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犯错该罚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犯错该罚

进入新版阅读   “不会。”

  宫三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她是重情,可重的却是真情。

  那些人对她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已。

  那她,又是为何...

  “我是觉得,他们眼中,女子究竟为何?”

  宫三一时懵了,反应了一会儿之后,才缓缓说道。

  “女子就是女子,是亲人、是挚爱,也可以是仇敌。”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的真情实感,半点不掺假。

  林梦雅歪着头,看着他笑了。

  “是啊,在大家宫家人眼里,女人也是人。可是在他们的眼中,女人不过是一件摆设罢了。女子才华横溢、容色倾城又能如何呢?不过像是花樽上的花纹,漆盘上的图样,不过都是装饰用的。既是器物,就要听话、懂事,方才会被好好的安置。不然就会被砸碎、发卖。”

  宫三因为她的话,陷入了沉思。

  是这样么?

  也许是的吧,只是宫家重女轻男,所以他们才会觉得,女子跟他们没什么不同。

  而对小妹的纵容,也基本上是出于一个当哥哥的保护欲而已。

  “三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她的论调在现代社会里很常见,但是在这里却未必。

  宫三仔细的想了想之后,认认真真的说道。

  “我并不觉得怪,小妹,我终于明白了你创建学院的初衷。你放心,我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宫家的男人们,再次给了她一个惊喜。

  林梦雅忍不住,扑过去用力的给了三哥哥一个怀抱。

  “谢谢你,谢谢大家都能这么理解我、支撑我。”

  何其有幸,在她作天作地的时候,会有这么一群人,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只一味的对她好,挺她到底。

  “傻丫头,一家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走吧,现如今那边的消息也传了过来,大家也该去扫一扫灰尘了。”

  宫三说得轻描淡写,可语气之间,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决断。

  学院现在还是他们宫家的,暂时还轮不到那些个玩意儿来做主。

  “待我换件衣服,人家准备了那么一份大礼给我,我总不好邋里邋遢的就收了吧?”

  她冲着三哥哥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后者忍不住又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今日,四泰学院迎来了第一位院长。

  撇开林梦雅这个象征性大于实用性的名誉院长不谈,到底谁可以全权主持学院的工作,一直在这些教员的猜测中。

  只不过宫家一直没有表明态度,再加上梁先生也着实有些威望。

  所以学院里有一部分人觉得,可能院长,就是这位德高望重的梁先生了。

  有期盼,那就有讨好。

  梁月也是凭着这个,才敢给她使绊子的。

  不然,一个普通教员的女儿,如何敢阴她这个督学?

  这次他们去,是突然袭击,两个人没有透露给任何人。

  所以等到他们都到四泰学院门口了,也未曾有什么人发现,更别说有人通传了。

  看着门户大开,松懈至极的四泰学院,林梦雅皱了皱眉头。

  这些人,看来果然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看来,他们忘了是谁把他们抬举得这么高了。”

  她冷声说道,而宫三的脸色,也稍稍的变了变。

  “抬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狠。”

  这里面有许多人,当初都是贫困潦倒,郁郁不得志。

  觉得自己空有一身本领,却因为出身而报国无门。

  如今他们当了学院的教员后,因为他们出于对先生的尊重,所以就开始洋洋得意,挖空心思的妄想。

  却不知,他们的命运,从未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

  “走。”

  宫三先行走入了书院的大门,林梦雅紧随其后。

  书院内,窗明几净,来往的下人,也都是衣着统一,整洁干净。

  宫三没来过几次书院,因此有些人并不认得。

  但是跟在他身后的苏梅,却是个“名人”。

  只可惜,出的不是什么好名而已。

  看她又带了一个男人进来,当下就要几个人,对她开始指指点点。

  “看来,那几个先生说得一点都不错。那苏梅,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坯子!”

  “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子,还当女先生,我看她连半点都比不上沈先生。”

  下人的议论,林梦雅以前都不怎么理会。

  嘴长在旁人的身上,爱说什么,就随他们说去吧。

  但想起今日她来的目的,她停下了脚步,声音清冷。

  “你们,刚才说我什么?”

  那两个下人都是本地人,三四十岁的年纪,正是相公不疼,孩子闹腾的年纪。

  自忖正义,实际上还不是想要借由她,发泄生活之中的不满?

  “大家两个能说什么呢?苏先生能做,就不许人说了么?”

