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天子要和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昭嗓门大,又兴奋,这几句话说完,整个水榭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少人都赶了过来,向孙策贺喜。孙策笑眯眯的应酬着,一连喝了好几杯,脸上泛起微红,看起来有点像兴奋。

  “那……天子是打算怎么个联婚法?”孙策伏在案上,一手托腮,一手在案上轻叩,眼神迷离。

  见此情景,马日磾悬在嗓子眼的心中落下一半,至少孙策没有拒绝,看起来还有些向往。这也可以理解,孙家父子是寒门武夫出身,最受人诟病的就是门第不高,如今机缘凑巧,身逢乱世,凭着强大的武力割据三州,孙坚成了九卿之一的卫尉,又行车骑将军,将来打败袁绍,车骑将军转为真也就到顶了。孙策年方弱冠,封侯拜将,也算是少年富贵,可是一旦战事结束,他能不能做到车骑将军都是一个问题。现在有机会与皇室联婚,孙坚可一跃成为大将军,当朝宰执,将来孙策继任,父子相继,能掌朝政四五十年,何乐而不为?

  “天子还没见过君侯家人,不能轻断,所以这件事没有写在诏书里,只是让我来与君侯父子商量。如果成了,我也算是一个媒人,将来要领一份礼的。”

  马日磾开了个玩笑,自己先大笑起来,张昭等人也热情洋溢的跟着说吉利话。孙策也笑得很灿烂,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等马日磾笑完,孙策问道:“那现在马公已经看过了,你觉得怎么联婚比较合适?”

  “君侯不反对?”

  “我为什么要反对?”孙策摊摊手。“张公刚才说得好,这是天子对我父子的信任,也是大家孙家难得的机会,为什么要反对?”

  得到孙策的亲口确认,马日磾彻底放了心。他抚着胡须,打量了孙尚英等人一番。“具体如何操办,我还需请诏。不过,联婚嘛,无非两种方式:要么是你的妹妹嫁入宫中,要么是你们兄弟尚公主。君侯以为哪种方式好?”

  “都好。”孙策脱口而出。马日磾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又接了一句:“我妹妹入宫,是做皇后吧?”

  “这是自然。若是嫔妃贵人,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大费周章。”

  “马公,张公,我听说天子迎娶皇后的聘礼很丰厚,仅是黄金就要两万斤。天子播迁西京,连百官俸禄都发不出来,还有这么多钱吗?”

  马日磾的笑容顿时变得很尴尬。天子别说两万斤黄金,两百斤都拿不出来。孙策明知这个情况还问这句话,是一时失言,还是婉转的拒绝?天子娶亲要聘礼,公主下嫁也要陪嫁,虽然少点,还是拿不出来啊。

  见马日磾不吭声了,脸色难看,孙策一拍脑袋,自我解嘲的哈哈一笑。“不着急,不着急,天子也好,公主也罢,都远在长安,慢慢商量就是了。”

  “是的,是的。”马日磾顺坡下驴,配合地干笑了两声。

  ——

  饮宴后,孙策让马超送马日磾回住处,自己和郭嘉去军谋处。这两天军务繁忙,吃个晚饭的时间都会有新消息来,他们几乎寸步不离。如果不是马日磾身份特殊,他们根本不愿意花这个时间。

  和亲的事,他们早就知道,孙策的应对也是出自郭嘉的建议,早就准备好的应对方案。一想起马日磾的神情,孙策就想笑,这是个典型的书生,根本不适合做使者,他就应该去襄阳和蔡邕一起著书。难怪历史上他会被袁术扣住,耍得团团转,最后郁闷而死。

  “将军,你注意到马公身后那个随从了吗?”

  “看到了,不过没太注意。这是个什么角色?”

  “可能是个相士。”郭嘉摇着羽扇,沉吟着,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太有把握。

  孙策觉得奇怪。按现在的风俗,相亲时问生辰八字,再请相士算一算,或者直接请相士出面,都很正常,不至于引起郭嘉如此犹豫。“这相士有问题?”

  “我说不上来。和亲嘛,请相士看一看也说得过去,可他盯着你看就不对了。从诏书的内容来看,朝廷的确想和将军结盟,不可能派有问题的人来,也不会安排你尚公主,制造内部不和。”

  孙策很惊讶。他看到那个人了,但他真没注意那人曾经盯着他看。“他盯着我看?”

  “虽然他看得很隐秘,但是我很肯定,我只是想不通他为什么盯着你看,难道天子想让你尚公主,再依朝廷制度,让你赋闲?这也未免太想当然了吧。”

  孙策也想不明白,不过他并不在意。朝廷制度,谁还当回事啊,你让我赋闲我就赋闲?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军谋处的水榭,刚进门,诸葛亮就迎了上来。“将军,有新消息来。袁绍分兵了,麹义、荀衍率领步卒两万,精骑两千,已经到达浚仪南的开封。”

  “分兵?”孙策和郭嘉都很惊讶,互相看了一眼,加快脚步,向一楼大厅走去。

  ——

  马日磾进了房间,停住脚步,侍者刘琬跟了进来,顺手掩上门。马日磾刚想说话,刘琬竖起手掌,指了指耳朵,又指了指墙壁,在房间里查了一遍,又出门查看了一番,才重新进门。

  马日磾觉得他有点小题大作。“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孙将军的细作很利害,有备无患。”

  “你发现什么了,这么谨慎?”

  刘琬双手拢在袖中,眉头紧皱。“马公,孙家兄妹的面相都有些诡异,尤其是孙伯符。”

  “诡异?怎么个诡异法?”

  “具体的,我道行太浅,看不清楚。不过我有种感觉,有人帮他们禳祈过。”

  马日磾有些不耐烦起来。“你究竟想说什么?”

  刘琬咬咬牙。“有人帮他们改过命。在浚仪看到孙车骑时,我就有这种感觉,现在看到孙家兄妹,我几乎可以肯定。”

  马日磾的眼神也凝重起来,沉默半晌。“如此手段,莫非是活神仙于吉?”

  “不知道。”

  “那……这又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对朝廷来说,孙伯符可能比袁本初更危险。”

  马日磾花白的眉毛耸了起来。他紧紧的盯着刘琬。“仲琰,你知道你这个判断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吗?”

  刘琬苦笑。“马公,我也是刘氏宗室子弟。知道陛下做这个决定不容易。为谨慎起见,还是请朝廷另派大家前来复验一番吧。”

  马日磾沉默半晌,一声长叹。“关系到社稷存亡,不可不慎。”

三国小霸王 /html/book/45/4570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