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一步偷天 > 第416章 让三分势均力敌

第416章 让三分势均力敌

进入新版阅读

怀沧有一张苍老的面孔,眸子却清澈如少年,眼底透出凌厉的光,仿佛能一眼将人看穿。

步安与他对视少倾,气势竟也不落下风,殿内鼓噪声不绝于耳,这两人却站在大殿中央,仿佛怒浪中的礁石,丝毫不为所动。

四周落座的群豪之中,有那舍难与仰纵等一众高人也同样纹丝不动,只是心中难免惊奇,这天姥步执道小小年纪,先不说修为如何,单是胆色气度便已经远超同辈中人。

对峙只维持了不久,便被一声哭泣打断,步安回过头去,只见点星殿的大门外正站着个清秀之极的小书童,只是脸上早已经哭花了——不是素素又能是谁?

这小丫头大半年没有见过自家公子,仿佛没了主心骨一般,今日劫后重逢,又恰好撞见大殿里“公审”公子,心中自是百般委屈,千般不忿。

却不料步安一眼瞧见她,竟然咧嘴一笑,笑得轻松之极,仿佛眨眼间回到了去年春天,与素素并肩坐在天姥山后崖上的乱草中,看着暮色下的群山一般。

这笑容实在感染力太强,以至于素素竟也破涕为笑。

“大胆!点星殿前,何人啸聚?!”

一声断喝,打断了步安的思绪,只见两位守在门外的大儒,试图挡住气势汹汹的七司队伍。

“滚!”

“你敢?”

“敢”字尚且停在天姥大儒的口中,便有几柄长剑从七司阵中刺出,迅如疾风,气势如电,逼得那位大儒急退。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大约是没想到这步执道带来的江湖人竟有这等身手。

事实上,方才出剑之人,不过是七司白营中两位丹玄羽士而已,只因道家丹玄修的是力量与速度,配合七司日夜合练,已然熟稔之极的阵法与剑术,实在霸道之极,若论奇袭,空境之下,难遇对手。

而七司白营惯打先锋,杀气十足,这几柄长剑一击不中,马上衔尾而上,霎时间五道人影划过五道曲折的轨迹,或从左至右,或由下而上,交织出诡异的剑网,如空气突然被剑光割断。

剑影大盛之时,突然间又有百十张黄纸如影随形,正是道家符玄中的土遁符、障目符、追影疾风符、幻形分身符……这符文贴上人身时便即生效,瞬间产生炸裂般的辅助效果。

这是七司蓝营统领游平迈入空境之后第一次出手,素来道家六玄中,看似最为鸡肋,而一旦迈上空境,便不可同日而语的符玄,也在道家远走昆仑墟两百多年后,头一次震荡江南修行界。

说时迟那时快,两位天姥大儒哪里料得到,这群市井江湖中人竟敢在天姥山上撒野,出手便是雷霆万钧的杀招,一时间肝胆欲裂。

眼看要血溅五步,步安冷哼一声:“住手!”

话音未落,那些或土盾、或潜行,又或是化作漫天光影的人形顿时戛然而止,从各个不同的方向退了回去,没有丝毫犹豫,动作之齐整,之痛快,仿佛在向众人演示,什么叫令行禁止。

而与这声“住手”同时发生的,还有近在咫尺的怀沧的左手。

只见这白须白发的老者,身形一动不动,只是负在身后的左手,向着殿门方向轻轻一扯一挥,方才退到一半,眼看已经来不及躲开的两位大儒,便如同被牵着线的风筝,朝殿内疾飞;紧接着殿门方向的空气如同被夏日骄阳晒得扭曲变形,磅礴无匹的巨力朝着身形正退到一半的五位白营羽士袭去!

殿内外目睹这一幕的江南群豪,不禁惊叹出声,心说天姥书院也当真是没落了,那步执道带来的帮手,虽说修为了得,可毕竟是江湖草莽,竟然逼得天姥山长亲自出手……虽说这五人在怀沧面前,必定没了活路,可终究是给步执道挣足了面子。

然而正当众人这么以为的时候,便有清脆的铃音响起。

“叮……”

只见大殿门槛前,浮现出金黄色的铜钟幻影,与此同时,一个硕大的掌印也浮现在铜钟之上!

