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吴策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南蛮开市,赐银归义

第四百一十四章 南蛮开市,赐银归义

手机阅读

“尔等于南蛮群山之中久居,乃是祖辈之业,尔等敌视汉人,此乃尔等不与外界相通之果。”

他看着营外,“吾乃山越之人,但如今也可披甲持戈,上马驰骋,卸甲休沐之际,也可锦衣玉食,吾之田亩多于尔等,吾每岁可得数十石余粮,每岁可得军中万钱之饷,家中老弱妇孺不会因家中无米而饥饿,二子亦不会因无入仕跻身之道尔如吾一般,只能为下贱军汉。”

“吾如今仍是蛮人,但吾妻却是汉人商贾之女,她愿意嫁吾,便是看在吾憨厚,吾有战功,吾家中有一奋勇银牌,可得乡内每岁年货。”

“那年货是何物?”孟获下意识插嘴道。

彭越咧嘴露出几分笑容,“年货,当是吾江东各地习俗,每逢年关之际,主公会赐下文武群臣,去岁有功之臣,已故遗老子嗣美酒佳肴,而吾等有功之臣,但凡出征在外的将士之家,年关之时,乡内亦有三老举着铜锣带着衙役来往于街巷之间,为吾等家中送去一杯烈酒,一碗脯,或是一碗汤,一碗粥,都可惊动乡内数百户之家,吾等军中儿郎亦视此为荣耀。”

孟获听完,若有所思,“吾南蛮诸部儿郎外出征战,若是得胜而过,缴获肉食金钱当分与众儿郎,回返家中之时可授予家中妻儿,赏钱肉食得多者,得寨中上下艳羡之,这年货之赏,可是如此?”

“正是。”

“嗒嗒嗒”,远处的厮杀已经越来越近,诸葛亮看了一眼远处,回眸看了一眼孟获,“大王不如进营与亮一谈,吾二人可各命军士传令,双方暂且罢兵,如何?”

孟获思忖顷刻,便见朵思大王默不作声,祝融夫人、忙牙长等人都纷纷点头。

“如此也好。”他翻身上马,带着十几员蛮将走入大开的营门。

“诸葛都督,那木鹿大王虽非吾部族儿郎,却亦是此前率军前来助拳的蛮族头领,汝大可将其请上来一同饮酒。”落座帐内之后,孟获看了一眼四周开口道。

“请木鹿大王。”诸葛亮看了一眼身侧的亲卫,后者马上抬脚出帐。

不多时,木鹿大王被请到帐内,他本有些不悦,却被朵思大王拉到一旁劝说许久后,方才面色涨红地给自己满上一碗酒,一口饮尽之后方才作罢。

“诸葛都督,实不相瞒,吾等方才入营之前商酌一番,本王以为,吾南蛮诸部若是分散迁徙至越巂郡、益州郡等地,多有不便,若是只迁徙到永昌郡、哀牢……本王若为哀牢侯,这封地只有哀牢县城之地,两千户之地,怕是难以安置吾部二十余万老弱妇孺才是。”

诸葛亮轻笑一声,“吾当上表吴王,请为大王兴建哀牢一郡,不过大王得配合吾等率军南下,攻下掸国,得其图后,其地当分为哀牢、掸此二郡之地矣,大王便可得数十万民一郡之封地尔。”

说着,诸葛亮回眸看了一眼场中在座的朵思大王和木鹿大王,以及西银冶洞的洞主杨锋,“此外,朵思大王、木鹿大王、杨锋大王三人都可获封中郎将,若能在吾军南下之战中攻城拔寨,当可封侯。”

朵思大王沉吟顷刻,目光逼视着诸葛亮,“诸葛都督,那掸国臣服汝大汉多年,时而进贡,吾军就这般南下攻掠其国,却无大义之名。”

“掸国南部之骠国已兴刀兵之祸,吾军进掸国之地,只为率军剿灭骠国尔,至于掸国,若其愿为吾大汉一郡之地,当可纳之,若不愿,则灭之。”

朵思大王面上略有些犹豫,“不知诸葛都督南下之际,会抽调吾等部族多少兵马?”

“南蛮诸部,如今添上乌戈国、西银冶洞之地,当有八十万之民,除却新建一营万人之兵,当可再抽调三万大军,不知尔等以为如何?”

“不知这三万大军,可享汉人士族之饷?”

诸葛亮微微摇头,在孟获等人张嘴欲言之际,他竟是主动发笑,“吴王有意于哀牢郡建一南蛮集市,以汉人各地之物,譬如细盐、海鱼、布帛、汉纸之物换取山中玉石、瓜果、牛羊、猛兽,若王命主动征召尔等各部之兵,亦当以重金聘之。”

说完,诸葛亮目光示意之下,随车小童马谡便端起一个托盘,不卑不亢地走到孟获等人案前,将其缓缓放下。

“此处有吾江东工匠坊紧密打造银牌,此乃归义银牌,获赐者,汝荆州牧刘琦,汉中太守张鲁之辈,不久之后,这益州刺史刘璋,亦当授一块。”

众人对视一眼,手中各自从托盘之中拿起一块,放在手中掂量。

孟获一脸狐疑,“此物在吾南蛮群山之间倒也多见,可打造得这般细致,倒是绝无仅有。本王听闻汉人多以金钱易物,此物可能换得多少布帛,多少汉纸,多少黍米?”

“哈哈哈……”话音刚落,坐在正对面的彭越拍着长案大笑。

“彭将军为何发笑?”孟获挥手压制着身侧众多头领即将暴走的心情,目光转向彭越。

“此物唤作银牌,产自吾江东豫章之地尔,吾江东上下,得银牌赏赐者,不过千人,然大多所获不过幼儿脚掌大小,尔等手中这巴掌大小的银牌,若是上面未曾有吴王亲笔所书的“归义”二字,于吾江东任一州郡都可换取粮食数千石之巨。而此物却是天下诸侯所有,大汉诸侯,拥数郡一州之地,麾下披甲之士数万乃至数十万,惟有归降吾军方可得之。”

“此物在吾江东军中,如今只送出不过五块,尔等得此物,日后驱车马往秣陵朝拜,当不受沿途关卡军士阻拦,于江东各州郡集市易物之际,亦受吾等山越之民待遇,不受刁难。”

“若是尔等道遇凶险,还可凭此物请当地县衙驰援尔等。”

言罢,彭越双目炙热地盯着对面众多头领手中把玩的归义银牌,“吾倒是有一块,却是被人险些取了脑袋方才得之,却不过三指宽尔。”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