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 第1381章 1380.墨榕天VS孟茴(42)

第1381章 1380.墨榕天VS孟茴(42)

进入新版阅读   “你还有什么事?”

  孟茴不想理他,眼睛往里头瞧了瞧,道:“我不想跟你说话,小白说了,你这个人说的话不能信,我找天心,她人呢?”

  “天心在沐浴,你少来打扰她。”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道:“你刚才说什么?墨榕天说本王的话不能信?本王说什么了?”

  “就是你上次说小白其实不想娶我,他就是跟我开玩笑的。”

  孟茴梗了梗脖子,理直气壮道,“他说了,他从来不开这种玩笑。”

  言绝:“……”

  好么,你这么信你家小白,还三更半夜跑来本王这里做什么?

  言绝一点都不想跟孟茴说话,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之后,直接砰的一声,将窗户给关了。

  “喂!喂!王爷,把窗户开开,王爷!”

  柳天心从浴池里出来,便看到言绝已经从窗前走回来了,往窗户那边看了一眼,笑道:“孟茴又来了?这一次她又来说什么?”

  “不就是她跟墨榕天之间那点破事。”

  言绝一脸的嫌弃,伸手揽住柳天心的肩膀往床边走去,“墨榕天那小子,竟然说本王的话不可信,孟茴那缺心眼的竟然还信他。”柳天心听着言绝语气中那小小的抱怨,没好气地笑出声来,“不信他难道信你?我警告你,这两人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可别又去捣乱,明知道孟茴的脑子不会拐弯,你还

  说那些话挑拨离间!”

  面对自家宝贝王妃,身为老婆奴的聿亲王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言听计从了!

  “放心吧,这一次我绝不插手,反正想娶孟茴,他要过的最大的难关可不是我这里。”

  言绝挑了挑眉,眉眼之间透着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柳天心看着自家王爷相公这副模样,嘴角微微抽了两下,心里默默地有些同情起墨榕天来了。

  果然,半个月后,守在边关的郑大将军突然回朝,这让一些不明白其中缘由的大臣们心里纷纷开始忍不住猜测起来。上一次他大张旗鼓地带了十万大军来京,是因为跟皇上合谋对付卫王,但这一次,他只身一人回京,什么兵都没带,身为边关守将,即使是一人回来,也会让京中的人内

  心十分敏感。

  镇国将军府——

  “爹,您怎么回来了?”

  孟茴看到突然出现在厅中,虽然风尘仆仆却依然不改身上那股子温润如玉气质的中年男子,心里直觉感到一丝不妙。

  “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都已经打算跟臭男人私定终身了!”

  明明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配上这内劲十足的声音,瞬间带上了一股来势汹汹的气势。

  孟茴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双耳,又不服气地开口道:“小白又不是臭男人!”

  肯定是老张头给老郑写信了,不然老郑怎么会知道京中发生的事。

  郑卿封是谁?那可是孟茴在襁褓中是就认下了这个女儿的人,孟茴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鼻尖发出一声冷哼,道:“老张要是不修书给我,你是打算等孩子上街打酱油了才让我知道吗?”

  声如洪钟的怒吼,让孟茴禁不住蹙了一下眉,跟着,又狗腿般地蹭到郑卿封面前,嘿嘿笑了两声,道:“爹,女儿怎么会不告诉您呢,女儿不是觉得这还没到时候嘛。”

  “没到时候?”

  郑卿封给了孟茴一个冷冰冰的眼神,道:“那臭小子是打算等吃干抹净了再娶你?”

  孟茴:“……”

  老郑这夫人都还没娶呢,怎么那方面就这么懂了。

  最后,郑卿封留下一句“我不会让那臭小子这么轻易就娶到你”就甩袖离去了。

  御书房——

  言朔又一次头疼了。

  早在知道郑卿封要回京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要头疼了。

  看着面前明明一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模样的中年大叔,瞪大了双眼,一副准备耍赖的样子,他就头疼。

  “叔父……”

  “皇上,我不管,你赶紧把姓墨的那小子送到边关去,最好……最好让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这么一个大老爷们,说“我不管”时那傲娇的样子,让言朔的太阳穴忍不住跳了跳。

  “朕要是把墨榕天派到边关去了,孟茴会来把朕的御书房给掀了。”

  闻言,郑卿封不以为然地瘪瘪嘴,死丫头要是真来掀了御书房, 他出钱修就是了,反正他有的是钱。

  就在郑卿封在心里这般嘀咕的时候,只听言朔道:“话说回来,朕倒是觉得孟茴跟榕天挺相配,再说,这世上,能忍得了孟茴这性子的男人可真不多了。”

  一声冷哼从郑卿封口中传出,“茴儿若是真嫁不出去了,我老郑养她一辈子,还能委屈了我女儿不成。”

  “那你百年之后呢?忍心看孟茴孤孤单单一个人吗?”

  这一下,郑卿封沉默了,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反……反正臣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

  他都还没回京呢,都还没经过他同意呢,就敢对他的宝贝女儿搂搂抱抱,哼!

  “那你说说,他哪里不好了?”

  言朔挑眉问道。

  郑卿封开口就要数落,可一开口,竟不知如何说起了。

  论相貌,论人品,论谋略,论地位,那小子还真是没得挑了,更重要的是,他家茴儿跟他比起来,尤其是脑子,中间起码隔了好几个言渊。

  但他是不会承认茴儿的脑子是配不上墨榕天的。

  半晌过后,他才勉强地开口道:“他是前朝太子,身份太敏感。”

  言朔轻笑出声,“朕都不介意,叔父介意什么?”

  郑卿封:“……”

  “他……他还刺杀过皇上,臣对皇上忠心耿耿,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伤害皇上您的人。”

  这话说得……就大义凛然了,郑卿封在心里自豪地挺了挺胸膛。

  却听言朔又重复了刚才那话,“朕都不介意,叔父介意什么?”

  郑卿封:“……”

  “总之,臣……臣就是不想让茴儿嫁给那小子!”郑卿封这人一向不善于跟人讲打道理,面前的人若是当初的庞太师,他早动手打他了,可偏偏人家是皇上,他还不能随便打,可扯嘴皮子,他也扯不过他,干脆……就撒泼耍赖好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