不掉,还被蒙希动手动脚的。

加特的出现,让她看到了新的希翼,她觉得加特可以帮她摆脱蒙希,所以看到加特被追杀,她才帮忙的。

如果加特此刻知道伊丽贝塔的想法,肯定会跟她说,美女你想多了。

伊丽贝塔打不过这个神父,但却能抵挡几下,这已经很不错了,加特刚刚派出去的其他人,连这个神父的身体都碰不到。

乌英嘎追了上来,一把就抱住了这个神父,这是韦布奇故意让乌英嘎抱住的,杀死加特等人是丹顿·博库的意思,可不是他的意思。

但他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他身后也有人监视着,韦布奇是在装样子,但必须装得逼真。

如果骗不了监视的人,他就没法回去了,韦布奇想挣脱乌英嘎的束缚,但他小瞧了乌英嘎的力量和防御力。

刚刚他之所以占尽上风,还可以戏耍乌英嘎是因为没有被抓住,一旦他被抓住了,乌英嘎可不比他弱。

说道硬碰硬,乌英嘎是加特麾下最强的。

韦布奇的利爪可以抓伤乌英嘎的皮肤,却没办法重伤乌英嘎,疼痛只会让乌英嘎更加疯狂和暴力。

乌英嘎抓住韦布奇,到处乱砸,加特都有点不忍心看了,太血腥了。

韦布奇做出了一个非人类的转身,整个上半身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右手直接就扣中了乌英嘎的左眼。

乌英嘎这才放手,本来韦布奇是想装作受伤,没曾想这回真的重伤了,韦布奇趁机跑了。

乌英嘎把怒火发泄在了周围人的身上,直接打飞了好几个,更是把其中一个人的脑袋咬了下来,这可都是自己人啊!

还是加特出面,才止住了乌英嘎,“好了狗子,把头低下。”加特为乌英嘎治伤。

这个时候迭戈带人从远处跑了回来,“主人,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吗?”

“主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后面的情况怎么样?”

“基本上都解决了,不会再给大家造成麻烦了。”

加特点了点头这样最好,希翼今天晚上不会再有事了,加特注意到了旁边的伊丽贝塔,她捂住了自己的身体左侧。

“怎么你也受伤了?”

“小伤,应该没有伤到骨头。”

“一会,我帮你看看。”对待有本事的人,加特一向很上心的。

治好乌英嘎之后,加特就对伊丽贝塔的左侧检查了一下,第一个感觉很柔,第二个感觉很有弹性,加特就想知道滑不滑。

这样肢体上的接触,难免会让加特想入非非,伊丽贝塔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时光并没有带走她的美丽,反而让她更加成熟了,这种成熟对男性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

“将军,我没事吧?”伊丽贝塔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有一点点骨裂,不是什么大毛病,我帮你治疗一下。”其实伊丽贝塔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有点肿了,加特只是想多摸一会。

加特觉得有些便宜,还是可以占得,几分钟之后,加特就听见了蒙希的声音,“松开你的手。”

加特光顾着‘治疗’了,真没注意到这个丫头回来了,“松什么松啊?我还没治好呢?”

“你治疗的时候,需要揉吗?”

加特把手收了回来,“情不自禁。”

“滚一边去。”蒙希来到了伊丽贝塔的面前,“我早就告诉你了,在这个队伍里,除我以外的人,你都要小心一点。”

伊丽贝塔并没有搭理蒙希,反到是走到了加特面前,“将军,可不可以放了我的家人,他们留下来帮不上什么忙的?”

加特看了一眼蒙希,想看看她的反应,加特承认他有点好色,但他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在加特的心目中,伊丽贝塔再怎么样都是无法跟蒙希相比的,无论是从交情上还是从实力上。

如果蒙希想对伊丽贝塔怎么样?加特是不会阻止的。

可蒙希的反应,到是让加特有点意外,蒙希只说了一句,“愚蠢的女人。”

伊丽贝塔抓住了加特的袖子,“将军...”

“你想让我放了你的家人,那么我问你,你觉得这样安全吗?”

“这....”伊丽贝塔想说留下来好像更加危险,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么说是不合适的。

加特:“怎么说不出来了,还是把你的家人留下吧!至少你们可以待在一起,你要知道这个时候分开了,再想相聚就难了。”加特连自己人都不让离开,更别说是外人了。

伊丽贝塔还是不死心,“他们跟不上队伍的。”

“这个简单,他们可以坐在放物资的车上。”

这个世界虽然有空间戒指这种东西,但空间戒指的容量一般不会太大,加特的救国军人数不少,一切吃穿用度杂七杂八武器弹药,这些东西都加上一起,光靠空间戒指是不行的,最后还得靠车拉,一遍情况下,加特是不会让人坐物资车的,但这次算是一个例外。

不是因为伊丽贝塔的美丽,而是因为伊丽贝塔的实力。

“这不好吧!这些物资车也是要人拉的。”

“没什么不好的,等甩开了帝国军,大家就会回到平坦的陆地上,到时候就不会那么费力了。”

加特把自己的袖子收了回来,加特可不是一个轻易就被迷惑的人,伊丽贝塔刚才的那些行为,让加特有点反感。

..........

韦布奇回到了帝国军的营地,加特选择连夜赶路,丹顿·博库选择就地驻扎。

听说韦布奇回来了,丹顿·博库找了过去,看见韦布奇狼狈的样子,“废物。”

“敌人比大家想象的强。”

“不要给你的无能找借口。”

“我尽力了。”

考曼走了过来,在丹顿·博库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丹顿·博库看向韦布奇的眼神越发的凶狠,“你们都出去吧!”

在这个军帐里,只剩下韦布奇和丹顿·博库两个人,“你现在就想杀了我吗?”韦布奇问道。

“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还有用。”韦布奇慢慢退后了一步,这一步不是因为他怕了,而是他在蓄力,准备随时反抗。

丹顿·博库笑了,“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但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

“我保证我明天的表现,不会让你失望的。”

“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不觉得我这个样子会更好看吗?”

韦布奇的这句话,把丹顿·博库说服了,“好吧!我等着你的精彩表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