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九龙圣祖 > 一千四百一十七 低级失误?

一千四百一十七 低级失误?

进入新版阅读   

  “可恶,那小杂种明明只有天阶低级的灵魂之力,怎么可能炼制出天阶中级的丹药?

  作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此刻古花山只觉自己的肺都快要炸裂开来,低沉的咆哮之声,也显示了他极度的愤怒。

  这凡事都喜欢掌控在手中的古花山,只觉在那叫做云笑的少年身上,有着无数不可掌控的东西,比如说天阶低级灵魂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这件事。

  一件事有迹可循的时候,或许不会让人太过抓狂,但当这件事全然违反了常理,朝着真理的另外一个方向滑去的时候,才是最让人郁闷愤怒的。

  当此一刻,古花山只觉自己数百年修炼的炼脉之术,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那小子不过区区二十岁出头,所做到的事,比他数百年加在一起还要让人惊艳。

  “看来我果然还是小看了那小子啊!”

  抛开愤怒欲狂的古花山,同样在一旁观战的斗灵商会副会长路天温,眼眸之中也闪烁着一抹异样的光芒,不过心态却比古花山平和许多。

  “只是你得罪了那位存在,无论你这一次有多耀眼,终究是逃不过身死道消的命运!”

  这几句话路天温自然是不可能说出来,而这也是他刚才答应钱三元提议的最大原因,目的就是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只不过此刻看到云笑炼制出引来第七道丹雷的逆天丹药,路天温还是被吓了一跳,好在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很快就要死了,他才能做到不像古花山那般失态。

  除开这些各异心思想法的围观修者们,或许也只有场中最为耀眼的人物云笑,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吧?

  说起来云笑确实只有天阶低级的灵魂之力,而他之所以能在这一次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引来七道丹雷,一切都要得益于他前世龙霄战神的经验。

  曾经在云笑刚刚重生在玄月帝国商家的时候,他就去过商家商药阁,越阶炼制出了一枚丹药,当时还让得不少人惊骇莫名呢。

  只不过此刻云笑以天阶低级的灵魂,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可比当初炼制凡阶丹药要难了无数倍,事先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成功。

  除开云笑前世龙霄战神的炼丹手法和经验之外,一半的原因,或许还得归结到重生之后的这具躯体之上。

  这连云笑自己都没有摸清楚的躯体,在很多时候都会给他一种意外的惊喜,这一次的炼制丹药也不例外。

  正是这林林总总的各种原因,才让云笑成功炼制出这枚天阶中级丹药,这在他自己看来都是极其不可思议之事,更何况是那些外人了。

  这一门云笑从九重龙霄得来的丹方,有一种极为特殊之处,那就是如果不能成形天阶中级丹药的话,还能退而求其次,炼制成一枚引来六道丹雷的天阶低级丹药。

  如此一来,云笑天生就立于了不败之地,炼制天阶低级丹药他有着十足的信心,既然注定不败,那为何不赌一把呢?

  不得不说云笑的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一把很明显是赌对了,赌对的结果,就是引来这第七道丹雷,惊爆广场内外所有人的眼球,引爆全场。

  无论旁观众人如何不相信这个事实,但是那第七道丹雷终究是落到了药鼎中的丹药之上,只要那枚丹药能够承受住第七道丹雷的淬炼,一个奇迹就即将出世。

  “爆,给我爆啊!”

  当此一刻,古花山也只能是将希翼寄于那最为微渺的机会之上了,那就是云笑所炼制的丹药,承受不住第七道丹雷的肆虐,而轰然爆裂开来。

  至少在这一刻,古花山喃喃诅咒出声之后,越来越认为这个结果很可能会出现,毕竟那和真正天阶中级炼脉师炼制不太一样,云笑终究是只有天阶低级的灵魂啊。

  咔!

  而就在此时,就在古花山心中带着极度诅咒的同时,从云笑身前所在的药鼎之中,竟然真的发出一道古怪的破碎之声,让得这花山老怪差点激动得跳了起来。

  “难道真承受不住了?”

  花山老怪刚才的喃喃诅咒,很多灵魂之力强横的炼脉师,也是能听到只字片言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们,都将这认为是古花山最后的心有不甘,并不会对云笑药鼎之中的丹药,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但是现在,灵魂力量强横的炼脉师们,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心头也不由随之咯噔一下,尤其是和云笑关系不错的莫晴叶枯等人。

  因为这道声音,和丹雷淬炼丹药的声音完全不同,那很明显是什么东西破碎而发,而在那座鼎炉之中,也只有一枚圆润的丹药了。

  “不,不是丹药,而是……药鼎!”