  其中有个牙尖嘴利泼辣惯了的货,张嘴便是带刺的,难听得利害。

  另外一个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悄悄的扯了扯同伴的袖子。

  林梦雅一步步的接近了她们两个。

  “啪”的一声,方才说她的那一个,得了一记狠狠的耳光。

  “本督学的风流韵事,你也配说?”

  她虽是姑娘,但身为大夫,又常年修习老师的针法秘籍。

  五指虽然格外修长柔韧,但实际上力气却堪比一般的男子。

  这一巴掌,直接把女人打趴下了。

  “你,你敢打我!”

  女人捂着脸,披头散发的怒骂着她。

  但林梦雅却瞥了她一眼。

  不过一眼,但那双黝黑的深眸,却如同黄泉之水,带着浓重的杀气。

  来这里帮佣的妇人,哪里见到过她这凶刃一般的神色。

  但妇人也是久经沙场,随机应变的能力倒是很强。

  “来人啊!苏梅打人了!快来人啊!”

  还想呼朋唤友,怎么,打群架么?

  “谁人在此喧哗,难道不知这里是四泰书院么...三,三少爷!”

  书院里的外院管事,却是实打实的见过宫家的几位少爷的。

  当下,在看到一脸冰霜的宫三少后,立即磕磕巴巴的前来见驾。

  心里头忙不迭的叫苦,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呢?

  “这就是你们招来的下人?我问你,宫家是如何教你的?”

  宫三并非是疾言厉色,相反,哪怕是在盛怒之中,他依旧保持着不疾不徐的语速与极为优雅的强调。

  可管事的却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腿肚子开始转筋。

  哪怕是在大少爷的面前,他都不会如此。

  出了一脑门子的汗之后,那管事的立即跪在了三少爷的面前。

  “是,是小的失职,小的立即就把她赶出去。”

  “慢着。”

  开口的,是林梦雅。

  只见冷着一张脸,走到了管事的面前。

  “污蔑完了我之后,就想要一走了之么?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管事的不由得胆战心惊。

  之前如果说四少爷把这位苏先生带来,还不够引起轰动的话。

  那么如今她跟三少爷一同前来,而且三少爷居然还有隐隐为其撑腰的意思之后,苏梅的身份,可就不得了。

  宫家,一共有五位少爷。

  四少五少年纪小,可能做不了什么主。

  但三少爷从前就颇有贤名,这次来,显而易见是为了什么事。

  可院子里...

  他擦了擦冷汗,全然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

  “那,那苏先生说,该如何处置?”

  “我记得,即便是签了活契的杂役,如果敢顶撞、污蔑主家,可也是要受的惩罚的吧?”

  管事的冷汗又厚了一层,只是这一次,他却是顾不得擦了。

  “是,苏先生记性真好。”

  “那就按规矩办事,以后学院内,所有的事情,都要讲规矩。你若是不讲,那下一次,受罚的就是你。”

  管事的如蒙大赦,立即点头称是。

  “三少爷!苏先生,我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那妇人惊了一惊,忙跑到宫三的面前,磕头求饶。

  她本就是嘴臭了一些,对于四泰学院的差事,她可是极为满意的。

  其实她也是活该。

  四泰书院所有的雇佣条款、福利措施,都是林梦雅提出并且改进的。

  她炫耀的资本,正是林梦雅的好心。

  即便是不知道身份,可终究是祸从口出,怨不得旁人。

  “我为何要饶了你?应该有人告诉过你们,苏先生的话代表着宫家。你公然污蔑苏先生,还死不悔改。那么这,就该是你的下场。”

  宫三语气淡然,不过这番话,却不仅仅是对那妇人所说。

  管事的汗出如浆,早就趴在地上差点要匍匐前进了。

  “三少爷,大家走吧。”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林梦雅头也不回的绕开了那三人。

  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呢?

  四泰书院的教员专门用来开会议事的“知微堂”内,气氛显得有些称重。

  梁先生虽然所在上位,可眉头却紧皱,仿佛有什么化解不开的心事一般。

  而堂下,则是坐三四十个人。

  为首的是个干瘦的老者,而齐悦却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跟其他人或是愤怒、或是严肃、或是悲切的情绪不同,他紧紧是微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

  相比于其他人的花团锦簇,他坐的地方,就显得一枝独秀了。

  是的,他被人排挤了。

  不过还好,在他的意料之中。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