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北洋新军阀 > 第六百七十章.曝光

第六百七十章.曝光

进入新版阅读

还是跟往常那样,灌肠的小摊前,一大群工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等着公共马车,与以往不同的是,在早餐边上,又多了一张张树起来的报纸。

成千上万的文盲,要是一个个开班开学堂来教,毛珏也烧不起这个钱,可是报纸的另一个好处在这儿显露了出来,谁都有好奇心,谁都想弄明白新鲜事儿,买张报纸看不懂,到处求人也不舒服,于是乎有些简短文章,毛珏下令加了拼音,靠着一个个简单的拼音字母,并且在帝都日报的第三卷,加印了拼音字母表。

这点又得感谢那些早期传教士,为了学习中文,拼音就是他们发明的,区区三十几个拼音字母可比传统私塾复杂的教学要容易多了,况且仅仅为了认字,不需要学会写,更加简便了几分,上班时间,闲暇空余,不知不觉这些工人自己已经能认识不少字了,从最开始需要人去读,到如今,一个个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可今天,注定气氛祥和不起来了!卖灌肠的老板还在一个一个送着,冷不防他摊位桌子嗡的一下,猛地挨了一巴掌。

“干他姥姥的!”

“哎呦,老刘怎么了,可是灌肠咸了?”

吓了一大跳,灌肠儿老板是赶紧放下手中活奔了过去,愕然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老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摇摇头:“和您没关系,我是生气这报纸上说的!”

“你看!”

头版头条,大标题开明代下的黑暗,配图花着一个个满面皱纹干瘦的农人在地里哀嚎,有的活生生累死在了地里,而一个个丑陋的土豪则是扬着鞭子。

还真是钻了毛珏政策的空子,毛珏下令把因为逃荒,死亡的无主闲田分配给无地农户,可当地几个大户和县官,县公安勾结,私自把地全分了,强迫当地农民都得给他们耕佃田。

那天晚上,黑斗篷所遭遇的,全都是官职在册的县警,全都是几个豪族的爪牙,彻彻底底的黑恶势力,谁要干反对,直接杀上门去把人活活打死。

其实这种现象在崇祯十七年以前遍地都是,地方豪族横行不法,欺上瞒下,大家伙都见怪不怪了,可是如今,在这开明三年,却是显得如此扎眼。

“他娘的,这帮狗官!简直是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老张,你帮我请个假,今个我不上工了,我要到紫禁城前请愿去!”

“去堵宫门,你疯了吧?不怕掉脑袋?”

“就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每次忍气吞声,才让狗官嚣张起来的,这次我老李绝不忍了!再说,当今摄政王乃是明君,殿下绝对不会看着咱老百姓受欺负了!”

“李哥,你说得对,算我一个!”

“我也去!”

稀里哗啦,一个车间十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谁知道这老李却是重重摇了摇头。

“我去就行了,咱老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不怕啥!你们不说还有家小养活,你们全去了,咱老板咋办?对得起老板给咱开的工钱吗?”

“你们赶紧赶车去!快去快去!”

一群工友被这老李推搡着,又干了回去,吃了早饭,夹着报纸,这老李犹如要上战场那样,气势汹汹就奔着内城走去。

谁知道才走没两步,后头乒乒乓乓一阵响,那些工友又折了回来,看的他当即就脾气上来了。

“不是让你们都回去吗?你们这么旷工,对得起老板吗?”

“怎么,这义举就许你老李一个人去,老子就不能去?”

人群中,那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让老李如遭雷击,不可思议的叫嚷出声来,却看着个穿着素蓝袍子,戴着个眼镜,显得文绉绉,却一肚子杀气腾腾的中年汉子急头白脸的嘶吼着。

“他娘的,经个商还得给他们掏红票,要是天下当官的都这德行,老子也不用干了!今个就停产了,大家不算旷工,跟着老子请愿去!”

“老板!”

声音都有点哽咽了,这老李重重一鞠躬,旋即也是把报纸当枪那样猛地一举。

“走,请愿去!”

咋咋呼呼的叫嚷声中,一大群人前呼后拥的直奔内城,往日里挤得昏天黑地的公共马车倒是闲下来了,也没拉上人,一个个车主愕然的看着背道而驰那些工人们。

“今个发神经了吗?”

闲的没事儿,一个公共马车司机也是随手买了张报纸,可看了没两眼,他也是猛地一砸马车。

“他奶奶个腿儿的!”

