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穿越公元2870年 > 403、安吉拉之死(下)

403、安吉拉之死(下)

进入新版阅读   我,安吉拉,从出生起就是Ying国的一名贵族,是克拉伦斯家族的嫡女!注定永远比普通人高上一等!

  但也意味我要付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才能不让父亲和母亲失望,才能让那些对我虎视眈眈的庶子庶女们知道,我是不可超越的!我是最优秀的!我与他们是不同的!

  所以从小我就极其努力,人人都夸我天资聪慧,天赋不凡,要是个男子或许还能继承父亲的爵位,成为下一任家族的继承者。

  可惜,我是个女子。

  但就算我是女子,我要成为家族中最优秀的那个!

  所以,我努力啊!很努力很努力……

  直到有一天,父亲带我去威特朗斯家做客,在那个复古优雅、鲜花绽放的庭院我第一次看见了他。

  他穿着一身笔挺整洁的黑色军装,戴着黑色的军帽,如一颗松柏一样伫立在凉亭中,注视着远处那片盛开的花海。

  忽然,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微微偏过头来。

  那一刻,温暖的阳光倾注在他的身上,宛若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俊美的不似凡人。

  他淡蓝色的眸子朝我一瞥,冰冷,淡漠,疏离,又透着孤傲的冷冽,可就是那不经意的惊鸿一瞥,便让我再难相忘。

  此后,我经常去威特朗斯家族,想知道那样不凡的男子究竟是何人?

  后来得知他只是威特朗斯家族一个不入流的女仆生的孩子,我明明是最看不起这样的人的,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的喜欢他,越来越的想要靠近他。

  我本以为他这样的人,得到了我的垂青,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但我错了,我试着靠近他,试着接近他,希翼他能接受自己。

  可他犹如一座不会融化的千年冰山,严谨、冷漠、少语……

  有时候,人越是难以得到,就是越是想要得到。

  我就是这样。

  但又处处碰壁。

  我不甘心。一次意外,我得知了他正在寻找一个人,一个镶嵌了暗芯片的女子……

  可暗芯片是全球的违禁芯片,以正规渠道申请镶嵌的根本没有人!

  于是,我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放弃了家族历来传承的芯片,说服了我的父亲,着手镶嵌了暗芯片。

  之后因为暗芯片的缘故,他终于注意到我了,他开始主动来找我,可我还来不及开心这样的转变,他又再次无视起了我……

  难道我不是他要找的人吗?

  我为了他放弃那么多,我怎么甘心就这样放手?

  可他一直这么不远不近的,如一座千年冰山,根本不会融化。

  直到他从空间站遗址回来,他变了,我从手下的消息渠道了解到,他竟帮一个镶嵌暗芯片的女人做了担保!

  再之后,一切都彻底变了样……

  我没有得到的,轻而易举被那个叫夏惜禾的女人得到!凭什么?!她只是一个贫民窟出来的低贱之人,为什么尊贵如他却会喜欢这样的人?!

  我真的不甘心,我想一定是那个女人迷惑了他!在全球精英大赛上,我见到了那个人,她跟我一样,镶嵌了暗芯片,我当时就想,难道他要找的就是这个女人?!

  可我那几年的付出又算什么呢?

  我想是不是我杀了那个女人,他就会回头看我,可我发现,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那一双漆黑的眼睛望着我时,我感觉自己坠入了地狱。

  那个女人就是疯子,是个暗元素失控的疯子!可他为什么要保下她?!

  我真的不懂。

  我为了参加三军盟会,付出了那么多汗水和努力,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他回心转意,可等来的却是他光明正大的宣布她是他的爱人……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灰暗了,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是她呢?

  为什么爱情就不可以先来后到呢?

  所以,在那平台上,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瑕,看到她掉下悬崖,我简直开心的想要拍手鼓掌!

  我想我大概已经被她逼疯了,疯了就疯了吧!只要她死掉,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可她竟然没有死!一切都只是她的戏弄!

  甚至连那个先生,都对她另眼相看!

  为什么?为什么!

  因洛如此,连先生也一样对她着迷!她到底有什么魔力,值得这么多男人为她垂青?!

  她明明已经有了因洛,为什么还要跟我抢先生?她既然敢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只要她死了,我才有真正的好日子过!

  可我终究还是错了!这女人竟然联合了先生欺骗我,欺骗所有人!

