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九龙圣祖 > 一千四百一十五 还没有结束!

一千四百一十五 还没有结束!

进入新版阅读   

  “真的……成功了?!”

  除开那些和云笑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围观者之外,炼云山可还有很多和云笑关系不错的炼脉师,这一刻同样是目瞪口呆。

  年轻弟子所在的区域,司墨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一旁的叶枯同样如此,心中极尽感慨。

  想当初云笑初入炼云山的时候,像叶枯这样的顶尖天才们,从来都没有将其放在眼里过,那个时候的双方,看起来确实是没有太多的可比性。

  可是这才短短三四年的时间过去,当初那个还只能和地阶低级炼脉师们,争夺加入炼云山弟子名额的小小少年,已经成长到他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了。

  如今的叶枯,不过只是一名地阶高级的炼脉师罢了,莫说是比不过云笑,就算是柳寒衣和莫晴恐怕也远远不是对手。

  此刻云笑炼制的天阶丹药,生生引来了六道丹雷,和古花山这些大陆顶尖的医脉师已经平起平坐了,甚至是超过了歧黄圣手萧世镜。

  如此这般的耀眼,叶枯自问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即便他能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突破到天阶低级炼脉师,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炼制出引来六道丹雷的丹药。

  连这位天毒院曾经的大师兄都是无尽感慨,更不要说其他的那些炼云山天才们了,这一刻,他只有着火热的羡慕,却没有太多的嫉妒之心。

  一来云笑的炼脉之术,已经比老一辈的长老们还要强横几分,他们并没有丝毫追赶的信心,那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

  再者云笑分属炼云山,对于古花山那样的老家伙,没有人会有好感,他们自然是希翼云笑能够力压花山老怪,夺得这一次医脉一道的冠军了。

  此刻的情况看来,云笑也炼制出引来六道丹雷的丹药,已经和古花山持平了,若没有并列第一的话,那就会加赛一场,云笑依旧有着极大的机会夺冠。

  “他终于做到了!”

  天医院所属的某个地方,一位脸如冠玉的中年男子,脸上极尽感慨,如果云笑在这里的话,就会认出这乃是他在潜龙大陆玉壶宗的老师:玉枢!

  玉枢盯着广场之中那个身形站得笔直的粗衣少年,曾经在潜龙大陆的点点滴滴,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脑海,再也挥之不去。

  可以说玉枢是亲眼看到云笑渐渐崛起的,从一个家族无端被灭的少年,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云笑只花了短短六七年的时间。

  甚至玉枢有一种感觉,自己见证了云笑这六七年的崛起,但是对于其以后的耀眼,恐怕是不可能参与了,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双方的差距,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拉越大。

  从云笑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些天赋和实力,玉枢有理由相信,莫说潜龙大陆不会是其舞台,就算是这腾龙大陆,恐怕也不会是其最终的舞台。

  玉枢炼脉之术和脉气修炼的天赋自然也算不俗,但他自问比起那个便宜弟子来,相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假以时日,必然不能再望到其背影。

  或许也只有柳寒衣莫晴灵丸这些同样惊才绝艳之辈,才能勉强跟上云笑的脚步吧,至于玉枢自己,已经是没有那样的想法了。

  不过能看到这个弟子走到如今的地步,玉枢不仅是没有嫉妒之心,反而是与有荣焉,更何况云笑的耀眼,给他带来了数不尽的好处。

  自云笑从无常岛回到炼云山之后,玉枢能明显感觉到以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执事长老们,对自己的态度都改变了许多,甚至不少都还带着一丝谄媚,一丝敬畏。

  玉枢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云笑,要不是那个曾经的弟子表现太过耀眼和强势,这些一向高高上的高阶炼脉师们,又岂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除开叶枯和玉枢之外,还有着很多人,因为云笑此刻引来的第六道丹雷而感慨各异,其中有羡慕、嫉妒、不甘、兴奋,不一而足。

  而广场外围的某一处,花山老怪的爱徒徐班,脸色可就和炼云山所属炼脉师们大相径庭了,这简直让他不能接受。

  “不可能,那小杂种,怎么可能达到老师的程度?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徐班口中的喃喃声传出,让得其身旁原本离得较近的几位,都是下意识地退了数步,似乎生怕这家伙原地爆炸开来,伤到自己。

  原地爆炸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徐班此刻确实觉得有一股闷气得不到抒发,那个叫云笑的小子,炼丹之术,怎么可能堪比自己的老师呢?

