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权臣闲妻 > 番外48:浮云归(四十八)

番外48:浮云归(四十八)

进入新版阅读   转眼间会试便过去了,不过京城赶考的读书人们却大都还没有离开。虽然会试的成绩已经出了,但即便是落榜了的人也大都会留下来等着看看殿试的成绩。除非是那种已经考崩溃了,完全放弃了科举的人。

  京城的百姓们对于每三年就有一次有人一步登天有人痛哭流涕的会试早已经习惯了。也已经淡定了,虽然每次围观状元游街的人依然还是很多,但这是基于京城百姓们爱好八卦的天性使然而不是状元榜眼探花真有么多稀奇。身为天子脚下的臣民,谁一辈子还没见过几个状元啊。

  不过今年,京城的百姓们对尚未产生的状元谈话们给与的关注度创下了历史新低。对此,谢安澜颇有几分愧疚。

  今年春天,京城的大事太多了,比起几十年难得一见的睿王大婚,比起前无古人的女子书院开学,比起胤安公主选驸马。每三年就能出一个的状元,好像确实没什么稀罕的。

  谢安澜讲书院的位置选在了京城外不远,距离临风书院不到十里地的一座山上。这座山下连着一个庄子,是安德郡主送给谢安澜的礼物。到手之后谢安澜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用来建立书院。一来这里距离京城很近,做什么都方便,更不会有安全问题。第二这地方风景秀美,只要略加修整就是女子求学的好地方。

  学院开学的日子定在了三月初二,三月初一往日里宁静的地方就已经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了。安德郡主实在事不放心儿媳妇,又确实好奇谢安澜筹划了一两年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便也跟着来了。刚到山下,安德郡主也是看的一惊。这庄子连着山都是她送的,她原本也是来过的自然知道这地方原本长什么模样。但是现在却出了地形有些像却几乎都已经看不出来原本庄子的影子了。

  谢安澜将整个庄子都用高墙围了起来,一进去里面却仿佛是一个私家园林。小桥流水,假山花木,虽然如今天气还有些冷,但是园子里却已经是一派春意盎然了。谢安澜跟在安德郡主身边,一边走一边跟安德郡主讲解各处的布置。

  “这地方倒是不错,若不是书院都都想在这里住下了。”安德郡主笑道。

  谢安澜笑道:“母亲喜欢自然是可以的,正好可以请母亲来讲讲课什么的。那边…有专门为从各地请来的先生准备的住处。”既然是女子书院,能住在里面的自然都是女子,至于谢安澜找的那些特聘的临时先生,如柳浮云苏梦寒等人,都是当天授课,下课就走人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虽然谢安澜想改变一些什么,但是现如今这个情况若是不顾及姑娘们的清誉,只怕还真的没多少人敢送姑娘来读书。

  安德郡主想了想,叹气道:“我还是等你将孩子生下来再说吧。”孩子生下来,只怕又要照顾孙子了。安德郡主心中暗暗盘算着,比起别的自然还是孙儿孙女更重要一些了。

  谢安澜也不由一笑,扶着安德郡主继续往前走,“那边几处院落,就是学生的寝舍。都是双人间,入学不能带丫头下人。书院每个房间配备一个专门照顾的嬷嬷。”

  安德郡主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山腰上,不解地道:“那里就是学堂?为何要将学堂设在半山腰上?”虽然并不高吧,但是安德郡主估摸着儿媳妇也不会给学生专门准备软轿或者马车什么的。走上去对那些娇养在闺中的大家闺秀们来说,还是挺辛苦的。

  谢安澜道:“母亲,你不觉得咱们东陵的姑娘身体都太弱了么?特别是权贵之家的姑娘。说得难听一点,真要有个什么事儿,头一批死的就是她们。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喜欢莫罗的姑娘。”

  安德郡主道:“我说呢,跟你关系好的像无情,朱颜还有沁水郡主…就连阿绫那小丫头都是将门出身,感情你是嫌弃人家姑娘身体不好呢。”

