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进阶(十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十四章 进阶(十二)

  军统宜春站的条件的确很不怎么样,厢房矮且潮湿,墙面斑驳,楼顶没有天花板,从瓦缝里能看到外面的天。房里设施简陋,没有床,没有桌子,只有一张大条凳,虎形脚,鼓形边,一看就知道有相当的历史。除了这张大条凳,厢房里空空如也,连水壶也没有一把。

  莫敌的两个背包扔在条凳上,军统的人连打开检查的兴趣都没有,在火车上,亲眼目睹日本人细细检查过,自己即使再检查一遍,也不会比日本人检查出更多的内容。傍晚的时候,之前在火车上搂住莫敌的家伙,江湖人称傻大卵的大个子带着周世铭出门,去鼓楼西大街买了些吃食回来,跟莫敌很讲究的吃了一餐。周世铭很舍得花钱,知道日军的军币居然还能在宜春使用,恨不得把手里剩下的军币一古笼统全部花掉。买了一大碗的粉蒸肉,一份黄金肉,一整只的宜春慈化鸡。还买了一小瓶袁州泡蛇酒,主食是当地人十分喜爱的炒扎粉。一大堆的东西,看得傻大卵等军统特工口水流了三尺,直骂断头饭,吃了不得好死。

  坐在大条凳上,一人坐一头,菜粉摆在中间,没有杯子,莫敌直接对着瓶嘴喝,周世铭白天吓坏了,也喝了两口,小脸通红,红得滴水。

  之前,孙鹏举孙主任拿着拟好的电报过来给莫敌核实,莫敌看了一眼,是简单的公文样式。因为接电报的对方来头太大,军统宜春站的电报也比较客气,内容是:二十七集团军杨森长官台鉴:兹有我站所俘一人,自称为安庆伪军十一旅副参谋长陈司楼。为免误伤,允其自证。其推出自证人为杨长官次公子杨汉烈,能否出证,请杨长官定夺。军统局宜春工作站孙鹏举。莫敌让孙主任拿笔来,改了几个字,把安庆伪军十一旅副参谋长中校陈司楼改为第五战区四十八军参谋处长上校莫敌。孙鹏举接过改过的电报稿,看看上面的名字,又望一望面前的莫敌,再想一想在火车上莫敌跟日军宪兵谈论的内容,一脸的无解。

  孙鹏举让人拿着电报稿去正院,请三十七军95师参谋处帮忙,三十七军是二十七集团军下属,他们之间有通讯捷径,比较方便。

  处理了这一些杂事,天已向晚,孙鹏举让人把莫敌两口子羁押进小厢房后,安排好值班人员,休息下班。下班前,还专程来到小厢房门口,跟莫敌客气了两句。莫敌再一次拒绝了孙主任递过来的香烟,也应酬了两句,孙鹏举太假,明知厢房条件太差也不知道改善一下,说几句不卵不泡的不如不说。

  宜春的粉蒸肉做得着实不错,色泽红亮、肉质酥烂、米粉糯软、辣香适口、味道鲜美。莫敌一餐吃下来,赞了好几次。黄金肉,名字很富贵,实际上就是炸肉而已,裹上鸡蛋,在上等茶油中一炸,色如黄金,与众不同的是宜春黄金肉并不以炸肉为目的,而是把炸好的肉拌以高汤酱汁小火慢蒸,蒸透后的黄金肉色泽金黄,口感酥脆、肉质松软、烫汁鲜美。慈化鸡很一般,先煮再炒,没有太多的可圈可点之处,到是炒鸡的小米辣椒下得够味,一口下去,胃口全开,必须要用美酒,才能中和。

  “今天晚上,委屈夫人跟我一起受苦了!”莫敌说。

  周世铭摇摇头,说:“过去常听军统之人鄙贱,后来认识徐平他们,对军统的印象大为改观,这一次,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军统这些人,还不如日军的宪兵。”

