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779 十三小时2(求订阅)

779 十三小时2(求订阅)

手机阅读

“难道就是教人怎么锻炼然后提高身体强度的方法?”

“正是。”

“那实在太好了!”季秘书长有点激动。说真的,到了他这种高位的人,一般一年到头都难得激动一回。

唯一可惜的是,杨棠没告诉他,锻炼之法就是漫画里海军训人那一套,现实中有没有士兵能撑下来还两说呢!更何况,就算过了身体关,能不能练成海军六式又是个问号,毕竟在漫画里海军之中也不是个顶个都会六式。

“不对,你小子嘴角微翘,这是在坏笑吧?”季秘书长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就炉火纯青,随意一眼之下便发现杨棠表情有些阴险。

杨棠当然不会承认:“我哪有笑了…”

季秘书长脸顿时沉了下来:“我警告你啊,你可不能拿假秘笈糊弄事儿,否则你会领略到国家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杨棠闻言也一下冷了脸:“你要这么说的话,那咱们不如不交易了。”说着,他随手推开车门,“请下车!”

季秘书长顿时急了,回手拉上车门,腆着脸道:“哎~~别呀,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别往心里去!”

“我不会往心里去的,但我丑话得说在前头,秘笈就跟义务教育的课本差不多,同样的教材教学生,有的考试就能得一百分,而有的就不及格,所以你们千万别指望个个都考满分。”

季秘书长一听,脸色真的变得有点难看起来:“那总不能一个满分都没有吧?”

“很有可能啊!”杨棠一脸认真地点头。

“那大家买秘笈干嘛?”

“你们可以不买嘛,我又没非让你们买。”杨棠撇嘴道。

“呃……”

话说到这个份上,季秘书长有点抓瞎了。不过到底是老狐狸,他眼珠一转,很快就有了对策:“要不然这样,大家把筹码提高一倍,甚至于保护你父母的人手,也可以多加一倍,不过你秘笈卖大家,得附加几个名额?”

“名额?什么名额?”杨棠挑眉道。

“很简单,上面怎也不可能买本无人能练成的秘笈吧?所以你需要证明一下……就是带上几个人,教导他们按秘笈修炼,只要其中有五个人修成,咱们就成交!”

“五个人?你想得倒是挺美的。”杨棠说完这句,竟闭目养神起来,连看都懒得再看季秘书长一眼。

看到杨棠的反应,季秘书长眼前一亮,继续努力游说道:“那要不四个也行?”见杨棠仍没反应,他主动减价道,“三个?”

杨棠依旧没有睁眼。

“两个,不能再少了!”季秘书长咬着后槽牙道,“要是一个的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了呀!”话落,车厢里静了下来。

又是几秒钟过去。

这几秒对于车外的人是一晃而过,对季秘书长来说,却是度秒如年。

好在这个时候,已然透过念力查询过掌机兑换列表的杨棠总算睁开了眼:“行吧,就按你说的,两个,价格在大家之前谈妥的基础上翻一倍,另外……我需要一大批药材!”

“药材?你要药材干什么?”

“当然是培养你口中的那两个名额啰,所以药费我是不会掏一个子儿的。”

季秘书长闻言眼睛陡然瞪得贼大:“敢情这月步秘笈还需要药材配合修炼啊?”

杨棠摇手指道:“修炼月步不用药材,提高身体强度才要用到药材。”他刚才闭目养神的时候查了,六倍肌体强度就可以修成【剃】,九倍就能修成【月步】。

注意,这里的“肌体强度”只是六维(详见692)的其中一维,剩下的像智力、精神力这些,修炼【月步】的时候根本用不着,剩下的三维例如细胞活力都是辅助属性,自然越强越好,但达不到肌体强度的水准最多也就影响施展【月步】的持续时间而已。

“你有提高身体强度的药物配方?”季秘书长的声音差点变得跟宦官一样。

杨棠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跟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不卖!”

“可、可是……”季秘书长的脸黑了。他想说,万一你被绑架了,又或者你爸妈被绑架了,用来逼出配方呢?