  相对来说,北方已经站起身来的钱三元等人,必然会比那些没有达到天阶的炼脉师们,感应得更加快速,片刻之后,已是惊呼出口。

  这一道声音出口后,不仅是这边炼云山的三位大佬,就连路天温古花山,还有那些已经被淘汰的天阶天阶炼脉师们,尽都是心有所感。

  “哈哈哈,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尤其是刚刚还满脸阴沉的古花山,这个时候仿佛变脸一般,脸上瞬间浮现出极为兴奋的笑意,这道大笑声,也没有任何的掩饰。

  虽然这和先前古花山诅咒之中的丹药破碎有着些许的不同,但结果却是完全一样的,如果在这个时候炸鼎,那云笑这一次炼制的天阶中级丹药,依旧会功亏一篑。

  毕竟这个时候的丹药,依旧还在药鼎之内,受到无数祖脉之火的药鼎,再加上整整七道丹雷的封锁之力,一旦爆炸开来,恐怕比起天阶凌云境强者的一击,都不遑多让了吧?

  不管怎么说,丹药就算是受到了无数能量的淬炼,其本身也是极其脆弱的,在这种狂暴能量的冲击之下,绝对无法幸免。

  别说是古花山这些天阶炼脉师了,哪怕是一个刚刚学习炼丹的炼脉学徒,也明白这个道理,一旦炸鼎,那么这一次的炼丹,便算是彻底失败了。

  听得古花山的大笑之声,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暗道这花山老怪还真没有说错,云笑这一次是真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不少人都知道,云笑的纳腰之中,很可能是有天阶药鼎的,但偏偏为了和古花山作意气之争,这家伙仅仅是祭出了一尊地阶高级药鼎。

  众人都有理由相信,如果云笑这一次炼制的乃是天阶低级丹药,哪怕是引来六道丹雷的天阶低级丹药,地阶高级药鼎至少撑过这一次还是能够办到的。

  可偏偏云笑逆天而行,以天阶低级灵魂之力,用一堆天阶低级的药材,炼制出了一枚天阶中级的丹药。

  第七道丹雷的降临,还有那其中比前六道丹雷狂暴得多的力量,无疑成了压死这地阶高级药鼎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那种力量的冲击之下,地阶高级的药鼎显然是承受不住,从某一处开始攀爬起了一道道裂缝,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缝的数量赫然是越来越多。

  感应着那些已经变得密集的药鼎裂缝,古花山兴奋得都差点手舞足蹈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一次炼脉大会医脉一道冠军的位置,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不管云笑此次炼制的丹药有多强横,又是不是天阶中级丹药,一旦炸鼎,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也就不可能再是他古花山的威胁了。

  想要赢得比试,首先你要有一枚拿得出手的丹药,当这枚丹药随着鼎炸而烟消云散之时,云笑这一次炼脉大会医脉一道,最多也就是个第五的名次罢了。

  而且很显然,在这样的力量冲击之下,云笑根本没有把握能在炸鼎之前,将那枚天阶中级丹药给收取。

  这样一来,无论是古花山,还是那些旁观的炼脉师们,都认为云笑再无回天之力,这一次,他是真正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吗?”

  所有和云笑关系不错的旁观之人,脸色都是变得一阵绝望,甚至一些人还有些恨铁不成钢,暗道那家伙怎么如此托大,竟然只用一尊地阶高级的药鼎呢?

  如果这一次云笑真的因为药鼎而失败,那他这一次在炼脉大会上的惊艳表现,不仅不会成为一个传奇,反而会因为这莫名的失败,而变成一个最大的笑柄。

  炸鼎这种事,恐怕达到灵阶层次以上的炼脉师,就很少经历了,因为他们每炼制一枚丹药,肯定都会先检查药鼎的磨损程度,绝不允许意外的发生。

  可是谁他娘的能够想到,一个天阶低级的炼脉师,用一堆天阶低级的药材,就能炼制出一枚天阶中级的丹药,引来整整七道丹雷呢?

  正是这样的不符合常理,才让一个天阶低级的炼脉师,犯下了炸鼎这般地低级失误。

  当此一刻,无数人嘘唏感慨,映衬着古花山那张兴奋的老脸,最终的结果,眼看就要轰然来临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