  莫敌竖着手指在唇边,意思是隔墙有耳,不可多言。

  周世铭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没有考虑到场合,这种话,一不小心,会给自己招祸。

  吃完晚餐,收拾好条凳,把靠墙放的条凳拉了出来半尺。然后周世铭把背包里几件厚一点的衣服拿出来,垫在条凳上,把一个背包竖在条凳的一头靠墙,成了靠背。坐在条凳上,靠着老墙,有点太冷。莫敌大概明白了周世铭的意思,把另一个背包也竖在条凳和老墙之间,有个位置靠,也能舒服一些。周世铭摇摇头,把莫敌放的背包拿了下来,放在一边,自己先坐了下来,靠着自己放好的背包,然后告诉莫敌:“你先躺一躺,枕着我的腿,条凳不够长,你要缩着一点脚才行。”莫敌说:“我坐着,你躺吧。”周世铭嫣然一笑,说:“大家轮流吧,你先躺,今天,你受累了。”莫敌这才听话的躺了下来,头枕在周世铭的腿上。周世铭轻轻的给莫敌按着头顶,也许是按舒服了,也许是袁州蛇酒发挥了作用,很快莫敌便睡了过去。

  天已经全黑,小厢房里没有灯,从窗外透进淡淡的光,光影摇曳,是马灯的火油光。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接着,就是门扇撞到墙上发出的破声,几道手电筒的光从门外射了进来。

  “谁他妈的踢门!”值班的军统特务大声喝问。平时没有在小厢房里押人,这个宜春工作站里是不安排晚上值班人员的,军统特务平素也不愿意在小厢房里押人,其实押人就是押自己,轮到谁谁倒霉。谁轮到值班,回家吃碗热饭都没有可能,住得近的家里会送饭来,住得远的,就只能在外面买一碗炒扎粉充饥。军统宜春站开张这么多年,还没有人入夜了来踢门,值班特务有点意外,从正屋里跑了出来。

  “敬礼,长官好!”特务走出房来,被几束电筒光一照,眼前发花。用手横在眉前挡了挡光,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大院的老大,甚至是整个宜春的老大,三十七军副军长兼95师师长,中将罗奇。这位大神怎么跑来了,不会是走错了门吧!

  “四十八军来的莫天纵在哪里?”中将大人发话。

  特务没有听明白,张口结舌不明所以。小厢房里的莫敌听明白了,不仅听明白了,还听出了这位的口音应该是广西老乡。广西人都知道,会讲桂柳官话的人说起北方官话来,有一股特别的韵味。广西分桂柳话区和粤语区,如果是粤语区的广西人,说起北方官话来,那就不是韵味,而是怪味了。这位的口音,明显就是粤语区的广西人。如果是广东粤语区的人说官话与也与广西的不一样,广东的官方交流语言是粤语,他们讲官语不会夹杂桂柳口音,完全是北方官话与广东粤语的混搭。广西粤语区比如梧州桂平一带的人讲北方官话又不一样,因为广西的官方交流语言是桂柳话,因此这些地方的人,特别是场面上的人,多多少少会讲一些桂柳话,他们说起北方官话来,就明显带着桂柳话的口音。莫敌是桂林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踢开门的那声响,莫敌就从沉睡中醒来,马上站起身,走到窗前,他有预感,这些人是为了自己而来。听到对方问话,莫敌笑了,果然如此。

  “请问是哪一位?百寿莫敌在此。”莫敌长声回答,他看不到对方的胸牌肩章,却看得出,是一位大长官带着一队小军官,不是乱七八糟的卫士。

  “莫敌莫天纵?”换了口音,不再是北方官话,而是桂柳官话,还是一听就明白,是粤语区的人说的桂柳话。

  “把门打开。”这句话是对军统值班特务说的。

  军统特务连忙跑过来,把插上的门打开。

  莫敌走了出来。

  领先的军人走了过来,还是之前的夹生桂柳话:“我是95师师长,梧州罗奇,”

  罗奇!莫敌马上反应过来,这位是广西有限几位在中央军中任职之人。对广西籍的高级将领,莫敌们都曾有研究,虽然没有见过面,该了解的都了解,该记住的都能记住,大量资料如数家珍。这位与甘丽初一样,黄埔一期毕业,祖籍也是容县,父亲罗美金曾任梧州卫生局局长和市医院院长,所以以梧州人自称。莫敌当即一个立正,因为没有穿军装,不能敬礼,便是一个日式的鞠躬,说:“莫敌见过振西将军!”