  谢安澜有些不好意思,她还真没有那个意思。不过…好像说人会不自觉地给自己挑选同伴来着。谢安澜自觉自己是个粗人,真的跟那些才华横溢的大家闺秀交往,容易露怯啊。

  “咳咳,不管怎么说,就算不用锻炼,不用习武。她们每天总要走路吧?从山下走上去,再走下来,也该差不多了。”谢安澜笑道。

  安德郡主道:“我只怕人家姑娘要在心里骂你。”

  “不满意她们可以当面骂,心里骂我干什么,又不能让我多掉根头发。”

  “澜澜!”苏琼玉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两人转身就看到苏琼玉正抱着一大堆东西快步走了过来。跟在她身后的是朱颜,高绫儿,骆念幽等人,每个人手中都不得闲。走进来,苏琼玉方才向安德郡主见礼,“见过郡主。”

  安德郡主含笑示意她们不必多礼,好奇的问道:“沁水郡主这是在做什么呢?”

  苏琼玉道:“明天不是就要开学了么,我在帮忙布置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谢安澜笑道:“辛苦你们了,怎么样?”

  朱颜道:“差不多了,沁水郡主拉着大家说要先将学堂布置好。诺,书本,笔墨,都在这儿了。”

  谢安澜哭笑不得,“这些东西也不用你们亲自搬上去啊。”

  苏琼玉不以为然,“大件都有人搬走了,大家就拿点杂物。你请的那几位可真大牌,一人甩了一张书单,这几天本郡主带着人跑遍了全京城才把书找齐。”谢安澜笑道:“辛苦你了,不过…他们本来就都是大牌啊。”为了扩大女子书院的印象力,谢安澜请的无论男女都是名声显赫的人物。这样的人肯来替你教一群黄毛丫头你就该偷笑了,还指望人家别的什么?

  为了请这些先生,谢安澜砸了不少银子。她敢打赌,临风书院和国子监的老师俸银都没有她开的高。

  一行人上山去的时候,学堂果然也已经打点妥当了。苏琼玉平时虽然是个傻白甜,但毕竟是受过正规王室教育的。真的办起事来还是雷厉风行,弄得十分妥帖。几位驻院的先生已经在舒园里等着谢安澜过去议事了。谢安澜便对安德郡主等人说了声失陪,往学堂旁边专门修建的先生们休息办公的小楼走去了。

  看着谢安澜离开,高绫儿很是羡慕地道:“可惜我年纪大了,不然我也想来上学啊。”

  朱颜拍拍她的脑袋笑道:“你虽然上不了学,但是还是可以来玩玩的。”

  高绫儿展颜笑道:“我当时忘了,嫂子和骆姐姐以后也是要来讲学的。我还怕进不来么?”

  骆念幽笑道:“还是你嫂子吧,我也只是将一些养生之道罢了。”

  “那也很利害。”

  安德郡主也有些感叹,道:“也不知这些进学的姑娘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朱颜道:“肯定比大家要精彩。”

  “嗯!”高绫儿点头道,“幸好我虽然进不了学院,但还是可以看看她们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第二天一早,书院大门外便车马不绝,人声鼎沸。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进去的,能进入书院的除了即将入学的学生和家人,朝中文武百官,书院请来的各位大儒。还有所有今年上榜的进士以及有人数限制的一千名普通百姓。其余人等都只能在外面围观,而过了今天之后,就只有书院的先生仆从和学生可以进出了。即便是学生的家人,再想要进入也需要得到书院先生的许可。

  昨天还光秃秃的书院大门口今天已经挂上了匾额,谢安澜并没有搞什么隆重的仪式。所以人们一大早到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门上高挂的匾额。匾额上书四个字——安澜书院,下面的落款却是东方明烈。

  原本谢安澜已经打算请东临先生取一个名字了,没想到师父大人大笔一挥就直接写成了这样。谢安澜顿时无语,毕竟用自己的名字什么的还是有点羞耻的。但是师父大人表示:你都敢开女子书院了,害怕什么扬名天下?这书院若是办成了,你就跟着流芳千古。若是办砸了,你就跟着遗臭万年,多好,反正都是你弄出来,总不能把锅甩给别人吧?