杨棠冷笑道:“老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有可是。”

事实上,杨爸杨妈有了木阳易兰等人保护,加上杨棠已兑换出【任意门】,可以说,哪怕去米国旅游,也没人绑得了杨爸杨妈。至于杨棠在交易月步秘笈的谈判中提出让警卫局的专职人员保护父母,完全是基于在大中华范围内,警卫局这块牌子好使罢了。

“好吧…”季秘书长见杨棠不肯松口卖配方,只得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只能把你的话传上去,但具体名额到底是不是两个,我说了也不算。”

“哈!”杨棠冷笑一声,接过话茬道:“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刚才说好两个就两个,你们想讨价还价的话,就不交易了。”

“哎~~这做买卖讲究的不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嘛!”季秘书长不服道。

“但有一种情况不是这样……”

“什么情况?”

“垄断!”

******

去医院看望了一下已无生命危险的马志鹏后,杨棠直接回了绿野别苑的家,正打算泡个澡,没曾想HUAWEI国的电话打了过来。

“货(华氏孙)已经出来了,送到哪儿?”

杨棠闻言一怔,随口调侃道:“唷,华总,你手下的人动作挺快嘛!”

“不是杨老弟,我跟你说正经的。”HUAWEI国有点急眼了。

“放心吧,只要你的人不出纰漏,我这边就没问题。”杨棠说完这句,话锋一转,“货的位置呢?距离LA多远?”

“快到LA了,目前在棕榈谷附近。”HUAWEI国回道。

“棕榈谷?正好,我记得那里有个军民两用的小型机场,让你的人把货送到机场附近,然后打这个电话。”说着,杨棠念了个红后的临时联络码给HUAWEI国,“号码记住了吗?等货到了机场周边,就让你的人定位经纬度坐标,然后联系刚才的号码,把坐标交代清楚,自然会有我的人接应。”

HUAWEI国听完这番话,只觉得很儿戏,又不好直接挑毛病,只能委婉道:“棕榈谷的确有个小型机场,但仅供支线小型机起降,根本没……”

“总之你照我的话做,其它的不必担心。”杨棠不耐烦道,“哦对了,你可以跟我约定一个联络口令,比如天王盖地虎之类的,到时候我的人在棕榈谷接货也好有个凭证。”

“啊?好吧,让我想想……”

等HUAWEI国交代妥了接头口令,杨棠便挂了电话。

隔了一个钟头,杨棠泡完澡出来,刚调动内息蒸干头发,HUAWEI国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我的人已经联系了你给的号码,现在怎么办?”

“让你的人在附近找个隐蔽的地方等着,一刻钟内就会有我的人过去接头。”

“最好让你的人快点。”HUAWEI国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焦躁,“我估摸着那边正在早餐,要点名的。”

“我懂你的意思,放心好了,很快!”说完这句,杨棠直接挂了电话。

[红红!]

[我在,主人!]

[帮我在加州棕榈谷机场附近找个周围都是空地的仓库……]

[正在搜索中……已经找到了。]

[很好,把仓库的坐标发给我,然后你马上控制以仓库为中心、方圆十公里所有的监控探头!]

[坐标已发送到你手机上,探头正在控制中……已全部控制!]

杨棠当即从茶几上抄起手机,边翻短消息边往地道而去。到了地下,他变换成一个黑人模样,直接祭出【任意门】,输入坐标,拉开门钻了进去。

下一秒,钻出任意门的黑人杨棠现身在万里之外的棕榈谷红后所选的仓库附近,只是当他正要赶往接货地点时,仓库门突然打开,一个米国白种肥佬送一个穿着暴露(玉京是初春,但棕榈谷白天能有二十度出头)的金发妞出来。

两人打了个啵,又抬手做了拜拜,这才分开,双双面向杨棠所在的方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杨棠不远处停着一辆二手轿车。

看到杨棠,肥佬和金发妞齐齐一愣,随即肥佬破口大骂道:“黑鬼,我这里可没什么便宜可占,给我滚粗这片地方!”

