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我的近况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一说我最近的问题吧,有几点。

  一,心灵退转,年前有过一次顿悟(说悟道不够谦虚,且当是顿悟吧),持续了七天,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三观全面革新,这算是一次机缘,借机写了两万字的感悟,但这段时间心灵退转的利害,有跌回原点的趋势。

  严重到,我自己写的两万字感悟,虽然字字都是浓缩的精华,但现在精神共鸣却不多,看的有些迷糊,不够透彻。

  这种事情,其实相当的滑稽,也十分的痛苦。

  自己写的东西,也需要深度思考,才能去参悟了,这只能说明,相比于那个时候,我心灵退转的利害。

  这种感觉,就像丢了一百万。

  近来,我越来越感到自己学识和智慧的浅薄,害怕无知,所以希翼多看点书多学点东西。

  这两个月,大概是自己收获最多的一段时期了。

  这本书前段时间的更新,大概是我把握书中人物心灵较为契合的部分,心灵退转后,感觉有点力不从心。心中对各人物的心灵、性格有着印象,可又有着模糊,强行写我自己不满意,这种心灵的追求是我个人的事,写进书里其实读者不大关心的,有时候想来是自己太犟。

  心灵修为的跌宕起伏,我想很有可能与我的身体状况有关,身体状态好,精神高度集中,智慧就能到达峰值,精神不好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个傻子,无论是心灵还是大脑,这种跌宕起伏的状态,十分影响我创作。

  下一本书,我会尽量抛弃心灵修为的描写,作为网文,这方面无关痛痒,尽管个人也钻研儒释道三家修行者的心灵状态,渴求成长。

  再涉及心灵修行,大概会等到我自身心灵状态相对稳定的时候。

  另一点,则是我对这本书不够满意。

  这一年多时间,个人的进步不小,在心灵、学识、智慧、阅历以及写作理念上,有着一段攀升。

  如今看来,这本书先天缺陷很大,尽管比上本书有不小的进步,总订阅也翻了一倍,但不够好就是不够好,先天不足决定了它的上限。

  最重要的一点,我个人的性格。不够勤快,说句话就是太懒了,喜欢动脑子,不喜欢动手。

  想了半天剧情,动手去写,磨磨蹭蹭两个小时才写一章出来,手残,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写手。虽然实际上我打字不慢。

  这种惰性形成有诸多原因,除了人天生有着惰性,另一点我想来,是自己少年时代便厌恶劳动。

  或者说,懒得动弹。

  啧啧啧,这小子不行啊,不是个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居然厌恶劳动。

  回忆往昔,我十六岁以前吃的苦是不少的,最少比九成的同龄人多,穷苦出身锻炼心性这种说法,不一定对。

  家里事情多,偏偏父亲脾气差,他的脾气,沿袭自奶奶,又传承给了我姐。这种脾气,从心理学、生理学上讲,是出生后三个月缺乏照料,孩子大哭时间过长,影响心肺造成的,当然也有后天的家庭影响。这种人平时半点毛病没有,很亲和,可一旦心情不好,就暴躁易怒,眼光似兽。

  如果无法控制自己大吼大叫,事后自己也愧疚,那就是小时候缺乏照料了,很小的孩子长时间哭没人管,心肺自然受了影响。

  六岁之前自己不带孩子,那这个孩子基本就不是自己的了,以后想亲都难,从心理学上讲,这个可能性十分之大。

  所以还是建议大家,生了孩子要好好带,自己带,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和父母不亲的。心理依赖对象不是你,那就没法管,孩子不会听的。