  “……”这师父绝对不是真的!

  书院门外平坦的大道两边围满了人。人们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看着一辆辆马车停在了门口,从里面进来的无一不是名声显赫的大人物。平时想要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大人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有许多面带兴奋忐忑之色的小姑娘,这些小姑娘都是尚未及笄的年纪,最小的有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三四岁。身边都跟着家人和丫头仆从。不过她们大约还不知道,这些很快都会离她们而去了。

  虽然书院是谢安澜筹办的,但事实上谢安澜并不是今天的主角。谢安澜请了京城里最负有盛名的女先生做书院的山长。这位女先生也是出身名门,只是身世坎坷中年寡居,若是放在三十年前,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才女。最重要的是,这位女先生在史籍研究方面堪称大家,而且性格温和开明,并不因为身世而偏激孤傲。这才是谢安澜请她出山的最重要原因。

  另外几位先生也同样都是谢安澜这几年从各地收罗的人才,虽然不是全才却无一不是在某一方面拥有者超人一等的能力的。再加上几位声名显赫定期回来讲学的先生。让许多没有送女儿孙女来的人家也暗暗悔恨起来。要知道,这么多的先生,别说是普通的权贵之家,帝王家的公主也没有那个资格和能力全部请来教学。再看看那一个个鲜活伶俐的小姑娘,难道真的要自家的姑娘以后长大了不如人?

  许多人都开始动摇起来。

  书院开学原本没什么复杂的仪式,但是这不仅是书院开学,还是整个书院第一天开院,所以才格外热闹的。学堂前方大片平坦的广场上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前来观礼的一众贵宾都在广场四周落座,普通的学生家人,进士和百姓们就只能站着了。看着吉时已到,山长和几位先生带着早已经换上了同意的衣衫的学生们走了上来。然后便是祭天,祈祷,先生带着学生念了书院的训诫。

  谢安澜坐在陆离身边,两人的下手方坐着的便是东临先生和骆念幽。东临先生抚着胡须笑道:“王妃这弄得倒是有些意思。”

  谢安澜无奈笑道:“我也不知这些该如何做,不过是照着寻常书院开院略有增减罢了。”她倒是有很多有趣的策划,就怕吓着这些老先生们。

  “不错不错。”东临先生笑道,“老朽倒是有些好奇,这些孩子将来会如何了。”

  谢安澜抿唇道:“我希翼她们能学到对她们将来有利的东西便好了。”至于将来宫斗宅斗是不是会更利害,女人是不是会变得不温驯什么的,就不是她能管的事情了。因为害怕就把女人养成小白兔的男人也成不了虎狼。

  东临先生道:“王妃有这样的心便是好的。”东临先生虽然不确定谢安澜这样做到底能有多少成就,但是谢安澜没有利用睿王妃的身份和权势一开始就大肆推广东临先生还是认可的。如今入学的这批学生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的。说得难听一点,即便是失败了,这些人也能承受得起代价。若是直接让寻常百姓家的姑娘入学,若是失败了,就当真是要毁了姑娘的一生了。

  “对了,老朽还有一事想要跟王妃说说。”东临先生突然想起一事道。

  谢安澜点头,“东临先生尽管说便是。”

  东临先生看看前方摇头道:“还是晚点吧,快要结束了。”

  果然,广场中央的礼官高声宣布,“礼成!”

  一时间,礼乐齐鸣。

  入学典礼过后,闲杂人等就慢慢开始退出书院了。但是书院里的人们却才是真正的开始忙碌了。一群小小年纪的小姑娘,从小娇生惯养初来乍到,要安置住处,要安排如何分班,以后每天的作息等等。谢安澜早已经意料到了之后必然是一番兵荒马乱。干脆跟陆离说了一声,这两天暂住在书院不回家了。

  陆离虽然担心,却也无可奈何。书院不能让男子留宿,只得托了安德郡主照顾谢安澜,自己孤零零地抱着阿狸回府了。不想阿狸半路上跟柳浮云带着的两个男娃跑了,睿王殿下越发心塞,愤愤然而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