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异界追魂使 > 第五六0章——路遇堵截 同乘煎熬

第五六0章——路遇堵截 同乘煎熬

进入新版阅读

贝露露连连摇头,“没有啊?大家传奇盟只是喜欢做生意、赚钱,一般都不在这里做事,更说不上得罪谁呀?”

“那这个凡熙为什么要对付你们传奇盟呢?”我更为疑惑了,“难道...她是想李代桃僵做盟主,然后利用传奇盟的实力做坏事?”

“有可能吧!”贝露露说道:“行健,既然龙石找回来了,咱们就回月牙山无间道总坛去吧!”

“咱俩恐怕不能回去,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顾上说呢!”

“还有什么事儿呀?”

“闪再兴他们正在造假盟书,要分别送去其他传奇盟旧部,让他们来这里。”

贝露露听了不禁一愣,“不会吧?我父亲的印章在我这里呀...?”

我苦笑道:“我说大姐,我都说了人家在假造盟书,自然是刻假印章了!如果用你这个,那不成真盟书了吗?”

“哦...也是...”贝露露忽然皱起眉头,“你别叫我大姐,我有那么老吗?本来挺年轻的都被你叫老了。”

“好好好,不叫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女人都怕自己老,其实每个人都是由年轻到老的,怕也没有用、终归有老的那一天,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这帮混蛋,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你的意思是...?”

“咱们得阻止他们呀!”我说道:“他们不仅假造盟书,而且还要告诉其他传奇盟旧部说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假的...。”

“混蛋混蛋,竟然敢咒我死?”贝露露气得大骂,“他们做假却诬陷别人!”

“所以呀!咱们不能让他们得逞,得先他们一步找到那些人,否则凡熙装得太像你父亲了、他们可分辨不出来真假。”

“嗯嗯,你说的对,咱们这就出发...”

大家俩个商量一下,闪再兴就想对付无间道、所以月牙山那边不用担心;离锦绣山最近的地方就是白木川的右护法申通、中护法元力波,大家便先往北川去。

夜黑风高不用避讳什么,我和贝露露立即向北飞行;飞行是耗费法力的,一直飞了两三个小时大家俩才停下休息。

应该是后半夜了,一坐下不一会儿就犯困,索性就睡了一觉。

睡到天光大亮我和贝露露重新上路,怕被人发现这时就不能飞行了、只好顺着大路走。

太阳出山后来到一个叫大石的镇子,镇子不大不小、千八百户人家,也有几家饭店旅馆,刚好吃早饭。

店家送饭菜上来,贝露露便打听镇上有卖马匹的没有?没等店家回答门外忽然传来马嘶声。

“咱们这小地方没有卖马的...”店家急急的应了一句就连忙出去招呼客人。

不大工夫就领着一个黑衣汉子走进来,不知道为什么那黑衣汉子一看到大家就是一愣,转身便往外走。

不对!是黑旗会的人,我纵身跳起一跃就到了门口,吓得店家惊叫着闪开。

那黑衣汉子见我追来发足疾奔,功力就是功力、我脚下再一点探手抓住他后心,硬生生拽了回来。

“嗨...!”黑衣汉子嚷道:“你抓我干什么?”

“你跑什么?”我反问。

“我忽然想去厕所...你管得着吗?”

“再废话我要你的命!”我抓住他的肩膀微微用力,那汉子疼得爹妈的乱叫却动不得分毫。

我伸手在他身上摸了摸,果然在他腰间摸到一块方形的小布包,扯下来扔给贝露露。

贝露露打开布包从里面抖出块黄布,一看之下气得脸都绿了,“混账,闪再兴这个混蛋!我活得好好的他竟然敢咒我死...!”

那店家吓得哆哆嗦嗦的,离得挺远冲着我作揖,“兄弟,有什么事儿好好说,都是我这儿的客人...。”

“不关你的事儿,大家不会打架的!”我拖着那黑衣汉子回到座位,把他也按在椅子上。

黑衣汉子吓得直哆嗦,看看我又看看贝露露,“尊主、天先生,不关我的事儿呀...!”

“我知道,我也不会难为你的。”我问道:“闪常明一共派出多少人?”

“这我可不知道...”

贝露露怒斥,“你怎么会不知道?”

“因为我是头一个出来的,”黑衣汉子小心的说道:“后面还有几个人我真...真的不知道。”

他说的也在理,我拍拍他肩膀说道:“你别害怕,你是认识她是你们尊主的,闪再兴兄弟俩弄来的贝盟主才是假的;

他这么做是想控制传奇盟,你还是离他们远点的好,知道了吗?”

“是是是...”黑衣汉子连连点头,“我...我不回锦绣山了。”

“你走吧!”我说道。

黑衣汉子似乎不敢相信,坐着没有动。贝露露也纳闷道:“为什么放他走?”

“是闪氏兄弟做坏事儿何必殃及无辜呢!再说他也是传奇盟的兄弟。”

“对对对...”黑衣汉子连连点头,“尊主,我真的再不回锦绣山了...”

我摆手让他走了、要他把马匹留下,他也挺听话的、果真徒步走了。

贝露露说道:“你把他放了,他回去告诉闪再兴怎么办?”

“嘿嘿,我就是让他知道他们所谋之事办不到,气气那个凡熙。”

“你不是说那个凡熙很利害吗?如果她追来怎么办?”

嘿,也是呀!现在的凡熙我还真对付不了,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快吃,吃了饭立即上路...”

大石镇没有卖马的,我和贝露露只好同乘一骑,好在黑旗会所用都是纯种健马、驮着两个人速度也不慢。

但是有一点很是令我尴尬,就是无论贝露露坐在前面还是后面都让我很不舒服;不是她搂着我就是我抱着她,不管怎样都是对我巨大的诱.惑和考验。

更可气的是她居然说她胆小、怕掉下马去,坐在后面就死死的搂着我,坐在前面总说我抱得太松;老天爷,我可是个生理极其正常的小伙,谁受得了呀?

一路走走停停,直到第二天到了磐石城又买了匹马、我才结束了这痛苦的煎熬。

出了磐石城可以扬鞭纵马了、一路飞驰向北,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停过。

接连跑了三天,第四天早晨吃过早饭便继续赶路,刚跑出二里路贝露露忽然勒停马匹连说不对...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