  “果然是莫敌莫天纵?”罗奇问道。

  “如假包换。”莫敌回答后,笑道:“莫某这副形象,估计也没有人愿意冒充。”

  “哈哈哈哈。”罗奇大笑:“走,换个地方,这里不是人呆的。”

  莫敌这才把周世铭叫出来,见了罗奇,说:“这位是我的广西老乡,是著名的赵子龙师师长罗千岁。”

  “见过罗将军。”周世铭落落大方,轻轻一福。

  “弟妹不须客气,到了宜春,却让你们受到委屈,是我之过。”罗奇说完,让莫敌拿了一支手电进去,收拾好行李,带了出去。军统特务还想说什么,被罗奇的随员一句话顶了回去。

  “振西将军可是收到了二十七集团军杨森将军的回电,才来营救于我?”莫敌问。

  罗奇摇摇头,说:“我在外面吃完饭回营,去机要处看看有什么新的电报消息,结果看到了军统宜春站请求代发给杨司令长官的电报。一看是大家广西的老部队四十八军的莫敌,我就过来了,不管是真是假,我先接过来再说,在军统那个鬼地方呆上两天,不死也要脱层皮。我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你,但是一见到真人,我就基本可以肯定你就是莫敌本人。如果我搞错了,你是假冒的,大了不起,这颗子弹,我替军统出。”

  莫敌大笑,这位罗千岁,还真是军人性格,干脆简单。

  罗奇的95师,本来是西北宁马的部队,宁马部队非常善于近距格斗,虽然整编时调入大量的黄埔系军官,该师也慢慢从地方杂牌变成了准中央嫡系,白刃搏斗这一传统却保留下来。罗奇练兵很有一套,当了95师六年的师长,在95师说一不二,被称为“罗千岁”。经过罗奇的一番改造,95师焕然一新,因长期驻守河南南阳,又被称为“当阳部队”。 第二次次长沙会战中,95师283团一个连在横田镇一个树林里与日军荒木支队两个小队近距离遭遇,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血腥的白刃战,激战进行了近一个小时,双方杀红双眼全无退意,直到一方的人全部倒下。此役我方伤亡六十多人,日军被毙九十四人,两个小队一百零八人几乎被全部杀死,日军统兵大队长上原中佐也被三把刺刀钉在大树上。此战轰动整个战区,“当阳部队”果然有赵子龙当阳长坂之勇,从此95师获得“赵子龙师”的美誉。

  走进95师会客室,莫敌让周世铭拆开背带,把自己的派司和回桂林参加补训的通知交给罗奇过目,笑着说:“这颗子弹,估计我用不上。我曾经与二十七集团军二十军133师973团的景嘉谟在潜江携手作战,当时杨森长官的次公子杨汉烈也在,我与杨公子交情不错,只要请到他来,我便可以自证。”

  “如此最好!只是在杨汉烈没有到达之前,我也不能让你自由离开,希翼你能理解。”接过莫敌的派司和通知看了一眼,罗奇说。转身告诉身边的副官,说:“在接待处给莫处长布置一间客房,要最好的待遇。”

  莫敌点点头,表示理解,罗奇能够这样做,他已经十分领情,起码不会在小厢房里,两个人挤在一张小条凳上苦熬。

  而此时两百里外的澧陵,一列仅挂了一节车厢的列车正准备出发,车厢里坐着一位年轻英俊的少年,浓眉大眼国字脸,却有一股这个年龄少有的狠劲,这位,就是杨森将军的次公子杨汉烈,当年在潜江边的好奇宝宝,已经成长为一员能够独挡一面的将才。

天纵莫敌 /html/book/42/4283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