  回归正题。

  小时候家庭负担很大,父亲吃的苦不少,在我这个年纪便有了支气管炎,心情不好的次数可想而知,没人会在重压下还保持心情。

  我不干活父亲就发怒(他的活远重于我),我做的不好也发怒,偏偏不好不是主观造成的,而是客观的突发情况。

  哪怕没有突发问题,他脾气不好也会拿点小事发怒,脸色很是不好。

  不发泄一下,他憋着也实在是难受。

  少年时代,在我眼里父亲就是喜怒无常的暴君。

  我一做家里的事情,就可能面临惩罚机制。

  我并不知道,怎样才能半点错也没有,那几乎没有可能。

  这导致我有一个条件反射,将劳动和坏脾气的父亲挂钩,转而和不良情绪挂钩。

  那时候给家里做事情,一切都理所应当,没有奖励机制,尽管道理是道理,可也让我分毫的期待感也没有,成就感也低的很。

  十二岁之前家里特别穷,一天到晚有做不完的事情,天天有,年年有。

  做事,没有奖励,一切理所应当,做的好与不好,都有极大几率面临惩罚。

  那还做事情?做个毛线。

  所以,我潜意识里就认为,劳动不是什么好事,做事情不是什么好事。

  一有做事情的意识,伴随而来的就是负面感受,潜意识就会让我抗拒。

  原动力太弱了。

  回想起来,我那时候大概就是一只小白鼠,不断的触电当中,驱使着做事,做事的时候又电两下。

  “下来干活!”

  听到呼喝声,皱着眉头,我来了。

  “快做事!”

  好,我做事。

  做事的时候,做的不好挨骂,做得好没缘由也挨骂。

  就像小白鼠又被电了两下。

  敢问,我是该接受呢,还是该逃避呢?

  挺好笑的。

  察言观色,惴惴不安的日子,不好受,尽管平日里父母对我很好,远比对他们自己好。

  只是生活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苦难,顺带波及了孩子。

  穷苦,本就是一种原罪,天生伴随着不幸的枷锁。

  我当时逃避的方式,就是独处,睡觉,躺床上(直到现在,这依旧是我习惯的状态),因为也没别的方式。

  不喜欢有人喊我,因为那意味着麻烦和痛苦,大部分时候是没好事和好感受的。

  我孤僻的性格,或许和这,有部分的关系。

  (我的姐姐,脾气和我爸一脉相承,又有部分和我相似,高中时代就时常和家里闹矛盾,父母看来,她懒到了极致,除了吃饭就窝自己的房间,尽管她曾经也勤快的很。奇怪的是,我爸也不喜欢别人喊他,喜欢自己呆着,这或许又源于更上一辈的家庭了。)

  和我接触的朋友,都认为我做为朋友做为同学,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是,太孤僻了,不爱接触人,不爱主动联系、接触别人。

  独处,多好啊,好吃懒做,多好啊。

  好吃懒做和孤僻,已经融入了我的性格,想改变很难。当然我仍旧有着自己的羞耻心,一切尽量自己来,不麻烦不依靠别人。

  以上关于自己性格的言论,在我只是一个猜测。或许过于主观,或许是在给自己找理由。

  性格的缺陷,已经形成,只能以意志和习惯克服,性格这方面,心理学上讲,十二岁之前的影响就已经根深蒂固,我只能遗憾。

  ………………

  说了我的父亲,就说说我对父母的看法。

  论教育,九成五的父母是不合格的,但父母毕竟是父母,他们努力了。

  (嗯,也希翼以后大学开门教育课,不及格的人,多重修几遍,家庭教育本身就是门知识。)

  我看见了他们的爱,他们真的尽力了,我不认为孩子的一切所得理所应当,他们给予的每一份爱,都当感恩,而非不知足。

  我生来一无所有,勉强赚点钱属于自己,剩下的还有多少是真正属于自己呢?过去的二十多年,对于家庭,对父母而言,我实在是个累赘,贡献不值一提,索取倒是不少。

  吸血虫而已,父母爱着你,不烦你,就该偷着乐了。

  只看见家庭的不足,而把冰山之下的付出当做理所应当,视之为无物,这显得有些自私。

  不能习惯了,就真的当成自然,以及理所应当。

  父母生育了一个孩子,本身就是最任性最糊涂的一笔投资,无止境的追加投资,而有没有回报,则是一个未知数。认为父母不好而脱离关系的人海了去了,这样的亲情和生育投资,亏了血本,还没有合同让他们一笔笔的把投资还回来。

  生孩子对父母而言,永远是最亏的一笔投资,不仅投入上亏,更是经常觉着自己亏欠孩子。

  而父母的伟大,也在于此。

  当代年轻人算的很清楚很明白,生养一个小孩子,付出的巨量时间,能让自己到处浪。付出的巨量金钱,足够二三十年的晚年过的舒适。

  从绝对理性上出发,当代生养一个孩子,这种投资是无论如何都血亏的。

  糟心,费钱,花时间。

  加之生活压力太大,二三十岁的人自己都没活明白,都难以活的好,生养孩子成本如此之大,自己时间精力更不足。

  生下来,让他们吃自己吃过的苦吗?

