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三十八章 关于萨格勒布的预言

第三十八章 关于萨格勒布的预言

手机阅读

阿里霍埃城堡位于萨格勒布大城区的北端,这座城堡除了由于年代久远而闻名,更重要的是这里是萨格勒布大城两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萨格勒布原本是两座很大的城堡组成,其中阿里霍埃扼守着城市北方的要道,而隔着一大片森林的南方则由另一座叫瓦剌什的城堡和附近的城镇组成。

这两座城堡形成了萨格勒布大城区的格局,而在稍早些的世纪初,波斯尼亚国王通过让这两座城堡合并,构成了如今的萨格勒布。

阿尔霍埃城堡驻守着这座城市将近一半的军队,除了防备着北方来自卡尼奥拉的威胁,更多的是做为这座城市的后备军,随时监视着可能来自波斯尼亚的敌意。

虽然很早的时候波斯尼亚王国就已经征服了克罗地亚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克罗地亚不想摆脱这种统治。

就如同北波斯尼亚同样不能容忍奥斯曼人的统治一样,100多年来克罗地亚人也从没放弃过从波斯尼亚人的统治下争取自由的努力。

意图彻底征服巴尔干的奥斯阿曼人,梦想着恢复王国的波斯尼亚人,还有不断的努力想要获得自由的克罗地亚人,亚德里亚海东岸的巴尔干半岛上,一时间风谲云诡,局势万千。

因为地势很高,阿尔霍埃城堡是萨格勒布最早能够沐浴在阳光下的地方,其中城堡北方的塔尖更是迎来第一缕阳光的照拂。

钟声随着阳光落在塔尖上响起,然后随着一道亮光向下蔓延而悠然的不住回荡,一声又一声的钟声从城堡里向着城外的街道城市里蔓延,以这钟声为准,萨格勒布城慢慢从沉睡中苏醒了。

几个牧羊人赶着羊群向城外走去,他们要到很远的地方放牧,这不只是因为那里的牧草更鲜美些,重要的是城堡附近的森林已经都被萨格勒布的贵族们占为己有,这让农民们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放牧。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随着由两座城堡为大城区的城市形成之后,城堡之间的森林先是贯穿了几条道路相互连接,接着越来越多的建筑开始在森林里建造起来,当地人显然是不知道什么叫做保护自然资源的,他们只看到那些森林是妨碍他们扩建城市的障碍,于是大片大片的树木被砍伐放倒,而取代的是用这些树木和当地特有的灰石建造起来的房子和从外围两端连接两座城堡的漫长围墙。

能够被允许放羊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农民们只能赶着羊群到更远地方去,哪怕是那些地方因为深入森林并不安全。

牧羊人赶着羊群在崎岖的林间小路上走着,他们除了有着一根长长的驱赶羊群的鞭子,腰带上还挂着一根很粗的木杖,这是为了对付狼群和强盗的。

即便是没有什么钱财的牧羊人一旦远离人群也不会安全,特别是在森林里,谁也不知道某棵树后会不会忽然跳出一伙强盗。

至少今天的牧羊人就觉得之前的好运气到头了。

当看到一片在这个季节来说很罕见的丰茂草地后,牧羊人立即急急的赶着羊群向远处那片已经离森林很远的山坡上走去。

但是当他们刚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一小队骑着马的人正向他们看上的那片草地奔去,而且那些人还抢在前面占据了草地。

这让几个牧羊人很不高兴,不过他也知道不该招惹那些人,只从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他们身上盔甲的闪亮就可以知道那些人不是普通的旅行者。

牧羊人不由放慢了脚步,只是那些已经饿了一夜的羊群却被那片草地吸引,在顽固的头羊带领下,大批的羊群一边咩叫一边向着山坡高处急匆匆的攀登上去。

这显然吓坏了那些牧羊人,他们手忙脚乱的一边挥舞手里的鞭子一边从羊群当中挤过去想要阻止头羊,但是却因为一时间追不上只能看着头羊在终于冲到那片草地上之后发出了欢快的咩叫声。