  原来从头到尾,被耍的团团转的人是我,连芯片都可笑的保不住……

  哈哈哈哈……

  安吉拉忽然感觉心脏处传来难耐的疼痛,她不自觉的shen吟一声,这股难以言喻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梦里的回忆逐渐散去……

  “啊……”安吉拉陡然睁开眼睛,反射性的从床上坐起,可这一坐起的动作,瞬间牵动了胸口的伤口。

  对了,她差点忘了,她的芯片没了……

  安吉拉漂亮的猫眼满是怔忡,湿润的眼睛泛着水光,一手微微颤抖的抬起,揭开自己衣领,那里缠着白色纱布,隐隐渗着血红。

  “啊——啊——”

  安吉拉忽然疯狂的大叫!她粗鲁的扯掉那缠着的纱布,看着缝合的伤口,不断的大叫。

  “哈哈哈哈……呜呜……”

  她又笑又哭,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

  “芯片……我的芯片没了,我的芯片没了?”

  没了芯片,她就是一个废人,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再二次镶嵌了,因为身体早已适应了之前的芯片,无法再容纳第二个,因此,她再没有机会翻身了……

  “夏惜禾,都是你这个贱人!我这一辈子,我的一切全都毁在了你的手里!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她爱了六年的男人,被她夺走了;她的芯片,被她夺走了;她的希翼,也被她夺走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

  “嗯啊——”她一手用力的抓向心脏处的伤口,将那缝合的线连着肉凶狠的抓开!

  那伤口连着皮带着肉,不断往下落,鲜血沾染的她全身都是!

  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疼痛无比,可她就好像没有感觉一样,甚至还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

  哐当!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粗鲁的踹开。

  安吉拉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目光死寂又带着一丝惊恐的看向来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

  来得一共有三人,为首一人身材高瘦,十分眼熟,而他身后的两人身着一身黑色战斗服,显然是为首那人的手下。

  安吉拉在接待来宾的时候,见过这个人,那些人称呼他为心夜,是埃维尔星贩卖军火的大佬!

  “心夜,你来做什么?”安吉拉抬着头质问道。

  “我来做什么?当然是来送你一程了。”心夜冷冷一笑,看着安吉拉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你要杀我?哈哈哈哈……反正我的芯片已经没了,我的前途也彻底被夏惜禾那个贱人毁掉了,死?我还会怕死吗?来啊!杀了我,杀了我啊!”

  心夜瞥了一眼身后的一个手下,给了他一个眼神,那手下顿时会意,快步上前,来到安吉拉的身前。

  安吉拉咯咯笑着看着他,笑得花枝乱颤,又疯疯癫癫。

  疯子。那手下心底暗暗嘟囔了一句,然后从空间戒指从取出一个针管。

  那针管一出现,安吉拉癫笑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她盯了针管一会,突然失声大叫!

  “啊!啊——不要!走开!啊——”

  她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一把推开靠近的那人,整个人瞬间缩进了床的里头。

  “贱人,你休想取我芯片!休想!休想——”

  安吉拉失控的尖叫,疯狂的挥舞着双臂。

  “大人?”那手下看向心夜。

  “你过去帮他。”心夜瞥向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立即领命过去,直接使用异能制住了安吉拉。

  这才将那针管里的液体推进了安吉拉的血管里。

  做完这些,那两人才退回心夜的身后。

  “啊——啊!不要!不要取我的芯片……啊!”那两人离开她身边之后,安吉拉依旧疯狂的大叫着!

  整个床上因为她癫狂的行为,沾满了殷红的鲜血,看得狼狈不堪又有些恶心。

  “放心吧,短时间内你还不会死,这液体会慢慢渗透你的五脏六腑,让你身体所有的器官步入自然的衰败,最关键的是,就算是再先进的科技,也发现不了这液体的存在,只会认定你是因为器官衰竭而死。”心夜也不管现在的安吉拉能不能听懂,自顾自的说道。

  “不要取我芯片,不要取我芯片……”安吉拉一直瑟缩在里面,不住的喃喃自语。

  “呵,谁让你得罪了息肆大人呢!”心夜冷笑着落下一句,便转身离去。

  嘭——

  房门被用力的关上,整个房间又变回了之前的安静……

  不停喃喃自语的安吉拉无神的目光,慢慢变得清醒起来。

  “呵呵……”她沙哑的声音干笑两声,眼角落下一滴悲凉的眼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