  自徐班被古花山收作弟子以来,就一直认为自己老师是无所不能的,哪怕是炼云山的这些天阶炼脉师,也未必是老师的对手。

  甚至徐班心中都有着一种想法,等到老师取得炼脉大会冠军之后,一定要让其和炼云山总会长陆燕机,也就是那位公认的大陆第一炼脉师比试一次。

  这样一来,如果自己老师取得了胜利,那他徐班的身份岂不是会跟着水涨船高?这些想法,早已经在徐班的心中根深蒂固了。

  可是现在,一个仅仅二十岁出头的少年竟然就在炼丹之术上,和自己的老师不相上下了,比徐班自己更是强了不知多少倍,这将他心中原本的信心,无疑是瞬间击得粉碎。

  无数的修者,还有无数和云笑有着关系的人们,都因为那第六道丹雷,心情变得各不相同,但无论他们有着何种心情,都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

  而作为当事人的古花山,此刻的脸色已是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和其弟子徐班一样,他也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先前的莫晴,炼制出引来五道丹雷的不知名丹药,已经让古花山心头忌妒莫名了,那小丫头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啊。

  好在古花山自己炼制出了引来六道丹雷的融魂驯妖丹,总算是压了莫晴一头,才让他那丝仅有的尊严,没有被生生践踏。

  但古花山守住了莫晴的践踏,却终究没有守住云笑的手段,当第六道丹雷降临的同时,古花山就觉得自己的这一张老脸,正在被那粗衣少年打得啪啪作响。

  哪怕现在双方都是同为六道丹雷,并没有谁真正压过谁,但古花山就是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

  因为和那个二十岁出头的粗衣少年相比,古花山这上百年的医脉之术,都仿佛是修炼到狗身上去了,这让他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可事已至此,古花山也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改变,他总不能直接掠到云笑的药鼎之前,将那道丹雷给生生拽出来吧?

  即便是古花山有这个想法,但就算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现在走入云笑炼制丹药雷劫的范围啊,那等待着他的,很可能就是灰飞烟灭。

  “钱副会长,现在花山老怪和云笑都炼制出引来六道丹雷的丹药,是不是需要加赛一轮啊?”

  北方坐椅之中,欧阳万通摸了摸下颏并不存在的胡子,若有所指地问声出口,让得一旁的李云帆都是微微点头。

  至少这位神晓门的门主,清楚地知道在炼脉大会有史以来,可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冠军,是和别人并列的。

  因此加赛一场就势在必行,只不过此刻欧阳万通提出这个建议,未免有些太早了,下一刻,他就看到钱三元和青木乌目光,似笑非笑地转了过来。

  “欧阳门主,这比试还没有结束,不用这么快就下结论吧?”

  这一次说话的是青木乌,很明显他已经是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哪怕他乃是一名毒脉师,此刻眼眸深处也噙着一抹激动的光芒。

  “是啊,欧阳门主,难道你没有发现,云笑头顶之上的雷云,并没有就此消散吗?”

  钱三元强压下心头的那一抹激动,而此言一出,聪慧如欧阳万通和李云帆,心头都是狠狠一震,想到那一个可能,他们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难道……云笑所炼制的丹药,还能引来第……第七道丹雷不成?”

  欧阳万通这个一向稳重机智的神晓门门主,此刻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实在是心中刚刚升腾起来的那个想法,太过惊世骇俗,让得他一时之间都不敢接受。

  哪怕欧阳万通并不是炼脉师,但他对于天阶丹药出世之时的丹劫,还是极为了解的,一般来说,天阶低级的丹药,最多也就能引来六道丹雷罢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无论是古花山炼制的融魂驯妖丹,还是云笑炼制的丹药,都已经算是天阶低级丹药的顶峰了。

  而现在,听钱三元和青木乌的意思,云笑这一次炼制的丹药,引来的可能不仅仅是六道丹雷,这意味着什么,欧阳万通和李云帆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

  如果真有一枚丹药,能引来第七道丹雷,那就说明这枚丹药,已经超出了天阶低级的范畴,达到了天阶中级的层次。

  “这……这怎么可能?!”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