铜钟震颤不已,瞬间化为乌有,经它这么一挡,四下分散的巨力,顿时将点星殿大门四周的木结构如摧枯拉朽般震得粉碎!

冷蝉出手了,身为七司白营的副统领,白营中人身涉陷阱,她当然要出手相助,哪怕力不从心。她的本命铜铃已经掺进天辰铁重新炼造,器玄之精妙,远胜先前,可即便如此,又哪里挡得住天姥怀沧的一击之力。

那铜钟幻影消失的瞬间,又一个稍小些的铜钟闪现,却同样在掌印下震颤消弭,紧接着层层叠叠,没消失一层,便朝两侧分散出沛然的压力,轰的点星殿门洞越开越大,砖木纷飞,一片狼藉!

事实上,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一系列铜钟的浮现与泯灭,在常人看来不过是一道炫目的金光,伴随着一声巨响罢了。

可就在金光背后,当那道混不讲理的掌印,即将拍散冷蝉的铜铃幻影,震碎门外七司众人的肝胆之前一瞬,一双雪白稚嫩地肉掌,迎了上来,轻而易举地接住了天姥怀沧的一掌之力!

虽说那掌力经过了灵器的层层消解,虽说怀沧只用了左手,随手之下未必不会倾注太多灵力,虽说术艺也不是怀沧的绝技,可是看到这么一个娇小的人影,稚气未脱的脸庞,和负气般撅着的嘴巴,当场众人不由得愕然。

霎时间殿外广场上不明就里的人群,被点星殿门扉洞开的情景,震慑得一片哗然,倒是殿内目睹这一切的众人,一时鸦雀无声。

“凭我越州鬼捕七司,平定拜月匪患,很不可思议吗?”

异常安静的大殿里,只有步安冷冷的嗓音。

这问题假如放在先前,众人必定不信,天姥书院上下更是会嗤之以鼻,可眼前情势却已经彻底扭转。

在今日之前,越州人只当鬼捕七司不过是些江湖人而已,可谁也没想到,这些江湖人一出手,便让人胆战心惊。天姥山长怀沧出手,都没能在七司面前讨到便宜,还有什么可说的?

可明眼人又都看得出来,怀沧方才仓促之间,多少有些托大,不会全力以赴。而七司上下,必定将所有的底牌都悉数用上了,单单那位冷面姑娘的手中铜铃,恐怕就是无价之宝。而这位年纪不过十岁左右的童子,更是蹊跷之极,多半是妖而非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方才被怀沧扯回殿中,惊魂甫定的一位大儒,冷哼一声道:“一众江湖宵小,只会以多胜少,偷袭谋害而已……”

步安先前没有留意此人,直到这时才发现,这人正是当初守在竹林秘境之外等他,却因为他那句“考了个二本算不算”气得拂袖而去,事后总对他冷言冷语的大儒赵贺。

虽说步安从未将此人列作仇敌,可看他狼狈的样子,心中也不由得好笑。

事实上,赵贺此言一出,殿内也有许多人对他鄙夷而视。只因七司方才所作所为,充其量占个以多胜少,却与偷袭谋害毫不相干。况且以天姥书院在江南修行界的地位,对付一众江湖人,都要山长怀沧亲自出手,多少是有些丢面子的。

与此同时,张瞎子更是一震手中黑旗道:“若是我白营小闲,黄营惠圆还在,只怕单凭你这一句话,便要了你的狗命!”

话音未落,七司阵中便有一人走将出来,朗声道:“邓统领与惠圆统领修为了得,我是拍马也赶不上的,可也受不了这口恶气!兀那酸儒!不妨与你爷爷练上一练!能在我手下挨得一时片刻,便算你胜了!”

说话的正是如今的黄营统领程荃,他眼看冷蝉已经亮过一手绝活,帮着七司挣足了面子,同为新近晋升的统领,自然也不甘人后。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