金发妞也在叫唤:“噢,该死的黑鬼,难道你想偷我的车吗?”

黑人杨棠懒得跟这两人废话,直接开启邪眼,与二人的目光交错而过。随即,他还真就开着金发妞的二手车离开了这里。

至于肥佬和金发妞,俱都伸手按住自己的心口。他俩的心脏似乎绞痛不已,他俩的脸都憋得通红,甚至渐渐发紫,最终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直至彻底没了动静。

但是,几天后法医却没能在这两人的尸检中发现他们心脏有问题或是任何的心血管疾病。不得不说,杨棠只是用邪眼给了他们大脑一个心脏病发的幻觉,而这个幻觉消失的条件就是,两人丧失生命体征。

这,赫然是,真正的,看你一眼你就死了!

杨棠开着车,念力场不断搜寻,很快便找到了HUAWEI国孙子所在。他看过HUAWEI国孙子的照片。

找到了。

杨棠发现HUAWEI国的孙子正在一家布局呈“U”字型的加油站里。

有两个亚裔人跟他在一起,见杨棠出现后径直走向他们,其中一个当即把手摸向了后腰,而另一个用英语喝叱道:“站住,你什么人?”

黑人杨棠耸了耸肩,用蹩脚的中文道:“我是来接货的。”

喝问的亚裔人闻言一愣,旋即以中文说出了口令。

杨棠接上口令,跟着道:“现在可以把货交给我了吧?”说着,他指了指HUAWEI国的孙子,一个穿得很朴素很不搭调、身上还散发着馊味的青年。

HUAWEI国的孙子明显信不过化身黑人的杨棠,当下朝问话的亚裔人低声道:“信叔……”

亚裔人摇头道:“没办法,你爹交代了,你必须跟他走,否则你很快就会被警察抓回去。”

“可是我害怕……”

杨棠本打算让华氏小年青忸怩一阵再走,可就这时,红后告诉他,有警车巡逻过来了,在一公里外。

杨棠当即大步流星来到三人跟前,攥起华氏小年青的手,同时用英语警告另外两人道:“警车快过来了,你俩赶紧闪吧!”

俩亚裔人被杨棠的话吓了一跳,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杨棠心知时间紧迫,索性把华氏小年青扛在肩上就往停车的地方跑,同时还提醒了一句:“去厕所把身上的东西藏一下。”话音飘落的时候,他已经把华氏小年青塞进了车后座。

俩亚裔人得了提醒,赶紧往拐角处的厕所跑。杨棠钻进驾驶位,发动车子,从另一边开离了加油站,而警车此刻正慢悠悠地朝加油站驶来。

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停车,杨棠直接点了HUAWEI国孙子的昏穴,然后通过任意门,回到了绿野别苑附近,利用夜幕掩护摸回了别墅,给小年青套了个睡袋,扔下了地道。

“喂,华总吗,货我的人已经接到了,正在安排直达,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那就太好了。”HUAWEI国的语气总算流露出一丝欣喜,但马上他又问了个担心的问题,“过关没问题吧?”

“总之你放心好啦,看在廖婳的面子上,我今次可是……算了,不说了,反正再过十几个小时你应该就能见到货了。”

“那就好、那就好……一切都拜托了!”

结束通话后,杨棠又冲了个澡,随后没心没肺躺到床上,进了梦乡。而HUAWEI国却心情忐忑,彻夜未眠,一直在担心着自己的孙子。

转天早上,没等杨棠对着训练盒修炼完,HUAWEI国就又打来了电话,可惜他没空接。

等去到杨爸杨妈别墅吃早餐时,杨棠才回了电话过去:“又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华总?”

“没、没什么事……我就想问问货到哪儿了?”刚才杨棠没接他电话,HUAWEI国在这段时间已经向米国方面确认,警方的确开始了撒网搜捕,但到目前为止,没找到人。

.

.

PS:感谢订阅!!

.

.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