之前那些人的战马似乎被这些忽然出现的羊群惊到了,它们发出阵阵嘶鸣有些脾气暴躁的干脆抬起蹄子向已经拥挤到脚下的羊群作势蹬踹。

一时间草地上马和羊混在一起叫个不停好不热闹。

牧羊人惊慌的看着那些人,因为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所以就更加担心。

当地的贵族们是很残暴的,或者说他们依旧保留着野蛮时代的痕迹,对于农民们来说地主与骑士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而更高等的贵族们则决定着他们的命运。

一声异欢快的马嘶传来,一匹比别的马都要强壮许多的战马用力向一只头羊抬起了硕大的蹄子,在那只有着弯曲羊角的头羊毫不退让的坚持下,那匹马用力向下踩去。

牧羊人发出了一声惊呼,那只头羊对他们来说要比其他的羊都更重要,因为有了它羊群才能更好的只会,正因为这头羊的作用,所以虽然羊羔已经换了几代,但是牧羊人一直舍不得把它换掉。

“帕加索斯!”一穿着旅行袍子的年轻男人喊了声,他伸出手紧紧拉住了似乎随时都会人立起来的战马缰绳,在用力拉了几下后战马才似乎不甘不愿的放下蹄子,同时扭了扭头在男人肩膀上似是撒娇似的蹭了几下。

牧羊人有些惊恐不安的靠过去揪住了依旧不饶的用羊角向眼前的敌人发出挑战的头羊,看到那匹马似乎因为这挑衅又有些躁动,牧羊人赶紧用力压住了头羊的脑袋。

“这可真是头倔强的羊,”年轻人有趣的看着那头羊,他倒是听说过很多公羊有着绝不认输的脾气,现在看来他倒是觉得这些羊和当地人有着颇为相似的性格。

倔强,固执,一往无前。

“请原谅老爷,大家这就是离开。”牧羊人急匆匆的说,他没有注意到年轻人听着他那有着颇为奇特口音的当地话一脸的茫然,所以当他准备驱赶着羊群离开这片险些给他惹祸的草地时,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那些骑士们包围了。

“让他到我面前来。”亚历山大坐在块石头上一边把用匕首切碎了的碎草喂给帕加索斯以安抚它的情绪,一边吩咐手下。

牧羊人忐忑不安的来到亚历山大面前,他有点笨拙的鞠个躬,然后小心的看着面前这个显然是头领的年轻人。

他看上去不像个贵族,因为他的衣着并不奢华,虽然是出门在外可他的旅行袍子看上去有些破旧,下摆甚至还扯了好几道口子。

牧羊人也注意到了他的靴子,那双靴子显然已经走了很多路了,靴子边角都已经磨得起了层层毛边。

只是他不敢有任何失礼的举动,因为那些押着他们的士兵看上去很凶狠,虽然他们只像是南方山里的那些山民,但是他们手里的武器却实在可怕。

潘诺尼推搡着牧羊人到了亚历山大面前,他对这些城里人不是很看得上,他觉得这些人太胆小,或者说这些把自己围在城堡里的人就好像是他之前关在笼子里的那些猎物。

“从这里到萨格勒布还有多远?”亚历山大问,从昨天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萨格勒布公爵领地,只是不知道萨格勒布城还有多少距离。

“老爷您是说阿里霍埃城堡,还是右岸城堡?”牧羊人问了一句,看到听到翻译后亚历山大露出疑惑的样子,牧羊人又小心的说“如果您是要问阿里霍埃城堡城堡,那您已经在这里了,如果站得高些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最高的塔楼,不过如果要去右岸城堡那就还需要小半天的时间。”

“我知道阿里霍埃教堂,萨格勒布的西格纳契公爵曾经在这里改宗。”

“愿上帝保佑公爵,他被那人杀了。”

牧羊人习惯的在胸口划过十字,然后眼中才露出一丝恐惧。

看着牧羊人脸上那惊恐的样子,亚历山大发出声轻笑。

他并不是再见到赫尔瓦子爵之后才知道或是想起那位原萨格勒布公爵,而是还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这位公爵。

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位公爵在后来的确被罗马教廷认为了圣人,甚至因为这个,东西方教会还罕见的在面临奥斯曼大敌当前的威胁下发生了很激烈的冲突。