  自己的学识、智慧,也没有信心养育好一个孩子。这个自知之明,很多人还是有的。

  不如不生。

  所以很多年轻人,不想结婚甚至不想生孩子。

  不知该如何评说,能够理解“不如不生”这种想法,但我自己,还是尽量会结婚生子。

  有人讲,生育孩子是一场修行,大部分人真正的长大成人,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的很多表兄堂兄,年轻的时候一塌糊涂,结婚之后才算稳重,当然这个稳重也是相对的。

  为人父母,很不容易。

  不必苛求他们,也不必苛求自己,尽力了就好。

  身为父母,生而为人,有自己的局限性,这是客观存在的。大部分人过去的人生,再来一遍,恐怕依旧会是如此。

  人永远无法圆满,就永远不生吗?

  一代比一代进步,有信心超越父母辈的教育,生孩子就够了。

  唯有传承,才有希翼。

  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就是了,孩子不满,只是他们贪得无厌。

  已经血亏生孩子了,这笔生意还要怎么做?让做父母倾家荡产,为奴为仆?

  似乎大家张口,父母节衣缩食,还是能给点是点,三十岁五十岁,父母还是父母,都有可能希翼大家过得更好,给点帮助。

  (这年头,欠债的是大爷,孩子也一样,十分可能有这种古怪的思想,都是那个阶段过来的,能够理解,但不会认同。)

  吸血虫哟,还嫌弃老黄牛的血不够鲜甜,恨不得自己生在一条龙身上?

  (这种想法,我曾经有过,小孩子眼皮子浅。)

  生下来没被摔在地上,就值得庆幸咯,还想这想那的。

  做父母的,不能纵容,做孩子的,也不能贪婪。

  人生永不可能圆满,人欲也永不能满足。

  ………………

  谈到人生,我就说说我的三观吧。

  敬重客观的世界,直视人心人性的客观状态,保持对公平正义至善至德的追求,这三条是我的感悟。

  为人父母,很不容易。

  做一个人,也很不容易。

  太宰治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也是常年抑郁的人,他的心态我很能理解。

  他想做无垢无尘的圣人,却似天使跌落人间,人间遍是尘埃,自己也脏兮兮的。

  渐渐的,讨厌了世界,也讨厌了自己。

  灵与体无法契合,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理想中的自己与现实当中的自己不断冲突。

  有的人十分倔强,根本不改自己的精神世界,也容不下客观世界,结果就是极度的痛苦。

  (所以我看来,进入社会不是堕落,不是把精神世界拉入现实世界,而是包容现实世界的同时,以精神世界为追求。脚踏实地,怀揣梦想,通过努力把人间升入天堂。)

  当矛盾不可调和,看不到希翼时,便会无法忍受,便会生出绝望,便会极其消极。

  活着对他而言,就是一种痛苦,身在地狱般的折磨。

  对天使而言,他们身在人间,就如同普通人身在地狱。

  太宰治想要的,是天堂的自己,天堂的世界。

  最终,天使回了天堂,他也不再痛苦了。

  很多高中生,就是呵护着的天使,心怀希翼,见丑恶便愤怒。这很好,不忘初心更好,因为正是这种追求,将人间一步步的拉向天堂极乐。

  但也要敬重现实状态,敬重自我状态。

  不敬重现实,做事只会是空言无补,结果只能碰的满头包。

  孔子犟啊,结果被赶出故国十几年,险些客死他乡。

  回来后,他提出了中庸思想。

  只有梦想,不懂人情世故,不正视现实这个敌人,就活不下来,更别谈胜利。

  只有现实,而没有梦想的人呢?

