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ca888亚洲城 - 亚洲城游戏平台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留你何用!

第五百三十六章 留你何用!

进入新版阅读   眼前这个人,正是袁谭。

  那个当初官渡之战时,被苏哲所擒,被他斩下一臂,送还给袁绍的袁家大公子。

  如今,竟然双臂皆断,再次成了他的俘虏,以这等惨烈的样子,趴在他的面前。

  可怜,可悲,可笑!

  苏哲就那么冷笑着,肆意的欣赏着袁谭的狼狈。

  趴在地上的袁谭,羞愤无比,痛苦无比,只能以头撑起,拼命的想要爬起来。

  他身为袁家大公子,岂能这样跪在苏哲的脚下!

  可惜,他双臂已断,挣扎了半天也爬不起来,反而更加丑态毕露。

  “袁谭,官渡一别,没想到大家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你当年被我放走的时候,应该是恨我到咬牙切齿,发誓要报仇吧,可惜啊,你可曾想过会有现在这下场?”

  苏哲无所顾忌的讽刺,作为胜利者,他当然有这个资格。

  袁谭心头猛然一震,往日种种即刻浮现心头。

  当初,他被苏哲斩了双臂,屈辱的放归之时,确实曾发下了重誓,一定要掌控河北,有朝一日灭掉苏哲,报仇雪恨。

  只可惜,天不如愿,他非但没能报成仇,反倒是落魄到这般地步,再次成了苏哲的俘虏。

  而他的袁家基业,也已灰飞烟飞。

  一切,都是拜眼前的苏哲,这个寒门之贼所赐!

  他心中空有一腔的愤怒,此时此刻,又能如何呢。

  除了向苏哲卑微求降,保全一条性命之外,他还有别的机会吗?

  没有!

  趴在地上的袁谭,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深深吸几口气,强行压制住了满腔的怒火。

  然后,他跪了起来,头颅叩在地上,卑微的求乞道:“楚公,你是真龙降世,注定要得到这个天下,我袁谭今天已输的心服口服,我愿意臣服于你,只请楚公给我一个苟活下去的机会。”

  他终于是服软求降了。

  还是极尽的卑微,就如同一只跳梁小丑一般,将他袁家高贵的声名,统统都弃之不顾。

  苏哲只有冷笑。

  如果在官渡之战前,甚至是邺城陷落之前,袁谭选择投降的话,他为了树立一个榜样,也许会接受。

  甚至,他还可能会厚待袁谭,让他衣食无忧,得个善终。

  但现在,一切却都晚了。

  整个河北都已经是他的,再留着袁谭,还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那就只有斩草除根了。

  苏哲便一拂手,冷哼道:“来人啊,把袁谭给本公拖下去,斩下他的首级,送往邺城悬挂示众去吧。”

  苏哲要杀他!

  袁谭大吃一惊,急叫道:“苏哲,我已经是个废人,都已经投降你了,你为何还要杀我?为何啊?”

  “因为你姓袁,你活着就是一个威胁,所以你必须死,袁谭,安心去吧。”

  苏哲一拂手,转身望向城内,懒的再看他一眼。

  左右亲兵一拥而上,如拖死狗般,将袁谭拖了去。

  “苏哲,你这个寒门狗贼,你不得好死,你早晚不得好死~~”

  那惨烈愤怒的吼声,渐渐远去,在某一个瞬间戛然而止。

  易京攻城,一万守军全军覆没。

  苏哲马不停蹄,挥师长驱北上,直奔蓟城,继续追击曹操。

  ……

  塞北,草原。

  寒风瑟瑟中,一支垂头丧气,衣衫褴褛的军队,正在枯草遍地的草原上,默默的向东行走。

  战马上,身裹红袍的曹操,一脸的落寞。

  从易京北逃之后,他不敢停留一步,带着自己的残兵败将,一路北出长城,逃往了塞外。

  尽管毛玠说服了鲜卑人,同意他们借道草原,绕路退往辽东,但鲜卑人也不是善类,同时也提出了苛刻的条件。

  鲜卑人提出,要曹操交出所有的铠甲,以及半数以上的兵器旗鼓,以作为他们借道的“过路费”。

  这以曹操来说,简直形同于一种羞辱。

  曹操在得知鲜卑人提出的这个条件后,当场险些气到要吐血的地步。

  可惜,气归气,到最后,曹操却还是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了鲜卑人的条件。

  为了逃回辽东,为了将来的东山再起,他只能选择一时的隐忍。

  买路费也交过,连逃十余日,经历了饥寒交迫,沿途士卒逃亡,眼看着终于要走出草原,抵达辽西郡治所阳乐城。

  曹操在阳乐郡,还部署了近五千兵马,由自己的儿子曹彰统领,以扼守辽东门户。

  只要能成功抵达阳乐城,他就算是安全抵达辽东,渡过了这一次的危机。

  辽东地处偏远,曹操相信,只要他逃回辽东,苏哲绝不敢再远征追击,他就可以慢慢的恢复元气,待中原有变,再次兵进幽州。

  “父亲,前边就快到阳乐城了,大家终于转危为安了。”曹昂见曹操情绪低落,便指着前方宽慰道。

  曹操从黯然中回到现实,抬头远望了一眼,表情放松了不少。

  这时,郭嘉却咳着道:“主公,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只怕那苏哲不满足夺下幽州,还会趁势远征辽东,好置大家于死地。”

  曹操神色一震,眼眸中立时掠起一丝忌惮。

  “奉孝多虑了吧,辽东地势偏远,正常情况下都不容易征伐,何况苏哲虽得幽州,却西有董卓,南有孙策,这种情况下,他还有胆量劳师远征我辽东不成?”

  曹昂却有几分不以为然,料定苏哲没这个胆量。

  “那苏贼乃九奇之首,最善长出奇制胜,咱们才刚吃了他海上偷袭的亏,难道大公子就忘了吗?”郭嘉皱眉提醒道。

  曹昂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曹操却捋着短须道:“奉孝言之有理,苏哲确实善长出奇,不可不防。”

  曹昂却苦着脸道:“可眼下咱们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若苏贼真率军来攻,单凭大家现在的实力,想要挡住他,只怕不易啊。”

  曹操看向了郭嘉,想要求助于这位鬼狐的意见。

  郭嘉沉吟片刻,方道:“主公还记得乌桓人吗?”

  乌桓人?

  曹操神色一震,点头道:“我当然记得,乌桓人盘踞在白狼城一带,向南便是辽西滨海走廊,当初咱们出兵入幽州,我还是听了你的提议,派人携重金去贿赂乌桓人,确保他们不会南下切断辽西走廊,大家方才能顺便率军入幽州。”

  郭嘉冷笑道:“苏贼想要攻我辽东,就必须走辽西滨海走廊,主公只需派人再携重金去乌桓,说服那乌桓单于蹋顿率乌桓铁骑南下,袭劫辽西走廊,到时候苏贼的粮道被威胁,焉敢再轻易犯我辽东。”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