不一会,几十辆马车也汇入了浩浩荡荡的队伍中。

…………

中央官属,白宫。

毛珏的日子过得可比崇祯闲暇多了,每天八点上班,把任务全都压给属下,忙得他们天天累到肾结石,也不需要担心党争不党争问题,这帮京官让他给累的沾枕头就着,那儿还有精力打小心思。

今个也和往常一样,慢条斯理的占用上班时间还吃了顿早茶,泡好碧螺春,拿着当天的报纸毛珏刚要翻开,冷不防这个时代的中南海保镖头子,御林军亲兵统领毛槊急急匆匆就奔了进来。

“将爷,大事不好了,百姓们反了!”

噗呲一声,毛珏是一口人茶全都喷了出来。

…………

大明代文人有特点,动不动来个书生抗议,上百个官员往皇宫门口一堵,撅着屁股排着队等着挨板子,可那一两百就够壮观了,如今这是一二十万人,把偌大的朱雀广场给挤的水泄不通,把当值的官员都吓傻了。

京师军团如临大敌,一个兵团八千人在正阳门口布置下了人墙,这才把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人群给堵在了外面。

“殿下!”

毛珏到的时候,几个当值军官也是处在了第一线,六部六尚书全都来齐了,看着毛珏,全都是整齐的抱拳一鞠躬。

来的路上,也稍稍了解了下事情发生的原委,听着外面高昂的抗议声,毛珏是无奈的点点头。

“事情我都知道了,宋卿,着急内阁六部去白宫等着开紧急会议,我这儿处理一下,去去就回!”

“殿下,外面可是二十多万暴民!”

“他们不是暴民!他们是我大明合法的纳税子民!他们也是想要让大明更好,就凭这点,没事的!”

对于安抚群众,毛珏倒是信心十足,对着范文举点了点头,旋即他是在卫队扈从下,顺着正阳门急促的登了上去。

轰隆隆,十几声炮响震天撼地,让暴躁的抗议民众都是为之一静,所有人目光情不自禁的汇聚在了城门楼子上,在那儿,毛珏是一副盛装,在十几个铜皮喇叭前高昂的嘶吼起来。

“我乃摄政王毛珏!今个的报纸我也看了,我毛珏为你们做主!”

“诸位可相信我毛珏?”

…………

照比李自成那样暴起的流民军,京师的市民运动明显理性了许多,听着毛珏拍着胸脯保证,一个个处于领导地位的中小工商业主也是纷纷带着自己家工人伙计撤了下去,除了踩伤了些人的脚,丢了一万多只鞋外,这次的市民运动居然毫发无伤就被散了开。

不过市民是散了开,六部内阁却是忙哭了,三品以上几十个重臣全都投入了晋级会议中,谈论的居然只是个小小的县城,开会开了四个多小时,当场组建了御史巡查组摩拳擦掌预备南下。

这一天,也在大明历史上创下了几个记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市民运动,第一次舆论主导了民意,第一次朝廷向百姓之声低头了。

…………

“陛下,好消息啊!”

安静的春坊之中,忽然响起了亢奋的叫嚷声,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太监拎着张满是油墨味的报纸,猛地闯了进来。

估计现在京师很少有人能想起这位穿着龙袍的大明皇帝了,从书堆里抬起头,崇祯长子,十七岁的少年皇帝朱慈烺是颇有些恼火的咆哮道:“没规矩,这是你吠叫的地方吗?”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虽然没有了当年崇祯动不动杖毙小太监发泄的权利,可皇帝就是皇帝,威严还在这里,这小太监是赶忙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可旋即,他还是压抑不住,把那份报纸给递了上去。

“不过陛下,今个真是大喜事儿啊!那个乱臣贼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今个因为他这报纸,全京师的人都堵到宫门口来了,叫着嚷着造反了!”

“哦!还有如此好事!”

再老成毕竟也是少年,背着手,朱慈烺情不自禁的转着圈子:“那毛逆倒行逆施,终于遭报应了!父皇在天之灵保佑,我大明中兴有望了!”

可就在皇帝满是兴奋的转着圈子时候,他身边,那位教导他的翰林院庶吉士郑熳却是眉头紧锁的把那份报纸拿了起来,仅仅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却是迅速变得发黑,一层皱纹瞬间爬满了他的老脸,足足几秒钟,他是沉重的摇了摇头。

“陛下,大事不妙了!”

“老师何出此言?那毛逆才刚刚为人所厌,正是上演前周时期国人暴动,百姓回迎朕,我正统皇室重新当国的时候,老师为什么说这不吉利的话?”

“出事的地儿,河南,郑城!”

听着这句话,朱慈烺的笑容,也是迅速在了脸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