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阴间商人 > 第两千零七四章 高胜寒是坏人?

第两千零七四章 高胜寒是坏人?

进入新版阅读   中午十分,那老头儿硬拽着领头的骆驼停了下来,躲在一片大沙丘后边给骆驼们分发了些草料和饮水,随后又拿出新疆特产大石馕递给我道:“戈壁嘛,就这样,中午热热的,走不了。吃饱喝好睡一觉,晚上好走路!”

  虽然看起来,这老头儿眼里除了钱之外,好像也不坏,更不可能在食物里下毒,但是我却不能不防着点儿死神的门徒们。

  虽然这帮家伙都是杀手,可历来说话算话,很有原则性,既然堂堂正正的的给我下了死亡通牒,说要在这天杀掉我,那就肯定是这一天!

  不过我却不能不防备他们提前下了些什么手脚,比如在食物和饮水里放了点什么东西,让我四肢无力使不出什么力气来,到时候的我就变成了一块摆在案板上的肥肉,任他宰割了!

  于是,我并没有接这老头递过来的馕饼和水囊,而是跑到骆驼旁边,抓起豆饼和糠料吃了起来。

  那老头儿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道:“还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口子都这样。”

  “什么?”我正趴在皮囊上和骆驼抢水喝,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抬头问道:“你是说她也吃的是骆驼草料。”

  “对嘛,两个都一样的。”老头儿说完又咬了一口干囊。

  我擦了一把嘴巴上的糠料,走到他近前问道:“你不是说不知道去哪吗?既然没一起走过,怎么就看见她吃草料了。”

  “她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喂骆驼,她就抓了一把尝尝……”老头儿说了一半又停住,眼睛望向了我的手表。

  我把手表摘了下来,在他面前晃了晃道:“这手表值三个问题吧?”

  “好的嘛!”那老头儿立即两眼放光,使劲点了点头。

  “她身上带着什么东西?”

  “背着一个大袋子,鼓鼓的长长的!”那老头儿叼着馕饼,伸着两手比划道。

  “她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离开的?”

  “骑摩托嘛,扔给了我儿子,在阿布提那里买了三头骆驼,一头在这儿,一头她骑着,还跟着一头小的嘛!”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领头的骆驼非要没命似的追赶,原来是带走了小骆驼,看来小骆驼的位置就是最终目的地!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

  老头儿一把抢过手表道:“三天前,她让我今天在这儿等你。”

  三天前,早在三天之前,这家伙就已经做好了全盘打算?

  可是,他这么神神秘秘的一路把我引到这里来,到底搞的什么鬼?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为什么留在信封上的邮编竟然和高胜寒告诉我的密码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高胜寒也是十二门徒之一。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猛地吓了我一跳!

  他如果真是死神门徒的话,别说身手,光是以他这么特殊的身份做掩护,就永远不会有人查的到。

  对啊!

  怪不得那么多国家的顶级刑警都对死神事儿门徒素手无策,接连犯下这么多的大案子却一直连他们的真实身份都没查到!。

  也不用这些人各个都像高胜寒一样身居利害部门的重要位置,只要有他一个,那就谁都查不到。

  为什么在山西小县城里发生的一起案子,立即就把他吸引过来了?

  就算警方看破了他们伪造的现场,就算涉及外国人和军火毒品,最多报到省公安厅也就差不多了,为什么会惊动了公安部?而且还派了个警衔这么高的人来调查?

  他既然发现了我留在徐家羊汤店里的痕迹,也推断出我肯定和这个事件有关,而且还专门问过我喜欢用什么方式杀人,这又是什么意思?

  他当着我的面,提起过韩老六,这又是什么意思?

  假扮成出租车司机,特意给我送来了极为珍贵的特行证。

  如果他真是死神门徒,从而一路把我引到戈壁滩上干掉我,从上到下,绝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的。

  一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这时,那老头儿已经吃饱喝足了,两只胳膊紧抱着装有手表和钞票的胸口斜靠在骆驼身上呼呼睡着了。

  可我却有些辗转反侧起来,高胜寒到底和十二门徒有没有关系?这一切是不是他做的局?

  躲过了闷热的中午之后,那个极为贪钱的老头儿又吆喝着骆驼继续上路了。

  这老头儿倒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不是高声喝唱着维族民歌,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闲话。不过,他就是不聊正事,一旦我拐着弯的想要再打听点什么,他就两手一摊道:“你没钱了嘛。”

  本来,我想着快点走,说不定还能在他到达目的地之前就追上他。

  可这老头儿说什么也不干,说他自己家的这几头骆驼太老了,这么追下去非得活活累死不可。

  我提出来让我单独骑着那头骆驼去追,回头用再十倍的价钱补给他。

  他还是摇头摊出两手道:“你没钱了嘛!”

  好几个瞬间,我真想直接动粗,把这老家伙制住,或者运用符咒,操纵他的神识。

  可接下来发生的两件事,却一下就让我对这老头刮目相看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遇到了一群饿狼,大概有七八头,一个个瞪着绿油油的眼睛不停嚎叫着,骆驼吓的惊叫不止,腿脚有些发软。要是狼群冲上来,可就不堪设想了。

  老头儿从背囊里摸出个小斧子,跳了下去让我先走。

  十几分钟后,狼群的嚎叫声就在黑夜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后,那老头儿扛着几张狼皮一溜小跑儿追了上来,一边擦着汗一边笑呵呵说道:“不错的嘛,又能换一头骆驼了!”

  十几分钟之内,斗杀了七八头饿狼,而且还手脚麻利的剥了皮,又能一溜飞奔追上继续前行的驼队!

  这无论力量,速度,还是战斗技巧可都是绝顶高手的水平。

  即便让我来完成,也不太容易!

  看来,就算我想动粗,也未必占到什么便宜。

  另一件事,是途径一片小绿洲的时候,数量不多的沙柳树下横躺着几具早已干瘪的残尸,不大的水塘里还漂浮着几个被割了脑袋的新尸体,整个水塘都被染的通红一片。离着老远,就能感觉到一股极为浓重的阴气,连骆驼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宁死也不肯靠近。

  可这老头儿却大叫着:“发财了嘛,发财了嘛!”笑嘻嘻的跑了过去。

  愣是从死尸的身上搜刮出了不少血淋淋的手表项链钱包之类的东西,喜不自胜的装进了口袋。

  就在他奔往水塘附近的时候,那些围绕在四周的阴魂竟然吓的四散逃离!连外边火辣辣的太阳也不管不顾了,好似这家伙比鬼魂最怕的阳光都要凶恶的多。

  这么强大充足的阳气,就算我动用符咒也不会起到丝毫作用!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是动了杀念的话,根本就拿这老头儿无可奈何。

  “老人家,你可够生猛的啊!年轻的时候是干嘛啊?”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赶驼队嘛!土匪,恶鬼,见得多了。”老头儿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你积攒了这么多钱,想要干嘛?”

  “儿子娶媳妇,快点生娃跟我赶驼队嘛。”他摊了摊手,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连三天,我就和这个奇怪无比却又彪悍非常的老头子行进在茫茫戈壁滩上。

  今天正是阴历7月22号,死亡通牒的最后一天!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