只是他从没想到自己会很巧合的认识了这位公爵的儿子,而他如今正在帮着这个因为志大才疏而出名的落魄贵族夺回他的领地。

赫尔瓦子爵,诺里安·西格纳契在历史上是个因为没有什么能力而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当他的父亲被人谋害后,子爵和追随他的一群忠实的随从被迫放逐流亡,然后在之后的几十年里这位子爵都一直在不停的到处奔走,试图联系那些还效忠他父亲的人,然后夺回公爵宝座。

只是这位子爵命运多舛,或者说是运气实在太差,很多次他都是在快要成功时候每每失败,虽然他那种可说是锲而不舍的精神的确值得称赞,但是这却掩盖不了他一直不停失败的惨淡。

渐渐的那些原本追随他的人对他失望了,人们相继离他而去,而子爵本人最终因为穷途末路而在巴尔干深山森林的一座营地里病入膏肓,含恨死去。

现在想想,亚历山大倒是觉得赫尔瓦子爵的命运似乎出现了完全相反的变化,他并没有在最终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落魄山林营地,而是从一开始就没从那片营地里走出去。

相反,倒是因为他的出现,让那个始终没有勇气踏出第一步的子爵迈出了第一步。

现在看到牧羊人的样子,亚历山大不禁有了些兴趣。

他向身边的人摆摆手,让他们不要围着这个已经吓得不轻的牧羊人,然后示意那个人在自己对面的石头上坐下来。

“你同情西格纳契公爵?”

“我只是觉得公爵人生前不错,他对大家穷人很好。”牧羊人心惊胆战的说。

“你说‘愿上帝保佑公爵’,而且还说‘那些人’,”亚历山大在牧羊人耳边低声说“告诉我你是个公教徒对吗,或者至少是个虽然被迫改宗可暗中依然坚持自己是公教徒?”

牧羊人脸上已经一片惨白,他紧握鞭子的手不住颤抖,另一只手则悄悄向腰上摸去,直到被人从一旁狠狠抓住,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整条胳膊被扭到了背后。

“老爷,应该现在就割了他的喉咙。”潘诺尼说着看向另一旁的布萨科,说起来自从那天亚历山大透露出可能会招纳巴尔干人成为猎卫兵的意思后,潘诺尼和布萨科之间就变得有些的矛盾重重了。

“我让你们跟着我可不是为了随便割人喉咙的。”亚历山大有点头疼。

巴尔干人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凶残的有点太过分,他们很多手段更近似奥斯曼人,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受到了奥斯曼人很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会在很多年后越来越深刻。

“我有信仰,我信主,”牧羊人哆哆嗦嗦的不住唠叨着,他的声音因为害怕不住颤抖,可依旧还是断断续续的低声咏念着“我信主因父而生,而非因受而生,我信三位一体,圣父一位,圣子一位,圣灵一位……”

“这是个公教徒,”亚历山大慢慢站了起来,他看看旁边的布萨科“看看大家还没有进入这座城市呢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是个公教徒,那么告诉我布萨科你认为萨格勒布里有多少公教徒?”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杀了西格纳契公爵,”布萨科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也许城里的确有很多公教徒,但是正教徒却掌握着这座城市。”

“或许是这样,可布萨科你知道我是怎么得到比萨的吗?”亚历山大低声问。

亚历山大的问题让猎卫兵队长的脸色有些发黑,不过他还想坚持一下。

“您是因为您的女儿,尊重的埃斯特莱丝小姐成为了比萨公爵之后才成为比萨摄政的。”

“错了布萨科,”亚历山大揽着卫队长的肩膀慢悠悠的顺着草地的山坡向下走去“我是凭借着自己一个人带着卢克雷齐娅闯进比萨,然后趁着他们当地的暴动拥有比萨的。”

听着老爷炫耀似的讲述他怎么拐着别人家的女儿和寡妇顺带抢了座城市,布萨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果然随着一声口哨从亚历山大嘴里发出,帕加索斯飞快的抖动着鬃毛奔到了他的身边。

亚历山大翻身上马,他看了看四周那些由猎卫兵和巴尔干山民组成的队伍,抬手向着远处看不到的城市方向指去。

“跟随我进入萨格勒布,相信我这是一座属于罗马教廷的城市,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而且我向你们保证随着大家的到来,今后它也会永远皈依梵蒂冈。”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