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第1213章 有人被杀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一字一字的说道:“真相?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南烟的心一下子沉入了冰潭当中。

  她蓦地打了个寒颤,但立即说道:“公子,我知道有很多人误会,有很多人说是他,但,我知道不是他做的。公子,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样!”

  “……”

  简若丞看着她。

  那双眼睛里闪烁的目光,几乎可以说是森冷彻骨。

  “是吗?”

  “不是他,真的不是他。他向我承认,的确派了人去简家,但那个时候,他只是受别人的蒙蔽,以为我和你——,以为大家之间的关系不清白,他只是想要去查问真相。”

  “……”

  “结果没想到,等他的人到了简家,惨剧已经发生了。”

  “……”

  “公子,真的不是他,若真的是他,他不可能否认,他不是那样的人!”

  “他不是那样的人……?”

  简若丞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目光冷冷的看着南烟:“你,还是相信他的。”

  南烟急切的说道:“难道,你不相信他吗?”

  “……”

  “公子待在他的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你应该明白他的性格,宁折不弯,若是他做的,他大可以承认,不会对我撒谎的。”

  “……”

  简若丞沉默的看着她,过了许久,说道:“那,真相是什么?”

  “这——”

  南烟愣了一下,刚要说自己还没能查清,他已经接着说道:“真相就是你们对天下人所公布的,宁王动的手吗?”

  “……”

  “你们可以骗天下人,但你们骗得了我?”

  “……”

  “你说他宁折不弯,他却在这件事上选择了掩盖真相,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还不明白吗?!”

  简若丞两眼通红的盯着她,说话的时候,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是他恨到极致的表现。

  他一字一字的说道:“宁王那个时候根本还没有进入北平,也不可能进入北平,他怎么可能派人到北平杀害我的父亲,我的哥嫂,我的侄儿……我的一家人!?”

  看着他愤怒又沉痛的表情,南烟的心一下子坠入了深渊。

  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当初采用这个办法,鹤衣就说得很清楚,她和祝烽也很明白,有利有弊,利弊相当,而最大的害处,就是将这个谎言当做事实公布出来,会让简若丞认定,事情是祝烽做的,他为自己,找了个替罪羔羊。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别无选择。

  南烟的眼中闪烁着泪光,愧疚的说道:“二公子,这件事,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

  简若丞看着她:“你,也参与其中?”

  南烟低着头,愧疚的道:“那个时候为了大局,我,我没有办法。”

  “……”

  “二公子,你要怪,就怪我吧。若不是因为我,秦若澜也不会在皇上面前进那些谗言;若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怀疑大家的关系,派人去简家,让人有机可乘;而我,我更选择了隐瞒真相,用宁王的事来掩盖了真相。是我对不起你!”

  “……”

  “可是,我会弥补这一切,皇上也向我保证,他会查清真相,还简家一个公道!”

  “……”

  “二公子,你相信我!”

  “……”

  简若丞没有说话。

  他只是静静的,冷冷的看着南烟,眼中似有许多复杂的情绪,但在这一刻,已经全都看不清了,那双原本澄清的,温柔的眼睛,此刻深幽得像是无底的寒潭。

  马车还在不断的向前行驶,车轮磕碰在地上发出的单调的夺夺声,像是此刻唯一能持续下去的东西。

  而他们之间,有一些,已经断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平静的说道:“这,就是你相信的‘真相’?”

  “……公子。”

  “你相信他。”

  “……”

  “可——我——不!”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睛慢慢的变红,变得通红,虽然人还是那个人,但周身散发的气息,却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复仇的修罗。

  只一眼,就能将目光所及的一切,都毁灭!

  “公子!”

  南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简若丞,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只是觉得很难过。

  她分明知道简家的人都是无辜的,也能理解简若丞这些日子经历的煎熬和苦难,可是,却不能和他站在一起。

  说完那句话之后,简若丞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愤怒,脸上的仇恨,在一瞬间都烟消云散,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只剩下彻骨的冰冷。

  他淡淡的说道:“好了,我今天来并不是要跟你争执什么,我只是想,想要来——再见你一面。”

  “……”

  “现在,我该回去了。”

  他对着外面的车夫说了一句话,车夫立即将马车停了下来。

  南烟知道,他是在送客了。

  但她却不忍离开,看着简若丞故作冰冷,可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却不断的颤抖,昭示着此刻他的性情也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冷漠,南烟轻声说道:“公子,难道事情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你想要做什么呢?”

  “……”

  简若丞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人急匆匆的骑着马跑过来,正好在他们旁边停下了。

  “夫子!”

  一听到这声音,简若丞眉心一蹙,睁开眼睛,撩开了帘子。

  “什么事?”

  南烟转头一看,外面是十八九岁一个年轻人,穿着灰白相间的长衫,头戴方巾,容貌清俊,但非常的焦急,他翻身下马,上前来对着简若丞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夫子,书院出事了。”

  “出事了?什么事?”

  “有人被杀了!”

  “什么?!”

  简若丞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

  而南烟的心也提了起来。

  书院?就是他们的书院,这些人都叫他夫子。

  那个书院里,有人被杀?

  祝成轩和黎不伤,不是要去那个书院探查的吗?

  她吓得白了脸,急忙说道:“谁被杀了?”

  听到她的话,简若丞看了她一眼,也问那个学生,那学生道:“是甲班的钱修文。”

  “他,被谁杀了?”

  “两个人。还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只听见其中一个叫另一个——黎大哥。”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html/book/46/4626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