  和珅是其中的佼佼者,结果却是千夫所指,没人念他的好,落了个人头落地遗臭万年(到现在才几百年吧)的下场。

  怀揣梦想,敬重现实这个敌人和朋友。

  希翼大家不要把自己直接定在天堂,因为实际上大家活在人间。

  乃至于大家本身,也不是天使,哪怕怀揣着一颗渴望成为天使的心,并为之追求。

  可以心怀梦想,敬重至善至德,并以之为追求。

  但人间就是人间,人心人性的局限性,让大家现在只是人。

  (从父母和孩子的言论,就能看出,我并不认为小孩子就纯白无暇,甚至认为孩子有“下意识的贪婪”。人类的自然属性,先天就会干扰大家追求至善至德,大家生来就不圆满。)

  追求真善美,赞扬它,并为之努力。但也请,敬重客观的现状,可以不认可,但不要急不可耐。

  就像学生追求满分一百,可难度非常高,自己常常只能考六十,甚至偶尔四五十。

  这个六十分,就是自己和现实的状态,还是教育后的结果。

  嗯,几百年前,当时的平均分只有二三十。

  满分,大概永远到不了,因为生而为人,先天、后天有着和至善至德抵触的地方。

  且满分的标准,会不断变化。

  就像一杯滴了墨汁的水,黑乎乎的怎么看都不顺眼,于是,不断加干净的水。

  至善至德的追求,就是纯净的水。

  这几百年,大家提炼的纯净水够多了,不断添加进去。

  虽然杯子里依旧不是纯净水,但比以前是不是看起来干净多了?

  (人有本我自我超我,超我是追求,所以未来的满分可能会是一千分。)

  个人和社会考不了满分,但能不断接近,七十、八十、九十,九十五,九十七,甚至九十九。

  比起个位数的黑暗时代,接近一百分,已经够牛逼了。

  不过想考一百分的心那么强烈,却总也看不到,自己这里不行那里不行,偏偏身边一起学习的同学也是咸鸭蛋一枚,着急、不满是肯定的,但也别想着跳楼,跳楼你也考不了满分。

  转世投胎,说不得又得重新开始,一考试就瞎蒙答案。

  别想着死了直接上天堂去极乐。

  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天堂世界极乐世界,只能靠大家自己去创造一个,无限接近的净土。

  把人间拉到那个高度的那一天,亿万人就真的自己把自己给渡到彼岸了。

  这个比喻,想来不难理解。

  怀揣梦想,直视当前状态。

  所以我的家庭虽然不富裕,父母也没想象中的有素质、知识,甚至这个出身的我文学功底糟糕。但我现在也不会怨天尤人,已经很知足了,剩下的靠自己才是。

  他们不够完美,这是现实。但对子女是尽己所能给予自己最好的,在自己的局限性下,做的已经够多了,这是他们为人父母的心。

  我敬重现实状态,也愿意透过物质界去看精神世界。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状态,知道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家庭如何经济如何,父母如何,甚至可以客观推测未来。

  任何行为,会有怎样的后果、影响,我也不会任性的无所谓的看待了,而是尽量客观。

  不以主观态度,去看客观世界。

  以精神世界,去影响客观世界。

  二十多岁的人了,才感觉自己长大了,不仅仅是意识到自己要独立自主,更是拥有属于自己的三观,不是学校、社会、父母的灌输,而来自于自己的思考。

  (意识界,是个很好玩的世界,幻生幻灭。对意识的认知,佛家和道家哲学显得高明,儒学更偏向于意识的总结和运用,较为实用,毕竟大部分人都是拿来主义,用以解决实际生活问题。)

  思考而得来的三观,来之不易,且尚未稳固。

  追求学识,追求美德,明了人情世故,是君子的标准。无己无功无名,我暂时做不到。众生空诸法空,更是得我放下一切的时候追求了,且求与不求不必固执。

  敬重客观的世界,直视人心人性的客观状态,保持对公平正义至善至德的追求,这是我现在的观念,虽然还没定下来。

  痛苦,来源于自己的不满,我对自己不满,但不会太过痛苦,情绪、情感、思维的迷障,个人不一定参透了,但不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身处其中。

  我的书没有太监的,一本都没有,阿南人品还是有的。

  这本书,我会尽量的足质足量的写完,不会太匆忙,剧情不会匆忙跳,但会是一个缩口袋的过程。

  不安于现状,于精神于现实,都要不断求索。

  不求超凡脱俗,也不愿甘于平庸。

  于活的明白的基础上,活的更好。

  我的目标,仅仅如此而已。

  写了一通,我写累了,你们也看累了。

  有点乱,分块看就好。

  不认同,就当我胡说八道。毕竟连我自己以后看,都有可能不认同。

  要是有人觉着有点意思,从而有些感悟,我写的这些也就不算只给自己看的东西了。

  世南言,写于公历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


从地球开始变强 /html/book/50/5087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